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逐】 第34章 不過只是追逐罷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34章 不過只是追逐罷了


那一聲聲的嘶吼永遠喚不回早已離去的人,喚不回那輕鬆愉快的學生時期,也喚不回那對如膠似漆的伴侶,更喚不回……曾經人人稱羨的愛情。


於我而言,這場單方面的追逐似乎告了一段落,他短暫的停留讓我成功縮短距離……但為何是用這種方式讓他佇足?


不過是個受人唾棄的妖師,我怎麼能厚顏無恥地耽誤精靈的時間,又怎麼能妄想玷污他?


這果然是奢望。


可他卻還是想要……好想要觸碰到那個人,似乎這樣就能得到救贖。——題記。


「不可以,冥!」從內心深處傳來的聲音促使褚冥漾頓住,這短暫的停頓正好給了冰炎反擊的機會,他拿著長槍毫不猶豫地刺向褚冥漾的胸口,冷酷的眼神扎痛了後者的心。


噗哧。肉體被貫穿的聲音在冰炎面前傳出,他面不改色地將長槍抽出,動作俐落地甩甩長槍,將其所沾到的血液去除。



「咳、咳咳!」捂住胸口不停咳著,每一口都伴隨著血霧,令漾看得十分難受。


要不是因為他突然開口,冥就不會被刺中了,要不是因為他懦弱無能,也就不需要冥強行從沈睡中醒來,還拖著疲憊不堪的自己來幫助他,說到底,這一切都是他的錯啊……


如果國三那年沒有吃壞肚子……不、不對,準確來說是小時候在本家的時候如果叔叔沒有在他眼前死去,也就不需要被消除記憶了,而他也會仍記得使用言靈的能力,就不會因為自我詛咒而吃壞肚子,更不會因此填上Atlantis學院,更加不可能遇上學長。


每次都讓你為了我疲於奔命,一次又一次的受傷,甚至因為我的窘境而傷神、崩潰,冥,對不起,我讓你這麼辛苦,你能原諒我嗎?


我知道你肯定會笑著說沒關係,但我的內心仍然無法釋懷,你那強顏歡笑的樣子我已經看膩了,能不能放下一切好好的休息,然後陪著我再次甦醒?


「別擔心,漾。」忍住咳嗽的衝動,冥強迫自己像以往一樣勾起嘴笑,那令人安心的聲音奇蹟似的暫時安撫住漾,感受到漾的平靜後冥再次開口,「我說過了,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的,就算對象是這些渣渣也一樣。」


那一句講過千年的承諾成功擊潰漾的最後一道防線,一串串如珍珠般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龐滑下,而他眼中帶著的絕望忽然消失,過往純真的眼神再次出現,白色的長髮在轉瞬間成了青絲,一切的一切彷彿回到了開端。


不要對我那麼好,拜託、拜託不要那樣……因為我會不小心奢求更多溫暖的。


冥突然的停頓使眾袍級疑惑,但看到冰炎殿下毫不猶豫的出手,他們只能暗自咒罵自己的無用,接著拾起武器朝冥攻擊,有了冰炎殿下的合作,冥節節敗退,看著冥手中緊緊握著的項鍊,一位袍級趁著混亂之中搶了過來,並將其扔到地上踩壞。


這一連串的動作使冥無法反應過來,呆愣的表情使那名袍級有了微弱的自責。


「啊……那是漾親手做給我的項鍊,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你憑什麼弄壞它!」


那是第一個像他釋出善意的人所給他的,絕對、絕對不可以讓它毀損。


他要……殺了那個渣渣。


tbc.

完結預備(゚∇。)(゚∇。)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