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祖篇 第四十八章.曹操封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四十八章

  蕭關

  蕭關位于今天甯夏固原縣,  隴山山脈橫亙於關中西北,為其西北天然屏障。自隴上進入關中的通道主要是渭河、涇河等河流穿切形成的河谷低地。渭河方向山勢險峻,而涇河方向進入關中較為容易。蕭關即在隴山山口依險而立,扼守自涇河方向進入關中的通道。蕭關是關中西北方向的重要關口,屏護關中西北的安全。

  從秦朝開始,中原王朝便沿著六盤山修築了長城進行防禦,著名的蕭關也由此形成。

  蕭關並不是一座關隘,而是指從木峽關到六盤關這一段約二十餘里長的長城防禦體系,實際是三點一線!南面一點是六盤關,由裹巾山、仙帝山、隴東塬三座隘口組成,漢代在低矮處修築了關堡要塞,高處則修建烽燧禦敵。而中間一點則是瓦亭峽,這裡也是一條巨大的峽谷,峽谷橫貫六盤山自秦朝時便依靠山勢在這裡修建了一座堅固的關隘叫做瓦亭關。北面一點就是木峽關,出了關外便是高平縣城,這裡也是羌胡外族人軍隊集中之地,這三座關隘便合稱為蕭關,又叫做三關口。

  亭峽谷外是連綿起伏的丘陵斜坡,山勢向東逐漸高聳,在峽谷口的地勢險要處修建了堅固的長城關隘易守難攻,另外又倚山勢修築了一座軍城,軍城長兩里、寬一里、城高二丈七八尺至三丈六七尺不等,城牆厚一丈三尺,底部則厚兩丈六尺,上豎敵樓,雉堞密集,墩台大小八座,水槽七道,屹立為雄鎮,這便是著名的瓦亭城。

  這裡雖非絕壁,卻險峻雄奇。處在這一防禦地帶上的瓦亭,地處六盤山東麓邊緣,實質上是蕭關的重要屏障。這裡不但雄峰環拱,深谷險阻,易守難攻,有獨特的地理優勢,而且有涇水南出彈箏峽三關口,是蕭關由南向北天然形成的一個防禦體系。

  相對于南面崎嶇陡峭的街亭,蕭關谷道更加平坦,蕭關道亦是絲綢之路的一部分,對於隴右人民安居樂業、發展經濟、交流文化、繁榮商貿、方便交通皆起了極其重要的作用。對于商隊、騎兵等畜力軍隊行軍更加方便,因此蕭關道自古便成為與隴關道齊名的兩條出關中要道。

  白馬之盟

  白馬之盟是漢太祖劉邦在位時與劉氏諸王以殺白馬方式定立的盟約,此為古代盟誓的方式之一,要殺牲取血,並用手指蘸血來塗在嘴上,以示恪守盟約,而此盟約的內容為確保只有劉姓者可為王,即「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

  楚漢相爭時,漢王劉邦爲了打敗項羽,採取拉攏其他諸侯王的外交策略,從而打敗項羽取得天下,在戰後不得不與這些與他結盟諸侯王分享果實。而且在戰爭中,漢王劉邦迫於形勢又把手下一些戰功卓著的將領封為諸侯王。這些諸侯王主要有:淮南王英布、燕王臧荼、長沙王吳芮、趙王張驁、韓王韓信(即韓王信)、楚王韓信、梁王彭越。楚漢戰爭時,漢王劉邦僅是他們的盟主,並非嚴格意義上的君臣關係。戰後,劉邦成為各諸侯王實力最強者,因此其他諸侯王尊其為皇帝。

  漢初異姓諸侯王,國土幅員遼闊,而且又高度自治,而且這些異姓王國連成一片。中央的政令往往無法到達他們的領地,這點早在楚漢戰爭末期就已經出現端倪。實際上這些異姓諸侯王多對中央也是三心二意。因此劉邦稱帝後但對異姓諸侯王心存疑慮,害怕其謀反,危及自己的江山,於是著手翦除異姓諸侯王和功臣勢力。先是燕王臧荼造反,接著又有人舉報楚王韓信謀反,劉邦採納陳平之計將韓信擄至長安,降為淮陰侯,最後藉呂后之手斬殺韓信。

  其後彭越、英布、韓王信、臧荼、盧綰等王皆一一被其削除。其將異姓諸王清滅後,漢太祖劉邦吸取秦亡的教訓,又封自己人子侄為王,實行郡國制,以保劉氏江山穩固。然而,隨著呂后勢力日大,劉邦擔憂漢室江山被呂氏奪去,因此在其晚年與劉氏諸王殺白馬為盟,以策萬全。

