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G的故事 10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哈爾在路上告訴戴席克洛維斯,他一點都不想去他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要不是為他自己才不會過去,並要他好好感謝他,而戴席克洛維斯只是用一些嗯啊之類的音節敷衍過去。

他們在一個街口右轉進入了住宅區,整條街上都是高級的房子,戴席克洛維斯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地方,而再過一會兒,他們在其中一棟房子的大門停了下來,那幾乎是整個區域看來最大的一間。

「下車,到了。」

「這裡是……」

「我家。」

真的假的?戴席克洛維斯看著這種有著典雅庭園和古典風格的大房子,再看了哈爾的穿著、裝飾得亂七八糟的跑車,又想到哈爾低俗的發言,他覺得哈爾在這裡根本就是一個汙點。

他們下了車,戴席克洛維斯看到有個看起來有點年紀的男人朝他們走過來。

「哈爾少爺。」

「呦,老頭二號,老頭一號在嗎?不要告訴他我回家喔。」哈爾把車鑰匙丟給那個男人「幫我把車停好,謝啦!」

「老爺現在不再加,但老爺交代我,若是少爺您回家要通知他。」

「那你就假裝沒看到我啊,拜託啦。」

不等那人回話,哈爾就拉著戴席克洛維斯往房子走去,那人好像對他喊了些什麼,但是哈爾絲毫沒有要理會的意思,他也只好嘆一口氣坐進哈爾的車裡幫他把車停到停車場。


「那個是這裡的管家,我忘了他叫什麼名字,我一直以來都叫他老頭二號,順帶一提,一號是我爸,那兩個人是這棟房子裡最令人煩躁的兩個東西。」

哈爾推開了房子的大門,裡頭非常寬敞,戴席克洛維斯忍不住東張西望,這裡比市立圖書館還要大。

「怎麼樣?喜歡嗎?要不你搬過來住,然後你把房間還我如何?」

「才不要。」


    
    接著,哈爾吹著口哨帶著戴席克洛維斯穿過一大堆走廊,來到他的房間,哈爾的房間讓戴席克洛維斯有點出乎意料,他以為這傢伙的房間應該會是充滿塗鴉的垃圾堆,但事實上相當的乾淨整齊。

「操,他們把我的房間整理過了,我本來想讓你見識見識一下我完美的藝術的。」哈爾心疼地摸了摸乾淨的牆壁,那裡似乎曾經存在著什麼東西。

謝天謝地,戴席克洛維斯一點都不想看哈爾口中的〝完美的藝術〞,那大概就是一堆髒話和色情塗鴉吧?

「好了,去訓練吧!」哈爾脫下外套隨意的扔在地上並捲起袖子,一把抓過戴席克洛維斯把他扛在肩上,走向房間內的另一扇門。

「放我下來!」

哈爾沒有理會戴席克洛維斯虛弱的掙扎,只是打開了那扇門,李頭是一個乾淨的訓練室,有著各種器材和練習用的武器,另一邊還有一個射擊場,哈爾把戴席克洛維斯丟在一邊的軟墊上面,然後從一旁的架子上取了一把小刀丟在他旁邊。

「幹嘛?」戴席克洛維斯把小刀撿起來,刀鋒部份十分銳利,但看握把部分已經不是新的東西了,看來被很用心的磨過。

「刺我,來,攻擊我。」

哈爾對戴席克洛維斯張開雙手,比起接受攻擊,更像是要擁抱,臉上帶著一貫輕浮的挑釁笑容。

「你在開玩笑嗎?這是真刀。」戴席克洛維斯站起身,把手上小刀的刀鋒對準哈爾。

「擔心什麼?你又碰不到我。來吧,黛西,像個男人。」哈爾做出一個較他儘管進攻的手勢「反正你也看我不爽不是嗎?」


戴席克洛維斯猶豫了一下,才握著手上的小刀衝上前刺向哈爾的腰部,但哈爾輕鬆的閃開了,然後他感到手腕一麻,手上的小刀掉在了地上。

「你那什麼握刀姿勢啊?這樣可以活動的角度不是很小嗎?」哈爾伸手把戴席克洛維斯的頭髮揉的亂七八糟「撿起來,再一次。」

「你不告訴我怎麼握?」戴席克洛維斯不悅的把被弄亂的頭髮稍微撥的整齊一點。

「刀就長那樣,還能怎麼握?難不成你要抓刀鋒嗎?聽希格溫說你不是腦子挺好的嗎?還是那傢伙腦袋也不清楚了?」

戴席克洛維斯有些被激怒了,他把小刀撿起,然後用跟剛才相反的方向握好,然後向哈爾揮去。

「看來你有點動力了嘛,不過沒有任何技巧就是了。」哈爾幾乎沒有一棟超過一步就閃開戴席克洛維斯的所有攻擊。

「你不是自稱是導師嗎?那就他媽教我點什麼啊。」戴席克洛維斯邊說,向哈爾 刀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

