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咆哮吧!林間合宿 00 睡不著,一杯牛奶配歐魯歐利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期末考試的隔天,學校特別讓學生們放假。雖說這次的實戰測驗從往年的假想敵改為老師,但英雄科一至三年級平均一個班僅有一、兩組無法在時限內完成而不及格,可見雄英的學生實力堅強。

  而在期末考試以後,緊接著是一年級的林間特訓。貫徹著拿破崙『Plus Ultra』的精神,給予學生扎實的訓練與苦難,這便是雄英的教學作風。

  為期一周的林間特訓,主要目的在於強化學生們對於使用個性的靈活度,以及增加團隊合作與協調,是每屆雄英一年級必須要參與的活動。

  A班的同學們約定好明天中午在木椰區購物中心採買一周所需的用品。這是遼第一次參加全體性的活動,令她感到十分期待。

  返回舊家拉開玄關的門,少女急促地脫下鞋子邊喊著:「我回來了。」三步併兩步地跑向了走廊深處的客廳。

  自從刀造楓過世以後,為了照顧獨自居住在靜岡的遼,遼的母親三葉水奈搬回舊家。聽見女兒急得像是趕火車般的腳步聲,捻著一朵玫瑰的纖手停下動作。

  一頭有如水紋般,泛著柔順光澤的水藍色微卷髮披在背上,氣質成熟內斂的女子望向腳步雜亂跑進客廳的遼,與女兒相仿的黑曜石眸子疑惑地眨了兩下。

  「歡迎回來。」母親露出僅限於對孩子的寵溺笑容。那笑彎的眉眼與姣好的唇瓣,和平時露出微笑的遼一模一樣。

  遼的母親正在做著花藝,玻璃的底盤上疊著鮮嫩的綠,色澤飽滿附有光澤的玫瑰座立中央,點綴著繁星般的滿天星與幾朵蓬鬆的兔尾草,一旁則放著和玻璃底座一組的玻璃罩。

  自從不再當英雄後,母親便開始尋找英雄以外的工作,最近開始接觸花藝。

  「還記得我跟妳說過,學校要辦林間合宿嗎?」遼對著母親咧嘴一笑,「我通過考試了,相澤老師今天發了家長同意書下來。」

  女子斂起了笑容。內斂的黑曜石眸子回望手中的玫瑰花,仔細地處理花瓣。「要去幾天?」

  「嘿嘿。」笑得天花亂墜滿心期待的遼從書包拿出家長同意書,一屁股坐在母親對面的沙發上。「為期一個禮拜,一年級A班與B班在同一個地方訓練,會安排班導與四位在職英雄陪同。第一天是耐力訓練,晚上在旅館吃日本料理跟泡溫泉。第二天是個性掌握訓練,晚上有安排烤肉活動。第四天有游泳的訓練,第五、六、七天似乎會有實戰訓練。好期待哇。」

  那張青澀粉嫩的臉蛋露出開懷的笑容。

  女子看著那張期盼著未來的臉龐,眉頭微蹙,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一定要去嗎?」

  遼眨眨眼睛,疑惑地看向母親。

  纖手放下玫瑰花。那身經百戰的銳利不自覺地從瞳孔綻放,令遼正襟危坐。「學校不是前陣子才被敵聯合闖進去嗎?明明雄英校內處處設立警報器,敵聯合是怎麼一口氣闖進位於校區最內的USJ?我看,敵聯合那邊肯定有傳送型的個性吧。」

  遼緊抿嘴唇,瞠目結舌。

  ──那擁有殺人的殘暴性格,擁有美妙個性的『造刀虐殺者』,在哪?

