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之路-外星學園篇(舊文) 章-15 解開心結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隔天…


叩叩--清脆的敲門響起(不然難道要按電鈴?(晴牙:好像也不錯)

「曉,我是珀琉,我可以進去嗎?」珀琉其實大可直接踹門進入,但他可沒有闖入別人房間的這種惡趣味

門緩緩的打開,珀琉進入房間。這房間非常乾淨,擺飾整齊,書桌上放著幾本書,見岸雲雙眼無神走回書桌繼續看書。幾天下來,岸雲不吃不喝的顯然消瘦了幾分

「曉,願意跟我聊聊嗎?」珀琉露出溫柔的笑拿出幾個三角形的飯糰,坐在床沿「還有,吃點東西吧。別把自己的身體搞壞了」

「…」氣氛僵持不到30秒,岸雲妥協。坐在床的另一邊,慢慢的啃著飯糰「珀琉怎麼會有空來?創世紀那裡不是也要練習嗎?」

「說到那個就不爽--」珀琉握拳,那個很臭的臉擺明就是要古蘭死(古蘭:有種很不妙的感覺…(冷顫)「不過曉,你那天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怎麼回來就把自己關著?」

「其實是因為…」岸雲將那天所發生的事一件一件娓娓道來


「原來是這樣啊…」珀琉往後仰躺在岸雲的床上,閉上雙眼道「但是曉你要去跟貝拉道歉,因為這件事跟貝拉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她其實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欸?珀琉你的意思是…?」短暫的音節,充分的表現出岸雲的疑惑

「什麼意思…曉你其實懂的,“那件事”詳細你就要問貝拉了」珀琉爬起來,打開岸雲的房門「我們出去吧,大家都很擔心你」

幾秒後,岸雲笑著站起身「嗯!」


「抱歉這幾天讓大家擔心了」標準的九十度鞠躬

「…太好了,曉你恢復精神了」佐卉家的哥哥-修嵐就像在疼妹妹鈴鈴一般寵溺的摸著岸雲的頭

「修嵐…我的頭髮亂掉了」岸雲保護起自己的頭髮,不讓修嵐繼續“摧殘”

「好像很好玩欸,我也要!」佐卉家的鈴鈴其實愛玩心非常重,看到哥哥摧殘著岸雲的頭髮,愛玩心泛起的她也跟著摧殘岸雲的頭髮

「哇--鈴鈴你不要跟著你哥一起欺負我啦!」

「「我們也要!」」接著每個人都跑到岸雲身邊,一人摧殘一次岸雲的頭髮

「你們…不要太過火了!」岸雲身後開始不斷冒黑氣,而且頭上的青筋也頻頻出現「是想試試我的“懼苦風暴”等級提升多少嗎?」燦笑燦笑再燦笑,現在岸雲身上有三種情緒:黑氣、青筋、燦笑。三種情緒一次滿足,讓你同時體驗擁有三種暴走情緒的威力,還真是可喜可賀………個鬼啦!嚇都嚇死了,哪裡滿足啊?!何況這三種情緒還是出在腹黑程度僅次於千葉之下的岸雲

「沒…沒有啊」 所有人開始對珀琉散發求救光線

…各位你們要記得一件事,人家說玩火會自焚,你們這是 『鬧曉會自焚』千萬要不要惹到腹黑

「好啦,曉你就別發火了」珀琉輕拍岸雲的頭「他們只是擔心你,而且剛剛吃的那些飯糰其實是大家今天一大早起來做的喔」珀琉微笑,想起今天早上大家為了岸雲做飯糰的樣子就好笑

「原來那個是大家一起做的喔…難怪有幾個特別鹹」岸雲小聲的嘟噥著。不過會不會太差別待遇啦,珀琉摸你的頭就沒事(因為是珀琉所以才沒事的想什麼)

「喔我知道!」星海小小的拳頭敲向手掌「那個是真玡做的,他說要好好的“報答”曉之前對他的照…嗚嗚嗚嗚嗚-----(真玡你在幹嘛啦!)」語音未落,星海的嘴就被海時堵住。潼潼你跟我有仇是不是一定要這樣陷害我?雖然我的確有這樣說過啦…

「原來是真玡你做的啊…」看樣子海時要GG了,我們為他默哀三秒鐘吧「讓我好好的報、答、你、吧」等等岸雲你的黑氣已經升級到可以實體化成一支銀色,在握柄上鑲有綠色寶石以及刻有華美紋路的寶劍了?


…屁勒,那明明就是珀琉剛剛在岸雲房間看到的劍。岸雲雖然是正太,但並不代表他是普通的正太好嗎?


