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04、怎麼好像總是到不了目的地……-03、泰納的漫長等待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泰納很有耐心,但他討厭等待。

    街頭長大的小孩習慣等待,因為只有耐心,才能為你找到對的時機。

    但是,如果眼光放得不夠遠,等待也可能帶來殺機。

    他知道。

    他見過這種事發生。

    那時身旁還沒有亞夫、基安斯,當然也沒有季倫。泰納並不是有很多朋友的人。

    「你喔,就是想太多了啦。」一個朋友對他說,兩人分著剛剛偷來的麵包。

    泰納從沒說街頭長大的小孩都是罪犯,也從沒說自己不是。

    但有時候,不冒險就沒辦法活下來。安穩的生活只屬於那些貴族或有錢人。

    所以,每次行動都得考量得更長遠,畢竟一餐過後,還有下一餐──

    「那樣你第一餐還沒吃到就餓死了啦!」

    這朋友個性太急,至少在他眼中是這樣。

    所以當朋友急匆匆跑來告訴他有個好機會時,他第一個反應就是皺起眉,問他有沒有詐,要不要等等看其他人的反應。

    「詐個屁啊,他們這次難得要小孩欸!」朋友抓著他的肩膀,「再讓你等下去就來不及了啦!」

    機會是:裝成僕人的小孩,潛進正在準備大型宴會的大貴族烏莫列文宅邸。

    那是他們從未去過的地方。

    「這次我有朋友去幫忙,錯過就沒有了,」那個賊眉鼠眼的人說,「你們幾個,要有人先進去探路,安全了再叫人。」

    「我去!」泰納的朋友說,然後轉頭看向泰納,「你去嗎?」

    泰納還沒想清楚。他需要時間。其他人也猶豫了。

    「沒關係,那就等我。」朋友轉了轉脖子。

    「多小心點,」泰納皺眉,「寧可多等等,不要冒險。」

    「知道啦!」朋友拍拍他,「只要一下就好。」

    只要一下。

    等我。

    ×

    「從這邊。」泰納說。

    幾人伏在長長的雜草裡,貼著地向前行進。

    疏風離開,他們能感覺到周遭部分的人影隨他而去。

    他說,這種情況下,不去完成任務的話,現在豈不是白白受罪了。

    或許他是對的,現在誰都不知道。

    「停。我碰到圍牆邊緣了。」泰納說。

    工廠區周圍有一整圈圍牆,許多段落已經淹沒在這些乾瘦枯黃的雜草裡。

    這種季節已經沒什麼蟲子了,綿密交纏的草堆儲存了一些些微弱的溫度;為了不引起麻煩,絳日的制服或代表隊長袍都收進了球球裡面,現在大家身上都有點單薄。

    「等我一下。」泰納說。

    只要,一下就好……

    「這種圍牆通常都沒人在管,」泰納說,「因為工廠會有防護。不過我們以備萬一……」

    他從身上拿出了某樣東西,夏雅花了一些時間才看清那是什麼。

    不知道他從哪撿到一隻凍死的小鳥。

    只見他深吸了口氣,一手向後拉,然後朝著圍牆的上緣,把那隻死掉的鳥拋出去。

    什麼事都沒有。

    鳥的屍體落在另一端的地面上,輕輕軟軟,被羽毛包裹緩衝了的小小身軀,有著細微的破裂聲。

    「上面本來應該有針對人或動物的法術網,大概早就失效了。」泰納說,「別猶豫了,過去吧。先進去了,才能找地方取暖。」

    因為有時候,等待不見得會有好結果。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