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逐】(完結) 第35章 不哭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35章 不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別哭了好不好?」他是第一個溫柔地撫摸我的人,他沒有打我、沒有罵我,眼眸中還帶著毫不虛假的關心,手中緊緊抓著的藥是為了他而買的,那一串串淚珠是因為他不愛惜自己而落下的,他怎麼捨得、怎麼捨得讓他在哭一次?


「我們明明約好不可以隨便哭泣,但你怎麼就這樣打破約定呢,這樣不行,罰你明天陪我去外面玩。」明明就只是要拖著他出去玩,好讓他散散心,結果卻用這種彆扭的理由罰他,這種人不知道是真傻還是假傻啊……但他還是很喜歡那個笨蛋。


「冥你別怕,有我在。」那個人站在他身前獨自承受所有傷害,儘管傷痕累累仍然緊緊護著他,那個人當時露出的表情醜的很,卻讓他忽然覺得那句話可以相信。


但曾幾何時,讓他流淚的不再是他,晶瑩的淚珠爭先恐後地衝出眼眶,為的卻是那種人渣!


漾,別哭了,我們……不是約好了嗎?——題記。


剎那之間,冥那頭長髮再度飄於空中,嗜血的表情使眾袍級震懾,不自覺地退後好幾步,且身體還微微顫抖著。


「白袍,你、很、有、膽、啊。」一步步靠近那個踩壞項鍊的人,冥笑得好不高興,而頭髮飄動的弧度也隨之變大,帶起一陣陣狂風,「不說話嗎?這可是你的遺言喔,不好好把握機會可不行。」


瞪大了雙眼,白袍愣愣地看著冥靠近,雙腳不聽使喚地抖動,眼前的人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好吧,那麼再見囉!」長髮奔向白袍興奮地在他身上亂竄,轉眼之間只剩下一些肉末以及殘破不堪的白袍,眾袍級見狀更是害怕不已。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啊!就算他們遇上鬼王高手都不會這麼害怕,但現在他們一堆袍級面對這麼一個逃犯,居然怕得手足無措了。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前來支援了!


「喂、安地爾,你剛剛幹嘛攻擊漾。」沾著鮮血的髮絲撫上安地爾的臉龐,那冷冷的音調彷彿地獄使者一般駭人,可銳利如刀片的髮絲卻絲毫沒有傷到安地爾。


看著冥那張不悅的臉,安地爾不在意的笑了笑,「等等你就知道了。」


冷哼一聲,冥再次走向冰炎,表面上是一副要殺了冰炎的表情,卻心裡思考著漾告訴他的話,這明顯一心二用的表現正好是個破綻,冰炎也不會放棄這大好機會的。


看著那急速靠近的身影冥豪不畏懼的繼續走著,畢竟對他而言漾的一切比較重要。


「你這渣渣給我閃邊去!」刻意避開鋒利的部分,冥用頭髮拍開冰炎,雖然是成功保護冰炎了,但卻將他自己推向危險的處境。


宛如失去翅膀的天使,冥的四肢自然下垂,嘴角勾起滿足的笑容,那雙嗜血的眼眸也消失無蹤,仰望天際的姿態有著說不出的美麗。


「你這傢伙……」莫名其妙被打中的冰炎正準備前去捅冥,但看到那個被鬼王刺穿的身軀時一切的憤怒便煙消雲散,徒留滿滿的錯愕。


「吵什麼吵,渣渣就給我好好閉上嘴。」翻了一個白眼,冥不屑地開口,「安地爾,你說的就是這個?」


緩緩地點頭,安地爾露出與漾如出一轍的笑容,「一直睡對你的不好,醒來又要受苦,不如讓你還有漾漾小朋友都回那堨薿均C」


冥閉上了雙眼,帶給無數人惡夢的長髮逐漸變短,在即將斷氣前他低聲說了句話。




                     「我知道了,再見。」



在那之後他再也沒有張開雙眼,鬼王也被公會強制送回,一切恍如回到他還沒出現之前,但所有參與那場戰爭的人都知道。


一切都變了——包括那群曾經的友人。


END.



好啦好啦,寫了兩年終於把一篇文完結拉ww


結果一個不小心把漾漾小朋友送去領便當了qwqqq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