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在OOO尋找善良的惡魔,肯定搞錯了什麼! Chapter 32 佩瑞溫科遊樂園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他沒想過艾維城外竟然還有這種地方。

頹圮、空無一人、髒亂不堪,艾爾斯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正面形容詞可以描述這裡。

它卻是西方大陸唯一的遊樂園。

售票亭裡空空蕩蕩,陽光照不到的陰暗角落黑到讓人害怕,以為連接另一個世界,隨時會衝出異形怪物,其後挑高十五呎的雙開大門扭曲變形,金屬門框邊緣樹酯剝落,露出底下生鏽的板面,與叢生雜草完美結合,除了廢墟以外沒有更好的名詞。

坐上菲芙的馬車後,他以為會前往案發現場,沒想到一出城門就直奔東北,來到這鳥不生蛋的地方。

曾經耳聞艾維城的轄地比城牆範圍大得多,城邦兵管不到的範圍有德魯依守護,平民百姓可以安心外出,即使在森林中行走也不用擔心被獸人或哥布林襲擊。

但他們竟然造了座遊樂園?

透過入口看進去,遠方貌似城堡的建築高挑壯闊,爬藤植物纏繞遊樂設施,雜草密佈在斷垣殘壁間,搭配走道兩側沒人清理的落葉,還以為這是哪個被遺忘的國度。

不,能分辨出走道就代表還有人進出,可是誰會來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呢?

「別看這副模樣,以前很有名的。」菲芙聳了聳肩繼續說道:「你們都沒逛過遊樂園吧?」

「真的是⋯⋯沒逛過呢⋯⋯根本不知道有這地方⋯⋯」艾爾斯滴下冷汗。

「這個佩瑞溫科遊樂園是由艾維城跟庫瑞薩爾兩個城邦聯手打造的,你們怎麼會不知道?」

「小時候老爸老媽都忙得很,根本沒空帶我們來。」玲寧剝下售票亭窗口上的鏽鐵,仔細觀察後隨手彈出。

「太可惜了,冒險者主題樂園當年很受歡迎,連真正的冒險者都會來玩喔。」

「看不出來⋯⋯」紅髮少年仔細望向收費亭,幸好黑暗裡什麼都沒有。

「我到現在都還是花園迷宮的紀錄保持人呢。」菲芙鼻子翹得老高。

「花園迷宮?那是什麼?」妹妹似乎起了點興趣。

「用花牆做的迷宮遊戲,裡面有很多陷阱,很好玩喔,要試試看嗎?」

「不了,我幹嘛要花時間整自己。」玲寧攤了攤手。

「艾爾斯呢?」

「我⋯⋯我⋯⋯」

被心儀的女孩相約遊玩是多少年輕男性的夢想,艾爾斯也不例外。

「走吧,是男孩子就要勇敢一點。」菲芙牽起紅髮少年的右手,輕柔地拉著他前進。

女孩緊貼的五指如此柔軟,頓時令他心裡小鹿亂撞,一時間難以自己,而『勇敢』這兩個字象徵著開關,彷彿在暗示著『是男人就該付諸行動』。

「再不快點我就不等你囉。」

菲芙動人的一字一句都在誘惑艾爾斯,他們腳步越趨輕快,宛如在花叢中追逐,不知不覺踏進佩瑞溫科遊樂園,留下玲寧暗自嘆息,無奈地跟上兩人。

來到廣場後,卓恩兄妹發現裡面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髒亂,石磚地板整齊排列,從周圍樹木眾多又沒有滿地落葉看來,似乎每天都有人整理,提供客人休息的木製座椅雖然不是擦得非常乾淨,至少沒有小蟲橫行。

可惜中央水池年久失修,應該噴出漂亮圓形水花的出口殘破不堪,現在就像男生上廁所般稀稀落落,跟『優雅』或『美』這種詞彙完全扯不上關係。

由於整個遊樂園建立在山角下,部分區域配合地形製作成傾斜的滑梯,甚至鋪上植披改造為滑草場。

這些遊樂設施意外地完好無缺,看得出來園方在持續維護。

「姆啾--!」

突如其來的怪聲嚇了艾爾斯一跳,他縮起身子四處張望。

這種荒郊野嶺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勉強要說的話,唯一可能發出聲音的大概只有城堡高處那隻灰色小雞布偶。