  看見女兒的表情,令母親更加不放心地皺起眉頭。「你們學校已經被盯上了。說真的,我不放心讓妳去這次的特訓。」

  遼詫異地抬頭,眼中寫滿著不願。「不會的,相澤老師說,這回他們更改以往去的合宿地點,而活動地點也只有老師跟陪伴的英雄知道。家長這方,他們也有所準備。」

  遼從書包翻找出今天相澤老師連同家長同意書一起發下的物品,坐在母親身旁,將物品交到母親手中。那是枚指環。「這是發信器,是輔助科研發的。只要按下指環上的鈕,妳就能聽見我這邊的聲音,裡面也有寫入GPS定位的程式。」

  這本是輔助科為了英雄團隊所研發的小型追蹤器,對於前些日子敵聯合的闖入,家長肯定不會同意讓孩子參與學校舉辦的出遊活動。順代一提,這項發明是輔助科一年級的發目明研發的,聽說學校用高價向她買下這項發明的專利,讓她不亦樂乎地把大把錢全部砸下去更新了輔助科的設備。

  令人不禁期待這位瘋狂發明家未來的表現。

  拉開衣領,遼的脖子上戴著一條掛有一顆黑曜石的項鍊,跟指環的材質相仿,光滑沉甸。「當我有危險時,我也能透過項鍊發送緊急訊息給妳跟相澤老師。」

  三葉水奈緊抿著唇,欲言又止地看著掌心中的指環。

  遼的掌心覆在母親手上,「我沒辦法讓妳放心,但我保證,我一定會按照三餐打電話給妳報平安,好嗎?」

  「我確實是不放心啊。」身為退役英雄的她自然曉得,成為英雄所要面臨的危險跟生命的危害,但,「就因為妳是我的孩子,我才不能夠放心。不管妳多大,妳永遠都是我的小英雄。」

  那在肩膀上披著紅色披風,撒嬌討著那男人要玩飛高高的稚嫩孩童,已經要成為英雄了。

  母親深吸一口氣後,一隻手輕拍遼的手背.

  黑曜石的眸子眼底蘊涵著擔憂與不安,「答應我,注意安全。」

  遼的瞳孔映著女子左側下巴至脖子刺著的櫻花刺青。

  想起了小時候,遼緊抿著唇,隨後,才綻放出露出燦爛的笑容,伸手攬抱住媽媽。

  「一定會的。」



  *



  遼這天晚上做了關於小時候的夢。

  她殺了那男人,掌握『刀造』個性後體力增強的她揹著失去意識的出久逃出那棟腥臭味濃重的鐵皮屋後,被路過的路人救了下來,並報了警。警方連絡了他們的家人,並將他們移送到醫院吊點滴。

  孩子失蹤將近一周,出久的母親,跟她媽媽焦急地跑到醫院接他們,年輕母親的臉消瘦、堆著沉重的黑眼圈,驚慌地跑進病房。她們心愛的孩子,一人的臉跟手腳被刺青畫得亂七八糟,一人昏迷,心碎又心痛。

  媽媽抱著面無表情的遼放聲痛哭著。而出久母親則崩潰地大哭,緊緊抱著昏迷不醒的出久。

  兩位母親走出病房辦手續,當她的母親回來接她時,「我們回家吧。」

  她永遠記得,那寫滿著溫暖笑容迎接她的左側臉龐,印著鮮紅的掌印。

  那時遼才像是找回恐懼感般,驚恐地大哭。

  羽扇緩緩地睜開,黑曜石的眸子迷離昏沉。

  遼緊握著掛在脖子上的項鍊,緊抿的嘴唇隨著掌心顫抖。

  ──妳有一頭熟悉的墨藍色頭髮。那年用個性虐殺綁架犯的人,是妳嗎?

