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在OOO尋找善良的惡魔,肯定搞錯了什麼! Chapter 36 妹妹與妹妹的朋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艾爾斯身處在地獄,柔軟的鮮紅沙發有如染血大地,玫瑰白天花板像極了無底深淵的天空。

他坐在小會客室裡,正對著大門的主人之位。

左邊環抱自己手臂的金髮女孩,是昨天剛認識的麗塔。

右邊扯著他肩膀的成年女性,是從小到大生活在一起的玲寧。

「艾爾斯!為什麼這女人要不知羞恥地黏著你?」

「因為我是妹妹。」

「妳這婊子竟然想冒充我們卓恩家的成員,也不照照鏡子!」

「我跟哥哥之間有比家族更深的羈絆。」

玲寧越說越生氣,麗塔卻依然面無表情。

「玲寧妳的用詞⋯⋯」艾爾斯小聲地提醒。

「認識第一天就摟摟抱抱,不是婊子是什麼?」

「因為我是妹妹。」

「氣死我了!有理說不清!」

「哥哥,我愛你。」

麗塔突如其來的甜美告白讓艾爾斯忍不住傻笑,隨即發現另一側有如惡鬼般的玲寧正狠狠瞪著自己。

「艾——爾——斯——!」她滿臉漲紅,青筋膨脹到肉眼可見。

「不是!不是!」

「你這變態是在高興什麼啦!」

「咦——我是變態?」

「被妹妹說這種話會高興的不是變態是什麼啊!」

「不然妳也說啊。」默不吭聲的麗塔突然代替艾爾斯展開反擊。

「才不要!兄妹之間不會說這種話!」

「那誰會說?」

「男女朋友、夫妻之類的⋯⋯」玲寧有些尷尬。

「那麗塔就是哥哥的女朋友。」

「滾開——!」

兩邊爭執互不相讓,令艾爾斯猶豫不決,他既不知道親妹妹在氣什麼,也不知道麗塔為何對自己如此執著,只好閉上眼睛暗自嘆氣,心裡祈禱這兩人能早點吵完。

否則菲芙看到這一幕只會產生更大的誤會。

說時遲那時快,會客室的大門從另一側打開,桃紅色的披肩搭配金色短髮,探頭進來的恰好就是不想引起誤會之人。

視線才剛對上,菲芙便揚起奸詐的賊笑。

「左擁右抱,看來你很享受嘛。」

「才不是⋯⋯」艾爾斯尷尬到不知該看哪裡。

「那為什麼不解釋清楚?這應該是男人的責任吧。」半精靈瞇起眼睛。

「是這樣的嗎?」

「當然,等待別人自己吵完是只有女人才會做的事,有能力的男人會主動解決糾紛。」菲芙眨了眨眼。

「好吧⋯⋯」

即使違反原則,被暗戀之人這麼說,艾爾斯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他清了清喉嚨,設法在兩人一來一往之間找到插入點。

