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筆  因與緣的開始 0.03 . 爺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她又回到這裡了,最熟悉的黑色。

不同的是,應該在旁邊,也就是那個傻傻的東西。


卻不見了。


只有她一個,孤拎拎的,獨自在這片名為黑色的境界裡。


孤拎拎的...


.................................................


暖暖的溫度,輕輕飄飄的將她拉起,然後...

然後就醒了。


『好像忘記了什麼......』


她緩緩打開沉重的眼皮,酸楚的眼睛此時無神的表示。


當完全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柔軟的環境裡面,身上還有厚厚的毛毯。

轉頭,看到她旁邊有一個巨大的布偶,但是好像很舊了,上面裝飾眼睛的釦子已經不知道掉到哪堨h了。

頭上天花板畫滿簡單易懂的圖案,好像挺有趣的,不過她不知道是講述什麼故事罷了。

她剛才睡覺的地方是一個大大的竹製睡籃,籃子上還吊掛著可以發出清脆聲音的鈴鐺。


「噹噹噹.....」她的手碰了一下鈴鐺,鈴鐺因為她的動作而晃來晃去。


她觀察了一下這裡,不大不小,角落堆了很多與這個暖色調的房間不合氣質的深色卷軸及厚重書籍,跟這邊她睡覺的地方差上了很多。

算不上是雜亂,但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這裡已經很久沒有人使用過。

從窗外照進來的是能感覺到很溫暖的陽光,撒在屋內,有種安寧的味道。




又是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她想。


她累了,不想管為什麼會在這裡。


她累了。



「咕嚕∼」一道古怪的聲音從她的肚子裡傳出來。


喔,她忘了一件事了,她肚子餓。

餓了好久。

但是她現在這樣子的身體沒辦法動。



這時,一個鬍子長長的老人從房間的門蹦蹦跳跳的走進來了,一手抱著瓶瓶罐罐,一手提著水壺。


他是誰?

還有話說,蹦蹦跳跳的進來真的好嗎?


他走到茶桌那邊,把手上的東西全部放在桌面上,然後在旁邊坐下。

拿起罐子打開,裡面的白黃色的粉末倒了一些在瓶子裡,再提起水壺,熱水倒進去。

又把把瓶子關緊,放在手裡搖晃。



他在幹嘛?


小小的她表示不懂這個老人的行為。

不過等下刻她就懂了。



她狼吞虎嚥地把到嘴的食物吃完後,看著老人傻嘻嘻地露出一個很誇張的笑容,動了動嘴,發出她一點都聽不懂的聲音後,又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

他在說什麼?

好吧,她發現她又好奇了。


不過在此時,她不知道以後她跟爺爺的相處會多麼的「好玩」。


哦,對了。爺爺就是收養她的老人喔。



當到她比較大的時候,這段期間她一直努力在學爺爺在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呃,還沒有全部學會啦。

不過她倒是學會自己移動了,雖然是行動緩慢的爬啊爬。

當她第一次慢慢用手用腳,開始爬時,爺爺他還當場淚崩,又用誇張的表情,深情的大喊:「不愧是咱們家的親親小孫女!」說著邊把她抱起來,邊又喊「太可愛,太可愛了!」的使勁用那張老臉搓揉她。

......

這不是第一次了!

果然鼻涕和眼淚又不小心抹在頭髮上了喔(怒)!


上次不知道哪一次喔,念出一個就算音譯不對的字,他聽到後還快樂的把她扛起來轉圈圈,都快吐了,她表示小小的胃在抗議。

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她念出波嘎(八嘎,也就是笨蛋),爺爺也是一臉傻乎乎,身邊飄著不明的小花朵。

又後知後覺的流出感動的淚水,又使勁地搓揉。


你能想像一臉麻木到已經眼神死的嬰兒在一個笑得抽風的耍寶老人懷裡,哈哈哈,畫面真是有趣啊。



所以她這次真的真的實在是受不了了啊!


好,既然你這樣子對我,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下定決心的紅髮小嬰兒,用那還小小的手,朝向目標伸過去......



「噢嗚!!!!!」慘痛聲響起,世界安靜了。


看著爺爺捂住下巴,痛苦的來回打滾。她看了看手中幾根淺紅色的鬍鬚,無聲地笑了。


終於消停了。






(2017.03.21.00:05. 最後一次修改.)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