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卷一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琳雪蕥視角)
諸位捕捉大隊的成員你們可歌可泣的事蹟,一定會流傳千古的。

讓眾人記住千萬不要在黑館附近隨便設下迷陣、法陣,一定會有人無聊看到跑來惡搞一番。

那麼你們威脅的話,我短時間內不會讓千冬歲曉得,諸位願仁慈的主神願意保佑你們,下次接捕捉人的任務時最好先查清楚他們的後台是誰或是親朋好友甚至伴侶是誰。

不然會像這次一樣,明明是要抓人結果反被人給活生生的整死。

「各位他們踢到鐵板的消息傳回公會的話,等待我們的將會是公會派遣過來的精銳捕捉大隊。」說到這點,夏碎學長也點點頭幫忙接下去:「褚要去一起去,現在他們不會放過你。」

「要找人打架,大姊姊我陪你們打。」外頭發生什麼事啊!為何惡魔大姊會突然想要出手打架啊!

你們這些捕捉大隊的人到底幹了什麼事啊!為何會讓惡魔大姊說出恐怖的發言啊!

現在就怕惡魔大姊貞的衝下去把你們給打成肉餅,不過用公會的黑袍解決公會派來的追兵……某方面來講確實不錯。

「夏碎學長、漾漾那麼我們趁…是誰!」話還沒說完,就被突如其來的敲門聲給當眾打斷。

不妙!該不會外頭的那票人其實是棄子、砲灰,真正的主力早已潛入黑館,不妙!這下會很難出手與判斷。

幸好這個危險預感下一秒就被打散,因為敲門的人已經開口表明身分:「是我。」

太好了!是尼羅,暫時可以放鬆,要不然真的會很難想像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這一秒也跟著放鬆下來,從認識到現在尼羅都非常樂意照顧人,也常幫我們準備好許多事情。

「請你們跟我來。」房間門被打開後,看到尼羅大半夜穿著執事裝,也令我好奇尼羅該不會不需要休息吧?

伯爵你真的不讓尼羅休息,會不會太虐待自己的管家,這麼好的管家根本很難找到,除非你能像格裡西亞.太陽一樣調教…呃,我用錯詞了,因該是要用教導才對。

我們看了夏碎學長一眼,馬上緊跟尼羅移動。

我看漾漾的表情就知道他正在想尼羅要帶我們從黑管什麼秘密通道離開,當下真的很想要說沒這種東西。

如果有那麼當初鬼族入侵時,為何我們不從秘密通道潛入,反倒是正面強攻進來解決鬼門。

最終尼羅帶我們來到伯爵的房間,當然也有人提出一個問題:「伯爵不在嗎?」

看了一下伯爵大人放在牆上各種馬賽克產物,內心裡早已非常習慣,誰叫黑袍當中有正常人嗎?

其實人家也很想要在房間裡掛漾漾的照片,只是想到這會讓男友有種不自在才沒這樣做,大概只有少數正常點的黑袍才會來個正常點的擺設。

「主人正在執行黑袍任務,但我想或許他不會介意讓三位先借道從此經過。」尼羅笑笑地說著,帶領我們到連結房間前的一扇門:「從這裡出去會有一小段路徑,隨後會有扇門能接至右商店街附近,在那邊就不會被法術給封鎖。」

「謝謝你們,我們要出發了。」不能在多待下去,也不知公會的增援何時會抵達,一但他們抵達那事情就會麻煩。

語畢,這次完全不尊重漾漾的人權馬上用雙手將人抱起快步衝進裡頭,夏碎學長也跟尼羅道謝拿了某個東西後馬上追來。

那麼強大又明顯的陷阱,保證會讓公會投入更多人手增援,一但真的遇到我們也很難與之為敵,除非我們這邊也有一支強大的軍隊增援才行。

等等到右商店街也要想辦法才行,如果沒弄好恐怕將在那邊與公會的人員交戰,那麼我下一步該如何走才好。

自己的法寶『百花綻放』有足夠的力量,去騙公會布置的人手嗎?

