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篇】 【第四章】{美人特權×這不是約會×母親節禮物}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兩位小姐呦!要不要看看最新的飾品啊?」

    「不用了謝謝!」回以一個微笑後離開那一區,那攤子上的寶石一看就知道是假貨騙小女孩的。

    左手肘推推旁邊的人,用著對方看了就不爽的笑容和語氣調侃:「嘿——小姐呦!美麗的小姐耶!」

    酷拉皮卡真想一拳揍下去。

    要不是她是女的,我就⋯⋯!

    他已經充滿這個念頭一整天了,每想到一次拳頭就握緊一次,可是他又總是想不到可以回嘴她的地方⋯⋯可惡。

    「不用難過啦小酷,往好處想,這樣買東西會有折扣或是小禮物喔?你看,我都沒有。」

    緋冪打開手中的袋子,裡面的點心剛好都是一份,普通的一份,這些是她買的。再看看酷拉皮卡買的,不是蛋糕多送一塊、餅乾多送一包,就是飲料買一送一!

    多麼不公平!醜人沒人權!

    「這種禮物我寧願不要。」把對方的手壓回去,她激動的飲料都快打翻了。「普通的一份很正常不是嗎?我喜歡普通的。」

    「噢,好啊,那等一下我想吃的都你去買,這樣才會比較豐富。哼!」

    輕輕歎一口氣,酷拉皮卡無奈的回應:「妳開心就好。」

    「啊對了!我們出門是為了找師父的!」

    「嘴巴擦一擦,吶,紙巾。都出門幾小時了妳現在才想起來?」

    兩人坐在樹下的涼椅上吃著酷拉皮卡買來的『買一送一很划算對不對漂亮小姐再給你半價請問電話號碼⋯⋯對不起。』三明治總匯套餐、一邊喝著緋冪買的普通紅茶兩杯。

    說到這次出門,目的就是為了要找尋從昨天中午就失蹤到今天早上的師父,於是兩人在太陽快升到正中央前出門討人了。

    這絕對不是約會喔。

    捨棄練習念能力的時間跑來喝茶玩樂被調戲,酷拉皮卡怎麼可能會做這麼浪費時間的事情是不是?

    「欸欸。」緋冪沒有注意到身旁少年奇特的臉部表情,逕自的啜飲紅茶,然後說出自己的奇特想法:「我們要不要乾脆貼個走失海報?」

    「妳當做在找小狗?」

    「不然怎麼辦嘛!直接跑進店裡面找他嗎?」無奈之餘,緋冪站起身,似乎有著要直接衝進去的趨勢。

    「不行,風險太大了,而且我們都未成年。」酷拉皮卡自認太危險,還是先把她拉坐下比較好⋯⋯但說說而已,他沒有信心自己可以抓住她。

    他稍微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裙擺。

    緋冪聞言先是愣了一下,後來又一臉狐疑的盯著他的臉看,「你那麼龜毛,我還因為你比我大個一、兩歲呢,原來你比我小啊⋯⋯來!叫聲姐姐!」

    難怪膚質看起來那麼好!眼睛那麼大!嘴唇那麼水嫩!頭髮摸起來一定也軟軟的!

    酷拉皮卡很不給臉的黑了半臉。不過緋冪覺得很好笑。

    「哎呀開個玩笑嘛你很不幽默耶。」拍拍對方肩膀並大笑幾聲,雖然笑意正濃,但她還是顧慮到他的情緒,笑聲隨著他的沈默漸漸消失。

    然後,向前跨一步,看了看四周的店家。

    「妳要幹嘛?」直覺性的可怕預感令酷拉皮卡冒出冷汗。他雖然不想理她,但還是不情願的開口阻止,果然身體還是最成熟了嗯。

    對方沒有回話,只是將隨意盤起的頭髮放下,綁個側馬尾垂放在左肩上。

    「嗯——小酷,你覺得哪間店看起來比較色?」

    一時反應不過來對方在跟自己說什麼的少年瞬間愣了好幾秒。

    好不容易回神過來了,酷拉皮卡還是不想回覆她的垃圾問題,他只覺得他臉上的黑線越掛越多。「妳要幹嘛,先說清楚。」

    緋冪完全不理會酷拉皮卡,她決定用點名的方式,點到哪家店就哪家開始。

    「就那間吧。」她一轉頭,用滿臉『乖乖坐在這裡等我喔!』的笑容望著酷拉皮卡。

    接著便隨便走進一家聲色場所。


    酷拉皮卡再一次看到緋冪的臉是好久好久之後的事了。

    他不敢走進去也不敢靠太近,因為只要一靠近就會有男人來搭訕。

    奇怪了,他就算長得好看了點好了,散發出來的氣質有那麼像女人嗎?

    酷拉皮卡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想去瞭解。

    他只好在樹下走來走去,或是一直盯著那家店。

    他其實也有想過,她會不會出了什麼危險?

    但又想到,就依她這副樣子也能活到今天⋯⋯也許她也蠻強的?

