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雷布德:不願面對的真相(BL) 33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看到四個像死屍一樣渾身僵直的人伸直了手臂向我走了過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步步往後退。

    當面臨危險往後退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火車車廂裡的空間有多麽的狹小。

    我慢慢的退到了盡頭,靠在了座位上。

    四個行動僵直的人已經慢慢的逼近了我。

    其中的一人踩著地上的李慶生,發出『卡卡』的骨頭被踩裂的聲音。

    我沒有了退路,這時,我想要大叫求救。

    可是還沒等我叫出口,一只僵硬冰冷的手就飛快的伸向了我,然後掐住了我的脖子,讓我喊不出聲音來。

    掐住我脖子的手又冷又硬,偏偏力氣又奇大,讓我不能呼吸。

    我像一隻被人用魚鉤鉤上了岸的魚,疼痛而且無法呼吸。

    我的腦袋漸漸變得空白,眼睛也開始模糊了起來。

    這時,我依稀看到,四個人張大了嘴同時向我咬來。

    在他們的嘴堙A我看到有兩顆長長的牙齒,像是惡狼的獠牙。

    我不會死在這裡吧?

    就在我最後一絲意識快要失去的時候,我卻感到脖子一松,空氣重新回到了我的肺堙C

    我彎下腰,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氣,像一隻貪婪喝水的魚。

    就在這時,幸好一隻強有力的手臂已經適時地摟住了我發抖的身體,把我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小遠,你沒事吧!』一個熟悉的溫柔嗓音從我背後升起。

    讓我感到很舒服,很溫暖。

    我膩_頭來,從門堻z出明亮的燈光,照荅蒂b一個人,英俊的側臉,閃亮的雙眸,睫毛在臉上投下陰影,完美的嘴唇微彎,穿蚢D袍,是師父充滿關愛的臉。

    我聲音有些哽咽,師父……師父……我激動得嘴唇發抖,淚水悄然無息的落下,我牢牢地抱住他的肩膀,痛哭荍煻y埋進他懷堙G『師父……我好怕』

     「好了好了……沒事了,乖,放松點,你現在沒事了……乖。」師父伸手下去很輕松地把我橫抱起來,「有師父在。」

    我牢牢地抱住他的肩膀,痛哭荍煻y埋進他懷堙A師父摸著我的頭髮說道。『男孩兒哭啥哭,現在危機還沒解除呢!

    被他這麼一說,我才感到背後一股陰森森的。

    起身後,只見剛剛掐住我脖子的四人,呈一種奇怪的姿勢躺在了地上。

    四個人每個人都雙手上舉,雙腿上蹬,並且四個人像疊羅漢一樣一個人托舉著另一個人,那景象非常的嘆為觀止。

    四個人堆在一起一動不動,卻是因為師父貼在他們頭上的一張符。

    那張符應該叫做『下筆咒』,我記得師父跟我說過。

    師父走到了躺在車廂堛漣齞y生旁邊,彎下腰去嘆了嘆李慶生的鼻子,然後又按了按李慶生的脖子。

    師父起身後搖了搖頭道:『他已經死了,被人扭斷了脖子!』

    我說:『師父,那四個人怎麽這麽奇怪,還有他們為什麽要殺死李慶生?』

    師父說:『他們並不是人,他們是屍體!不過確切的說,應該叫做行屍!』

    我問師父:『什麽叫做行屍?』

    師父說:『行屍便是人死後,魂魄魂飛魄散之時被人封住了其中的一部分魄的屍體。一般來說,人有三魂七魄,人死的時候三魂散得快,但七魄就散得慢些,只要體內的魄被封住兩魄以上,再用一些特別的方法就能讓屍體變為可以行走的行屍,不過這只是以趕屍為生的趕屍人才懂讓屍體行走的方法,也才會做這些事,而且趕屍人趕屍都只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山路中帶屍體出發。而這四具行屍為什麽會出現在這堙A並且殺了李慶生我就不知道了。』

    我說:『那師父我們該怎麽處理這四具僵屍和李慶生的屍體?』

    師父答道:『四具僵屍出現在這堙A那麽操控這四具行屍的人一定在這堙A我們抓到他,然後把他以及李慶生的屍體一起交給警察!』

    師父的話音剛落,就聽一陣『哢哢』的骨頭炸裂的聲音。

    接著,就見四具僵屍從包廂的車板上跳了起來,伸手扯掉了貼在他們額頭上的符,打開了包廂的門用僵直的腳跑了出去。

    在四具僵屍起身,並撕掉符,開門,跑出去的過程中,師父一直平靜的看著,沒有任何行動。

    我急道:『師父,他們跑了!』

    師父卻一臉自信道:『不要擔心,他們是去找他們的主人了。剛才我還擔心難以找到這個人,現在倒好,有僵屍帶路!』

    師父說完,打開門就準備往外走!