說時遲那時快,肥胖小雞突然張開有著五指的奇怪翅膀,再次高聲鳴叫。

「姆啾--!」

「雞不是應該咕咕叫嗎?」玲寧忍不住吐槽。

下一秒,布偶猛然一跳,從挑高城堡上凌空飛起,伴隨畫破空氣的尖嘯直直朝三人俯衝。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卓恩兄妹才慢慢發現不對勁。

起初不過拳頭般大的小雞竟然有艾爾斯的兩倍高。

他從天而降,帶著壓倒性的龐大體積摔在三人面前,翻滾了兩圈後顏面著地,動作之流暢看得艾爾斯目瞪口呆。

「他沒事吧?」紅髮少年擔心地問道。

沒人來得及回答,布偶已經從奇怪的扭曲體態快速彈起,若無其事地直立於大地,高舉右手還擺了個勝利姿勢。

「姆啾!」

儘管灰色小雞站得無比堅挺,地上的血跡仍暴露了傷勢,嚇得卓恩兄妹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菲芙反倒鼓起掌來。

「菲、菲芙?」玲寧滿臉問號。

「還不快拍手,這麼敬業的表演應該要給予掌聲啊。」

「呃⋯⋯好⋯⋯」

卓恩兄妹僵硬地雙手互擊,嘴角不自然上揚。

沒料到掌聲響起的同時,城堡裡竟然傳來無數腳步聲。

數十隻造型各異的布偶打開城門魚貫而出,他們有些拿著鼓棒,有些扛著樂器,大夥排成隊列,吵吵鬧鬧地繞著廣場巡迴。

「咕嘰!」

「嘎嘎!」

其中幾隻一邊前進一邊朝三人揮手,完全把焦點放在今天唯一的客人,搞得卓恩兄妹渾身不自在。

大鼓、喇叭、魯特琴,所有器具毫無協調地各自演奏,形成一股既吵雜又混亂的噪音。

「菲芙⋯⋯可以解釋一下嗎?」玲寧摀住耳朵。

「這是遊行啊,遊行。」

「我反倒覺得像東方大陸的一句話⋯⋯」

「群魔亂舞?」艾爾斯胡亂猜測。

「對,就是那個。」妹妹一臉恍然大悟。

「太失禮了你們,這可是非常受艾維城小孩子歡迎的表演,就連大人也深受感動喔!」

「連大人也會嗎!」卓恩兄妹異口同聲、不可思議地叫道。

「我不就是大人嗎?」菲芙挺起胸,拇指豪邁地朝向自己。

雖然從以前就知道艾維城居民的價值觀與審美觀跟其他城邦不同,才能蓋出許多獨特風格的建築,成就聞名西方大陸的觀光之都。

沒想到連菲芙都位在他們無法理解的領域。

「難怪我以前就覺得她的裝扮很奇怪⋯⋯」玲寧偷偷咬了哥哥的耳朵。

「沒關係的⋯⋯」

「你們兩個失禮的傢伙,別小看半精靈的聽力。」菲芙雙手抱胸,不悅地閉上眼。

「哎呀--我們在討論受歡迎的遊樂園為什麼客人這麼少啦。」妹妹低下冷汗,故作熱情趁機轉換話題。

「嗯--」半精靈狐疑的眼神看向卓恩兄妹,她癱了攤手,指著城堡前東側說道:「這裡不好說,我們去休息區吧。」

與其稱之為休息區,不如說是每十五呎就鋪了張圓桌、與周邊攤販結合而成的露天廣場。

可能是遊客稀少,商家現在已全數關閉,半徑百呎內除了他們以外沒有其他人。

菲芙熟練地搬過兩張椅子,率先坐了下來,從腰包裡掏出兩份文件。

「其實我還蠻意外的,艾維城附近竟然有這種地方,而且沒有什被惡魔攻擊過的痕跡。」玲寧跟著入座。

「其實是傳送門之戰後政府一邊重建城邦一邊極力維護,想要鼓動健康快樂的風氣,可惜失敗了。」

「失敗了?」艾爾斯不解地歪著頭

「嗯,當時遊樂園裡死傷事件頻傳,很快被反女王派作為推翻政權的把柄,只好關閉這裡。」

「不是應該找出問題嗎?」玲寧皺起一邊眉毛。

「搞政治的到哪都一樣,他們不在乎問題,只會計算怎麼做才能讓自己得到最多利益。」

「這樣的話遊樂園太可憐了⋯⋯」艾爾斯低下頭。

「幸好當時有個女富翁把整座園區買了下來,還自己派人保護,在那之後傷害案件就大幅減少,算是幫了大忙。」

「那怎麼現在又變成這副模樣?」玲寧邊說邊看著遊行隊伍繞到遠方。

「一個是因為新任工作人員的專業不足,使得遊客人數逐漸下降⋯⋯另一個就是我帶你們來的原因。」

卓恩兄妹面面相覷,等菲芙繼續說下去。

「從幾個月前開始,遊樂園裡開始發生失蹤案件,許多孩童連著家長一起離奇消失,而且沒有魔法跡象,不只如此,曾經來過遊樂園裡的客人也在其他地方受害,導致沒人敢光顧。」半精靈邊翻閱文件邊說。

「這個跟培羅教團的不肖信徒有關?」艾爾斯皺起眉頭。

「嗯,要不是在事發地點找到被拉扯掉落的聖徽,誰也不會相信培羅教會裡面有叛徒。」

「總覺得是衝著這裡來著⋯⋯」玲寧摀住嘴。

「我們也曾經這麼想過,雖然受害者都是傳送門之戰後才來到艾維城的外地人,可是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半點線索指出他們與遊樂園有什麼特殊關連,彼此之間甚至連話都沒有說過。」

以人類的思維來說或許是這樣,手勢也好暗語也罷,一定程度以上的交流必定會用到文字。

但艾爾斯不這麼想。

對惡魔來說,溝通不需要講話,甚至不需要仰賴魔法。

「艾爾斯呢?」菲芙投以期待的目光。

「嗯⋯⋯現在情報還太少了,可能要多了解一下這裡⋯⋯」紅髮少年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後腦勺。

「這樣啊。」半精靈仰望橘黃色的天空,許久之後笑著說道:「那今天先回旅館,我們明天再來吧。」

回去那個被人盯上的艾維城?

