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世界  核幻 機體新誕生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一號機 100%
二號機 100%
三號機 100%
四號機 100%

虛擬世界 核幻 time:22:44


「小翼翼──」

有個聲音從上方傳來,疑似還聽到「碰!」的一大聲響。

在下方聽到有人呼喚的翼,自然而然的抬頭往上看,卻被創造者黏在螢幕上而歪七扭八的臉,感到有三條線在從他頭上滑落忍不住嗆道:「主人你耍笨喔!」

「吼──」創造者不爽大吼。

「閉嘴!找我有什麼事?」翼反感的皺眉問道。

「唔…好啦!」創造者識相的閉上嘴,一臉正經的說:「等一下會有新同伴加入,記得要跟他們好好相處。」

看創造者收起白目的語氣,變的與平常不一樣的研嚴肅聲音,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中的認真回應:「是,主人。」

看著翼走掉的身影,創造者鬆了一口氣:「任務完成,回去躺平。」



一個巨大的廣場,中央有著一座噴水池水柱,在太陽的照耀下,潑灑而出的水珠彷彿一顆顆美麗的鑽珠掉落到草地上。另外,在廣場中央還出現了幾道身影,他們便是核幻的機體們,不過仔細一看卻會發現少了一道身影。

「...風流翼呢?」站在最左邊的魑月問道。

翼淡淡的瞥了魑月一眼,「他去主世界放假。」

「呃......」眾機體頭上滑下黑線,在心中一同反駁:『根本不是放假,是被操!!!』

「咳!」翼乾咳了聲,讓機體們的注意力集中,一致的看向他,當所有視線都在他身上後,開口說道:「前幾日主人收到創世主給的禮物,七隻機體,另外,主人還手賤的添加了幾隻,終於在今天完成,所以今日便有新同伴加入。」翼頓了一下又道:「主人也把誕生模式改了,等會會有羽毛飄落,接著在點下羽毛即可。」

翼剛說完,天空便有十三根純白色的羽毛飄落,但由於它們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其中耐性較差的冷冽翼,他直接跳上周邊樹木的頂端,點了靠他最近的幾根羽毛,那羽毛化成一顆小亮點,在快到地面時,亮點分解為無數顆小分子,再結合為電子碎片,最後形成一個人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其他人看到\冷冽翼動作後,也依樣畫葫蘆地跳上周圍的樹,點亮了羽毛,頓時草地多了許多的機體,翼讓他們為自己介紹一番。

「六號機,管家翼,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穿著標準的管家制服的管家翼,執起站在他面前機體的手,流露出百分百迷倒一堆少男少女的笑容,輕吻了她的手背。而被執起手的機體--傲嬌翼,臉紅的的如數上的紅蘋果,頭微微一撇冷哼了聲,抽出被握住的手,向一名女王般的抬頭,高傲的看他一眼,轉身走到翼的身後,而那一瞬間的女王氣勢彷彿沒出現過一樣,嚇到了認識他已久的機體,他們不約而同的想著:『這是隱性傲嬌女王對吧!是吧!』

「哈哈哈!我是守衛機器人魔羯,是來幹一場嗎?」半裸著身體的魔羯出現在大家的眼裡,豪邁的大笑自我介紹。

「......主人的腦袋被入侵了嗎?這麼白癡的機器人也創?」翼看魔羯那白癡行為,嘴角不由自主地抽蓄。

而站在魔羯身邊的機體們,立刻距離他至少五公尺以上,裝作完全不認識他,就連剛誕生的機體也一樣,反正大家也不是很熟嘛!

「喂喂喂!怎麼可以無視我這麼偉大的存在,好歹我......」在魔羯為自己打抱不平的時候,有個聲音打斷了他。

「one,two,three,four,one,two,three,four.」一名身穿教官服的機體,站在不遠處做著伸展運動。

「你這無理的傢伙,居然打斷本大爺的話,找死阿!」魔羯不爽的衝向那名身穿教官服的機體,狠狠的往他身上出拳,而對方卻輕巧的躲開,之後兩人你來我往的向對方攻擊,直到打到半夜都沒完沒了...開玩笑的啦!事實上在打到一半時,身穿教官服的機體直接拿出一條繩子將魔羯綁了起來,吊在樹幹上讓她隨風飄動,才走到翼他們面前,微微勾起嘴角,開始自我介紹:「我叫教官翼,最挑驗不守規矩者,所以大家要好好遵守!要不然被......了克不知道喔!」

