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看到人的當下,周玥真的很想直接甩門裝不知道,不過還僅存一點的理智讓她沒有做出這麼無理的動作,反而掙扎的思緒搶著衝上腦門。

    我可以關門嗎?

    不…這樣很沒有禮貌,那開門讓她進來?

    不好。

    那就這樣隔著鐵門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嗎?

    才怪!



    「…維娜說,要我來找妳報到。」

    眼前的人停止動作已經好些時間,小白有點尷尬地打破兩人之間詭異的沉默。

    「恩,我聽說了。」大約一分鐘前接到通知的,「先…先進來吧。」她疲累地嘆氣,打開鐵門。

    「妳的識別證。」她伸手,卻看到小白一臉茫然,「呃…維娜沒有給妳嗎?大概跟學生證差不多大張的卡。」

    這麼一提醒,小白才想起來前幾天維娜好像給了她類似的東西,她趕忙翻找錢包,「這個嗎?」

    「對,妳先坐一下,很快就好。」

    唉,好死不死她今天碰巧把筆電拿到餐桌來做事,這下可好,連想逃回房間躲都不行。

    沒注意到周玥哀怨的情緒,小白聽話的坐在沙發上,卻掃視著對於一個獨居女子來說過分單調的房屋裝潢,雖然來了不少次,但她從來沒有認真的看過周玥家,一直覺得她一個人住很理所當然,她不曾想過關心,因為總覺得是周玥私人生活,問了也尷尬,直到現在,在她知道許多真相後,她才真正注意到那些和平常人比起來,比較不合理的細節。



    「…妳手上的舊傷…是五年前所造成的嗎?」

    打字的手僵硬著懸在半空,周玥努力控制自己臉上的表情,乾澀的以單音回應,「恩。」

    「因為是義肢才總是冰冰冷冷的阿…」有些自言自語,她想到以前她曾經嫌棄周玥那雙不管在冬天還是夏天都一樣冰冷的手掌時,對方露出的苦笑,「所以,妳是因為這樣才不繼續彈琴的?」

    小白想到前些日子,才問過類似的問題,當時對方給的答案是因為沒天分而放棄,轉頭,視線停在她一直以為是形狀奇特的櫃子,其實只是周玥用布徹底遮掩住的直立式鋼琴。

    「這雙手…不行。」短短的回應,卻包含了太多心酸,她不意外小白已經知道了所有事情,畢竟,維娜並不喜歡隱瞞任何事,認為隱瞞事實遠比了解事實更傷害當事人,她其實也同意這點,可她沒想到小白竟然還願意和自己說話,也沒想到會是這種開頭。

    「嘿,周玥,我一直認為我很了解妳的。」微側過頭,她看向一臉冷漠的好友,扳手指數著,「妳的習慣啦、手什麼時候會開始痛、喜歡吃的和不喜歡吃的東西、雖然看起來冷冷的,不過人很好、可以忍受我的白痴和玩笑的程度。」

    說到這,小白笑了笑,連周玥自己都不禁意的微彎起嘴角,卻愣了一秒後,臉色黯淡下來。

    「可是我到現在才發現我對妳一無所知。」但這也不能怪任何人,無論是不想提傷心事的周玥,或是不打探對方隱私的小白,這一個月的時間,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小白想了很多,雖然到剛剛為止,她還是不知道怎麼面對周玥,但她也知道兩個人之間不能一直逃避下去,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維娜既然都這樣安排了,她想了想,總不可能是那個鑽牛角尖的好友開口,那當然只好自己來打破僵局了。

    「不過多虧維娜,我知道不少秘密。」,故作開朗的聲音,她卻笑得很苦澀。

    「那妳還願意和我說話?」刻意壓冷的聲音,周玥卻始終不敢看著她,「我是親手殺了妳爸的兇手。」

    「…對我來說…他是個永遠把生活費放在戶頭,明明生活在一起,卻沒什麼交集的爸爸。」她的誠實讓周玥有點訝異的多看了她幾眼,小白聳聳肩,「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撫養我到成年,不管是出於親情還是因為實驗…可是…沒錯,他還是我爸,所以…」她表情複雜,有著淡淡的悲哀,「我不知道…至少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妳…不過我很確定,我不想失去妳這個好朋友。」

    「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不想連唯一的朋友都失去。」

    令人窒息的靜默在兩人間蔓延開來,遲遲得不到對方回應的小白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就算自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但身為罪人之子,也同時是個兇手的她,講出來的話,別人也不會信的。


    完全不知道小白已經有自暴自棄想法的罪魁禍首盯著電腦螢幕,有些恍神的想到前幾天維娜的話。

    這一個月除了換藥會到醫務部報到外,她沒有踏進過機動組的辦公室,因此要知道小白後續的情況,勢必要用問的,而維娜身為最高指揮以及最受周玥信任的人,自然而然就會成為詢問的對象。

    『到目前為止,她的身體都沒有再出現變化,妳的封印陣很成功。』

    透過話筒,傳來的是令人放心的訊息,周玥不由得鬆了口氣。

    『我說妳啊,真的這麼擔心的話就自己來看阿,人都在這又不會跑掉。』維娜很無奈,這死小孩是不知道自己工作有多忙嗎?這陣子她人也不在辦公室,關於小白的身體狀況都是透過醫生傳來的資料得知的。

    『妳說這個月不要進辦公室的。』

    理直氣壯地回嘴,差點讓維娜氣的血壓飆高,什麼時候不乖,這時候就這麼聽話!?

    這小鬼幾時這麼好說服了?!她怎麼不知道?!