艾爾斯不覺得那裡比較安全。

「菲芙,今天可以讓玲寧住你家嗎?」他拉起愛慕之人的雙手。

「咦?可以是可以,但為什麼⋯⋯」

半精靈話還沒說完,紅髮少年搶先一步接下去。

「因為你剛剛說失蹤人口都是傳送門之戰後才到艾維城的外地人,就這個條件看來我們也可能會變成受害者,如果玲寧能住到你家我會比較放心。」

「那你呢?」玲寧反問。

「我⋯⋯我想留在這裡繼續調查。」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菲芙瞇起眼睛。

「現在還不能肯定⋯⋯」艾爾斯望向遠方那些唱唱跳跳的布偶。

「那就別賣關子,否則我不可能會讓你一個人留下來。」妹妹滿臉不耐煩。

「好吧⋯⋯」哥哥無奈地嘆了口氣,幾經思索最後皺著眉頭說道:「這裡可能躲了一個惡魔⋯⋯」

「那不是很危險嗎?他大概就是犯人吧。」

「所以我才希望你們先離開。」

「看來你不認為他會對你下手呢。」菲芙雙手抱胸面露不解。

「還不清楚⋯⋯不過我想他這麼做應該有目的,畢竟遊樂園裡一個客人都沒有,普通惡魔決不會想留在這裡,除非有其他的原因⋯⋯」

「例如跟培羅教團為敵?」半精靈攤了攤手。

不愧是艾維城首席法師,永遠都是這麼一針見血,艾爾斯這麼想著,他低下頭。

「嗯,只要不是單純的破壞狂,我都想談談看,但惡魔估計不會在人群面前露出原形⋯⋯」

說完之後他再度面對兩人,誰知妹妹眼神裡透露的不是認同,而是隱隱發作的憤怒。

「所以希望我們先離開?你是不是忘了希魯瓦那些渾蛋?」

玲寧嚴肅地像北方雪原裡的冰山,語氣又冷又無情,好比只要稍微受到刺激就會瞬間崩塌,淹沒無法抵抗的自己。

艾爾斯沒有想到妹妹會突然發難,說起他最不想被別人知道的事,尤其是身旁那個暗戀之人。

紅髮少年不知該如何回應,希魯瓦事件之後甚至無法違抗對方。

眼看爭執一觸即發,菲芙趕緊站起身。

「好啦好啦,今天就讓艾爾斯試試看吧。」

「他差點毀了世界!你叫我讓他再試一次?」

「東方有句諺語說人不會犯相同的錯,既然那麼大的事情都過去了,他應該已經記取教訓了,對吧?」半精靈看向艾爾斯,擠眉弄眼好像在說『快表示點什麼!』

「我、我已經知道錯了,也反省過了,拜託再讓我試一次,拜託⋯⋯」

紅髮少年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兩手緊抓著胸口,哀求的語氣配上可愛聲音,假設在場有十名男性,恐怕十名都會毫不猶豫答應所有請求。

但妹妹是個女孩,她只有更加暴怒。

「跟我撒什麼嬌啊!該死,這次不管你是被控制還是被抓走我都不管了啦!」

玲寧氣憤離席,金色長髮在空中畫出漂亮弧度,頭也不回地走出遊樂園。

「我們走,不要理這傢伙!」

看朋友漸行漸遠,菲芙彎下腰,嘴唇貼在艾爾斯的耳朵旁,距離之近讓男孩臉紅心跳,髮絲甚至掃過少年的臉頰。