「那個我說⋯⋯」

然而話還沒講完,立刻就被玲寧大吼大叫反壓回來。

「你給我閉嘴!今天一定要跟這女人分個高下。」

「野蠻。」麗塔依然面無表情、一針見血地反駁。

「不知羞恥!」

「粗俗。」

「你才淫蕩!」

玲寧的聲音越來越大,用語越來越下流,讓艾爾斯難以繼續聽下去,可是他又拿兩個女人沒辦法,只好求救似地望向半精靈。

菲芙笑了笑,用手勢表達『你又欠我一次』。

「玲寧讓我來處理。」

她擠到好友與她哥哥中間,態度一轉,瞬間成了面色和善的大姐姐,彷彿周圍散發出柔亮的光芒,反之麗塔就像個小孩,看到陌生人靠近就抓緊『哥哥』貼得更近。

「麗塔你好,我是菲芙,菲芙.蒙瑞拉,跟你一樣是混血兒。」

「妳好⋯⋯」

「麗塔為什麼會把艾爾斯當成哥哥呢?」

「媽媽說的。」

「妳一定很喜歡媽媽吧,她有說為什麼嗎?」

「因為血脈來自同一個地方。」

這句話或許在玲寧聽來只想回去掐死父親,但在艾爾斯跟菲芙耳中有另一層意義。

來自無底深淵的血脈。

「麗塔你還有其他兄弟姊妹嗎?」半精靈繼續問。

「有很多弟弟妹妹,但哥哥的話媽媽說只有一個。」

艾爾斯的面色突然凝重了起來,菲芙反倒笑得更燦爛,她繼續問道。

「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哥哥呢?」

「因為是唯一的哥哥。」

「妳應該也很喜歡爸爸吧。」

「爸爸?爸爸是什麼?」

不懂這個名詞,意味著出生到現在都不曾受過父親的照顧,是單親家庭。

或許對其他人來說稀鬆平常,但艾爾斯能夠想像那份孤單。

因為惡魔混血兒不能交朋友,能夠信賴的只有家人,沒有兄弟姐妹的麗塔恐怕跟自己一樣,除了母親別無依靠。

更別說這個母親還會跑不見人影。

「妳想要朋友嗎?」他突然脫口而出。

「朋友是什麼?」

「就是可以跟妳一起玩一起學習的人。」

「我有喔,那些胖胖的東西。」

「他們不是朋友,朋友是跟你更要好的人,遇到困難會互相幫助,有好東西會彼此分享,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的。」

「跟哥哥一樣嗎?」麗塔歪著頭。

「嗯⋯⋯那是不同的感覺,可是很類似。」

「麗塔想要朋友。」

「那就⋯⋯」

艾爾斯話說到一半,他望向身後的菲芙跟妹妹。

玲寧故意看向窗外,半精靈則是皺著眉頭聳了聳肩。

「就?」麗塔好奇地看著兩人。

「就要多出去走走,才能遇到好朋友喔。」艾爾斯滴下冷汗。

「哥哥也想出去走走嗎?」

「嗯,我也想。」

「那快點。」

麗塔站起身,小跑步來到門前,拉開對她來說有點高的門把,看艾爾斯沒有跟上,小女孩疑惑地回過頭。

「麗塔你先去大門等我,有些話我想跟朋友說。」

「好——」

高聲應答後,麗塔輕盈地離開會客室,轉身闔上門板。

然而才剛關起門,菲芙跟玲寧便同時對艾爾斯低聲撕吼。

「要我跟她當朋友!做夢!」

「你是想讓我照顧幾個惡魔混血兒啊?」

面對兩個撲向自己的女性,艾爾斯尷尬地回答。

「妳們都知道啦⋯⋯」

「那麼明顯誰都看得出來吧。」菲芙沒好氣地說。

「你就這樣被她牽著鼻子走,果然是同類。」玲寧話中帶刺。

「別這麼說⋯⋯麗塔很可愛啊。」

「對啦對啦,反正我就是不可愛的妹妹啦。」

「我又不是這個意思⋯⋯」

「先不管這個。」菲芙態度一轉,認真的眼神直視艾爾斯:「調查的結果如何?」

「樂園裡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惡魔⋯⋯他們被麗塔的媽媽囚禁在這無法離開。」

「那個媽媽是什麼身份?」

「名叫莉莉絲,似乎是魅魔女王的手下,傳送門之戰前就在阿卡迪亞了。」

「她的目的呢?」

「咦⋯⋯麗塔不知道。」

「還有其他消息嗎?」菲芙掏出筆記將目前為止的對談內容都記在紙上。

「沒了。」

「等等,失蹤者的事情呢?犯案線索之類的該不會都沒有調查吧?」半精靈瞇起眼睛。

「沒有耶⋯⋯」艾爾斯不好意思地傻笑。

「那你整個晚上都在做什麼?」妹妹突然發難。

「就⋯⋯跟麗塔說故事。」

「天啊⋯⋯相信你的我們真像個白癡。」玲寧扶著額頭。

「可是麗塔很可愛嘛。」

「還好剛才不算沒有收穫。」菲芙攤了攤手。

「有嗎?」艾爾斯對這個結果充滿好奇。

「嗯,麗塔不知道父親的存在,代表沒有見過父親,反觀哥哥的事情幾乎全來自母親,才會總用『媽媽說的』來解釋。」

「那個媽媽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

「應該是想要麗塔對你產生依賴,更詳細的目的我也不清楚,不過莉莉絲這個名字⋯⋯印象中十五年前曾經發生過傳送門系統的破壞事件,報告書上紀錄主謀是一名叫莉莉絲的女性惡魔,她偽裝成培羅牧師混入冒險者,恐怕那個時候就已經開始策劃傳送門之戰。」