    我快步跟上了師父,想跟師父一起去!

    『你待在這堙A看著李慶生的屍體,我抓住了那四具行屍以及操控行屍的罪魁禍首後又來這塈銣A!』

    你媽,讓我在這堿搦芶憿H

    不過,他是師父,師父的話我還是要聽的。

    師父走後,我看著地上李慶生的屍體,只覺得他非常的可憐,一個剛剛出門,準備打工賺錢養家糊口的人,才坐上了南下的火車便被殺害了。

    而殺害他的還是四具屍體,不過嚴格的來說是操控四具屍體的人。

    這個操控屍體的人讓我聯想到了那個給人下降頭的人,這也讓我想起了師父跟我說的那句『道上的人,良莠不齊!』

    我看著李慶生滿臉血汙的臉,在想要不要去找李慶陽來,然後告訴他這件事?

    不過,我最終還是決定放棄這個想法,因為我怕李慶陽看到他堂弟的屍體我解釋不了。

    我猶豫了片刻,把李慶生的屍體抱了起來,然後把他放在了下鋪的床上。

    李慶生的屍體死沉死沉沉的,我費了好大的勁才將他抱到座位上。

    這是我第一次抱屍體,在抱之前我做了很長時間的心堸囿均A把他抱上下鋪後也讓我一陣反胃!

    一個人獨自對著一具屍體的感覺真他媽不爽,不管這是第幾次。

    抱完了屍體,我坐在放李慶生屍體的床鋪上喘氣。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我坐在李慶生屍體旁沒一會的功夫,我竟然趴在放李慶生屍體的身上睡著了。

    而等我醒來的時候,縣漎搕F一下表,竟然已經是第二天七點多鐘了。

    這時火車一陣晃動,一張滿是血汙的臉出現在我眼前,嚇了我一跳!

    我被自己嚇了一跳,沒想到我竟然在死屍旁邊睡著了!

    隨著火車的前進,李慶生的身體也隨著微微搖動,特別是他那滿是血汙的臉,一下一下的搖到我的心窩深處。

    哎,哥還真他媽是個好人,你既然這麽慘,那哥就幫你擦擦臉吧!

    我從李慶生的衣服塈銗X了一塊手帕來,那應該是李慶生用來擦汗的。

    我走到了李慶生的床頭,坐在床邊準備幫他擦臉上的血。

    這時,火車又停了下來,應該又到了下一個站!

    『警察,把你們的身份證給我一下,我們要進行檢查登記!』

    一個精練的女聲!

    不是吧,怎麽會有警察?

    我有些緊張,不過卻加快了幫李慶生擦臉上血汙的速度。

    『砰!』

    就在這時,門被重重的推開,李慶陽站在包房的門外!

    『哎呀,慶生啊,你這是怎麽了?』

    李慶陽跑了進來,一把抱住李慶生,失聲痛哭。

    操,你他媽是怎麽找到這堥茠滿A來得也太他媽不是時候了。

    李慶陽抱著李慶生的屍體哭了一會,然後看到了李慶生臉上的血便停了下來。伸手探了探李慶生的鼻子,最後把目光轉移到了我用來擦李慶生臉上的血的手帕!

    『你……你……你,沒想到你這麽狠!』

    李慶陽指著我,滿臉的憤怒和悲憤。

    你媽,其實我是清白的,你不信嗎?

    『慶陽兄弟,你聽我解釋,這是一個誤會!』我說!

    『你們這裡怎麽了?』

    那個幹練的女聲在門口響起,膩_頭就見一身筆直的警服!

    『警官,我的堂弟被他殺死了,快把他抓起來!』

    李慶陽跑到了女警察身邊,伸手指向了我!

    天哪,這完全是冤枉人啊!

    我是好人,我是清白的,你要相信我,我對著門口的女警察露出了一個表示我很無辜的笑來。

    沒有想到女警察見了我無辜的笑,一下子從腰間拔出槍來指著我。

    『做壞事了還笑,囂張的犯人。』

    啥……女警啊,我這是無辜的笑啊……妳看不出來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