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逐】(完結) 番外一 那一年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一頭白色長髮隨風飛舞,他坐在窗邊看著紅色朝暾,溫暖的陽光灑落在身上,身旁懶洋洋地躺著的貓咪卻突然站了起來跳下窗台,伸了個懶腰後便跑了出去。


收回了窗外的視線,他回頭看向門口。


許是看到了門邊的孩子,他彎眸一笑,朝著那孩子伸出右手,溫和地說,「玲,不給父親抱一個嗎?」


女孩傻笑地朝他跑來,一個飛撲進了他的懷裡,末了還撒嬌似地蹭了蹭。


「父親、父親,給玲說說您和母親相遇的故事好不好?」灰色的秀髮在腦後綁成一個馬尾,隨著女孩搖頭晃腦的動作擺動著,那一雙水靈靈的黑眸一直盯著他瞧,白嫩的小手更是緊抓著他不放。


「呵、當然好。」從來不會拒絕家人要求的他理所當然地應下。


「那一年大概是爸爸最多災多難的時候了,那時候大概是爸爸高中的時候,某一天下課我在草叢遇見一隻狐狸,但沒想到那是隻改變我往後生活的動物,他威脅我要是不聽他的話就把我的親友通通殺了,連同那個世界的所有無辜百姓也是,迫於無奈,爸爸只好答應了。」原先笑著的他忽然沒了表情,眼神黯淡地準備繼續說下去,玲卻忽然捧起他的臉。


「別露出這種表情,玲最喜歡爸爸的笑容了!」聽見玲的話,他勾起一抹微笑,玲見了也開心地跟著笑出聲。


「那爸爸繼續說下去了。」過了半響他才開口。


「那之後爸爸依約離開親友們,並且在原世界流浪了十多年都沒被人找到,卻在一次意外中被姊姊發現妖師的身分,後來我回到學院,很不巧的碰上了千冬歲他們,而他們都是隸屬公會的,理所當然,我這個來歷不明的校友被他們通報給公會知曉。


被公會捉到監獄的隔天我就收到要被處死的通知,當晚安地爾也來找過我,明明他是個活過千年的老妖孽,卻看不出來爸爸當時是假裝失明的呢!


後來安地爾把我帶到森林裡的小木屋,休養一陣子後他讓我可以出外散步,我們在森林裡巧遇了火焰貴族萊斯利亞,同一時間我們也收到學院被耶呂、景羅天以及比申,這三大惡鬼王襲擊的通知,我們沒想到殊那律恩沒有跟著過去搗亂,而是跟在萊斯利亞後面來到了那座森林。


當時學院的情況我不太清楚,不過在袍級們的鎮壓下三大鬼王都受創不輕,我也在那時候和安地爾去了學院。


到學院後我們遇到一些袍級,我先讓安地爾去找狐狸,而我則和袍級周旋許久,安地爾回來以後袍級們似乎有所顧忌,不敢攻擊,但突然那傢伙攻擊了我,雖然很震驚,但袍級們並沒有貿然行動,而是等到冰炎殿下來了才敢動作。


後來興許是因為失血過多,我倒下了。玲你猜猜這時誰醒了?」


「是爸爸又醒了嗎?」玲胡亂說了一個答案,他則笑笑地搖頭。


「準確來說是冥,當時他和爸爸共用一副軀體,他因為我受傷才醒的,冥為了替我報仇發狠似地攻擊,就在他即將殺了冰炎殿下時我喊住了他,冥的胸口因此被刺穿。


又經過一番纏鬥,此時冥是處於不利的狀態,正巧有名袍級發現冥很寶貝一條項鍊,便趁亂奪下他並踩壞,形式突然之間大逆轉,冥的頭髮忽然有著好幾公尺長,銳利的程度可比擬刀劍,那名踩壞項鍊的袍級正是死於冥的頭髮,據說是變成一堆肉末,連醫療班都沒辦法復原。


當時我和冥……表白,所以他在注意力不集中的狀態下應戰,經驗老道的冰炎殿下趁機攻擊,卻忽略了一旁伸來的巨手,冥不知為何突然推開冰炎,自己卻被鬼王的手貫穿。


那時我還以為冥會死,可幸好安地爾還有點良心,知道要善後,他把我們的軀體帶回來這裡,並且把冥的意識裝進另一個軀體,後來的事玲都知道的,爸爸就不多說了。」





他慎重地對玲說,「所以以後看到安地爾叔叔要跑遠一點,懂了嗎?」


就在女孩正準備點頭答應時,一個令他想扁人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漾漾小朋友,你就是這樣報答恩人的嗎?」某個人霸佔他的貴妃椅,捧著咖啡杯喝得不亦悅乎,放下杯子後還露出一副受傷害的表情,「真是令人傷心呀……」


青莖凸凸凸地冒出來,但為了保護自家女兒的眼睛以及幼小的心靈,他努力忍住想毆打某人一頓的衝動,但某人似乎不太領情,仍繼續說肉麻的話。


「漾漾小朋友,我可是為了幫你們才那樣的啊,怎麼被你說成十惡不赦的壞人了——」


見眼前的人還想繼續說下去,他直接一拳揮下去,打斷接下來他所要說的話,「安地爾,你給我滾出我房間!」


做了幾次深呼吸後他冷靜下來,溫柔地撫摸玲的頭。


「玲,過些日子我們一起去拜訪爸爸的朋友吧!」突然他被人從身後抱住,回頭一看才發現那是他的愛人,「冥,怎麼了?」


冥的眼神不停閃躲著,說話也支支吾吾的,他再三詢問下才讓他開了口,「我也想去……要跟、要跟……他們道歉才行,但是……我怕他們不接受。」


「別怕,有我陪著。」



END


來人啊,幫曉收個屍(攤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