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竅 《十八》暴風女神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出竅 《十八》暴風女神

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們也沒有太多的交談。她還是很認真地抄筆記,我還是很認真地抄她的筆記。下課離開的時候,如意姐叫住了她,我差點忘了要跟她講要轉班籍的事了。我一邊在整理教室,一邊看如意姐在對我指指點點的,她笑著一直猛點頭。

當我在打板擦的時候,她走了過來,跟我說:『謝謝你今天的招待,還有那幅圖畫,畫得真好!!然後,要跟你說對不起,這件事情,還希望你保密,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她頓了一下,『任何人,包括我爹。』

我點點頭,用食指和姆指在嘴唇前一捏,像拉拉鍊一樣ZIP一聲。

然後她揮揮手,跟我道別後,就先離開了。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又是翻江虎的紅色BMW來接她。

高中女生、美麗可愛、端莊大方、會武術,有人追,有個男朋友,其實也還好,算正常吧。但家學淵源是道家本教,又有個「暴風女神」的封號,父親又是個國立大學生物學教授,還是個太極拳高手老師,張天師之後,還會特異功能,這麼多奇怪不搭的因素在混一起,如果再加個有個混黑社會的男朋友的因素,想來也不會算太奇怪了。但是看起來她又對這個稱號極度的不喜歡,還可以讓她在我面前大哭。嗯,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會在旁人面前大哭,一定是感情問題!

「分手了!!翻江虎,始亂終棄,一定是這樣子的!第一眼瞧他,就覺得不是什麼善類!」我一邊打板擦,一邊想。無辜的板擦被我愈打愈用力,有一個已經被我打得皮都破了…「可是不對啊?星期一的時候,她明明說「他怎麼會欺負我??」那就表示,欺負她的不是翻江虎,而是另有其人囉??!!那還是翻江虎,橫刀奪愛。本來她另有男友,高大威猛的英雄人物,他用詭計讓那個男的離開了雅卿,趁她失魂落魄的時候,趁虛而入,一定是這樣子的!!」想得太出神,鼻子一癢,我順手拿手邊未打的板擦往鼻子抹了一下,『呸呸呸…』我立刻回神,碰得我一鼻子灰。

『喂…』如意姐從我身後出聲叫我,嚇了我一跳。『你是怎麼搞的??做球給你殺,你都還可以掛網!!』

『我哪知道啊??』我正想解釋,想起她的話,又縮了回去。『後來她有轉班嗎??』

『她說,她要想一下!給她一個禮拜的時間…』如意姐遞了張面紙給我。『去洗把臉吧,這個樣子,真的很蠢,不及格!!難怪人家女生看不上你…』

『我又不是在追她…』我拿起衛生紙擦擦鼻子,『我現在是要以大局為重,考上好的大學後,再來論「兒女私情」!!』下巴抬得高高的,嘟著嘴。我不知不覺地又模仿雅卿的神情。

『最好是!!到時候她要是不轉班,看你哭不哭!!』她笑著說,『別到時候,你哭著求我要轉過去B班陪她,我就拿個小朋友用的課桌板凳給你一個人坐!!』然後話鋒一轉,『不過,倒是她,老弟,我認識你這麼久,第一次看見你這樣子耶。你當工讀生也一年多了,比她漂亮的妹妹也不是沒有,也沒見你特別為誰做過什麼。為什麼是她??』

『沒有啊,前天欠她一瓶飲料,今天沒有帶錢,就搞一攤大一點的,沒有想到會這麼大一點。』我搔著頭說,『對了,妳們剛剛在指指點點的說我什麼壞話??』

『呵…我剛剛看你把她惹哭了,替你安慰她一下。我問她,是不是你欺侮她,我可以幫她報仇,教訓你一頓。她說沒事,你很好,是她自己的問題。然後她有問到說,你常常做這樣子的事嗎,在補習班裡泡妞??我就笑著跟她說,如果可以把你的頭抓去照X光的話,這傢伙的頭腦裡大概長了一棵樹,根本木頭人一個,不可能會做這種事,她對你來說,一定很特別。她聽到你是個木頭人的時候,笑著猛點頭!!』

『木頭人,木頭人也是有感情的好嗎??你們這樣子背後對我指指點點的,真沒禮貌!!討厭!!』我嘟著嘴,叉著腰,學著如意姐的生氣的樣子。

『哈哈哈!!有幾分樣子了,再努力一點就更像了!!好了,快回去吧,晚了!!』如意姐被逗樂了…

下樓後,原本還抱一絲絲的期待,她還沒有離開。大街上空盪盪的,零零星星的車流,三三兩兩的行人,哪裡還有她的影子??