  ※  ※  ※  ※  ※  ※  ※  ※  ※  ※  ※

  見呂鴻成開口詢問,徐庶便說道:「將軍此時仍該戒急用忍不可逞一時之快意,但將軍也該是整兵經武起兵討伐叛逆的時刻了!」

  向來反對出兵的徐庶此時開口準備起兵討逆,但卻又要呂鴻成再忍耐一段時日,如此的言論卻教呂鴻成好生疑惑的說道:「監軍既要本侯再忍下去另一方面卻要本侯準備兵事?這矛盾的話真是教本侯糊塗了。」

  「將軍莫忘,河西自當年羌人之亂後朝廷可說是喪失了地方的實際控制權,三十年來地方上可說是由豪強士族把持,如今朝廷又將派遣太守前來赴任,只怕地方將再起叛亂!」

  聽著徐庶所說,呂鴻成亦憶起當年他自朔方前來赴任時也是引起地方上相當程度的騷動,當年若非韋端、吳盛、李宏等人的協助下他才能順利帶領眾人見到雍州刺史邯鄲商,也才有了日後順利前往張掖居延屬國上任的後續,這次伊奉的到來必定會與他當年相同引起地方人士的反彈與猜忌甚至趁機生事造反,只是不同的是當年的邯鄲商是放下身段與各方溝通協調以文談令各方退兵,而今日的的河西主事是他呂鴻成,他不是當年的邯鄲商,豪強們也已不是當年的豪強,昔日邯邯鄲商主持的刺史部衙門實力不足只能靠文談與釋出利益與各方協調,但今日的安戎將軍府卻絕對有實力可以擊敗這些鬧事的異議份子!

  「本侯知道監軍所指為何,這些人早想生事只是一直苦無機會,人本侯稍待便修書一封送往邊關,護送伊奉之事就由錦華全權處理,我河西也可以此機會拉攏伊奉,到時就算伊奉不為所動但在我方的禮遇與錦華的大力護航下,想來伊奉上任後也只能照實回報朝廷,而我等也可藉機再挫挫黃華與張進等人的氣燄。」

  呂鴻成話才剛說完,楊武卻突然開口說道:「君侯,護送伊奉一事下官相信錦華會處理得宜,只要伊奉這邊穩住了朝廷也無藉口針對河西,但現今還有一事也是急需處理。」

  「何事?」

  「君侯∼下官請櫻出使西川!」楊武簡單一句話,卻是令在場眾人皆感震驚。

  見楊武出使西川之意甚堅,徐庶便說道:「楊大人何以突然自請出使西川呢?此時東西兩川之地方經戰火,雙方應是各自封閉邊境只要稍有風吹草動便有可能再起戰火,而且此時入西川還需通過魏公領地,此行若有閃失只怕不止楊大人身陷險境更有可能將河西也捲入戰火,一但局勢導向河西孤軍抗曹那決非上策∼此時行動實在太過冒險。」

  見徐庶力勸,楊武便續說道:「正是因曹劉兩方三巴之戰方歇我軍才更該有所行動,此時朝廷將派員前來任職河西依然奉詔而行,或許無法令曹賊有藉口攻打河西但也坐實君侯奉曹賊為宗主的事實,此時若不能趁曹劉爭戰方歇的情況下爭取劉備一方的合作他日君侯真要起兵反曹只怕劉備一方人馬不會信任我方甚至與我方結盟,而且孫劉連盟為荊州之事早已翻臉此時若君侯主動連繫輸誠予劉備,在這條件下劉備應會仔細思考與君侯聯手抗曹一事,因此下官認為這時機點正是出使西川的最好時機再兇險也必需作!」

  說著,楊武看了徐庶一眼後又再續說道:「君侯,我河西非是如遼東般無從選擇,若非得在曹、劉間做出選擇,那這一年來曹賊對我軍的猜忌已足以令河西做出決定!而且此事的促成若有監軍之助更是事半功倍,監軍昔日乃是劉備舊部又與劉備旗下軍師諸葛亮是同窗學友,此行若能得監軍的背書必是能收事半功倍之效,君侯∼自河西奉詔的這一年來朝廷要河西支援勦宋建我軍也出兵了,派員入京述職接受朝廷監督河西事務君侯也接受了,對朝廷貢奉君侯也作了,光磊出兵解閻行之危後君侯還將金城郡交給蘇則更擔起西平守衛邊關之責,但這一年來曹賊是如何對待河西的相信眾人都是隱忍多時!因此君侯若想在這亂世中繼續存活下去唯有攏絡劉備加入孫劉連盟反制曹賊才是上策。」

