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外星人,一切的開端 第12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珀琉一直覺得老爹今天的樣子怪怪的,而且心頭一直有一股難耐的感覺,總覺得快有什麼事要發生。原因在於……

「老爹幹嘛?」就在回到總部的時候,珀琉再次毫不留情的踹開門,而吉良星二郎已經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了。雖然跟以前一樣見怪不怪,但卻沒有像之前一樣的念他。

「沒什麼……」吉良星二郎不知道在搞什麼,原本似乎要說什麼的。而且,表情跟以前不一樣……很奇怪。

「是嗎……」珀琉轉身離開房間。



在珀琉離開後,吉良星二郎才淡淡開口「你說的是真的嗎?我還是不太相信珀琉他跟他帶的那些孩子會……」

「沒錯,就連"滅世傳說"也是」燈光照明出一抹米色,中性嗓音傳出,擺明是為了要陷害珀琉他們。

「我知道了,你先離開吧……」吉良星二郎要身旁的人先離開。


──看來這件事,必須重新審核了……包括"創世紀"計畫的人選。

少年關上門,看見少女在門外等他。「一定要這樣做嗎?」少女甜蘋般的聲音細細地傳出。

「我說過妳只要管好自己的事就好……」少年淡然的回答,從領口傳來的是詭譎的淡紫色光芒。

「但是你這樣做是不對的呀!」少女別過頭,握拳憤恨的說。


只是為了拿到"創世紀"就連陷害這種事都做的出來嗎……



第二天,珀琉到練習場但是卻沒有看到大家。

「奇怪……大家都到哪裡去了?」為什麼有一種很不妙的感覺……好像有什麼事快發生了。就好像有石頭壓在心頭上的那股壓迫感也越來越重了。


「老爹……你們怎麼都在這裡?」原本要去問吉良星二郎的珀琉踹開門後看到所有人都在,但是大家都是低著頭而且臉色都很糟糕,也沒有人願意看珀琉。

「……既然珀琉你來了那我就一起說。」吉良星二郎壓低嗓音「由於"滅世傳說"疑似有叛變之心,所以音恩、四雅、落玲晞兒、傑米、艾諾、狄音、狄季、詠時、瑪琪朵以上十人褫奪稱號並且全數放逐。珀琉則重新分發至"創世紀"。原本決定由"滅世傳說"繼承的"創世"紀改由古蘭的"蓋亞"繼承,有任何人有意見嗎?」

「「沒有……」」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不甘心。

「那麼動手。」吉良星二郎舉起手一聲令下,身邊的手下抓住"滅世傳說"所有人的手。



突然間,一顆黑色足球從他們手邊高速劃過。黑色足球重重的鑲在牆上,延續到旁邊都有著很大的裂痕。

「誰敢動他們……我就毀了這裡。」珀琉沉下臉色,瀏海蓋住雙眸令人無法看清他的表情「還有我也不會加入"創世紀"!」在抬起頭的瞬間,有如匕首一樣銳利的眼直勾勾的瞪著那些人。

「加入"創世紀"不好嗎?能夠讓你獲得你從來沒有過的力量啊!」

「好個屁!要這種力量我才不屑,我只要有"滅世傳說"這些同伴就好。」珀琉爆吼著。

「「珀琉……」」

「珀琉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不得對吉良大人無理!」研崎出面阻止這個窘迫的場面。

吉良興二郎緩緩抬起手阻止「沒關係的,研崎。那珀琉你說要怎麼處理?」吉良星二郎勾起一抹淺淺的笑雙手交疊抵著下巴。

「我不管你們要怎麼做,不准放逐他們,"滅世傳說"的場地也不准拆,要是被我發現你們做出以上兩點,我絕對會無差別攻擊把這裡拆了。我,說話算話你們是知道的!」珀琉把那十人護在身後「是誰說我們有叛亂之心的?」

「這……」吉良星二郎停頓。如果說了珀琉會不會去把人家的場地砸掉啊,那這樣是不是又要花錢在修繕費上了啊啊──

「看你的反應,我已經略知一二了……放心我不會去砸掉他的球場的。」此時珀琉觸碰他的黑色足球,所有人包括珀琉身上的隊服褪去,換回自己原本的便服,而珀琉則是"創世紀"那醜不拉磯的白底緊身隊服「我會加入"創世紀",但請你們不要忘了我剛剛說的。我們走吧……」

── 一旦換上了這套隊服,就象徵著我拋棄了他們吧……




眾人離開房間後,看到太陽火焰的貝拉身體靠在牆壁望著天花板。貝拉發現眾人出現後似乎有點不知所措,而珀琉也只是走到米白色短髮的少年面前輕聲道出。

「我想她應該是要找你,去跟她談談吧。」留下這句話,珀琉領著其他人離開。

「那個……斯瑞毬?」沉默已久,貝拉率先開口。

「我現在已經不叫斯瑞毬,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岸雲曉。」岸雲冷淡的回。這是貝拉第一次感覺她跟斯瑞毬的距離很遠很遠,他不像以前一樣的快樂,取而代之的是憎恨的眼神「陷害我們的,是你們"太陽火焰"吧?」

