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小樂趣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由于這一次的活塞運動圓滿成功,劉文海心里沒有任何負擔,這會兒他就只管居高臨下地親吻藍兒。他又問了那個重復過無數次的問題︰「舒服嗎,寶貝?」

    「好舒服。」

    李藍用腳丫蹭了蹭男朋友的腿。這是她感覺良好的表現。

    劉文海繼續壓著她說情話︰「老公在你體內射了好多精液。喜歡吧。」

    「喜歡。」李藍柔柔地說道︰「老公,你就這樣插著不要動。不要把雞雞拔出來。」

    劉文海連忙做出保證︰「放心吧,寶貝,老公會一直插在你里面的。」

    「嗯。」

    李藍很喜歡被插的樣子。她的臉蛋始終粉粉的,紅暈一點沒有消退。

    由于藍兒讓自己插得上癮了,劉文海就悠閑地壓著她不動,保持整根塞在她體內的狀態。他時不時親她兩下,接著又說情話︰「這樣插著你,精液都不會流出來哦。寶貝,你是不是想讓老公的精液一直留在你體內呢?」

    「嗯。」

    李藍很喜歡听男朋友說色色的情話。他說得越色,她就听得越興奮。她裹著絲襪的雙腿又把他夾住了。

    劉文海再接再厲,說得更色了︰「老公在你里面射得好深,精液流進你的子宮里了哦。」

    「嗯。」

    李藍興奮得抬頭親了劉文海的嘴唇。她被他重重壓著,身體是起不來的。抬個頭也挺吃力的。不過她還是親了他。

    劉文海把頭低了下去。不過他沒吻住李藍,兩人的嘴唇有一段小小的距離。李藍果然又主動親了他兩下,「啾」了又「啾」,聲音挺響的。

    兩人互相凝視著。感覺似乎好得不能再好了。接著劉文海又開始吮含藍兒柔軟的嘴唇,把舌頭伸進她嘴里慢慢地攪。他的舌尖掃過了她的牙齦和牙齒,什麼都能舔的樣子。李藍沉醉地讓男朋友吻著,忽然間,他把口水吐到她嘴里了。她嗯的一聲咽下去,感覺還挺甜蜜的樣子。反正很習慣喝口水了,她就很放松,眼楮都不用睜開了。

    李藍享受著做愛後的溫存,她覺得這太舒服了,一刻都不想和男朋友分開。在持續的熱吻中,她感到塞在體內的小鳥膨脹起來了。越來越硬了。她興奮地扭了扭腳趾。劉文海也逗她了︰「寶貝,老公的雞雞硬起來了哦,想不想讓老公再操一次?」

    「想。」

    李藍雙手勾著劉文海的脖子,等著他重新開展活塞運動。她習慣了讓劉文海主導,因此她不會做出突然翻身壓倒他,然後騎著他來回扭這樣的事。她就只會等著被操。外表斯文,但佔有欲非常強烈的劉文海對她也是十分迷戀︰「藍兒,你好可愛啊。老公好愛你。」

    說著他就吻住她的小嘴,屁股一上一下地連續拱著。動作相當嫻熟了。李藍鼻子嗯嗯哼著。她可以一晚上躺著不動,承受上萬次的活塞運動。充分體現出女性的柔韌。

    由于劉文海在藍兒體內射了一次,精液還囤在里面,這會兒他抽送起來噗滋噗滋地非常響。他感到藍兒的花苞又熱又滑,里面整個粘糊糊的。這樣就減輕了不少摩擦阻力。但他也要擔心自己的床單了。他就伸手抽了幾張紙巾,先墊在藍兒的屁股下再說。

    李藍不動如山,以不變應萬變。劉文海繼續「噗滋噗滋」地打樁。果然,在他的賣力耕耘之下,花苞流出了粘稠的體液。流到菊蕾上了。

    劉文海變本加厲,采用二倍速打樁。接著是三倍速。射過一次後小鳥變得更堅強了。在充分適應藍兒緊致的花苞後,他決定再次挑戰後背式。他就說了︰「寶貝,老公想在廁所里操你,操完直接洗澡。」

    「不錯。」

    李藍馬上答應了。只要有小鳥陪伴,她覺得去哪兒都行。

    劉文海總算把小鳥拔出了。李藍也泄了一股蜜汁。男朋友一起身,她就輕松多了。她脫掉薄紗睡袍和長筒襪,紅繩手鏈也脫掉了。接著她就貼著劉文海的身體,和他一起去浴室了。

    兩人轉移了陣地,沒有中場休息。劉文海讓藍兒轉過身去,直接就把小鳥插進她體內了。戰火激烈地延續。

    因為浴室里既沒有空調也沒有風扇,兩人很快大汗淋灕。而且是全身出汗。劉文海身體汗津津的,他看到藍兒白皙的後背變得油亮,更加膚若凝脂了。更性感了。而且她腰細屁股大,他看著就非常興奮,小鳥硬得能打棒球。他每一下都插得很深,狠狠撞擊她的圓臀。雪白的臀肉顫得厲害。她呻吟得也十分撩人。