  見楊武入西川之意甚堅,呂鴻成本欲開口答話但在一旁學習議事的呂廣興卻在此時開口說道:「父侯∼監軍一再的想方設法欲促成父侯與劉備結盟抗曹,此事對父侯雖是利大於弊但若徐元直此人仍是心向劉備我等有怎知他會否背著我們對故主洩露河西內部情報,會否到最後劉呂兩家聯手變呂家遭劉氏併吞?」

  聽聞呂廣興所言徐庶便說道:「二公子所言可是代表雷家之立場?」

  「廣興∼此處豈容的你在此胡說八道∼即刻退下!」見次子呂廣興出言不遜,呂鴻成立刻斥喝了聲並要他退下。

  見呂廣興遭斥責,雷銘立時開口護航說道:「君侯莫怒∼二公子言行雖有爭議但究其本心仍是為雷氏河西基業擔憂,二公子年紀尚輕看待事務便已如此瞻前顧後,這一點就連大公子也遠遠不及,君侯該感到欣慰後繼有人才是啊!」

  蘇平川聽聞雷銘之言有些不悅的說道:「雷大人此言是在暗示君侯廢長立幼嗎?雷大人莫忘自大公子成年以來便已開始追隨諸位大人學習政務,當年河西大亂亦有立下軍功今年又出使京城面見天子得天子密詔,這些又豈是無尺吋之功的二公子可比?大人如此言論又將置現在邊關隨鴻晏、張恭學習政軍事務的大公子於何地?」

  「夠了∼本侯還穩穩的坐在這位子上∼要立誰本侯自有安排,莫忘本侯也是為人父者,不會因為外在的因素便有差別待遇而不有所栽培,興漢如此、廣興亦然,靖晟成年後也是相同!」

  見呂鴻成發怒,徐庶便說道:「將軍,此時非是發怒的時刻,現在將軍有更重要的事須處理,徐某亦是認為楊大人所言有理,若楊大人此行能成那對未來河西奉詔討賊將是極大的關鍵。」

  「請君侯成全!」楊武見徐庶表態讚成,便再開口請呂鴻成下令。

  看著楊武如此堅定的態勢,呂鴻成亦有感而發的說道:「楊叔......本侯有許多年沒這麼叫您了......自當年本侯接下岳父大人基業後您便與銘叔、蘇叔二人一直輔佐本侯,論輩份更堪稱是本侯的長輩,本侯的確有在思考入川人選,但這西川之行可說是兇險萬分稍有不慎很有可能無法回到河西,若非是遇事危機處理經驗老到之人實不適合......楊叔您的確是適合的人選∼但......楊叔啊∼這麼多年來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您都一直為本侯籌劃著因應之法,本侯希望未來的日子身旁還能有您的輔佐扶持,您的兒孫必也希望您能平安歸來,本侯在此請您不論如何一定要回來∼不論如何楊叔請您一定要平安的回來!」呂鴻成話說著,突然起身走至楊武身旁對他下跪行禮。

  見呂鴻成口出真言,楊武亦有些哽咽的說道:「君侯快快請起∼自老主公辭世至今已二十多年,君侯始終不負老主公遺言恪遵漢臣本份,君猴對待我等則從未以主公自居而是將我等視為同儕般對待,對我等從未有任何的猜忌可說是完全的信任,今日河西已將重蹈昔日朔方老路在即,下官為報君侯多年來的知遇之恩定會不辱使命平安歸來!」說著,他亦將呂鴻成扶起。

  見已有結論,徐庶便說道:「既然楊大人西川之行已有定論,那徐某這就回府修書寫信派人送往西川務必將書信交到孔明手上,而楊大人出使西川的時間就訂在迎接依奉之後吧∼以免節外生枝徒生麻煩。」

  「那就有勞監軍安排了。」

  會後,徐庶便回轉監軍府寫信並派人喬裝成流民南下西平郡進入隴西,設法進入西川劉備領地,但......此次會議也讓河西內部的派系之爭漸漸浮上抬面......

  另一方面呂鴻成亦寫信予屯兵於敦煌郡的呂鴻晏與張恭等人通知朝廷將派伊奉為太守,不久後就會自隴西抵達河西。

  而伊奉將至敦煌上任的消息也很快的就傳遍整個河西,而此舉也如徐庶所料一般地方人士不服朝廷派員赴任而開始蘊釀......