  黑霧語調慢條斯理,令她心生畏懼的嗓音盤繞在耳中揮之不去,像是隻鑽進耳朵的小蟲般噁心。
  
  床頭櫃上的手機震動。遼伸手撈起手機,點滑聊天室。

  爆GO:「都是妳,家裡那個老太婆知道我要去木椰區,寫了一長串清單叫我幫忙買東西!」

  「噗哈。」遼噗嗤一笑,快速地點按螢幕回訊息。

  遼按下語音訊息的錄音鍵,「我做惡夢了,夢到小時候的事情。」訊息傳出去以後,對方很快地已讀了。半晌,對方手榴彈的大頭貼隨著手機震動佔滿螢幕。

  沒想到對方會打電話過來,遼錯愕一會後按下了通話鍵。「喂?」

  『所以妳現在睡不著?』爆豪勝己口氣兇狠,但認識他的人知道這只是少年講話的方式。

  「有點。」遼抬頭看了下鬧鐘,塗有螢光劑的指針指向午夜十二點二十五分左右的位置。「我夢到,在發生那件事情以後,媽媽來醫院接我。還記得在那之後,出久的媽媽很排斥我。」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因為妳的關係,自己的小孩被無故牽連,還受了傷,一般的母親會討厭妳是應該的。』

  爆豪說話果然一針見血。遼無奈地笑著,「你說的也沒錯。今天跟媽媽討論合宿的事情,她對這個活動感到非常擔心,敵聯合要找我……再加上小時候的事情......我好希望有天能不再讓她擔心我。」  

  話筒另一邊的人沉默片刻後,淡淡地說道。『真正愛妳的人,無論妳年紀多大都還是會擔心妳的。妳能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而已。』

  遼眨眨眼睛,感覺爆豪在講電話的時候,說話會比平時更有耐心且認真。女孩側頭一笑,「也是。」

  她看不見話筒另一邊的人的表情,那平時總是面目猙獰的暴戾少年語調緩而柔,令她想看看爆豪現在的表情。

  『去喝牛奶,有『歐魯歐利』的話可以沾著吃,然後快睡。』講出小時候女孩最愛吃的夾心巧克力餅乾,當那粗暴的嗓音緩和下來時,少去了狂暴感覺的磁性嗓音聽起來溫和舒服。

  意想不到地令她產生睡意。

  遼打了個哈欠,「晚安。」
  
  『嗯。』
  
  「小勝,我覺得,你不要抓狂暴躁地講話,聲音聽起來很好聽。」

  『……』

  對方果斷掛了她電話。遼看著結束通話的畫面,壞心地咧嘴笑著。

  黑曜石的眸子笑彎著。恬淡的笑意流過眼底,那是她從不再爆豪面前展露的笑意。螢幕的光照耀著臉蛋上浮著淡淡的粉紅。

  厚實的大掌不耐煩地抓耙著一頭米金色的蓬鬆碎髮,少年把手機放回床頭,抓著棉被大力地翻身。

  嘴巴不悅地噘起,壓在手臂下的耳根隱隱透著紅。





  (未完待續)


-*-*-*-*-*-*-*-*-*-*-*-*-*-*-*-*-*-*-*-*-*-*-*-*-*-*-*-*-*-*-*-*-*-


  從這篇開始正式進入林間合宿的章節囉!

  這篇是想要交代遼跟她母親的事情∼其實孩子受到傷害,家長是一定會捨不得的,而且為了不再讓孩子受到一樣的傷害,他們的雷達偵測是十分靈敏的

  本來有想到說媽媽提議遼轉學,因為她不放心雄英這個教學環境,但考慮到媽媽本身也是退役英雄,知道英雄這項職業的風險,才刪去了這個劇情

  下一篇就是小英雄購物的回合囉!!

  林間合宿我會加入一些A班與B班的私心日常哇哈哈,詳情請由後續揭曉(敬禮

  預告,本部會有兩名『敵』加入敵聯合。

  噙著暴戾笑容的少女,有如野獸般猖獗的金眸閃耀,塗著鮮紅指甲油的掌心弓起,你的脖子頓時被無形的手緊掐住無法呼吸。

  有如睡不醒般半睜的眸子低垂,腦袋旁彎著獸角的少女抬眸與你對上眼,腦袋瞬間傳來像是被刀刺中般的劇烈疼痛,令你痛苦地放聲尖叫。

  

2017/05/19

  題外話,最近辦了噗浪想要各種追追///之前雖然辦過噗浪,但很少用,帳號密碼已經忘記了##歡迎噗友一起交流聊天!搜尋兔兔醬(@emily00048)就找得到我嚕!!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