    終於,在酷拉皮卡下定決心要站在門口等人的時候——緋冪總算是出來了。

    回頭還不忘跟裡面的人打聲招呼再出來:「嗯,拜拜!下星期見喔——!」

    開開心心的步出店家,緋冪臉上散發一些紅暈。當她看到外頭正在等她的人時,她吃驚了一下。

    「啊糟糕我忘記還有小酷了。對不起對不起!裡面的咖啡酒太好喝所以⋯⋯不要生氣喔?」

    而對方呢?酷拉皮卡當然不生氣。因為他現在想殺人。

    「小酷啊,你現在的氣非常好喔!殺氣逼人⋯⋯」

    眼看對方完全沒有要復原的趨勢,緋冪只好丟下吊兒郎當的態度。她走到對方面前,單膝跪下,從口袋掏出個小盒子。

    酷拉皮卡理解不能,頭上冒出無限問號。現在這齣到底是要幹嘛?嗯?

    「噢因為你頭低低的我只好這樣不然你看不到。」女子打開小盒子,將裡頭的東西拿起給對方看。

    「⋯⋯項鍊?」

    「你看你要當項鍊還是手鍊腳鍊都可以啦。我跟店長姐姐買這個只是單純這條鍊子長得像鎖鏈,想說對你的具現化課程可能會有幫助。」緋冪抓著鐵鍊兩端,呈現拉直的狀態現給少年看。「因為一開始店長姐姐不賣,所以我就花錢開了幾瓶咖啡酒。她很開心就直接送我了!噢對了,我喝完才出來的!沒有浪費喔。」

    酷拉皮卡先是沈默,在對方以為他還在生氣、正打算塞糖果在自己嘴裡之前,他將對方拉了起來,「妳不要一直跪著,很奇怪。」

    「噢,抱歉。」雖然她不知道那裡奇怪。

    「然後⋯⋯」他望著那條鍊子,輕輕笑了出來。

    明明只要幾塊就能買到的鍊子,竟然用開酒的錢來買⋯⋯傻子。

    「這條鍊子,謝謝妳。」

    「嘻嘻,你開心就好啦。」女子在確定看到對方的微笑後鬆了一口氣,接著開始回想,「對了,我在那間酒吧遇到了曾經看見師父的人。」

    「真的?所以他在哪?」

    「那個大叔說他往森林的方向走了,好像在快中午的時候。」

    那不就是跟我們擦身而過嗎?早知道就再等一會再出門!

    酷拉皮卡無奈嘆口氣,「算了,當做出門散步。」

    「可是這樣你一天就沒了耶,練習時間怎麼辦?」

    「沒關係,晚上再練就好。」

    把東西收拾收拾,將午餐的垃圾帶走,也將剛才拿到的東西好好的收到口袋裡。

    「走吧。」

    「對了小酷我要喝茶,剛剛喝了點咖啡。」

    「話說妳喝了那麼多瓶沒有醉嗎?」

    「喔那個啊,其實我也沒有喝很多瓶啦,我只開了一小瓶而已。」

    雙手做出動作,比出飲料瓶的大概大小。完全是小孩子喝汽水的程度。

    「那妳剛才說⋯⋯」

    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緋冪只是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有念能力嘛!」

    剛才的好心情已經消失無縱,酷拉皮卡臉上佈滿黑線。

    「妳做了什麼⋯⋯」

    「沒事沒事!虛驚一場,什麼都沒有發生!」



    酷拉皮卡在回家前還買了一點東西,到家時已經六點了。

    從客廳就聽得見打呼聲。好吧,師父總算是回家了。下次不准再放他一個人出門。

    一面忙著準備晚餐一面忍不住回想今天發生的事,今天一整天一直陪著他的另一個人,到最後還佔他便宜。


    『欸,我幫你買鍊子耶。』

    『那是妳用念能力騙來的。』

    『才不是!不管,母親節快到了!』

    『還很久好嗎⋯⋯而且為什麼是母親節禮物?』


    「那條圍巾真的有夠貴。」

    雖說嘴巴上在嫌棄,不過酷拉皮卡的臉上卻沒有明顯的不悅,似乎還有一點點笑意。

    「嗯?酷拉皮卡?」覺得頭痛欲裂的男子站在廚房門口,他搔搔頭,打了個哈欠,「你心情不錯嘛⋯⋯那就幫師父我煮一壺茶吧,好徒兒呦!」

    「是,我現在心情好,我晚點再跟你算帳。」

    「算、算什麼帳⋯⋯?」

    「你不見一整天的帳。」酷拉皮卡沒有回頭,他忙著燒開水,「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男子此時萬分希望緋冪今晚住這裡。但就在他默默用手機傳訊息給對方,看見對方的敷衍回覆後就清楚明白——不可能。

    眼看對方身旁散發出的「氣」實在是進步神速,男子只好多聊聊緋冪的事轉移他的注意力,讓酷拉皮卡一直保持心情好的狀態了。

    不然他可能會有好一陣子都不能出門啦!



    。。。。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