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  篇】 遇見了你,好幸運  HE版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貼心小提醒,請務必要看!:


1.此為『遇見了你,好幸運』的HE版


2.若要觀看HE版本,請直接從BE版的結局後繼續看,保證不影響內容。


3.由於是接續著看,所以本文短得可憐,別介意。


正文開始---


此時的冰炎正在牽著昕奈接受眾位親友的祝福,而冰炎也第一次笑得這麼開心,至少他娶對了妻子,他是這麼想的。


當然是在他不知道黑館發生什麼事之前。


「亞∼他們呢?」昕奈挽著冰炎的手,用甜甜的聲音問道。


「也許是什麼事情耽擱了,我回黑館看看。」冰炎溫柔的親吻昕奈,然後摸摸她的頭,打開移動陣離開。


「啊……亞。」輕輕叫了一聲,昕奈臉紅的低下頭。


「肯定被發現了……」昕奈恢復原本的表情,低喃。


* * *


冰炎回到黑館時看見大門是開著的,應該是有人忘記關。


「嘖!」不滿的嘖一聲,冰炎還是幫忙把大門關起來了。


「嗚嗚……」喵喵的哭聲讓在2樓的冰炎聽到了,聽到以後冰炎加快腳步趕往4樓。


「你們怎麼在這裡?」冰炎疑惑地看著所有人站在褚冥漾的門口,一想到那個人,冰炎的好心情突然沒了,緊緊皺著眉頭。


「是你!都是你害的!」米納斯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冰炎更是疑惑,而米納斯見冰炎還在狀況外便用著怨恨的眼神看著他,「都是你,主人才會死!」


「他死了關我什麼事?」冰炎略帶鄙視的看著那自己所贈予他的幻武精靈。


「嗚嗚……漾漾對不起,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要幫忙湊合你們了……」喵喵原本紅潤的臉因好友的死與自己有關,而更加蒼白。


「冰炎、不,冰炎殿下我真是看錯你了,虧我曾經那麼的相信你,你卻做出這樣的事情。」他的搭檔——藥師寺夏碎略帶責備的語氣讓冰炎徹底發怒。


「我知道我對不起他,我也和他分手告訴他理由,現在他的死又是我的錯嗎!」幾乎是用怒吼的方式說完整句話,冰炎轉身欲離開這令他心情不好的地方。


「漾漾為了救您那〝尊貴〞的性命,捨棄自己此生的命,以及轉生的機會,和某個人做了交易以消除您身上的詛咒!」漾漾最好的朋友之一——千冬歲朝著冰炎的方向怒吼,以表示自己的不滿。


「什麼?他為了救我,拿自己的命去交易?」冰炎接著提問,「那之前他攻擊昕奈的事不是真的嗎?是我錯怪他?」


「沒錯。」存活至今已有千年的賽塔是唯一一個沒有改變對冰炎態度的人,畢竟這是自己所熟識的孩子。


「我…我居然還……打了他。」冰炎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赤紅色的眸中隱隱約約地看見水光。


「什麼?!冰炎,你再怎麼生氣也不能那樣,你不知道漾漾心裡最在意、最喜歡的人是你嗎?在這一整個守世界的人來說,你就像是他的世界,因為是你帶他進來的,難道你不知道嗎?」愛好和平的木之天使安因激動的質問冰炎。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冰炎微微搖頭,轉身狂奔出去。


「漾漾……」喵喵眼裡的水氣加重,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


「別難過了。」千冬歲忍住淚水,勉強地安慰朋友,「漾漾不會希望看到我們這樣的。」


「可、可是!」


「別可是了,任何事都會有例外,搞不好漾漾還有轉生的機會。」千冬歲打斷喵喵欲說出口的話,「身為鳳凰族的你就幫我們等漾漾,畢竟我們之中有些人的種族壽命並不長久。」


「嗯!」


* * *


千年以後……


「千冬歲、萊恩、夏碎學長你們快一點啊!」喵喵拿著野餐盒興奮地跑在前頭,轉頭發現眾人並沒有追上來時還大喊他們的名字,以便達到催促的效果。


「來了。」一群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漾漾,我們又來看你了,你看!」喵喵停頓了下,「我們現在的種族都和當時一樣,就差你一個了。」


「千年來我們不斷地重複著一樣的行為,只求再次相見。漾漾,拜託你快點回來我們身邊。」千冬歲帶著當時情報班的鬼面具走到墳墓前面。


「褚……」冰炎遠遠的站在眾人身後,只敢小聲呼喚他的名字。


儘管當時發現真相後就馬上和昕奈離婚,但他的搭檔與學弟妹們仍舊不肯原諒他,


所以每次他都只敢、也只能站在遠處觀看,自己一個人默默的懷念那單純的人。


「褚,千年來我們找到許多與你相似的人,但都不是你,你是不是……不回來了?」夏碎撫摸著墓碑上的刻痕,進行著每次來都會做的動作。


安因、賽塔、歐蘿妲……許許多多褚冥漾認識的人都出現在這裡——一個美麗的山谷,當初他們提議要把褚冥漾的墓碑建在這裡,因為這裡是守世界最美麗的地方,他們希望即使不能轉世,但他還能用靈魂的雙眼去看看這世界最美麗的風景。


「還是你已經轉生千百遍,卻因為恨,不肯回來?」


『碰!』一個不大的聲響打斷他們說話。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斷你們。」黑色的頭髮,彷彿黑曜石般的雙眼,那無辜的眼神就像是他一樣。


「漾、漾漾!」喵喵驚喜地喊出聲。


「大姊姊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小人兒疑惑的歪著頭,「我們認識嗎?」


「不,不認識。」喵喵趕緊否認「「我的名字叫米可蕥,認識的人都叫我喵喵。因為我很喜歡帶著貓貓出門,所以大家也叫我喵喵。」


「你好,我叫千冬歲、雪野千冬歲。」千冬歲摘下面具露出臉,彎下身子對著矮小的人說。


之後在場地所有人都一一效仿,當然冰炎也是。


「大家好!我叫做白陵漾!」人兒高興地對所有人說。


「等等,白陵漾……白陵這個姓氏不是妖師的嗎?」千冬歲想了想,繼續說,「既然他姓白陵,就代表褚巡司早就找到漾漾了!」


難怪今天褚巡司還有白陵然沒有跟來!這時眾人才恍然大悟。


「大哥哥、大姊姊們陪漾漾玩吧!」漾漾舉起短短的手輕拉夏碎的袍服。


這天午後,山谷傳來一陣陣喜悅地笑聲,


缺失已久的人回歸,


缺角的圓再次補起,


一切都回歸原始之初,


那美好,單純的日子。


---END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