  十日後

  伊奉順利來到姑藏城接受呂鴻成的招待,在呂鴻成的禮遇下一連開了十多天的宴席,有感於呂鴻成的禮遇伊奉送回長安的第一封公文內容除照實回報抵達姑藏時的情況外亦將呂鴻成的禮遇詳加描述,甚至更在呂鴻成的安排下由蘇平川之子蘇清河親子率領一支百人部隊護送西行。

  伊奉到來的消息傳出後,酒泉豪強黃華與張掖豪強張進便計劃脅持張恭派去迎接伊奉的人馬準備阻礙伊奉上任!

  在送走伊奉後的三日後,楊武便開始準備喬裝成流民百姓與數名隨從南下進入隴西地界。

  敦煌郡  護狄校尉府

  這一日,郡功曹張恭親自來至護狄校衛府一會呂鴻晏,只見張恭一進入書房見到呂鴻晏便開門見山說道:「呂大人,他們有動作了!」

  聽著張恭所言呂鴻晏放下手中公文開口說道:「有多少人馬?」

  在張恭要開口之時後方突然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高聲的說道:「黃華與張進的人馬不足一千∼叔父,就讓姪兒去吧!」

  聽聞門外有人喊話,兩人回頭一看來人竟是呂鴻成長子呂興漢!

  見呂興漢自告奮勇欲領兵勦賊,呂鴻晏卻是說道:「孩子∼戰場刀槍無眼,你忘了今年秋天政邦才剛生了場病嗎?你與政邦若有個萬一叫叔父如何與你父侯與雲真交代?政邦身子才復原不過幾個月難道你就捨得離開孩子去冒險嗎?還是另派他人吧∼」

  「叔父∼」

  見呂興漢有意再行爭取,呂鴻晏便再續說道:「孩子∼叔父知道你想建立功勳,你今年二十有三過完年就二十四了吧,你可知道當年叔父和你父侯還在你這年紀時只是個隸屬於盧植老師手下默默無聞的小軍官,可還沒有像你這般帶兵勦賊還隨平川進京面見天子,你已經為河西立下不少軍功了,現在你該做的是好好的隨張大人學習,你父侯也已五十多歲了他的位置早晚得交給你,你必須明白你父侯培訓你的用意是什麼,你是長子也是你娘唯一的血脈所以你父侯才會讓你遠離前線到這後方來,你該學的不是行軍打仗而是治國之道明白嗎?」

  見呂鴻晏不願讓呂興漢帶兵勦賊,張恭已猜到幾分便說道:「呂大人莫非是打算要......」

  「張大人應該猜到本尉的用意,這次就由你我二人親自出馬如何?」說著,呂鴻晏與張恭對視一眼後便同時大笑了聲!

  五日後黃華與張進的人馬便攔截張恭派去迎接伊奉的人馬並封所道路阻礙依奉上任,此時得知道路遭封所的伊奉在蘇清河的護送之下退入西郡地界暫避鋒芒,而蘇清河則自信的對依奉說道:

  「大人請放心∼這些反賊很快就會被擊敗,護狄校尉府定會有所動作的!」

  而情勢的發展也如蘇清河所料一般,護狄校尉府與敦煌郡府各提一千兵分別由呂鴻晏、陳儀、張恭、張華四人共率領兩千人兵分四路討伐黃華與張進人馬,而黃華與張進見呂鴻晏動員的速度竟如此之快出乎他的意料,便不多加頑抗,官軍一至便立即投降!

  而伊奉見呂鴻晏竟與張恭親自出馬勦賊並一路護送他至敦煌太守府交接後才率兵離去,伊奉此時只深深覺得河西呂鴻成乃是真心奉詔回歸朝廷管轄投靠曹公,於是在上任的隔日便立即寫信並派人立即送至長安交給張既。

  另一方面曹操在回程其間把原來韓遂、馬超等人的軍隊約五千餘人讓平難將軍殷署等人督領,同時任命扶風太守趙儼為關中護軍。

  之後曹操又派趙儼率兵一千二百人馬説明漢中目前的防禦部屬,全程由殷署督送。

  之後由趙儼護送殷署至斜谷口後軍隊便準備返回關中,但軍隊未到營地便傳出地方有農民軍軍叛亂!此時消息傳到跟隨趙儼的部隊中他旗下的步、騎兵大約有一百五十人左右,聽聞叛軍中的叛黨都是他們的親戚啊!聽到這消息的兵士們各個感到驚慌紛紛身披鎧甲、手持兵器,他們覺的部隊裡再也不安全,他們隨時可能遭到拖累。

  趙儼德知這情況後便對惶恐的兵士們曉以成敗,安慰激勵懇切,兵士們都深受感動並慷慨地說道:「我們會跟隨護軍,絕不敢有貳心! 」

  之後趙儼親自到各營,分別挑選將領準備對付那些結党叛亂的叛軍大約有八百多人,分散在田野之間。 趙儼見狀便下令只取其謀劃叛亂的首領,對餘其他的追隨者則一點也不追究詢問,並在郡縣收送發放消息,農民們得知就於是就相繼告知並陸續歸來投降。

