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學習和不學習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在余雪貞家里,陳曼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一方面是她想當邱少杰的女朋友。另一方面是她必須挑戰厚臉皮的極限。她覺得就算去做了也不一定成功,但一定很丟臉。她想了想還是放棄了︰「以後再說吧。」

    李藍不理陳曼了。

    陳曼尷尬了。

    余雪貞見雪糕吃完了就開始舔李藍的嘴唇。

    另一邊,另一個李藍和男朋友吃完了晚飯,開始想要親熱了。她身上只穿著一條三角內褲和一件白色的抹胸,很居家的感覺。同時也是隨時可以做愛的感覺。

    劉文海最近養成了飯後喝一杯咖啡的習慣。他就問了︰「寶貝,要不要和老公一起喝咖啡?喝了咖啡,嘴里味道很好的。」

    「不錯。」

    李藍其實不是很在意口氣的問題。就算嘴巴臭臭的,她也可以和男朋友接吻。

    李藍把兩條腿都擱在沙發上。她雖然沒有將腳趾涂上指甲油,不過皮膚白皙是她天生的優勢,腿怎麼擺都賞心悅目。

    劉文海端來了兩杯咖啡。他怕藍兒喝不習慣,因此在她那杯加了很多糖和牛奶。

    由于劉文海有著優等生的作息規律,他就說了︰「藍兒,我先去學習,等會再和你做愛。」

    但是李藍不同意︰「現在是喝咖啡的時候。喝了咖啡要親熱一下。」

    李藍很不高興。她認為自己身上只穿著內衣,應該是很吸引人的。男朋友應該表現得非常熱情,甚至獸性大發才對。但他現在居然說要去學習。這真是太沒意思了。

    「好,好,老公陪你喝咖啡。」

    劉文海很熟悉藍兒的情緒變化,知道她這會兒是最需要被哄的時候。他就坐下去了。

    兩人一起喝咖啡。

    劉文海單手撫摸李藍光滑的大腿。李藍覺得這樣就對了。她捧著馬克杯慢慢地喝,享受著被撫摸的感覺。她同時也欣賞著手腕戴的紅繩手鏈。刻在兩顆珠子上的現在是自己老公的名字了。感覺更親昵了。

    劉文海攬住李藍的肩頭,以他一貫的風格調情︰「寶貝,你很喜歡這條手鏈吧。」

    「嗯。」

    「是不是要一輩子戴著?」

    「嗯。」

    「手鏈上是誰的名字?」

    「老公的名字。」

    李藍說得甜甜的。劉文海的褲襠馬上撐起來了。為了更好地展開手腳,他把李藍手里的杯子給沒收了。接著他就把她緊緊地摟在懷里,嘴巴火速湊了過去。李藍沒有馬上張開小嘴,她就稍微仰著臉。反正已經被摟著了,接下來就是享受了。

    「寶貝,你又乖又可愛,老公好愛你啊。」

    劉文海「啾啾」有聲地親吻李藍的小嘴,親了幾下不過癮,干脆嘴巴大張,把她的嘴唇整個覆蓋住了,直接吸吮起來。這樣的接吻方式就有些恐怖了。好像章魚吸住了獵物似的。不過李藍就喜歡男朋友這種極致的熱情。她那嫩白的臉蛋很快泛起粉色的紅暈,嬌軀也軟綿綿的,好像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將藍兒嬌嫩的嘴唇吸吮了夠後,劉文海果斷突破她的牙關,舌頭熟練地伸進嘴里攪動。李藍閉著眼楮,鼻子「嗯嗯」地輕聲哼著。接著她被攔腰抱了起來,雙腿擱在他的大腿上。她順勢依偎在他懷里,盡情地和他唇舌交纏。