教官翼說的話讓大夥們打了冷顫,下意識不問那個『......』代表什麼直接跳過他,看向下一位機體。

「您們好,我叫牡丹,機號十四,是個心靈治癒師。」牡丹臉上的笑容如同他的職業一樣,撫慰了大家剛剛被嚇到的小心臟,讓人對他的好感度UP,UP再UP,的直線上升幾個百分點。

「你好。」大夥們也一一微笑點頭回禮,其中魑月更是直接鋪上牡丹蹭了蹭,卻發現牡丹站在一旁微笑,他身體僵硬的抬頭,看見一位棕髮紅眼嘴角帶著一絲壞笑,幾分噬血的眼神看他,令魑月寒毛豎起,腦中想起警告的大大驚嘆號,一時當機想不起他是誰,直到他低下頭嗅了嗅魑月身上的氣味,說了一句話:「小可愛身上的味道真是香甜,不知道血液品嘗起來的味道如何呢?」

說完便露出了他尖銳的獠牙,作勢要咬下時懷中的小可愛便被人給拉走了,他可惜的嘖了聲,收起獠牙向眾人介紹自己,否則對面的幾隻可能就把椅子給砸了過來,雖然閃的過但是也很麻煩的。

「我教蝙蝠翼,要好好記住喔∼小可愛∼♡」蝙蝠翼對著正躲在翼懷裡的魑月眨了眨眼,讓魑月直接將頭埋入翼的懷中,不敢抬頭,心理默默地淚流滿面,暗道自己倒楣,惹到吸血變態,真不知道當初為什麼會創出這種機體。其他人也想著自家主人肯定是腦袋中風了,所以一時腦抽,創出一個比一個還奇葩的機體,只希望後面的可以正常點。

「大家好,我是廚師翼,有什麼想吃的都可以告訴我,天下之大沒什麼事我不會的料理。」穿著大廚白袍的廚師翼,自信滿滿的笑了笑,沖淡了剛剛氣氛,被大家給接納了。

「你們好,我叫雙魚翼,最喜歡小魚兒,不可以跟我搶喔!」抱著小玻璃魚缸的雙魚翼,用著他那過於正太的臉蛋,努力裝出一張正經臉,讓人直嘆可愛不已,眾人一一點頭保證絕對不搶,雙魚翼滿意的跑到一旁開始玩起魚缸裡的小魚兒。

「咻--」一陣風快速從機體面前吹過,在眾機體還尚未看清是什麼時,先傳來了得分的聲音。原來是一顆足球踢進不知啥時出現的足球門中,大家一致的轉頭看向踢出那顆球的人。

「嘿嘿,我叫足球翼,我最愛踢足球了。」足球翼說完又有顆球從他腳下踢出,一陣風再次吹過,大家以為球會飛進足球門中,卻料想不到會有顆乒乓球吹,打斷了足球的完美路線,不過,那顆乒乓球也太大了吧!!機體們感嘆地想著。

