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女朋友與男朋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許麗娜帶著李綠去了一家健身中心。準確來說是健身中心樓上的一家跆拳道培訓班。

    穿著白色道服的洪志龍走過來打招呼︰「嗨。」

    許麗娜沒和他「嗨」。她就打量了一下場地。這兒挺寬敞的,主要是沒有桌椅,看起來空蕩蕩的。地板鋪了一層有彈力的墊子。

    看到很多個也穿著道服的小孩,許麗娜非常不滿︰「洪志龍,原來你整天和一群小朋友玩過家家,虧我還以為你是跆拳道高手!」

    洪志龍有些尷尬︰「這里是面向青少年的…」

    「幼兒還差不多!」

    許麗娜說話粗聲粗氣的。

    洪志龍繼續尷尬。

    李綠不吱聲。

    許麗娜雖然外表強悍,但她似乎有些缺乏安全感。她身上總是帶著小刀,而且她還要求李綠教她玩刀。李綠根本不會教人。她想到班上的洪志龍練跆拳道練很久了,就想看看要不要也練跆拳道。但她現在興致缺缺了。她就按原計劃來了︰「綠哥,你和他較量一下,不要放水。贏了我就請你吃烤肉。」

    李綠發呆了一會兒。

    洪志龍連忙拒絕︰「我們練跆拳道可不是為了打架,我和李綠也沒什麼好打架的。」

    許麗娜狠狠瞪了他一眼︰「是較量,公平公正的較量,誰要你們打架了?綠哥,打他!」

    李綠就說了︰「我不能打志龍。」

    許麗娜往李綠的腳踩了一腳。

    李綠沒表情。

    「吵什麼呢?」

    一個高大的成年人走過來了。看來他是教練。

    洪志龍連忙解釋︰「陳教練,這兩位是我同學,過來參觀的。」

    陳教練傲慢地抬起下巴︰「你們要報名嗎?」

    許麗娜突然猛踢了陳教練一腳,接著她就躲到李綠身後了。

    陳教練的臉迅速變了。

    洪志龍瞠目結舌︰「許麗娜,你干什麼啊?」

    許麗娜探出半個頭,保持警惕。她沒說話。

    李綠雙手垂著,站得跟一根木頭似的。

    陳教練控制住了︰「滾!」

    許麗娜從李綠背後閃身出來,又想猛踢陳教練的腿。不過陳教練是教跆拳道的教練,他的反應是很快的。他就反擊了。也出腿了。

    「哇!」

    許麗娜發出了殺豬一樣的慘叫。

    陳教練沒有繼續攻擊。

    洪志龍傻眼了。

    李綠一動不動。

    「好痛!」

    許麗娜抱著腿,單腿跳了兩下。李綠在她失去平衡的時候扶住了她。但是她不買賬︰「你別踫我!」

    李綠不太高興︰「你快摔倒了。你要是不會摔倒,我也不會扶你。」

    許麗娜比李綠更不高興︰「我被人踢了,你在干嘛?你怎麼沒有保護我?」

    許麗娜就是想把教跆拳道的教練惹毛了,好讓男朋友出手秀一秀。這樣大家都會很開心。起碼她會很開心。但她沒想到李綠這次動也不動的。

    面對女朋友的指責,李綠說出他的理由︰「是你自己要踢他的,就算我把你拉開,你還是想踢他。結果是一樣的。所以我就不干涉你了。」

    李綠展現了他縝密的思維。許麗娜吼了他︰「那我現在腿受傷了怎麼辦!」

    李綠不吱聲了。

    洪志龍說︰「我有跌打油,你們跟我來吧。」

    由于陳教練要趕人了,洪志龍就把李綠和許麗娜帶到角落里了。他還特別叮囑兩人不要大聲說話。這讓許麗娜更不高興了。她和李綠靠著牆坐下去,一下就把腿擱他身上了。

    李綠抓著許麗娜的小腿,悶聲不響地給她擦跌打油。許麗娜突然雙腿夾住李綠的脖子,想要使出奪命剪刀腳的樣子。但她雙腿的腳踝都被李綠抓住了。而且兩腿也被掰開了。

    許麗娜大叫︰「強奸啊!」

    結果許麗娜和李綠都被趕出來了。

    李綠說︰「吃烤肉了。」

    許麗娜狠狠瞪他︰「你什麼都沒做還想吃烤肉?」

    李綠說︰「你要做愛的話我可以和你做愛。做完了吃烤肉。」

    李綠認為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他妹妹就經常吃了東西後回去做愛,感覺心滿意足的。換個順序,先做愛,再找東西吃也不錯。