    劉文海興致高漲,斗志昂揚,抱著藍兒的腰腹猛頂,盡情宣泄他對她的征服欲。接著他又讓她起身,雙手掐著她的乳房,胯部好像裝了馬達一樣高速機械運動。整個進入狂熱狀態了。

    李藍這會兒雖然是站著的,沒有被壓在身下的壓迫感,但她感覺男朋友好像獸性大發了的樣子。沒有理智,只剩雄性本能了。這樣挺好的。

    因為女生的花苞本來就很適合讓男生插,李藍也沒什麼好擔心的。花苞再怎麼插也插不壞。她就很安心地承受他的抽送,乳房被他用力掐著的感覺也很好。她還雙手向後摸他的大腿。

    經過反復抽送摩擦,兩人下體結合處的毛發被花苞流出的白漿弄得粘糊糊的,里面整個插得像漿糊一樣。正當劉文海覺得自己神勇無敵的時候,他忽然就小鳥一酸,射在花苞里了。他趕緊順勢沖刺,抓住最後的發光發熱的機會。接著他就在藍兒體內射了一股又一股的精華,而且快感強烈得受不了。他本能地緊緊摟住藍兒,她沒顫抖,他自己倒顫抖起來了。實在是太爽了。

    這一次劉文海沒有把小鳥留在李藍體內,射完馬上就拔出來了。熱熱的精液迅速流出花苞。劉文海蹲了下去,掰開藍兒豐腴的臀瓣,將她流漿的花苞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而且他還插了手指進去。由于男朋友非常關注自己的私處,李藍也就很配合地站著不動,任他又插又摳。不過接下來劉文海把那些粘糊糊的東西抹到她的菊蕾上,並且用大拇指揉著菊蕾,她就扭起來了︰「老公,你不要弄我的屁屁。」

    劉文海往藍兒屁股打了一巴掌,喝止了她︰「不要亂動,乖乖地讓老公摸。」

    由于今晚被男朋友連操了兩次,享受了不少樂趣,李藍這會兒就不抗拒了。

    藍兒一順從,劉文海就更強硬了︰「自己把屁股掰開。」

    李藍扭了扭臀部,接著就雙手掰開了臀瓣,將菊蕾和花苞充分暴露給男朋友看。其實她也挺喜歡做色色的事。

    「這就對了。」劉文海一邊揉著藍兒的菊蕾一邊對她進行思想教育︰「藍兒,听話的女孩才是好女孩。你要一輩子听老公的話,當一個最乖的好女孩,知道嗎?」

    劉文海提出了一個喪心病狂,極度大男人主義,極度不尊重女性的要求。不過李藍听了沒有什麼反應。她知道男朋友的佔有欲確實非常強。她就「哦」了一聲。

    劉文海不斷愛撫藍兒下體最敏感的地方,又揉菊蕾又揉會陰的。李藍雖然自己掰開了屁股,但她還是忍不住扭扭。畢竟還是太敏感了。劉文海感覺藍兒已經適應了,他就用手指頭突然一摳。李藍觸電般轉了過去。劉文海怕藍兒生氣,起身就抱住她了。嘴巴也湊過去吻她了。

    李藍閉著眼楮讓劉文海吻,雙手抱住了他。這會兒兩人身上都是汗水,彼此一樣粘乎乎的。不過這里是浴室,身體光溜溜的,汗流再多也沒有關系。感覺還很特別。

    兩人的身體越貼越緊了。汗水也越流越多了。李藍雖然胸部不大,但她很喜歡將她兩團軟肉緊緊貼著男朋友的胸膛。手也撫摸著他濕滑的後背。感覺兩人的汗水都混合在一起了。原本不喜歡流汗的她也忍不住貼著男朋友磨蹭起來。用全身的肌膚磨蹭他。少男少女的荷爾蒙似乎也混合在一起了。

    因為是面對面貼著,劉文海很順手地揉捏藍兒的臀部。但是他揉著捏著又伸手往臀瓣間沒入,手指從菊蕾一路擦到了花苞。李藍被他擦得有點受不了︰「不要弄屁屁了。你要是再弄屁屁,我就不要你當我的老公了。」

    李藍說得非常嚴厲。劉文海向她討價還價︰「寶貝,我就摸你的屁屁,不會再用手指插你了,相信我。」

    「嗯。只摸摸可以。」

    李藍很相信自己的男朋友。劉文海就心安理得地繼續摸她的菊蕾了。兩人粘膩地擁吻著,流汗也變成樂趣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