大概對方實力必須在法術型紫袍之下才有可能,公會對於我所持有的裝備可說是情報有限。

那就賭運氣,只能禱告公會還沒增強右商店街的緊戒力。

由於我們快步的行走很快就看到小路徑盡頭的木製小倉庫,人家也把漾漾放下來,大家一起將們給推開。

門一打開果然看到,右商店街的入口。

「法寶,百花綻放!」自己彈彈手指頭拿出傳統中式的花燈。

花燈慢慢從我手掌上飄浮起來,緩緩地旋轉我們四周都也出現不明顯又透明的花瓣。

花瓣緩緩地飄入右商店街之中,自己也瞬間感應到有兩個實力不強的伏兵存在。

「你們現在執行任務完全沒發現異常狀況,大家也都非常配合簡直,你們也剛好類了口渴所以回去左商店街好好喝一杯。」語氣淡淡又優雅的說著,沒多久兩個白袍就從面前經過。

很好!現在伏兵暫時被騙走,必須在最短時間內衝過去才行。

夏碎學長觀察幾秒鐘後,馬上對著我們兩人說:「褚、琳,我們走!現在時間緊迫,不能多浪費任何一分一秒。」

將法寶收起來,看了漾漾一眼,同時自己的男友也看了人家,彼此都對著對方點頭。

我馬上對著自己施展法術改變自己的毛色,原本金黃色的頭髮順見變成雪白的頭髮,下一秒在恢復原形。

腳掌也凝聚強烈的火焰,好方便等下一衝出去不會讓人可以追到。

在背感受到兩人的重量馬上衝出此地,由於速度太快導致差一點撞牆,當然我墊起腳尖用力一跳,藉由牆壁來個不府和常理的借力使力跳躍,藉此發揮加速效果。

「你們這些白癡!人要逃了!」背後還傳來怒吼聲以級轟炸聲響,只可惜他們想要攔人已經不及。

因為我們三人踏入右商店街裡頭,這一剎那夏碎學長也有所行動:「走!」

眼前看到許多華麗無比的法陣,這也代表夏碎學長已經扔出許多符咒,不只包含傳送類的,也包含反追蹤、反記錄、反干涉等等的符陣。

下一秒,景象跟著改變,我們大家都掉落在柔軟的草地上。

仔細觀察四周還能發現稀鬆的樹木,還能看到黑夜與滿天的星星,雖然這邊不是沉默森林,不過也推測出是守世界某個地方。

夏碎學長沒有整理環境直接坐在樹邊坐下,小亭小妹妹也從夏碎學長的袖口鑽出來。

「小亭很乖一路上都沒說話。」對了!至於小狐這次也有帶她出門,如果讓小狐獨自一人留在黑館風險太大。

就怕公會的人會對我家養女亂來,他們敢亂來!人家保證會想要去砸公會總部,為小狐報仇。

「好乖。」夏碎學長這樣說著,小亭露出滿意的笑容從衣服裡拿出一個野餐墊,而且還算是很大的野餐墊。

看來夏碎學長也幫小亭多安裝有趣的功能,千萬不要說日後小亭會變成小叮噹一類萬用的人物。

鋪完野餐墊,小亭也拿出一盞燈並且點亮。

「褚、琳,這裡暫時沒危險,休息吧。」夏碎學長移動到野餐墊上淡淡說著:「他們知道我們的目的地是綠海灣,應該也設下防備,不能貿然跑去。」

「恐怕沉默森林還有我的產業,可能都被設下監視據點。」說道這點也不會感到意外,公會的人絕對都不是白癡。

有個夜妖精天天跟在妖師背後,那麼沉默森林此刻也被公會納入我們必定會去之地,貿然進出只會給沉默森林的夜妖精帶來麻煩與問題,更不用說白陵然哥還有玥姊是否會找人也是未知數。

連玥姊他們也都是公會那邊,沉默森林也不適合給我們暫時居住。

「琳的想法也很有道理,若公會真的這樣做想必通往焰之谷的路途必定會有公會的監視網。」夏碎學長點點頭,贊成我個人的想法。

那邊那兩個地方是公會的勢力無法碰觸的,那最多只能派人去監視同時避免與那兩邊交戰。

做在野餐墊上思考之後該怎麼辦的時候,小亭端著一杯熱茶分別給我還有漾漾兩人。

看來小亭遲早有一邊會像尼羅那麼萬用,甚至還能像小叮噹一漾任何適合拿出各種道具出來,不得不說夏碎學長的教導實在是太厲害了。

那位小亭小妹妹拿出自己帶量的零食,坐在夏碎學長旁邊享用。

之後該怎麼辦才好?想必明天我們的通緝令就會傳遍整個守世界,想要進城也是更加困難的,就怕去偏遠地區也照樣被人給追殺。

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找到冰炎學長等人,或著我跟漾漾躲到天狐族裡避避風頭,夏碎學長也躲回家中或是去雪夢學姊家裡學習,這三個地方公會因該不會明目張膽的出手。

「…要吃嗎?」男友這麼一說,將手中的杯子拋給小亭。

下一秒,某隻黑蛇小妹妹張大嘴巴一口將杯子給吞下肚,完全不管那個可不可以食用。

等等!為何夏碎學長會突然睡著?會不會是被束縛後,只要一個沒注意施展力量容易疲憊。

「夏…」漾漾還來不及說完,小亭馬上做出安靜的手勢提醒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