「這樣你又欠我一次,明天可不準說謊喔。」她小聲地說。

「咦?說謊?」

艾爾斯沒想到自己不但看不穿這名半精靈的心思,反而被對方摸得清清楚楚,連話語中細微的不對勁都能全部看破。

沒等他心情平復,菲芙已經快步追上玲寧,兩人肩並肩,消失在售票亭外的小徑間。

紅髮少年摸了摸臉頰,突然可以理解為何安東尼被妹妹壓倒在地時會說那是他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刻。

心儀之人近在咫尺,要說不幸福是不可能的。

艾爾斯真希望繼續沉靜在這份情感中,可惜隨即而來的變化強制將他拉回現實。

原本歡樂吵鬧的遊行隊伍繞回了廣場,筆直朝城堡前進,布偶們不再唱唱跳跳,改以駭人的壓迫蜂擁而至。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事情竟然發生得如此迅速,紅髮少年站起身,動作不疾不徐,他從腰包中掏出繪製有魔法陣的羊皮紙,將其平攤在圓桌上,用墨水筆畫上最後一個符號。

來自無底深淵的煉獄文字。

筆尖離開紙本瞬間,刺耳的尖嘯立刻鳴響於高空。

艾爾斯抬頭仰望,直視那個受召喚而來的畸形巨人。

怪物柔軟脖子上長著禿鷹腦袋,上下雙喙滿佈尖牙,張口便能咬掉正常人的頭顱,更別說細長四肢連接的利爪連惡魔領主都能貫穿。

受召喚之人有著足以掩蓋天空的深藍色羽翼跟滿是鱗片的長尾,但他不屬於鳥類或任何爬蟲,學者們對這種混雜不同生物特徵的怪物有個具體名詞。

惡魔。

禿鷹怪物急速墜地,雙腳踩破石板,揚起沉積其中的灰塵,三點式降落讓他壓低身形,即使如此依然比召喚者高出一顆頭。

「弗羅克叔叔⋯⋯」

被紅髮少年稱為弗羅克的大惡魔挺起上身,露出遠大於所有布偶的巨形體格,嚇得他們紛紛後退。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儘管被包圍,禿鷹怪物仍然狂笑不已,如靈蛇般的尾部橫掃地面,完全反映出主人此時此刻的心情。

「還以為這次又有人可殺,原來是這麼回事,還真是厲害啊,死小鬼!」

「對不起⋯⋯我想是你的話,一定可以看得出來⋯⋯」艾爾斯低下頭。

「哼!這些傢伙被魔法改變過生物型態,你這小子的心視看不出來也情有可原。」

紅髮少年喉嚨因緊張而乾渴,他不自覺吞嚥口水,腦袋裡回想弗羅克所說的每個字。

被魔法改變過生物型態,意味著這些人偶絕不普通,而他們原本的身分,恐怕不會是學會心視僅僅兩年的自己可以看透。

如今能夠得知真相的,唯獨眼前這頭禿鷹怪物。

大惡魔張開滿是利齒的大嘴,細長舌頭舔了舔鳥喙。

他緩緩道出。

「這些傢伙⋯⋯全都是惡魔。」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