    『我明明已經讓她回去學校快一個禮拜了好嗎?就算不用到機動組也可以直接問她本人阿!』

    『……』

    一句話嗆得周玥語塞,只能以沉默表示自己還沒整理好的情緒。

    『妳啊…太會鑽牛角尖了。』而且只會往死裡鑽,嘆氣,深知周玥個性的她也明白這孩子在顧慮的事,『聽小白說,妳在躲她,對吧?』

    『……』

    『雖然她自己也說要一些時間調適,不過妳太刻意的躲她,她可是很難過的。』

    『……』

    『不是妳自己說要讓她回到正常生活的嗎?結果卻是這種態度?這樣我要怎麼面對之前跟她拍胸脯說會回到以前生活的保證阿?』

    『…抱歉…』

    她甚至不知道為什麼要跟維娜道歉,下一秒急急地掛上電話,無力的坐在地上。

    她知道自己要道歉的對象絕不是頂頭上司,但她就是怕。

    害怕面對小白時,對方會用著充滿恨意的眼神看著她,意味著她永遠會失去這重要的好朋友,所以自己只能一直逃避,直到今天,因為維娜的安排,而不得不面對內心真正的情緒。



    「…我以為妳會恨我。」她茫然地開口,語調空洞,「就像我恨妳爸奪走我的一切一樣,妳不會想…」

    「殺了妳?不,不會,這樣殺來殺去有什麼意義?反正失去的也不會回來了,而且這對我爸來說,是必然的結局吧?通緝犯總不可能躲一輩子,這樣想的話…我可以接受事實。」小白扯出一抹無奈地苦笑,不過周玥卻直盯著她,「…別這樣看我…好吧,一開始或許有那種念頭,可是說真的,我前一段時間覺得自己死定了,怨恨的其實是妳為甚麼不給我一個痛快,要這樣折磨我,老實說,我其實比較好奇妳為什麼那時候要救我?」

    「呃…」沒料到會被小白反問,周玥呆了好幾秒,「因為我不想,也下不了手。」

    「然後又躲我?」

    無話可說,周玥心虛地別開視線。

    「喂,我說妳人都救了,好歹負點責任啊!」小白倒是逮到機會,用著以往一貫的玩笑口氣叫嚷著,「救完人之後翻臉不認帳阿,也不想想我們認識多久了!」

    「…所以現在被逼著當妳的監管人啊。」努力跟上小白的節奏,彷彿像往常般的鬥嘴,讓她糾結許久的情緒放鬆不少,她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識別證。

    「明天晚上記得過來登記。」

    「知道了。」接過卡片,小白順口問道,「要去吃飯嗎?」

    「吃、吃飯?」

    「對阿,時間也差不多,六點多該吃晚餐了,我今天才搬進去冰箱什麼都沒有,只能吃外面了。」

    她很理所當然地抓著周玥沒受傷的手,「走啦走啦,我快餓死了,這邊我不熟妳帶我去吃。」

    「欸等等…」

    「等不了!很餓!」


**************************************************************************************************************************


    夜晚,周玥猶豫了一會兒,拿起手機,正打算打給維娜時,電話鈴聲倒是搶先響起,看到來電顯示,她表現的卻不是很意外。

    「維娜。」

    「如何?雖然是臨時給妳的工作,不過應該不會有問題吧?」一接起,公事公辦的口吻讓周玥有些不習慣。

    「沒有,不過,下次如果能早點讓我知道會更好,起碼我會有點準備。」至少讓她可以心理建設一下。

    「這麼簡單的工作有甚麼好準備的,妳上前線準備的時間都沒這麼長了。」毫不避諱地直戳周玥,後者倒只能無奈的笑,「之後她就交給妳負責了,別忘記登記,不然上層下來追究會很麻煩。」

    「我明白…那個…」

    「還有什麼事情要報告嗎?」

    「…謝謝妳,維娜。」她平靜的道,「謝謝妳幫我做的一切。」

    「沒什麼,順手幫忙罷了。」自己也是個孩子的媽,何況她的小孩和周玥年紀也差不多,哪個母親會忍心看著孩子孤立無助?維娜忍不住又多叮嚀了幾句才收線,這也讓她想起被自己丟在家的女兒,雖然已經有預先留了紙條在桌上,不過依她的評估,最近的工作量大概不是交代一兩天不回家就可以解決的。

    今天早上打電話給她,還被訓了一頓。

    『喂?老媽?』

    『喲,女兒阿,我忘記跟妳說,我是去環島喔∼』

    『蛤阿!?這種事妳應該早說阿!』

    『阿哈哈,我忘記了嘛,至少我有留紙條在桌上阿,只是忘記寫詳細一點而已。』

    『所以妳的意思是?』

    『我會玩個一個月才回家,所以,家裡打掃就交給妳啦,還有要把雪球黑糖顧好,一個人在家要小心一點…』

    一直沒有讓自家女兒知道她真正的工作,每次都是以馬虎的理由帶過,不過這孩子倒也沒有起疑過,大概家裡沒大人讓她也挺自由的,一點都不排斥媽媽不在身邊。


    注意力回到她攤在書桌上,一疊疊會死不少腦細胞的資料,她揉著太陽穴,試圖減緩因為連夜加班引起的頭痛,隨後,她拿起第N杯咖啡,翻開她私自調查出來的文件。

    魔法界最近情勢越發動盪,是她主要的加班原因,但她總覺得不太對勁,才秘密利用職權知道更多消息,漸漸了解魔法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軍事擴張…武力…」喃喃唸著內容,緊皺的眉頭沒有一絲放鬆的跡象,「這幾年艾森王執政的方向轉變太大了,果然是我想的那樣嗎…?」

    疲累地嘆氣,語氣中的無力後藏著深深的悲慟,她沉痛的閉上眼。

    「妳失敗了嗎?尤蘭達…」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