  叛亂平定後趙儼秘密送書信向曹操報告說道:「應該派將領到大營,請重兵鎮守關中。魏公曹操應派將軍劉柱帶領二千人前往鎮守關中,而且必須一到許都就派。 不久後事情意外洩露,各營都大吃一驚。

   事情洩露後趙儼便宣佈說道:「要留下新兵性情溫厚的約千人,鎮守關中,其餘全部派往他處。說完,就見趙儼主持內各營的士兵名冊,立時有所調動。被留下的各個意志堅定,與趙儼完全同心,而他調走的人其他軍營也不敢擅動排斥。於是趙儼在一天之內全部將多餘的兵員全部外派上路,通過篩選所留下的一千人則分佈的有如羅網一般無破綻可言。不久東方的軍隊就到達,於是又威脅告訴其他心志不堅之人不得擅離職守!如此又在穩住約千人部隊與他一同等待東方的軍隊到達。待軍隊抵達後三輔一帶的駐軍已達到二萬多人。

  轉眼∼冬天已來至盡頭∼

  建安二十一年(216年)  春  魏公國

  這一年的二月,曹操率軍回到了河北的鄴城此時朝野群臣正在議論著一件事,那便是請天子為進爵曹操為王!

  與數年前封曹操為國公之時相同的是曹操可以一再的推辭表示謙遜,但漢帝卻不能就此同意而不再提封王之事,於是又再一次的上演著曹操一再的對外宣示自己無才無德不配登上魏王之位而一再的推辭,而漢帝卻只能在群臣的壓力下一再的下詔封曹操為魏王,最後一直拖到建安廿一年四月甲午日(216年5月29日)的時候曹操再勉為其難的登上魏王的寶座並自加九錫!

  在曹操登上魏王之位時有個叫楊訓的人在曹操稱王時發表文章稱頌曹操功德。眾人得知後嘲笑楊訓阿諛世俗浮華虛偽,究竟是誰舉薦這種人的?

  而楊訓此人便是崔琰所舉薦的。 崔琰得知此事後便拿取他的文章看過後,就寫信給楊訓說道:「省表,事佳耳。 時乎、時乎! 會當有便時。」(文我已看過,你寫得不錯,隨著時間變化這件事會漸漸淡化的!)崔琰本意是諷刺評論者的苛求甚至可說是不通情理的,但此舉卻引來與崔琰不和的人士告發崔琰說道:「傲世怨恨誹謗,意思是指不客氣」

  曹操得知後大怒,便派人將崔琰逮捕入獄。此時先前告發崔琰的人又對曹操說道:「他為人高傲,回答賓客問題都撚著鬍鬚直視,如果有什麼憤怒也無耐他何。」於是便下令將崔琰處死。

  當時尚書僕射毛玠任為崔琰無辜,心裡不高興。此人又告發毛玠怨恨誹謗,曹操便把毛玠逮捕入獄,此事鬧的侍中桓階、和洽都為他陳述理由想為他開脫,但曹操就是不聽。桓階辦案素來求案事實。魏王曹操便說道:「話事的白,毛玠不但誹謗於我,先前又為崔琰抱怨不滿。這是拋棄君臣的恩義,妄為死友怒歎,是不可容忍的行為! 」

  和洽聽聞後便說道:「如果事情真是如此的話,那毛玠罪過深重,這不是天地所不容。 我不敢曲理毛玠用枉大倫啊,因為毛歷年蒙寵,剛直忠公,為人所敬畏,不應該有這等行為。 然而人情難保,重要的是辦案應當通過毛玠驗證事實。現在陛下不忍心將他在關押下去,如此將更使的是非曲直的界限不明確。」

  於是曹操說道:「我不想考究事實如何,你不過是想要兩全其美毛玠和論事的人罷了。」

  和洽便回答說道:「我相信毛玠若有誹謗君主的話,該死的死;如果我沒有這樣說,那議事的人誣陷大臣,混淆視聽,不加審查便處以死罪,如此行是令我感到不安。」

   於是曹操便表示不再追究,毛玠雖逃離一死但仍被罷免,最終在家終老。

  至此曹操封王引起的風波才暫告平息∼

  而曹操自封魏王,自加九錫,已違反漢太祖所劉邦訂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的白馬之盟,此舉使的已無實權的漢室更加的徒具形式! 

  也在五月天有異像在初一這一日,天上出現日食。  

  待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