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第一章 拉開帷幕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隔了幾天,陽光明媚的照進校園,每過一天,離演話劇的日子就越近,若繫冰開始加緊安排話劇練習的時間,巴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用上,幸虧所謂的資優生大部分都衝考試,並沒有派人來演話劇,卻也夠嗆的每個禮拜一到五至少有一節可以運用的時間。

話劇是由一、二年級合併演出的,當天來的來賓上至市長下至家長,有意願要出席的家長更是用人海來形容,壓的若繫冰心中煩躁的頭髮都翹起來。

二十四個班級,一年級十二班、二年級十二班,其中由各班決定要和哪個班級搭檔做為一個小組製作道具或是場景佈置,總共十二組的人員調度,甚至連老師也被拖下來演戲,老師們自己獨立一組做行政單位,這些還是由若繫冰提出來的,知道的人都不經意的佩服若繫冰這種魄力。

「哀…姐姐,怎麼我和妳的對戲這麼多…不亞於男女主角啊。」陳玉玲臉沉著苦瓜臉喊著。

王羽琪聽著也無奈的搖搖頭,對戲還是互相挑逗,讓人無法自拔的超越姐妹的存在、變相的百合。

兩人卻很有信心能演好,在團練劇情的時候,雖然有點笨拙,陳玉玲喊出對話的音量嬌小的像是螞蟻叫聲,和淫叫的時候天差地別。

陳玉玲是個半內向的女生,而王羽琪則是很放的開的女生,兩種屬性不同所造成的互相彌補是兩人在一起時開心的原因。

而和兩人搭戲的男主角和女主角樣貌都很普通,頂多中上,倒是男主角眉宇之間雖然透著一股書生的氣息,眼神卻炯炯有神的讓人迷上他。

女主角讓王羽琪有些不解的是,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會被挑選出當女主角的原因。

看著講台上的若繫冰正忙著各個腳色間的調整,然後安排道具組的加緊速度,與品質的堅控,但這樣的行為讓道具組幾個本來就混混的男生敢到不爽站了起來大聲吼了幾聲。

若繫冰嘴邊依然勾著迷幻的笑容沒說話,等著他們罵完,拍了拍手,有些古怪的望了第一個挺出頭來罵的男生。

「嗯~諸位的指教,我已經確實的收到了,那…你們現在有兩個選項,一、繼續幫忙,二、自行離開~。」若繫冰笑著的臉,眼神透著一絲美美的勾引,臉上的認真讓人為之一嘆,眼神陰的卻像是幽冥,卻似乎想很和平的解決事情。

「哼,婊子聽好,要我們離開是妳說的,我們走,做這什麼爛東西啊。」領頭的一身傲骨的抬起頭,看著單單一人的若繫冰,暗暗笑著這個全校都知道的風雲人物竟然會被罵著,走前還採爛了剛剛做出形狀的道具。

若繫冰也不在去理他們,只是拍了拍手和大家行個禮,開些玩笑來緩解氣氛,讓大家再回到份內的事情中。

王羽琪倒是非常佩服若繫冰臉色完全沒變依然笑著的應付幾個混混,城府極深,將來肯定是做大事的料,眨幾個眼睛看著若繫冰安排好眾人的事情就自己緩緩走到做道具的地方,一個屁股緩緩的坐了下來,將雙腳擺到右邊屈著膝蓋坐著。

陳玉玲眼神有些慘慘的看了王羽琪一眼,王羽琪馬上就瞭解了意思,無奈的指了指若繫冰的背影就拉著陳玉玲的手坐到若繫冰的旁邊。

「呃…。」若繫冰驚訝的看著王羽琪,後者只是拋出一個同情的眼神又看了陳玉玲一眼。

王羽琪不得不否認,她的心得確軟,卻沒軟的讓人一眼看出,看著若繫冰明明孤單、無助卻要裝作沒事情般,接下做道具的攤子,心中稍微酸了一下,像是一隻領頭的白鴿,攔著裁決方向的責任,卻是一個人在前方。