「弟弟妹妹的事呢?」這是艾爾斯唯一注意到的重點。

「她能肯定有許多弟弟妹妹,意味著親眼見過,至於那些惡魔混血兒在哪,之後可能要繼續問下去。」

聽菲芙如此定論,艾爾斯簡直像被打了一記興奮劑,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

「那我就⋯⋯」

紅髮少年話沒說完,門外已經先傳來麗塔的呼喊。

「哥哥好了嗎?」

「好了!」艾爾斯回答完後小聲地告訴兩人:「剩下的我們再找時間討論吧。」

玲寧與菲芙兩人面面相覷,彼此聳了聳肩,紛紛起身魚貫而出。

這座城堡雖然外觀壯麗華美,內部卻不算寬敞,作為員工休息室跟材料堆放區的空間佔了絕大部份,僅只有不到十分之一是會客室跟麗塔的起居室,而且相對靠近大門,所以沒多久時間四人便出了城堡。

原以為樂園廣場會一如往常地冷清,沒想到竟然躺了滿地的布偶,每個都像跑了五千公尺,累到動彈不得。

唯一還有精神的,是正在毆打工作人員的七歲男孩。

「吃我這招巨山破!」

普琉士雙手拿起樹枝直劈向猴子布偶,木棍打在渾圓飽滿的肚皮上反彈飛出去。

「不愧是大魔王,我要認真了!哇啦哇啦哇啦!」

男孩快速出拳,每一招都結實打在工作人員身上,可是誰都沒理他,就這樣一個人也玩得很愉快。

「大小姐,我們該回去了。」

年輕男性的聲音突然從視線死角冒出,令眾人趕緊回頭,才發現影搬了張椅子靠在城堡邊,四平八穩地坐著監視男孩,身旁的罌粟也察覺到菲芙出現,趕緊對著普琉士呼喊。

「孩子,該回家囉。」

「嘿呀!」男孩心不甘情不願地朝猴子踢了最後一腳。

「那個小男生是⋯⋯?」艾爾斯好奇發問。

「就是以前說過把我全家人整個半死的小孩,還有影旁邊那位是他的母親罌粟。」半精靈沒好氣地回答。

「妳好⋯⋯」紅髮少年趕快補打招呼,聲音小到好比螞蟻爬過。

影回了個簡單的手勢,罌粟則像沒聽見似地繼續叫喚普琉士。

「對了,她眼睛看不見,而且好像是西比奧叔叔的⋯⋯」玲寧靠近補充。

說時遲那時快,小男孩已經回頭注意到剛出城門的幾個人,人來瘋的他三步併作兩步疾跑而來。

「哇!那個姐姐是誰啊?」

「艾爾斯!快逃!」顧不及話沒說完,玲寧趕緊擋在哥哥身前,她驚恐地回頭警告:「不然會被當成菲芙的家人!」

「喂。」當事人無言地吐槽。

「這樣不好嗎⋯⋯」艾爾斯反倒有些害羞。

然而突襲者的行動完全超出他們預料之外。

普琉士略過眾人直接奔向麗塔,一股腦地鑽進她懷裡。

「啊⋯⋯」所有人都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見對方沒有掙扎,男孩好奇地抬起頭。

「嗯?大姐姐妳不打我嗎?」

「為什麼呢?」麗塔依然面無表情。

「其他人都會打我。」

「不會,沒有必要。」

「嗯!」普琉士環抱小姐姐,將頭埋進對方胸口。

「你開心嗎?」麗塔低下頭。

「開心!」

「為什麼呢?」

「因為大姐姐很溫柔,抱抱很舒服。」

「原來如此⋯⋯這就是朋友。」

「才不是!」卓恩兄妹齊聲吐槽。

「可是在一起會很開心,好東西會分享,哥哥說這就是朋友。」麗塔歪著頭。

「他只不過是個小色胚而已!」玲寧怒吼道。

「身體才不是可以拿出來分享的東西⋯⋯」艾爾斯臉頰紅得像蘋果。

看四個人吵吵鬧鬧,菲芙實在找不到機會介入,只好走向剛吵過架,又不得不一起回去的牧師護衛。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我正準備進去找你,誰知道那些工作人員突然從滑草場衝出來,像見到鬼似地狂奔,繞整個遊樂園跑,最後全部累倒在地,就變成你看到的這副模樣。」