「哼!足球了不起啊,桌球柴是最好的。」一名手拿巨大桌球拍的機體,對著足球翼嗆道,很顯然那顆乒乓球就是他打出來的。

「你是誰?為什麼要侮辱最偉大的足球之神。」足球翼激動的指向打出桌球的傢伙。

「我?我叫桌球翼。少用你那骯髒的手亂指人。」桌球翼不滿的道後,輕蔑的一笑:「足球之神算哪根蔥啊!桌球之神才是最偉大的!」

兩人凝視著對方,空氣傳來雷電交接的聲,淡淡的焦味撲鼻而來,戰爭即將一觸即發,接下來大家以為會像魔羯和教官翼一樣大打出手,結過卻令眾人跌破眼鏡。

「你!居然說出這種話,我看桌球才算是哪根蔥吧!」足球亦不甘示弱的回嘴。

「哼!桌球之神才對!」桌球翼冷哼的道。

「足球!」

「桌球!」

就在兩人互相爭執的同時,某個名為翼的機體,頭上出現了好多的井字號,微笑的拿出兩把特製椅子,便往那兩人的後腦杓打個招呼道:「都給我閉嘴,吵死了。」

「是!!」足球翼跟桌球翼分別被翼的可怕氣勢嚇得不再敢鬥嘴,但眼裡的鬥爭誰也不能阻止,此時,翼只能嘆氣的叫另一位機體自我介紹。

「......冷傲翼。」冷冷淡淡的語氣,讓大家覺得這是一個對什麼都不關心的機體,同時也是一個難以相處的人。

「哇喔∼原來小翼翼生氣起來好有威嚴啊!就連身為主人的我也嚇得直冒冷汗,不過.....小翼翼∼你好帥啊--」空中突然傳出機體最為熟悉的聲音,並且一個兩個大大的粉紅色愛心飄到翼的身邊,眾人嘴角抽蓄,腦袋滑下三條線,而一向最看不慣創造者的冷冽翼,他絲毫不留情的戳破粉紅大愛心。

「噁心。」冷冽翼翼臉嫌棄的道。

「唔!」創造者捂著胸口,彷彿被一箭穿心似的痛苦道:「冷冽...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虧我還對你這麼好......嗚嗚嗚......冷冽你實在太傷我心了......」

冷冽翼聽到創造者的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不再理會創造者,轉頭看向剩下還為介紹的機體說道:「該你們介紹自己。」

「我叫裁縫翼,如有需要可告知我。」裁縫翼微微一笑,簡單的自我介紹。

「咦咦!今天是介紹機體的日子嗎?怎麼都沒人跟我告知!」有個機體從通往虛霞世界的門走了進來,驚訝的看見一個又一個陌生的機體,才想起刑警敦和腹黑敦說過創世主把七隻機體給了主人,但...為什麼會多出這麼多呢?該不會是一時嘴賤加手賤造成的吧!﹙創造者:就某方面來說,你真相了!!!﹚

「風流∼」魑月看見風流翼出現的那一刻,拋棄了翼的懷抱,撲向了風流翼,卻被對方閃過直接朝門撞上,碰的好大一聲,感覺真痛。

「都說別撲過來了,你是欠虐嗎?屢勸不聽。」風流翼淡淡的看了眼魑月,走向其他人。

「臭風流,都不安為一下人家......」魑月揉了柔受傷的鼻子,走向手裡拿著瓶子的機體,好奇的看著。

「呵呵,喜歡嗎?送你。」那位拿著瓶子的機體笑了下,將瓶子遞給魑月。

「真的嗎?謝謝你,它好漂亮喔!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魑月高興的道謝,並且問了對方的名字。

「我叫水瓶翼喔。」水瓶翼揉了揉魑月的頭又道:「如果還想要,可以來找我。」

「嗯嗯。」魑月開心的點點頭,轉身跑去一邊玩瓶子。

「好了,剩下一位,你叫什麼呢?」翼笑笑的看向一直低頭用著筆記本的機體。

「......」回答翼的是一陣沉默,讓翼的臉有些僵硬,最後笑笑的丟一把特製椅過去,砸中了他的後腦勺,卻沒想到那位機體的背後具現化了黑黑的氣場,而在場的機體們都想回房加件毛衣再出來。

「是、誰、丟、的!」抱著筆記本的機體,他抬起頭咬牙切齒的道。

「我。」翼挑著眉看他,身上散發著絲毫不輸它的氣勢,甚至還穩穩的壓過他。

「...我叫宅男翼,請問我的房間在哪?」為了將來的好日子,宅男翼決定不得罪他,立刻介紹了自己並問了房間的位置,他打算短時間內絕對不出房,媽媽呀!太可怕了。

看宅男翼識相的舉動後,心情愉悅的收起黑氣,用手指出一個方向,下一秒便再也看不見宅男翼的身影,不過卻傳來魔音穿腦的尖叫聲,這讓眾機體再一次意識到,惹誰都行,就是千萬不要惹火主人創造出的第一位機體--翼,否則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啊!

「既然大家都互相認識了,那都回房休息吧。」翼笑笑的道,率先走回房間,頓時廣場沒了人影,只剩魑月一個人留在原地呆望,身體漸漸化成電子碎片消失在原地。

看著廣場上的機體一個接著一個的回房,而被教官翼吊在樹上任由風吹的魔羯,則是掙扎的大吼:「喂、喂喂喂,好歹也把我放下再走啊--喂!」

回應他的,是一陣又一陣的涼風,可憐的娃兒,剛誕生就被人給無視了,可想之後的日子會有多精彩!




魔羯:「啊啊啊--來人啊!快給我死回來!!!」






END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