    大肆熱吻了一陣子後,劉文海想著和緩地來調情一下,他就說了︰「寶貝,老公用嘴喂你喝咖啡好嗎?」

    「不錯。來喂我吧。」

    李藍對情侶間的親密游戲情有獨鐘。感覺也很愉快。

    劉文海就含了一口咖啡。李藍盡可能地張開嘴巴,仰著臉等待。劉文海慢慢地吐,嘴里的咖啡全部垂進李藍嘴里了。接著李藍就咽下去了。

    「好不好喝?」

    「不好。太苦了。」

    李藍有一說一,實事求是。

    劉文海連忙說道︰「老公用你那杯喂你吧。」

    「嗯。」

    李藍軟軟地貼著男朋友,她一點都不想動。對她來說,男朋友的懷抱就像冬天早上熱乎乎的被窩。

    劉文海攬住藍兒,伸手換了那杯比較甜的咖啡。接著他繼續用嘴喂她。她也喝得很滿意。他有時會故意直接吐唾液給她,她還是喝得很滿意。

    經過充分的調情,劉文海決定就在這張沙發上和藍兒做愛,痛痛快快地操她一頓,然後再去學習。

    不過風扇吹畢竟比不上空調,兩人窩在一起很容易流汗。李藍不喜歡流汗。她就起了身,說︰「老公,你先去學習。我要去洗個澡。」

    「啊?」

    劉文海愣了一下。

    李藍自己走了。

    劉文海覺著這樣也好,把該做的事做了,等會才能無牽無掛地做愛,想搞多久就搞多久。

    劉文海就抓緊時間學習去了。不過他再怎麼抓緊也沒有李藍快。由于是一個人洗澡,李藍沒有泡在浴缸里,只是沖了個涼就回來了。而且她是光著身體回來的,身上就戴了那條紅繩手鏈。

    由于房門被打開,劉文海下意識地望了過去。一望就看到藍兒一絲不掛的胴體。她那雪白的肌膚,粉嫩的小葡萄刺激了他的小鳥,他決定把學習放在一邊,先操了藍兒再說。這樣想著的時候他已經離開了書桌,把李藍抱住了。

    李藍就問了︰「老公,你學習好了沒有?」

    「還沒,等會再說。」

    劉文海直接摸李藍的下體。她那柔軟的花苞有點濕潤,頓時就令他的小鳥更硬了。他想馬上插進去。

    但是李藍批評了他︰「你已經在學習了就要好好學習,不能三心兩意的。」

    「都學習得差不多了,來做愛吧。」

    劉文海說著拽下褲子,勃起的小鳥彈了出來。

    但是李藍堅決反對︰「這樣就影響你學習了。我要當你的好老婆,不能影響你學習。」

    「呃…」

    劉文海的小鳥軟了。他覺得自己快被藍兒弄暈了。喝咖啡前不讓他學習的是她,現在讓他學習的也是她。不過他相信她不是故意整他。藍兒是個很單純的女孩,雖然怪是怪了一點,但她心地很好。

    「那老公就繼續學習了。」

    「嗯。加油。」

    李藍往劉文海臉上親了一下作為鼓勵。她認為既然兩人已經是夫婦關系了,她就要考慮劉文海作為自己的伴侶,將來能不能當一個合格的好老公。首先他就要學習好,考個好大學,將來才能找好工作。這樣她才能安心地當他的好老婆。

    兩人再次進入休戰期。

    劉文海認真學習。

    李藍光溜溜地躺在床上,拿著男朋友的手機玩。不過賽車游戲也不好玩了。她就又打開衣櫃,拉開抽屜,隨意翻著衣物。她把屬于她的睡袍和絲襪找出來了。原來劉文海給她買了三套,除了黑色的和白色的,還有一件是粉紅色的,也是薄薄的,很透明。絲襪也有好幾件。她就把粉紅色的薄紗睡袍穿上了,然後隨意拆了一雙灰色的長筒絲襪。雙腿套上絲襪後,她覺得自己美美的。可是只有自己看也沒意思。她就問了︰「老公,你學習好了沒有?」

    「我正做題呢。」

    劉文海沒看藍兒。他很專心。他已經寫好作業了,這會兒是在做更難的題,他自己找的題。這是他的優等生秘訣之一。

    由于剛才沒做就熄火,劉文海決定無論如何先把學習計劃完成了再說。等會再把藍兒壓在身下,狠狠操她一頓。

    不過李藍這會兒沒事做,她就說了︰「我想吃雞雞了。老公,你把雞雞給我吃。我吃雞雞的時候你可以繼續學習。我不影響你學習。」

    「好,好啊。」

    劉文海一听就硬了。他站起來就把褲子和內褲都脫了,光著屁股坐在椅子上。書桌下面空間很大,李藍很快鑽進去了。她外屈著小腿坐著,樣子十分乖巧。劉文海屁股一挪,帶輪的電腦椅靠上前去,他的胯間就剛好對著她的臉了。變直了的小鳥好像長槍一樣捅過去。由于藍兒打扮得非常性感,小鳥也硬得非常厲害。

    李藍握住了小鳥,首先親了一下蘑菇頭。看得出她十分喜愛男朋友的這根東西。她用很甜的嗓音說道︰「老公,你的雞雞好熱。」

    「貼你臉上,快。」

    劉文海下了命令。李藍就把小鳥貼在她的臉蛋上了,感覺燙燙的。她親昵地用臉蹭了蹭小鳥,小嘴溫柔地親吻。劉文海感到他的定力受到了嚴峻的挑戰。他就修正了命令︰「寶貝,你把老公的雞雞含在嘴里就好,不要太激烈,老公還要學習。」

    「嗯。」

    李藍在親熱方面有著很強的服從意識。她就含住小鳥不動了。劉文海非常享受地繼續學習,越做題越有靈感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