「了解⋯⋯你不覺得應該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如果是調查的結果,這裡不方便。」影微微轉頭瞥向罌粟。

「哼,算了,我推薦你應該多看一些心理學的書。」

「對調查有幫助的話,我會看。」

「嘖⋯⋯今天晚上我要留下來調查,你呢?」

「我還有工作,需要幫你回去通知草夜先生嗎?」

菲芙腦神經一跳,平穩的語氣瞬間變得惡劣。

「不需要!」她轉頭看像罌粟,聲音帶了些壓抑:「罌粟阿姨,我們去找普琉士。」

菲芙扶起長輩,憤憤走向城門的另一側,艾爾斯正在講述朋友與伴侶的區別。

「所謂的分享,是看到好東西的時候會想到對方,下次見面時一起享受,而伴侶呢,那是更親密的存在,不只能夠互相信任,而且無時無刻都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心情,一般人到那個時候才會做這種肢體接觸喔。」

「那我以後要跟麗塔當伴侶!」普琉士舉手發言。

「麗塔不是普通人。」麗塔還是面無表情。

「你哪有資格說這種話,也不想想之前在波霸酒店的時候對菲芙做了什麼?」玲寧奸笑著說。

三個人同時反駁,讓艾爾斯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吐槽起,他無奈地左顧右盼,期望能找到一線生機,反而剛好瞧見菲芙朝自己走來。

「艾爾斯,你今晚也住在這嗎?」

「應該是,怎麼了?」

「我也要留下來。」

「咦!那我怎麼辦!」玲寧不自覺驚呼。

「當然是一起囉。」菲芙聳了聳肩。

「這⋯⋯」妹妹皺著眉頭看向麗塔,許久後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反正我從來沒有選擇的餘地,對吧?」

「沒關係的,麗塔家有很多床。」小女孩眨了眨眼。

「不是那個問題啦。」

「拜託嘛。」艾爾斯用小動物般的眼神看著妹妹,好比在說『求求你』、『答應我』這類的話,一旁的麗塔也有樣學樣,露出同樣哀求的眼神。

在兩個目光攻勢下,玲寧最終選擇屈服。

「別用那個眼神看我,住下來就是了。」

「我也要!我也要!」普琉士跟著大吼大叫。

「不行,你要陪罌粟阿姨一起回去。」菲芙雙手抱胸,義正嚴詞地拒絕。

「不要!媽媽也留下來!」

「咦?」罌粟面露難色,猶豫不決地說道:「這⋯⋯這樣不太好吧?」

「可以喔,普琉士是麗塔的朋友,普琉士的媽媽也是麗塔的朋友。」小女孩靜靜呢喃。

「那就⋯⋯麻煩你了,我一直很嚮往住在城堡裡呢⋯⋯」

「這個媽媽未免太少女了吧。」玲寧忍不住吐槽。

「真是不好意思⋯⋯」罌粟害羞地扶著臉頰。

「太好了!麗塔!」普琉士高分貝發言,雙手依然死抱著麗塔不放。

「我們進去吧。」

男孩女孩彼此牽著手,唱唱跳跳地回頭走進城堡。

艾爾斯感覺些許不妥,他卻不知道該不該阻止,讓麗塔嘗試交朋友的正是他,如果第一次的經驗沒能成功……只怕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這樣真的好嗎?」身旁的玲寧先提出了疑問。

「沒事的,安東尼不也是先把我當朋友才知道身分的嗎?」

「是這樣說沒錯,可是⋯⋯那個男孩⋯⋯」

妹妹欲言又止引來艾爾斯的好奇。

「他怎麼了?」

「普琉士⋯⋯可能是西比奧叔叔的兒子。」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