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竅 《十四》領悟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天空又開始飄著雨。

扭傷的腳踝,痛到不知道怎麼形容。這時候,我才想起來,我是騎腳踏車來的。十二月的夜裡,雨是冰冷的,但是我沒有什麼感覺。我試著邁步前進,但是腳踝隨著落地一次,就是吃痛一次。

原本,這樣子的狀況,下著雨,腳又受傷,照理說,應該是要打電話回家求救才是的。

但我沒有。

只是很吃力的,一步一步地移向腳踏車、解鎖、牽車,至今我還記得當下的那種痛,不是單純的因為冷冷的雨,浸蝕手上的傷口。也不是因為沿著褲管流進運動鞋裡,溼透了的襪子,不斷刺痛的腳踝,每一個動作都痛到想流淚,但是我都忍住了。

不知道為什麼,今晚,我就是想淋著雨回家…

掛上書包,跨上了腳踏車,平衡感還算可以。把受傷的腳踩在踏板上,安置好,調整到一個不太會痛的角度,把車子當成是滑步車一樣,用另一隻沒那麼痛的腳,一蹬一蹬地前進。

經過學校的圍牆時,我望著牆上,本來有一股衝動,想要翻牆進去一探究竟,試試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但是一來這個念頭被雅卿那令人害怕的氣勢與表情給壓過去了,二來,我現在的腳,如果真的順利地讓我翻過去了,我可能會翻不回來。這種天氣,這種傷勢,不是被冷死,就是痛到休克。萬一不幸往生了,跟著那一群老鼠一起,又可能要上報了,還會害得「乩童」校長被記過處分,影響他的退休金,還是不要好了,我跟他無怨無仇的。

可是,當我轉身要繼續前進的時候,我總覺得有一種被盯上了的感覺,怪不舒服的。

腳踝更痛了。我原本以為冰冷的雨,可以代替冰塊幫忙稍微冰鎮一下,但是好像沒有什麼效果。薄薄的外套,也擋不了什麼雨,我的身上連內褲都已經溼透了。冷痛交雜的感覺,隨著一蹬一蹬的步伐,一陣一陣的。於是,我開始規律地吐納,把意念守著丹田。但是這一段路過去之後,就是大馬路了,還有一個全台中市我認識的路之中是最複雜的十字路口(兩條大馬路交叉十字路口中,還叉了一條大馬路的源頭)。一邊要注意路況,一邊要意留丹田,這對我而言,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啊。

開始了規律吐納之後,身體不覺得那麼寒不可耐了,雖然還是冷。倒是,我試著在一蹬一蹬的過程中,把整個意念給拉到完全不可受力的腳踝試試看。每蹬一次,就衝它一次。就這樣子,咦,感覺上好像漸漸地不那麼痛了。等到疼痛感減輕到一個程度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可以用左腳單邊踩著腳踏板,再用左腳勾回的方式減少右腳的施力狀況,讓腳踏車可以保持慢速而平衡地前進。我開心地在雨中大叫『耶~~~~~!!』,只是每次遇到紅燈停下來的時候,就還要再起步一次,一開始還是蠻痛的就是了。

我本來想要試著,看能不能再出現當時跟昌哥騎上坡時的那種出竅狀態。但是試了很多次,一直都到家了,還沒有試出來。雖然心裡面有一點不甘心,但好不容易才到家,總不會瘋到在這種狀況下,還出去繞兩圈試試自己的極限吧??

進了家門,老媽已經在樓下等了。她應該等不到我的電話,猜我大概自己騎車回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晚,擔心的表情都寫在臉上。但是,我們家就是這樣子,老媽什麼也沒有多說,只說:『這麼晚才回來,幫你放的洗澡水都涼啦,快去洗澡!!』我不敢讓老媽知道,我的手腳受傷了。只好跟她說,『喔,好啦,妳先上樓吧,我先整理一下。』老媽看了看我,就自己走上樓去了。

溼透的襪子下,右腳踝腫得跟麵龜(*)似的。我小心翼翼地除下我的衣物,就在一樓的浴室清理了一下,然後泡到了浴缸裡。浴缸是由老舊的水泥砌成,上面貼滿了彩色馬賽克小花磁磚。。在1980年代的時候,這樣子的浴室在台灣流行過一陣子。泡澡也是我常常在思考時候的習慣。在白霧繚繞的小小浴室裡,泡在浴缸中,我仔細地回想了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一幕一幕的畫面,想到她笑的時候,我在這邊自己傻傻地笑;想到她認真的時候,我的心有一種默默的、遠遠的、心糾結的感覺;想到她對鼠妖的反應,狠瞪我的樣子,我到現在還是感覺到背脊涼涼的;想到她對我畫的小狗的反應,我真的就鬆了一口氣;想到她一開始來報到點名時候的反應,想到她跟我坐在一起的時候,我到現在的心裡還是噗通噗通的;想到我在腳踝扭到的時候,劇烈地疼痛之下,目視著她搭上翻江虎的紅色BMW325i,笑著跟我揮手說再見的樣子,現在還是覺得心好痛好痛!!想到BMW325i,1992年台灣最新款的BMW,車型代號E36,2500cc直列六缸,馬力192ps/扭力24.98KGM,0到100km加速不到9秒的8秒8,原廠安全極速230km/hr…

這一幕一幕的回憶,像走馬燈一樣,讓我有好深刻的感覺。
難道說……… ??
難道說我真的……??
難道我是真的是天才!!!!!!
這不就是教授說的FPGA模式嗎??!!!