接著,在滅世傳說的練習場上演一場追逐戰--

「真玡你不要跑!讓我把你的頭砍下來好好研究一下你的腦袋在想什麼,還有你的腦袋是不是用漿糊做成的」岸雲揮舞著劍,對海時展開“死纏爛打”模式(並不是好嗎?)。

曉雖然你是腹黑,但你講出的話似乎離18禁越來越近了…珀琉無奈的汗顏

「鬼才不跑啦!讓你砍下我的頭還得了--」


突然,開門聲讓兩人停下追逐的動作。貝拉原本想說些什麼的,但看見所有人看著她的不善眼光,原本欲說出口的話卻塞在喉嚨

「抱、抱歉打擾你們了…」既然岸雲恢復了,那就好。貝拉轉身欲離開之時,一道中性聲音響起

「等一下,貝拉大人」大人嗎…什麼時候我們的距離已經變的這麼遠了?貝拉自嘲的笑了笑

「有什麼事嗎?」

「我有事要跟貝拉大人談談但礙於我不能離開這裡的關係所以請跟我來」本來要將貝拉帶到旁邊板凳區的岸雲突然停下來,臉色陰沉的轉過頭「要是誰過來偷聽的話--」岸雲在貝拉看不見的死角用大拇指抵在脖子劃過去,白話文叫做 『要你死』。再加上岸雲那猙獰的臉,根本沒有人敢過去,大家還想活完下半輩子啊

「好了,貝拉大人我們到那邊去吧」天啊曉你是學過川劇變臉是不是啊。所有人頭上落下了三條華麗的黑線


「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岸雲毫不掩飾的直問。岸雲本身屬於有話直說型,那種太ooxx阿諛奉承、讓人聽了會後悔沒把自己耳朵割掉狗屁噁爛的鳥話他可說不出

「其實是…」貝拉開始述說起這短時間發生的事情的內幕

在大家的認知中,異形之石是單純強化人體的一種石頭

在創世紀計畫執行的不久前,太陽火焰的隊長也就是潘恩開始強制隊上的人要將異形之石隨身配戴在身上就連洗澡睡覺也不能拿下來,但是隨著配戴時間越長,漸漸的大家的心理開始被異形之石支配,也漸漸變的不再像以前的自己,迷失自我只為將眼前的敵人(其他隊伍)毀滅,即使要做出陷害的事…

原本對異形之石極為抗拒的席特在最後也被異形之石的力量迷惑了。越是抗拒,被支配的越快,這就是大家所不知道、異形之石的另一面


「那你為什麼…」沒有事呢?岸雲不解,要是真的像貝拉說的這樣的話那為什麼貝拉還可以好好的在這裡而且還跟他說這些事


因為貝拉之前在無意間發現她身上似乎散發著跟異形之石有幾分相像的氣息。也不能說是無意間,其實應該說是有一次貝拉忘了戴異形之石去練習但是潘恩卻也沒說什麼所以才會發現的(有無配戴可以感受到氣息明顯不同)

「啊…時間到了,我該回去了」貝拉看見時鐘上的時間後倏然站起

「貝拉大人…我可以跟以前一樣叫你貝拉嗎?」雖然這跟階級也有關係,但其實只要同意就可以直接叫


--即使是已經沒有被利用價值的隊伍


「當然可以…那,我們還是朋友嗎?」貝拉非常猶豫到底該不該問這句。雖然害怕岸雲的答案是 『不』, 但是她還是想知道岸雲真正的想法

「我們…」岸雲低著頭,緊抿嘴唇隨後又放鬆,最後露出輕柔無比的笑容「當然還是最好的朋友,席特也是」

「聽到岸雲同學的這句話,真是太好了」不知何時,貝拉已經淚流滿面,但是那是喜極而泣的淚。貝拉抹去臉上的淚珠,展開燦爛的笑顏

「那我回去了」貝拉跟岸雲揮手道別後將門關上,一抹人影站在貝拉面前,那個人是席特「席特?你怎麼在這裡?」

眼前的米髮少年低頭不語。良久,少年終於緩緩啟唇,微微顫抖的聲調讓貝拉感覺不對勁

「我們…」話語道出的瞬間,紫髮少女眼眸驟然劇縮

「你說…什麼?」貝拉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消息,甚至開始懷疑是席特還是自己的耳朵沒挖乾淨聽錯了


兩人沉默許久,自嘲的笑著

「這就是因果關係啊,之前陷害了岸雲他們,現在輪到我們要接受懲罰了…」席特打破了沉默,臉上的笑容是如此的疲憊,眼神又是如此的空洞


一切的事都是有著因果關係的

今天,你陷害了他人

明天,你不能保證不會換你被陷害

當時我們誣賴的滅世傳說陷害他們

如今我們就該受到應有的懲罰


(待續)


----------------

唉嘿~各位看得結尾寫的代表甚麼意思嗎?

這是下一章的一個小預告,同時也是在警惕大家千萬不要陷害別人

畢竟人生無常...

陷害別人之後,也許你達到自己的目的,但你不能保證別人部會抱持著跟你一樣的想法

這樣子一直反覆循環也不適一件好事吧??


阿阿--廢話貌似講得有點多了

那們就請今天的主角岸雲來講句話吧

「蛤?你是誰啊?」

喂喂同學請不要學珀琉那白目的個性好嗎?

「乾你屁事啊!我是哪裡白目你說阿你!」珀琉此刻已拿開山刀抵住晴牙的脖子

ㄜ...岸雲救命

「請大家多多支持背叛與仇恨的盡頭,謝謝大家」岸雲禮貌地鞠躬,關閉螢幕


等等不要關螢幕啊岸雲--珀琉把開山刀放下阿!!!


2015-05-28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