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片羽毛.與本文不相干的賀文。 【吾命】#魔女集会梗(推特上的梗&情人節賀文)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魔女集会梗。

情人節賀文。

【吾命】

傳說,魔女喜食幼兒、以利得到永生。

村莊的人民因害怕魔女抓走自己的孩子,每年都會將孤兒獻祭給魔女,以保自己孩子的安全。
而今年,不太一樣,因為村莊裡竟然發現了一名「黑子」。
言簡意賅的說,就是身上擁有黑色的發絲或著瞳色,即為「黑子」,黑暗之子。
傳說,魔女身邊曾經佇立著一名黑色髮色、瞳孔及全身穿著黑色武裝的男子。
他負責審判得罪魔女的「無禮者」。
並且處以極刑。

而往往,「黑子」的利用價值也比普通的孤兒還要來得高。
因此,「黑子」被迫成為了孤兒,原本藏匿他的嬸嬸及叔叔都被人民圍攻致死。

可怕的,究竟是人性還是魔女?

「黑子」抱著家傳的寶劍,被逼著隻身踏入魔女森林的深處。
年約五、六歲的他,擁有著一頭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瞳孔,以及一身破舊的黑衣,長襬及蹊猶如一件裙子。

雷瑟看著站在面前笑容燦爛身著華麗白裙的女子。
「你就是今年的孩子嗎。你好,我叫做格里西亞喔!」
「雷瑟...」

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


魔女與「黑子」,素來契合。

那是神明的餽贈,還是他們之間本身所擁有的感應。



村莊的人都一致認為祭給魔女的孩子無一身還,因此他們又慶祝起一年的平和。
卻沒有想到,「黑子」和魔女卻偽裝進了村莊,與他們一同歡慶著短暫的幸福。
魔女笑容燦爛聽著人民對於她的種種輿論,「黑子」一臉無言。

「要知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啊。」格里西亞帶著一絲自豪的對著雷瑟解釋道。
「為什麼......」如此平靜的面對有意傷害自己的人。
「其實,我本來就沒打算傷害人類啊。只是他們總認為我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她摸摸雷瑟的頭頂,蔚藍雙眼彎成月牙,笑容溫和的說。
雷瑟抱著懷裡的劍,一步一步跟隨著女人有意等候的步伐。

人性,是否出了差錯?
「魔女」是人類所冠上的負面稱謂?

格里西亞牽著漸漸成長的男孩漫步在村莊道路上,挑選著適合正處於青春期男孩的衣著打扮。
「雷瑟你喜歡這件嗎?」看見男孩站在一襲黑色常服面前流連,格里西亞彎腰詢問。
「黑色不好。」雷瑟揪了揪被女子變成與她同色的金色長髮,變成淺灰色的雙眸有些不自在的說。
「黑色是這世界最美好的顏色。我最喜歡黑色了,雷瑟穿給我看好不好?」格里西亞雙手合十,語氣懇求的說。
禁不起女子請求的雷瑟木訥的點頭答應。
那一天,他們之間有了羈絆的信物。

黑色,充滿魔力的色彩。
能包容所有事物,而不改其身的,美麗。

成年的男孩擁著女子纖弱的腰,緩緩步行在前往首都的路上。
因為並不急著抵達目的地,因此沒有租賃車馬代步。
女子依舊笑容燦爛,男孩依舊體貼冷面。

他們並未想到,那卻是他們所遭與的,劫難的開端。
他們時常前往的首都中,迎接了一名憎恨魔女的「無禮者」。
而此時此刻,行走在路上的他們並不知情。

魔女,令人恐懼的代名詞。
但是女子卻不知道自己得到此稱為的由來。
一切都是人類的妄想?


男孩為女子擋下「無禮者」一劍。
也因此曝露了他所擁有之劍的來歷,以及他身為「黑子」的身分。
首都內因此一陣恐慌。
眾人舉起武器、舉起火把,立志殺死魔女及黑子。

可怕的究竟是人性,還是被人類所恐懼的、什麼也沒有做的魔女。

魔女,近幾世紀才出現的存在。
但人類陰謀論地想著,魔女可能在更早之前便存在,只是未曾出現在人們視線中。
傳說魔女擁有強大的力量,能毀天滅地。
但奇怪得是,當人類的仇恨越深刻時,魔女便能無所不在。

連魔女本身也並不知曉,自己是什麼物質所組成的存在。
前身是否也和人們一樣,生做人類。
還是,就是誕生在世上的一抹幽魂。

魔女疑惑自己存在的理由。


雷瑟擋下「無禮者」揮向格里西亞的攻擊,因此解開了她施下的魔力。
那把「審判之劍」,讓「無禮者」知悉他們二人身分,因此招來了充滿仇恨的人民來替天行道。

「雷瑟,你退下!」格里西亞依舊笑著面對世人。
即使他們身處危險之中。
「妳這個邪惡的魔女,明明已經將妳封印在森林中了,妳怎麼能解得開封印?」無禮者的劍直指格里西亞,長滿鬍渣的臉上怒氣滿溢。
格里西亞輕輕一抬手,劍便化作碎屑落入塵土。
雷瑟依舊以劍阻擋著妄要靠近的人民。

「黑暗之子出生代表著『審判』又將重啟,那麼深受詛咒之身的你為什麼還存在在世上?你又如何逃得過魔女與黑暗之子之間注定只能活下一人的命運?」無禮者在瘋癲狂笑之後從腰間抽出匕首迅敏插入格里西亞的心臟。
最後被反應過來的雷瑟一劍斃命。

他撕開了魔女在來首都之前交給他的一捲捲軸,兩人消失在人民眼前。
地上一具屍體,和兩攤鮮血,告訴人民這一切都是發生過的事實。

得知命運殘酷的黑暗之子。
及死在命運匕首下,依舊笑容燦爛的魔女。
如此的,看開人生苦痛。

格里西亞撫上雷瑟的臉頰,「別哭,你要相信我,魔女可不會如此輕易就能被殺死。」語氣溫柔、卻帶著一絲無力。
雷瑟只能胡亂地點頭,臉頰上的濕意和女子手上傳來的溫度。
「我大概明白自己存在世界上的理由了,我啊、就是人類的負面情緒。」
「所以他們越是痛恨我,我越能堅強地活在世界上。」
「吶,答應我、別在為我哭泣了。好嗎?」格里西亞終是露出一抹與以往不同地,哭泣般的笑容。

格里西亞緩緩地、闔上了那雙蔚藍的雙眼。
「雷瑟,等我...你一定要等我去找你,不可以自己偷跑喔!」格里西亞的輕笑讓雷瑟的心臟狠狠抽痛。
「好,我答應妳。所以妳別睡著,我求求妳......」

魔女沉睡在男孩的懷裡,臉上載滿著笑容。
男孩和魔女、黑暗之子和裝載負面情緒的女孩、審判和太陽。

兩人之間之能活下一人。
上一世、僅剩魔女一人,獨自徘徊於人世間,孤獨遺世地活著。
這一世,魔女留下了黑暗之子一人,嚐盡世間百態,一生念想著她。

兩人之間,終究未果。
世態炎涼,有緣無分。
若有來世,願不相識。
若有來世,願護一生。

吶,雷瑟、我愛你!
我也是。格里西亞。

完結。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