當你有深刻的意識輸入的時候,你的大腦產生了輸出讓你的身體立即的改變,所謂的物理性的回應。如果你有無限多組的輸入,理當會有無限多組的輸出。從輸出和輸入裡面去找出關聯性,而不用在乎大腦裡面如何去組成。我也許就可能從我現在蒐集到的情報,不論是有意的無意的,而產生自己的推論後的情報。就像看到BMW325i,畫面之中並沒有這些諸元參數。這個應該是幾個月前我看到汽車雜誌上的介紹得到的資訊,卻在這個時候,跟翻江虎的車子同時出現了,這個是我的腦袋瓜子自己觸發的反應,也是自己經過處理而加工後的資訊。

由此可以推論,當你覺得冷的時候,只要你想著火焰,不斷不斷地想,只要你想得夠多夠真實,你的身體就覺得熱,即便現在真實的狀況是冷的;如果你覺得熱,只要你想著冰,不斷不斷地想,只要你想得夠多夠真實,你的身體就會覺得冷,即便現在的狀況是很熱的,這就是「心靜自然涼」的道理!!原來答案,早就在古人的智慧裡面了!!我看著手上的傷口,如果教授說的沒錯,這一切都只是我自己的想像,只是資訊是從外界經由我打開的感官而來的。那麼我的手上的傷口,就是我的身體「相信」我被咬了以後的真實反應。我仔細地看了一下傷口,它只是整齊地裂開,多像刀傷而不是齒痕,不似有外力破壞。會到現在都還在痛,是因為身體還沒有釋放掉這個感覺。

所以,以此類推,所有的東西,就是這麼簡單!!速讀和輸入法的原理,只是技巧上的不同,而不是模式上的不同。速讀是一種輸入,而輸入法,雖然叫「輸入」法,但它是一種輸出。
所有的能力,都要經過練習而來,這一點是逃不掉的。速讀的能力和輸入法的能力除了練習加快之外,都是在做拆解和重解的工作。你可以做到快速的輸入法打字的話,你沒有道理做不到快速的閱讀。

閱讀文字的本身,就是一個無意義變成有意義的過程。差別只是你認得多少文字,代表多少意義。不認識的字,對你就不具意義。如果你認得的字,就算不管是怎麼排列,你的理解能力都可以至少排列猜出七成以上的意思。中打的輸入法,不論是倉頡、大易或是嘸蝦米輸入法,都是利用字根來拆解一個字,以減少選字的可能。而注音輸入法打不快,就是因為它要選的同音字太多。所以字根記得愈多,可以減少的排列組合數就愈少,打字就愈快。打字快的關鍵在練指頭,十指都可以飛快獨立作業的指頭,打字也就愈快!到三個月後,你的輸入法會從一開始不斷地在想字根怎麼拆,到後來變成真的直接就把字給打出來而不需要思考。這跟背琴譜彈琴,這跟雅卿出手攔下橘子一樣,都是同一個道理!!

條件反射!!!

所以,速讀的原理,主要就是訓練兩個能力,眼力和腦力。第一個關鍵在練眼力,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能力。所謂的「一目十行,過目不忘」,就是把眼睛當成是十指飛快的指頭。不是叫你知道『裡面』內容,而是要你記住『表面』內容。試著想像一個照相機,先把畫面照下來,存到你的腦袋瓜子裡,先不要去管相片裡面的文字是什麼,而是儘可能的把字給掃完。第二,就是再經由「拆字根」的方式來拆解這個畫面,透過理解力的組合,就可以達到至少六七成以上的辨識率。什麼叫做「畫面的字根」。我們日常生活中的用詞,大約不就過是四百到八百組,也就是說,多數的文章,就是這四百到八百組詞彙的排列組合。一開始也許有一點吃力,但是我相信,就像我們用輸入法的原理一樣,只要練習三個月半年,一定可以讀的跟飛的一樣。

只不過,這個前提是,文字的排列組合要是日常用的。若是我拿一本五千字的道德經,給一個一分鐘可以讀五千字的速讀學生試試看,十分鐘後,請他告訴我讀書心得,我猜他也一定是吱吱唔唔地說不出什麼的!!因為道德經的內容,根本就跟日常生活用字不同。

同樣的道理,下盲棋的,珠心算的,他們也不是真的只是一步一步地記起來。而是他們會把「圖形化」每一個運算子的過程,透過意識的關聯性,而存入他們的記憶,因為這些「圖樣」對他們有意義。珠心算,如果你給他的是16進位碼而不是十進位碼;下盲棋的,如果他同時跟完全不會而亂下的人下盲棋,那就跟用速讀看道德經,用倉頡或大易打西班牙文一樣,全糊在一塊兒了。

我猜,一定是教授為了提醒我這一點,才特地安排雅卿來找我,還搭上翻江虎的紅色BMW325i。這一切都是張天師的神機妙算啊!!我開心地大叫『耶~~~~~哎呀!哎呀!!喔~~~』我開心地從浴缸跳了出來,根本忘記了我的右腳已經廢了,又跌了一跤!!一屁股摔在浴室的地板上!!

好痛!!多麼痛的領悟啊!!!

那… 教授,雅卿和翻江虎,又是什麼關係??

《未完待續》

*麵龜是一種鄉下祭神用的食物。用白麵粉和紅豆/綠豆餡,上面用紅花米弄成紅背白底的像烏龜一樣的中/台式糕點。沒關係,你可以想像成「北海道巨蛋牛奶麵包」但是紅色皮白色底的版本,差不多就是那樣子。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