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前的寧靜-FFI亞洲預賽(舊文) 章-6 專業的就是不一樣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副標:怪異記憶


燒已經退但是還是有點低燒,身體恢復的差不多的鏡璃慢悠悠的走進到食堂,不知道現在去還吃不吃的到午餐?雖然也沒有很餓就是了

「欸?鏡璃你的燒退了嗎?」圓堂看到鏡璃出現,擔心的問著

「都已經躺兩天了,再不退燒就太誇張了。喔謝謝」小秋將鏡璃那份端給鏡璃

「大家!!!」人還沒到,聲音就已經迴盪在食堂的目金過很久才出現在食堂。可見他跑步真的很慢

「吵死了…」鏡璃一向很討厭在他的用餐時間有人吵到他。但礙於他現在還發著低燒,要是情緒太高漲會變嚴重所以將要把他轟出去的念頭打消「討打王子你有什麼事嗎?」

「我拿到“蔚藍巨浪”的練習情報了!」目金高舉著手上的光碟片,得意的說著

將光碟放進投影機裡,幾秒鐘後,出現一群身穿黃綠色球衣的人正在熱身,接著戴著隊長臂章的金毛突然對鏡頭笑了一下之後冷不防的將球踢向螢幕,畫面一陣黑白。待螢幕中的黑白消去後出現的是…呃、“蔚藍巨浪”正在海邊戲水的畫面

「目金,這個是…」圓堂身體一歪,似乎還可以看到他頭上出現幾根呆毛

「不愧是國家之間的競爭,果然情報就是不好收集!不過我目金大爺是不會放棄的,雖然沒拿到比賽的情報但至少拿到了他們在海邊戲水的情報」瞧你得意的勒

「怯,根本沒有看的意義」一旁的不動手撐著臉頰,嫌棄的說著。突然看見目金身上出現了一隻箭,真有趣我也來參一腳好了

「那我勸你還是早早放棄吧,畢竟我們可是有專業的情報收集員,靠你這種三腳貓的半吊子功夫還是算了吧」鏡璃也跟著打了目金一槍,使目金徹底石化。可鏡璃完全不想鳥他,轉頭問正在一旁偷笑的千葉「梓優,有什麼可用情報嗎?」

千葉拿出筆電,打開在上面的鍵盤敲敲打打,將傳輸線連接到投影機上「有,這是“蔚藍巨浪”日前練習的影片,我已經將比較重要的地方都擷出來了。但是畢竟只是練習他們並不會將實力全部表現出來」

「專業情報的跟這種沒什麼屁用的情報就是不一樣」看完影片後,不動再次給目金補上一槍,石化的目金石像徹底粉碎

「還有一件事我應該要先跟你們說清楚,“蔚藍巨浪”這支隊伍主要是以海在鍛鍊的,防守方面異常的強」千葉闔上筆電,起身離開食堂

「啊!該不會……」好吧…雖然他們是想到了什麼,不過這就代表我沒得休息了…(鏡璃內心已哭



這是練習完要回去合宿場的宮旋,聽見旁邊有兩名少女正在聊天

「不知道圓堂他們練習的怎麼樣?」有著桃紅髮,帶著藍色半圓帽的少女說「不知道能不能看他們練習?」

「唉~」藍髮少女嘆氣「不知道達令過的好不好,達令人家好想你哪~」

「請問…」宮旋去點點兩人的肩「你們是要到閃電日本的合宿場對吧?」

「你是…」桃紅髮少女問。畢竟這不是一個熟面孔…等等!他們好像在哪看過這個女孩子「啊!宮旋晴玥對吧?我們之前在沖繩有見過一次面」沒錯,他們在外星學園的時候有在沖繩就見過(詳情請見外星學園篇章-8)

「是…莉香跟塔子嗎?」 宮旋努力的回想著

「是哪,我是浦部莉香而我旁邊這個是財前塔子,不過你怎麼知道我們要去閃電日本的合宿場?」

「我是閃電日本的經理,我正好要回去,要一起走嗎?」宮旋微笑

「好呀好呀!」財前突然賊笑「去嚇嚇圓堂他們好像不錯」

回到合宿場後,宮旋看到他們還在討論明天該怎麼對付“蔚藍巨浪”的時候決定先不進去,財前偷偷溜到圓堂後面

「圓~堂!」用力的從圓堂的肩膀拍下去

「哇!」圓堂嚇的跳起來,結果一看到人之後「原來是塔子啊…不要嚇我好不…等等,塔子和莉香你們怎麼在這裡?」

「話說宮旋還是沒回來欸…」風丸說。你想念宮旋的“地獄訓練”嗎?