「妳還好吧?」王羽琪看著地上被採爛的道具,不看若繫冰的說著,與其說是在裝忙,心裡卻依然抗拒著對上若繫冰的眼神。

若繫冰搖了搖頭,扯開嘴角,露出潔白的牙齒,樣子讓人非常動容,櫻花粉的嘴唇濕潤的看起來很有彈性,讓人隨時都想咬上一口。

看了看手上的道具,其實心裡很難受,但是,招惹上若繫冰的人,絕對會吃不玩兜著走,早在幾個混混走出去後,她的管家早就打了幾通電話,警察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學校,抓走幾個混混。

原因!?幾個可憐的混混早就被安上傷害罪並且罪證確鑿,當然,佈下這個圈到的依然是若繫冰,也許…幾個混混出來,會多幾到內傷也說不定。

「還好,事實上,心情依然好著。」若繫冰側著頭看著王羽琪長髮垂下,眼神專注的樣貌,看著自己喜歡的女生,是最棒的幸福。

陳玉玲這時忽然抱著若繫冰,讓溫暖傳遞在若繫冰的身體中,緩緩的開口說著:「冰冰,想哭的話就哭出來沒關係的。」

“哭!?”這一個字在若繫冰和王羽琪的心中都各自爆開,對於若繫冰來說,雖然難受,卻不想哭。而對於王羽琪來說,要是若繫冰哭出眼淚,自己肯定會忍不住也哭出來。

「我不想哭…哭這種行為只是為了表現給人看,而我,並沒有可以看我哭的對象,呆瓜玲。」王羽琪聽到後,鬆了口氣,眼神偷偷瞄著若繫冰的臉,卻冷不防看見若繫冰那雙感情豐富的雙眼也看著自己。

王羽琪嚇一跳的趕緊又將目光甩到地板的道具上,這一次她依然知道她在看她。

若繫冰的外表看起來就是弱不禁風的樣子,讓人覺得她該哭反而才是正常的,而王羽琪的外表看起來就比若繫冰和陳玉玲更要堅強成熟幾分。

整理到一半,王羽琪因為低著頭收拾著,並沒注意到自己汗水已經緩緩在流了,專心想著事情,眼看汗珠都流到了下巴準備往下墜,若繫冰拍了拍身旁抱著自己的陳玉玲的身子,示意讓陳玉玲放開。

當陳玉玲微笑了一下,放開後,若繫冰從口袋中拿出手帕,爬向王羽琪,擦掉了王羽琪臉上的汗,王羽琪嚇一跳的看著若繫冰,若繫冰身上的清香也緩緩飄入王羽琪的鼻稍。

王羽琪瞬間愣掉的抬起頭,坐在原地,呆呆的望著若繫冰,看著她溫柔的月光像是撒再向晚的街道,而若繫冰的手就像是在撫摸著流水,輕的讓人迷失了心中的禁制,擦著王羽琪臉上的汗水。

世界上彷彿剩下她們兩個,而在王羽琪眼中的若繫冰,的確非常漂亮,漂亮的讓人眼神閃爍。

王羽琪忽然驚覺自己眼神完全被若繫冰所迷惑住,差點無法自拔,趕緊擺脫。

「咳。」

王羽琪很快的又低頭收拾著東西,口中小聲的掛著謝謝,心中很不是滋味,可是王羽琪並不了解,為什麼很不是滋味…。

當東西收拾好之後,四周的空氣依然正常,感覺卻讓人有些怪異,每個人目光都飄向王羽琪和若繫冰,像是在訴說著兩個人有著一層關係,”是…朋友?”。

而在一旁的陳玉玲已經陰沉下了臉。

「姐姐?冰冰?妳們是不是該跟我說什麼。」陳玉玲陰狠著眼神,脖子紅慨,嘴角微微勾起的說著。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