    但許麗娜非常不爽︰「沒心情!」

    李綠不吱聲了。他進入待機模式了。

    氣了一會兒後,許麗娜騎上黑色小綿羊。李綠坐到後座上,雙手扶著許麗娜的腰。還是很氣的許麗娜呵斥了他︰「下去!」

    李綠就下去了。他覺得今晚可能吃不到烤肉了。

    雖然李綠說下去就下去,但許麗娜還是很氣︰「上來!」

    李綠就坐到後座了。雙手重新扶著許麗娜的腰。

    很氣的許麗娜發動了小綿羊,哪里都沒去,先在路邊的小超市買了一瓶水。李綠就說了︰「我要喝可樂。橙汁也可以。」

    「自己買!」

    「我沒帶錢。」

    由于約會前說好是許麗娜出錢,李綠就一毛錢都不帶了。

    「哼!沒錢?沒錢就忍著,回家再喝水!」

    許麗娜站在超市門口咕嚕咕嚕地喝水。她不給李綠喝。

    李綠一動不動。他對干渴和饑餓的忍耐力遠超常人。

    許麗娜繼續咕嚕咕嚕。瓶里的水不多了,但她絲毫沒有讓男朋友喝的意思。她表現得有點過份。

    李綠沒事做就開始發呆。

    這時候有個小青年進超市買了包煙,剛走出門口就點了一支。許麗娜突然一口水噴出來,噴了那小青年一臉。剛點著的煙也熄了。

    她還振振有詞︰「吸煙有害健康!」

    「媽的!臭妞兒,你找死嗎?」

    小青年一看許麗娜穿著破爛到大腿幾乎全露的牛仔短褲就把她當成小太妹了。

    許麗娜悍然回敬︰「我就噴你了,怎樣!」

    「操!」

    小青年一沖動就一巴掌往許麗娜臉上扇去,早有準備的許麗娜又往李綠身後躲。小青年猛然向前一步試圖追擊。由于他有點激動,右腳的拖鞋踢飛了。正當他跳著想穿回拖鞋的時候,李綠一腳把他踹倒了。完全是乘人不備的做法。

    「媽的…哦!!」

    小青年爬起來沖向李綠,李綠抬起了膝蓋。小青年馬上捂著襠部倒下去了。

    許麗娜得意地笑了︰「這才像樣。」

    李綠認為許麗娜心情不錯。他就提出要求了︰「我要吃烤肉。」

    「上來!」「嗯。」

    涉嫌故意傷人的兩人騎著小綿羊走了。

    倒霉的小青年在緩過氣後又給自己點了一支煙。

    另一邊,李藍和劉文海一起洗了個澡。渾身粘乎乎的再痛痛快快地淋浴是最舒服的。

    劉文海拿著大毛巾,習慣性地給藍兒擦身。其實就跟愛車一族反復擦自己的車差不多。回到臥室里後,他又拿了一條小點的毛巾擦干她的頭發。這主要是因為兩人剛才也洗了頭。

    李藍一動不動。她低頭審視著自己的胸部,感覺還是太小了。她認為胸部應該大到能遮擋視線才算是合格的胸部。

    「寶貝,我愛你。」

    劉文海習慣性地抱住藍兒並親吻她。他一般選擇親吻她的臉蛋和嘴唇,手一般揉捏她的圓臀。由于兩人都是赤裸著的,他的小鳥就往她身上貼了。

    李藍留心注意男朋友的舉止。結果發現他一直沒有撫摸自己的胸部。她就郁悶了︰「老公,你不喜歡摸我的胸部。」

    「怎麼會呢!寶貝,你的胸部又軟又有彈性,老公最喜歡摸了。」

    劉文海趕緊捏了捏李藍的胸部。嘴巴繼續往她臉上親。盡管小鳥軟趴趴的,但他對她的佔有欲一點也沒有減退,很快就把舌頭伸進她嘴里了。

    兩人接吻了一陣子。接著李藍被劉文海摟著走到了床邊。他把那條刻著自己名字的紅繩手鏈戴到她縴細的手腕上,然後又熱情地吻了她幾次。為了回應她關于胸部的撒嬌,他還輪流吸吮了她兩顆小葡萄。李藍滿足地哼了哼。但現實中的矛盾仍然存在︰男朋友不介意她的胸部比較嬌小,但她介意。

    在劉文海吸吮著的時候,李藍就說了︰「何芸可以幫我按摩胸部。明天晚上我就去她家里。」

    劉文海抬起頭說︰「老公也可以幫你按摩胸部啊!」

    「不行,你晚上要學習。我不能影響你學習。」

    李藍認為學習很重要。雖然她根本不學習。

    「但你也別找她啊。」

    劉文海一想起何芸,他心里就有陰影了。他以前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是何芸名義上的男朋友,有苦說不出。那段日子實在太難熬了。這大概就是他對藍兒佔有欲特別強的原因。溫順的藍兒讓他重拾了作為男人的自信。

    李藍不太高興︰「何芸是我的朋友,我就要找她。」

    劉文海張嘴就哄︰「不要找她,听話,寶貝。」

    說著他就趴在她身上親她了。但是李藍不買賬︰「我還是要找何芸。你不能干涉我。」

    劉文海嚇唬了她︰「你要是不听話,老公就把你鎖在家里,一輩子都不讓你出去。」

    李藍別過臉,不理人了。劉文海感覺有點冷場。不過剛才這個突發的想法也挺贊的。他就躺到一邊想象了。

    李藍認為劉文海可能要睡覺了,她就翻了個身,側著貼住他的身體了。這是她的睡覺原則,心里不太高興也要抱著男朋友睡。

    由于藍兒溫順地貼著自己,劉文海的小鳥漸漸膨脹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