「是說宮旋學姐也出去太久了吧?」栗松也想念了。沒關係宮旋就在門外等一下你們就會後悔了

「我說…你們這麼想我真是讓我感動啊」宮旋突然站在門邊陰險的笑著「想念我的地獄訓練對吧?」

--好,我們後悔了。宮旋你太早回來了。眾人臉抽,不下3秒的時間食堂就只剩下女孩子們了



到了比賽當天,雖然鏡璃的燒退了,但是由於不能好好休息(拜某些人所賜)以致於精神不濟,差點在開幕典禮上睡著

「鏡璃同學還好嗎?是燒還沒退嗎?」小秋看見開幕典禮一結束就癱在椅子上看起來快昏倒(其實只是快睡著)的鏡璃擔心的問

「還不就是有些混帳晚上覺不睡在那裡踢球雖然練球是好事但也沒必要連半夜都練吧是沒顧慮到我是病患需要休息嗎圓堂我就是在說你你知道我跟你是隔壁房的嗎早上讓經理叫不起來半夜不睡覺是欠訓練嗎你!!」鏡璃念出一大串完全沒有標點符號的字

「……」完全聽不懂腦袋轉不過的圓堂默默的中了一槍

「看什麼不趕快去練球?」鏡璃怒看著那群早上不給人休息集體練球半夜不給人睡覺在那裡球踢牆壁的“混帳”們

「是、是!」眾人一溜煙的就跑到球場上練習

「真是有閒啊這些人~還偷聽別人說話」宮旋擺著水壺,看著在場上熱身的人,眼神無奈

「誰理他們,我要睡一下比賽結束叫我」鏡璃拋下這句話,將自己的包包當成枕頭,外套當成被子蓋在身上。沒幾分鐘就睡著了


…總覺得意識沈入了黑暗無止境的深淵,出現在眼前的是,像是記憶中的東西,但卻又不是自己曾經有過的記憶

『很好,實驗品zero果然是跟RH程式最相容的“容器”』站在鐵床邊的男人滿意的看著躺在鐵製實驗床上的金髮少年,又或者說是幼童。幼童身上插滿許多的線,注入身體中的藥更是不下百種

『只有他,我想他是唯一一個能將RH程式發揮到極致的實驗品』但男人沒注意到的是,躺在鐵床上的幼童臉上的表情,是極為扭曲的。又或者該說,男人是故意將幼童的表情視而不見

沒多久,實驗室被一群警察強行闖入,將實驗室中的幾名眼神空洞、沒有意識、又或者是被稱之為與RH程式最相容的“容器”zero的幼童帶離

--此時,眼前的景象轉到了另一個畫面

『你是誰?』 一個焦糖褐凌亂短髮的幼童蜷縮在角落,問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金色

『我是…zero』 金髮幼童頓了頓後說

『zero…那是名字嗎?』

『應該吧,只知道我有記憶開始大家都這麼叫我』金髮幼童眼神毫無波瀾的說


「星…醒醒」這時鏡璃覺得自己的意識被強制拉回

「唔…」鏡璃張開雙眼,發現大家已經圍成一圈像在觀賞動物般盯著他看「你們…幹嘛這樣一直盯著我?比賽呢」

「比賽已經結束很久囉,你看」圓堂比向遠處的計分版2:1“閃電日本”以一分之差贏過“蔚藍巨浪”

「只贏一分?看樣子是晴玥的訓練不夠重喔~」鏡璃突然萌生想耍他們的想法於是這麼說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宮旋笑咪咪的看著眾人

「請各位做好準備,回去準備被我虐ㄙ…我是說加強訓練吧」宮旋燦笑依舊不減

--媽呀!!!!!!!你剛剛是不是原本要說虐死啊?!

看樣子閃電日本就要英年早逝了


(待續)

------------------

呃……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關於最近所發生的事件

我只能說,每個人都會有年輕氣盛的時候,總會做出一件兩件的錯事

但我從小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做錯事就要勇於承認,趕緊彌補自己所做的錯事而不是找藉口w

但是我並不是任何人的誰,沒辦法左右他的決定。所以要怎麼做只能看你自己怎麼想了


2015-07-27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