「這個……」貝拉默然,因為岸雲說的是實話,而且主謀還是他最真心付出的人。

「回答我!」岸雲用帶有哭腔的聲音大吼,仔細一看能發現緊握雙拳的岸雲手已經出現很細微的鮮紅血絲。

「對……但是你聽我解釋,席特他是因為──」貝拉試著拉住岸雲的手向他解釋,但是卻被用力的甩開。

銀中帶黑的漂亮眼眸子在此刻因憤怒顯得猙獰。

「我不想聽!我一直把妳跟席特當成朋友,沒想到你們竟然是這樣陷害我們。」岸雲推開貝拉,頭也不回的跑離,只留下被推倒在地的貝拉茫然呆坐在地。

「啊、啊啊啊──」眼淚,從貝拉的眼角滑落。


放聲大哭。



「珀琉抱歉……因為我們害你必須加入創世紀穿著這件醜不拉嘰的緊身泳裝。」宮旋(※注:若不知道真名者,請搭配人物介紹:滅世傳說球員看)低下頭向珀琉道歉。

其實不只是宮旋,大家都真心覺得那個白色緊身衣超醜超難看,而且珀琉接下來要加入的隊伍還是竟然還是曾經有過節的變態古蘭他家的隊伍"蓋亞"。天知道珀琉到了"創世紀"之後會不會天天被古蘭盯著看。


──不行!能盯著珀琉那姣好身材看的只有我們"滅世傳說"!看樣子得找一天去給"蓋亞"他們蓋布袋,暗中做掉他們了。


「要道歉的應該是我,因為我的關係才會害"滅世傳說"被解散,不過說真的這件隊服真的很醜。」珀琉拉了拉這件緊身衣,真TM的不舒服。有種想當場脫了兼把它燒了的。「抱歉,在整個事件完全結束之前,只能請你們一直待在練習場了。」當然,珀琉指的練習場當然是有包括房間跟一些零零總總的地方,因為那些的範圍都屬滅世傳說。

突然間,練習場的門被打開,只見岸雲頭也不回的跑進房間,鎖住不肯出來。

「曉?他怎麼了,剛剛不是還跟貝拉……」星海歪頭,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為什麼回來就變成這樣,而且……似乎還在哭?

「那是因為啊,曉他失戀了啦……貝拉不愛他去愛席特了所以他很傷心。」海時自作聰明的托下巴思考,剛剛貝拉的表情擺明了就是對岸雲說『我愛的人是席特,你還是放棄我吧。』

「你可以不要再發神經了嗎?你這有病的傢伙。」千葉用鄙視著比垃圾還不如的表情,抄起手邊球籃裡的球直接往海時的頭砸下去。

「可惡!是誰敢拿球砸本大爺?」摸了摸突然被砸出一個包的後腦勺,海時轉身怒瞪。

「你有什麼意見嗎?」千葉走到海時的面前微笑、微笑再微笑。


──不對,這不是微笑啊!這是千葉的獨門腹黑笑啊!!通常他會露出這種校只有一種結果而已……


「……潼潼妳要知道,這個世界是非常殘酷的,妳隨時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海時頓時躲到星海的身旁,拍拍星海的肩膀,神情變得很嚴肅「這也就是為什麼珀琉之前會說戰爭要開始了。」

「原來戰爭……指的就是這個。」星海手托著下巴思考。海時他好像很了解珀琉欸「話說啊,真玡為什麼你會這麼了解珀琉?」

「這個嘛……其實我也不太清楚為什麼會這樣。」海時的聲音幽幽道出,無奈的笑了一下「大概是本大爺的魅力吧。」故作帥氣的撥額前的瀏海。


──下一秒再次遭足球暴頭。


「在討論我嗎?」珀琉突然探出頭從兩人中間竄出。

「啊,珀琉──」海時突然像個變態一樣抱著珀琉,方才建立的(偽)形象瞬間崩壞「為什麼我會這麼了解你呢?我們小時候認識嗎?」蹭蹭。

「其實……我並不太記得小時候的事欸。」珀琉回答。「還有,不要亂蹭我你這個變態真玡!」抓起海時的衣領把海時丟到旁邊後,珀琉思考起這件事。


其實他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他不記得小時候的事。只是有的時候會夢到一些很奇怪的模糊畫面。


在某個像是實驗室的地方、被一群穿白衣的帶到某座島嶼生活、又到了某個國家認識了一群小孩。


珀琉所夢的那些……是遺忘的記憶嗎?


這難道是在他潛意識中所要他想起的記憶?





*-*-*-*-*-*-*-*-*-





2016-10-10 晴牙著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