第十二章 意外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打包著衣服,準備要離開這個家,暫時先搬去和晨業一起住。我拿著行李,走到客廳對他們說
“那…我走囉“
姊姊拉住了我的手腕,皺著眉頭對我說
“…妳可以不用搬出去的“
“啊~沒關係啦~~哥哥他要照顧弟弟他們,妳最近也滿忙的啊~所以…我搬出去又沒關係…“
“媛音…“
“…“
哥哥從二樓走下來,他看到了我身邊的行李箱,微微歪著頭說
“…妳“
“哥哥啊…我要搬出去跟晨業住了,畢竟…繼續待在這也不好啊“
“…“
他旁邊的方凱馨露出了笑容,卻又裝著傷心的樣子勾著哥哥的手肘說
“媛音…她真的要搬出去嗎?“
“…“
“…我們也不能說些什麼…,不是嗎?“
“韓媛音“
哥哥突然叫了我,我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低著頭說
“…怎麼了…“
“…“
他用力的捏起了我的臉頰,原本要大聲罵他的我,看到他那毫無表情的認真樣子,立刻就停了下來。他壓低了聲音說
“妳,出去幹嘛“
“我…我怕我…會…打擾到…你和…方凱馨啊…“
“我不準“
“…又不關你的事“
“妳有種再說一次“
“…!!“
“說話啊!“
“…“
他突然的嚴肅嚇到了我,我往上看向了他,發現到他用兇狠的眼神瞪著我,看到他那莫名生氣的樣子,我撥開了他的手,生氣的對他說
“你幹嘛啊!“
“怎樣!不開心啊!“
“對啦!奇怪…保持距離你不是也希望我這樣做嗎?現在我要離開了,你就不準了!!!“
“我他媽要做什麼決定需要妳管嗎?“
“那你幹嘛管我啊!“
“因為我是你哥!你只能我一個人管!“
“所以呢?對!是哥哥…但是從一開始就是你的問題!如果不是你!我們現在也不會這樣!!“
我穿上了放在玄關的鞋子,使盡全力的跑了出去,腦中什麼都沒想,只知道可以跑多遠就多遠!
頓時,我聽到了車子高速開車和亂按著喇叭的聲音,轉過頭一看,一臺高駕駛的跑車開了過來。我驚訝的楞在那,看著離我不到10公尺的車子。突然,我不知道被誰推開了,只聽到一個巨大的聲音,就倒在了地上。身體因為在地上擦過去,所以多了許多傷口,我忍著痛慢慢爬了起來,轉過頭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看到的…是滿地的碎片和倒在地上的哥哥,他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我急忙跑了過去,搖著他說
“哥哥!哥哥!!“
“……“
在地上的他,毫無動靜,身上的血也只是不停的流出來沒停止。我著急的哭了出來,看著圍觀幫忙的人說
“拜託…幫我叫救護車!“
“…好…好!!“
他的血流了很多…手臂.身體.腿還有臉也都有傷,這…全是我害的…要不是…要不是我!!這時,姊姊還有方凱馨他們因為我跑出來也跟了過來,他們看到我和哥哥的樣子,全都緊張的來關心我們。我哭著靠在姊姊身上說
“姊…哥哥…哥哥他…為了救我…才…都是我的錯“
“乖…乖,媛音…沒事的…你哥哥會沒事的…救護車快來了…“
姊姊邊抱著我,邊流下了眼淚,翔音他扶起了哥哥,急忙確定他是否還有心跳。救護車的聲音越來越靠近,從救護車上走下了許多急救人員,他們把哥哥縐鴗F架子上,並送進了救護車裡,我和她們也急忙進去。
我和他們緊張的站在急救室外,我不停的顫抖著,還是無法忘記剛剛哥哥的樣子。這時,姆斯他們突然到了,連同爸爸還有晨業…。爸爸皺著眉頭冷靜的說
“現在怎樣“
姊姊緊緊握著手臂,忍著眼淚說
“不知道…但…他傷的很重…“
“…知道撞到顏凱的車主是誰了嗎?“
“不…但…聽說是酒駕…“
“…是嗎“
晨業靠近了我,扶著我的肩膀說
“沒去包紮嗎?妳也受傷了…“
“等等…我…我想先知道哥哥現在的狀況…“
“…“
這時,醫生從急診室出來,我們急忙走向醫生,爸爸冷靜的對醫生說
“他現在怎樣“
“病人現在失血過多,需要立即輸血,我們要準備血袋了,請先借過“
“….“
“不…“
我腿軟的倒在了晨業身上,罪惡感和心痛湧起了我的情緒,要不是我…。這時,方凱馨走向了我,用力的扇了我一巴掌,我緊緊摸著自己的臉頰,只能無助的繼續哭泣。她邊哭泣邊大聲斥吼著我說
“要不是妳!!!顏凱現在也不會這樣了!!“
“……對不起“
“為什麼不是妳被撞啊!!!“
“…對不起…“
原本在我身後的晨業,擋住了我。他緊緊握著方凱馨的手腕說
“妳剛剛說什麼?“
“…你!“
“我不管妳要說誰,就是不可以說媛音“
“…我有說錯嗎!!!本來就是這樣啊!顏凱是為了就這女人才會…!!!“
“如果是我我也會這樣,所以韓顏凱這麼做是自願的“
“哪個男朋友不會這樣對自己的女朋友…但現在的情況是…!!“
“我話中有話,妳自己想想吧“
“欸!!葉晨…!!“
晨業拉走了我,我微微一跛的忍著痛跟他說
“慢點晨業…有點痛“
“…抱歉…“
他放慢了腳步,他把我扶到了旁邊的椅子上,摸著我著手背說
“傷口會痛嗎?“
“還好…“
“確定不要去給醫生看一下?“
“…好吧,看一下好了…“
希望可以趕快好,哥哥看到時才不會擔心啊…。我去包紮了傷口,大部份都只有擦傷,沒什麼問題…,但哥哥呢?他會不會怎樣…,被一臺駕駛那麼快的車撞到…,說怎樣也一定會很嚴重的…
差不多1小時後,醫生再度從急診室出來了,爸爸仍然保持著冷靜的態度,再度詢問醫生說
“他現在怎樣?“
“病人已經沒事了,但還是昏迷的狀態,左手骨折,還有多處的擦傷,還有腦震盪的狀況,我們已將他移到普通病房了,請家屬跟我去處理住院手續,便可以去看病人了“
“嗯“
爸爸走了之後,姊姊帶我們到了哥哥的單人病房裡。哥哥的身上插著管子,還戴上了呼吸器,頭上也纏上了繃帶。他虛弱的躺在病床上,雙眼緊閉著,只有緩慢的呼吸著。我緊緊抓緊了晨業的袖子,他則把我拉到了他的胸前緊緊抱著。怎麼辦…怎麼辦…
已經第三天了,哥哥都還沒醒來,方凱馨還不準我進去看哥哥…因為她認為我沒資格看他…。但我都守在病房外等著,等著方凱馨讓我進去的那一刻,等著哥哥醒來的那刻…
今天像平時一樣,我蹲在病房外,手中握著的是一束的藍色的滿天星花束。藍色滿天星的花語是
“思念,清純,夢境…和真心喜歡“
我喃喃自語的說著,這時,翔音突然從病房跑了出來,我驚訝的站了起來說著
“…什麼啊“
姊姊也走了出來,看到我,便皺著眉頭激動的說
“顏凱醒了!“
“……“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