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逐】(完結) 第04章 處刑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04章 處刑


在天還未亮前,少年便被一群袍級強行帶到處刑台上,並且將少年的雙眼矇住、雙手銬牢。


已然被監視少年的袍級弄瞎眼的他渾然不知現狀,只能呆愣地跪在那堙A心裡充滿著恐懼。


他們到底要做什麼?兩天的時間已經到了?


要被處刑了,是嗎?


顫抖著身軀,他結巴的說著,「你、你們想要做什麼?」


「做什麼?不就是處死麼。怎麼?想裝不知道?」似乎是聽到可笑的話,一個女人諷刺地說道。


「請您離開,冰牙公主。」一名戴著面具的紫袍如是道,末了還輕笑了幾聲。


被稱為冰牙公主的女人不屑的哼了一聲,踩著高跟鞋噔噔噔地走上觀眾席,翹著左腳、微微仰著頭看著處刑台。


「還不開始?」


聞言,似乎是負責處理少年的袍級無奈地笑著道,「冰牙公主,我們得照程序走,您不可能不知道。」


真正的意思是:冰牙公主,你別為難我們,不然被罵的話責任你扛嗎?


「既然如此還不快點!」脾氣暴躁的冰牙公主朝著那位袍級吼著,同時杏眼也怒視著他。


他笑了笑並沒有答話,正巧一位白袍手中拿著一疊紙走了過來,「報告,會長已經核准了。」


他點點頭表示了解,接著揮了揮手道,「你可以退到旁邊了。」


他身旁的黑袍自動走到少年前方,喚出幻武兵器後語帶嘲諷地冷笑道,「有什麼遺言就快說。」


因為眼睛被矇住了,少年只能依照聲音來判斷方向,頭微仰著、眉頭緊蹙。


「就算說了,你們也不可能幫忙轉告。」偏了偏頭,笑道,「不是嗎?」


「那麼你就去死吧!」長槍直直地插入少年的心口,絲毫不見一絲猶豫。


濺出的鮮血染紅了處刑台以及眾人的視野。


觀眾席上不知何時坐滿了,此時看台上的人們正朝著少年的方向怒罵。


「通緝犯去死吧!」


「死的好!」


一句句諸如此類的話語源源不絕的傳入少年耳裡,而少年身旁的袍級們也跟著低低的辱罵起來。


吶……學長你依然是如此果斷呢。


不過這樣的傷根本不足以致命,你們和公會到底想做什麼?


……


就在少年以為他即將死在那堮氶A一陣巨響從天空傳來。


「轟轟轟——」


是鬼族。


——他們來襲了。


其中眾人最為熟悉的鬼王高手手裡拿著黑針,在半空中俯視眾人。


「吶……看台上的小朋友我要定了,冰炎殿下要不要交出來呢?」噙著嘴,安地爾說道。


嘖了一聲,冰炎抽出插在少年體內的長槍,二話不說地直接向安地爾展開攻擊。


「你到底要做什麼?」冰炎蹙著眉,咬牙切齒地說,「那個人和鬼族有什麼關係?」


安地爾俐落地閃過冰炎所有的攻勢,一派輕鬆地說。


「他可是我們的人,公會不能動。」


安地爾趁著冰炎愣住的時候將毒針射過去,後者沒反應過來,挨了前者紮紮實實的針。


「就請冰與炎的殿下先小睡一會兒了。」


昏迷之前,冰炎只能夠聽到這句話。


tbc.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