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守書一族 第五十一章 考試開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五十一章 考試開始

  「都站在這做什麼?要考試了!」這時傳來一道呼喝聲,只見林成楊臉帶怒意的走過來。

  通常期中考或期末考,書院都會派一名高層當主考官的,而這次新生期中考正是林成楊主考。

  對王亮、賴競、黃正及徐菱來說,林成楊不僅是書院高層,同時他還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大儒,所以這四位老師可不敢有所怠慢,連忙低頭行禮,然後呼喝自己班的學生趕緊上前走到閱書石旁邊準備應考。

  一時間,偌大廣場上,許多學生匆匆趕赴閱書石旁。

  除了王薪帶的那八名學生。

  「孩子們,慢慢走就好,小心別摔到了!」王薪很貼心的囑咐,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還喊得特別大聲。

  張合等八位學生還真的慢慢走,與其他班的學生形成明顯對比。

  「我說王薪老師,現在考試就要開始了,你不讓你們班的學生走快點,是想延誤大家考試的時間嗎?」賴競故意找碴。

  王薪卻是撇嘴,道:「說這什麼話?如果我們班的孩子們摔到了,你賠得起嗎?」

  賴競聞言怒道:「你的意思是,延誤大家考試的時間就沒關係嗎?」

  這是準備跳針找麻煩的節奏啊……

  「王薪老師!請你當著大家的面承認,你認為拖延到考試的時間沒關係!」賴競大聲說道,刻意要王薪難堪。

  王薪卻是輕描淡寫的回道:「沒錯。」

  上鉤了。

  賴競冷然一笑,趕緊轉過頭向林成楊說道:「林老,您看看,這位王薪老師有意延宕考試時間,他們班的學生也一樣,這是不是太過自私了些?您老怎麼看?」

  至少,也得取消他們班的考試資格吧?

  賴競盤算著,內心的小算盤打得劈啪響。

  「老夫認為,孩子們的安全比較重要,王薪老師的做法沒錯。」林成楊卻是摸了摸鬍子,認真說道。

  「是吧?林老也認為這樣子做是不可饒恕的……等等,林老您剛剛說了什麼?」本來很得意的賴競突然愣了一下,不敢置信的問道。

  「王薪老師很顧及學生們的安全,這才是我們身為師長應該有的作為,你們幾個要學著點,王薪老師雖然年輕,但你們該學的地方太多了。」林成楊慎重說道,這也是在提醒那幾位老師,別再挑釁王薪這小子了,這魔頭你們惹不起的。

  這句話一出來,黃正、徐菱和王亮就嗅出了一絲不尋常。

  不過可不是所有人都有這種情商的,至少我們的賴競老師沒有。

  「林老,這話是不是不太對?現在是期中考的時間,無論如何,都應該以考試為重啊!」賴競還以為林成楊糊塗了,繼續擺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夠了!給我住嘴!」林成楊怒喝,心想這個叫賴競的老師太不識趣了,下次教師評鑑會必須慎重考慮這傢伙的教師資格。

  賴競還不知道自己的教師身分已經岌岌可危,他被林成楊這一聲怒喝嚇破了膽,也不敢隨意出頭發聲了。

  只是黃正、徐菱和王亮這三位老師,卻是以一種疑惑的目光盯著王薪看。

。。。

  「看來林老就是那個王薪老師的後臺了。」黃正低聲說道。

  徐菱跟著點頭:「我也是這樣想,想不到這個叫王薪的老師後臺這麼硬,林老不但是大儒,還是管理書院風紀的高層啊。」

  「只是這樣的話,會不會對這次的考試有所影響?」王亮有些擔憂的道。

  「王亮老師,你的意思是,林老會出手干預這次考試的結果?」徐菱驚疑的說道。

  「沒錯,如果真的發生了,我們跟王薪老師的那場賭局可就……」

  「我覺得不太可能。」黃正皺著眉頭說道:「期中考和期末考可是書院高層共同把關的重大考試,書院創立以來還不曾發生過舞弊的情況,不過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我們也得據理力爭到底!」

  「這種事就算捅到院長大人那邊,也會是我們佔理!」黃正壓低聲音說道,獲得了徐菱以及王亮的認同。

  不知不覺,這三位老師達成了共識,而那位叫賴競的老師似乎因為剛剛的無腦演出,默默的被排擠了……

。。。

  考試,開始。

  所有學生都被閱書石帶進了考試世界。

  「老楊,這次考試的題目是什麼?」王薪走近林成楊,漫不經心的詢問道。

  「這次的考試題目叫『戰王圖』,是戰爭類的靈書。」林成楊回答道,然後趁著黃正等老師不注意時,小聲問道:「王薪,你剛剛跟黃正他們打賭了?」

  王薪微微一笑:「在書院悶了一段時間,找點樂子而已,你就別緊張了。」

  林成楊無奈道:「黃正和徐菱可都是紅桑書院將來的中流砥柱,你可別打擊他們太過分,不然我無法向書院交代的!」

  「小賭怡情而已,沒什麼大不了,再說了……」王薪嘴角輕輕上揚:「若說書院的將來,你們紅桑書院以後可得好好感謝我。」

  「怎麼說?」

  「你剛剛說黃正和徐菱這兩位老師是書院將來的中流砥柱。」王薪露出神秘的微笑:「但我帶出來的這八位學生,將來絕對是書院的巨擘……超越書景印照都有希望。」

  林成楊沉默了許久,然後才道:「此言當真?」

  「你覺得我會開這種玩笑?」

  「好,如果這件事是真的,老夫先代書院向你致謝,至於黃正等人……」林成楊苦惱了一下,道:「不要玩壞了就好。」

。。。

  「這次的考試是叫『戰王圖』的靈書,是戰爭類的。」黃正掌握了考題,分析道:「一般而言,戰爭類的靈書最講求團隊合作,我們的贏面其實不小。」

  「沒錯,不是我看不起王薪老師帶的學生,但他們只有八個人,在戰爭類靈書裡起不到什麼作用的。」徐菱掩嘴輕笑,然後看向了王亮,問道:「王亮老師,你們班上可有比較傑出的學生?」

  王亮聞言,立時有些得意的點頭,笑道:「那是當然,我們班上已經有三名學生寫出靈書,最優秀的是一個叫白梓仁的孩子,今年十五歲,已經寫出兩本靈書了,我預計他明年說不定就能成就一星寫書者了!」

  徐菱訝然:「那還真是了不得,我們班上也才五個人寫出靈書而已,最優秀的是一個叫薛如的女孩子,天賦也不錯,今年十四歲,明年有望可升一星。」

  黃正點頭道:「我們班上有六個人寫出靈書,最優秀的叫趙杰,今年十四歲,也是明年有望升一星……看來今年的新生素質都不錯。」

  「呵呵,王薪老師的班上只怕還沒有學生寫出靈書吧?」徐菱偷偷看了王薪一眼,小聲笑道。

  王亮笑著正準備附和,突然間,閱書石白光一閃,一道人影閃現了出來。

  這是……有學生從考試被淘汰出來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