「別急嘛,孩子,才剛開始不是嗎?」

「那你就從基礎教我啊!」

戴席克洛維斯覺得現在這樣一點意義都沒有,他把小刀往哈爾丟過去,哈爾沒想到他會直接把刀子丟掉,他閃避的不是那麼從容,但是刀子的準頭並沒有很好,只是擦過了哈爾的手背,在上頭留下一道淡紅的痕跡。

「不錯嘛,差一點就能讓我流血了,雖然那是因為我自己大意,」哈爾坐到地上,對戴席克洛維斯招了招手「過來。」

戴席克洛維斯帶著一絲警戒走到哈爾面前,但哈爾什麼都沒有做。

「來,核心,先一分鐘。」

「啊?」

「不知道啊?就是先趴下,然後用前臂和腳尖撐住身體……看著我幹嘛?我是不會示範的。」

戴席克洛維斯有點不甘願的在哈爾面前趴下,然後照著他所說的指示做,而哈爾只是用一個讓他非常不爽,像是在看著什麼娛樂節目一樣的眼神看他。

啪。


「你他媽做什麼?」戴席克洛維斯感覺到自己的臀部被用力的拍了一下,他抬頭狠狠的瞪著哈爾,對他大吼。

「把身體放平啊,屁股翹那麼高是要給人幹嗎?」哈爾聳了聳肩「別亂吼,浪費體力。」

這個動作的確很累,第一次嘗試的戴席克洛維斯發現他才撐著不到半分鐘就開始全身發抖。

「抖得很厲害啊,沒關係,我一開始也是這樣,久了就習慣了,」哈爾作勢要拉開自己的上衣「想看我練出的精美腹肌嗎?」

「不要讓我看那種噁心的東西。」

「什麼噁心的東西?希格溫可很喜歡。」

「不要跟我講這個!」


──

    今天,歌華德帶著公司的錢要去跟某個非法人組織會面,這是一項危險的工作,誰知道那些險惡的傢伙會不會不守信用或耍一些卑鄙的手段,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做這個工作,老實說,他已經做了一段時間了,但他還是不能避免自己提心吊膽的。

歌華德也沒有幸運到每一次工作都很順利,也不是沒出過事,但是這一次真的是糟了,糟到一個可能會弄死自己的地步。

他現在躲在一棟廢棄大樓的二樓,剛剛他的座車被攻擊,負責接送他的人員護著他逃跑,但那個襲擊者似乎也不是泛泛之輩,很快就從後頭追了上來,他帶著裝了錢的皮箱在巷弄裡亂竄,體力幾乎透支,好不容易稍微甩掉那人一會兒,逃進了這棟大樓想叫人來支援,他拿出手機,在看到顯示著無訊號的圖示後,差點摔了手機。

「歌華德先生──這裡空氣不好,我們還是快點出去吧!」

那人的聲音傳來,在空間裡迴盪,讓歌華德的心臟狠狠的抽了一下,他把箱子緊抱著,生怕自己發出任何一點聲音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親愛的歌華德先生,箱子很重吧?要不我幫你拿著吧!」

歌華德輕輕地放下皮箱,拿出藏在身上的手槍。

「別緊張嘛,我們可以一起喝個咖啡什麼的。」

歌華德聽著聲音大致確認了一下他的位置,拉開保險離開遮蔽物想對對方開槍,結果他一探出身子就發現那人就站在離自己極近的位置,對方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自己,而他也這麼做了。

那人一把打開歌華德的槍,然後用力的把歌華德摁在牆上,讓他完全無法抵抗。

「再見。」襲擊者用粗啞的聲音說著,然後舉起手上的短刀往歌華德的脖子刺了過去。

「好喔,再見。」

另一個聲音突然從一旁傳來,歌華德想轉頭察看來者是誰,但下一秒卻被血紅的液體濺了滿臉。

那個本來壓制住自己的男子太陽穴多了個血窟窿,然後倒向了一邊。

「呼,我剛剛還在想這到底是在劫才還是劫色呢,我似乎是撞見了行兇的現場啊。」

歌華德看向那個突然出現的傢伙,他正把裝了消音器的手槍塞回手中的行李袋裡,那是個身材纖細嬌小的傢伙,留著一頭金色短髮,身著皮製西裝外套,手插在口袋裡項他走來,用像未成年少年的開朗聲音對他說。

「你叫歌華德對吧,這傢伙較的可大聲了。」

「為什麼救我?」該不會是另一個心懷不軌的傢伙吧?歌華德想。

「喔,因為剛好路過啊,又覺得這傢伙這樣喊著到處找你還挺變態的,聽著噁心,所以就順手把他幹掉了。」

「不管怎樣,還是非常感謝你。」挺隨心所欲的,這點跟哈爾還有點像,歌華德露出了微笑,對那人伸出手「希格溫.歌華德。」

「菲立克斯.彼特。」


---TBC

覺得支線開太多,後期會搞死自己。BY 蒼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