*************************************************************

晚上心煩,練了一個週天後,還是覺得心不靜。「暴風女神」的事,一直在我的心頭上繞著。但是,既然答應了,不再提起,那也就落個無解之局,用現在的話說,就是GG了。

糊里糊塗地睡著了,不甚安穩,十二月天的,熱氣像蒸籠一樣,睜不開眼,卻又入不了靜。我做了一個夢,但是我真的知道我自己在做夢。夢中出現了一個場景,而我就像是導演一樣,從半空中在看著這個現場。現場是一個夜裡的公園,但是沒有聲音,就像沒有開收音的麥克風一樣。

一群人正在鬥毆,打得正熱鬧著。突然我發現有一個穿著全身黑色PUMA運動服的(我還zoom-in確認了一下牌子,是那隻豹沒錯!),還戴著頂黑色棒球帽,和一個像是黃透光鏡的面罩,遮著了上半臉的女子出現,看得出來是個女子,因為身材曲線在合身的運動服下,表露無疑。

她的身手之快,快到我如果不用力仔細地看,她一下子就會消失在人群中。她的出手之狠,每一手都是要害,被擊中的人就像是被按了暫停鍵一樣,過一會兒就倒下了。這個夢中女子的個頭並不算高,大約十四、五歲年紀,紮了一個馬尾。如果,這個夢中的女孩子是雅卿,那我肯定知道「暴風女神」的稱號是怎麼來的了。一群人馬就像在暴風圈之中凌亂地倒了一地,十幾個大男人就這樣子被打倒在地上。接著又來了三部車,又下來了十個青少年,眼前的一個女子挌倒了十幾個人,這次他們手拿了棍棒,小心地把她包圍起來了。她試著衝了兩次,都沒有衝出包圍圈。

女孩像是謹慎了起來,退了兩步,感覺好像有一點累了,呼吸已經亂了,起伏愈來愈大。

棍棒開始招呼在她的身上,她初時還可以閃躲,但是圈圈愈來愈小。手腳上捱的棍子愈來愈多,小女生不禁打,背上中一棍就倒地了。帶頭的青年,走近她,像是欺侮流浪犬一樣,拿棍棒一陣亂打。她就像受傷的小動物一樣驚慌,但是沒有出聲求饒。

帶頭的青年,見她不求饒,下令左右的人抓住她。開始在她身上猥褻地摸來摸去,剝去她的衣褲。她只剩下單薄的內衣內褲,咬緊著牙,面罩還是遮著臉,但是我猜一定是滿臉的淚。

就在這個時候,一台越野機車衝了出來,虎背熊腰的,正是翻江虎。這完全是廉價香港電影的劇情嘛,但是我關不掉也轉不了台。眼看著他的車衝入人群,一棒一個的打散眾人的圈,看準了,一棒擲出,就砸在帶頭年青人頭上,眼見他倒地,趁他人過去救他的時候。背起那女孩,就上車走了。

夢到這邊,就結束了,我也醒了。鬧鐘正好又是快要響的時分。

這個廉價電影般的夢,讓我很不舒服。我起床後,馬上去廁所吐了一輪。我看過很多的爛片,這部爛片肯定是我看過最爛的一部。那我坐在半空中,難不成是我導的??不會啊,我在動漫社寫過不少同人誌,同學們都看得津津有味的耶,沒道理我會導出這種爛片。

一大早就被這種怪夢弄壞了心情,到了學校後,又無精打采的。

霆哥說:『聽說,有人昨天在補習班上演一場好戲,可是對方沒有領情。』

我搔搔頭說:『也不是啦。就請人家喝杯茶嘛,有什麼了不起。我不是也請過你嘛…』

霆哥說:『也是啦,你沒有我們上禮拜認識的那位翻江虎的家世,有的話,你十個八個咩也都把到了…』

堯哥說:『對啊,真看不出來。這麼有錢人公子哥兒,竟然是穿夾腳拖和抽黃長壽!!』

我說:『什麼什麼鬼啦,你們在講什麼啦!!翻江虎又怎麼啦…』

霆哥說:『昨天,我們開國小同學會,有一個同學現在在道上混得不錯。我為了顯示我也是有門路的。我就把翻江虎的名號打了出來。那個同學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我說:『喔,他是何方神聖??我怎麼沒有聽過他…』

霆哥說:『據說他爸爸是老蔣時代的將軍,退休後,經營公司做國防部和公家單位的生意,簡單的說,就是賣軍火的和橋事情的。你想想看喔,如果他爸是老蔣的將軍,就算他卅幾歲好了,國民黨來台都四十年了,現在也該七十幾了。再沒過多久,他的江山會交給誰??當然是他嘛…』他吃了一口飯糰之後,接著說,『不過他,被軍校退訓,體專也唸不到兩年。結果現在就沒事替他爸管管事,跑跑生意。不過聽說他為人講義氣,很阿莎力。所以,黑白兩道買他的帳。這下子好看了,還好阿堯那天沒有動手,要不然喔,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說:『哼!!這樣子說來,他是好人這一邊的囉??』

霆哥又打了我的頭一下說:『你再白痴一點,什麼好人壞人的,那橫豎是你惹不起的人,有多遠閃多遠就是了啦。什麼好人壞人…』

我摸著頭,一言不發,拿出數學習題來,結束了這一局對話…

《未完待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