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之路-外星學園篇(舊文) 章-6 為了肯定,捨棄所有也沒關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迪薩姆…你應該知道吧,平手是相當於輸」珀琉等人回到外星學園後聽到潘恩跟加賽爾他們正在罵迪薩姆

「你們先回去換衣服練習吧」珀琉打開門走了進去

「我感到非常抱歉」迪薩姆單膝跪地,頭一直低著不敢抬起

「我說你們沒有必要這樣吧」珀琉站在門口,單手插腰,臉上的表情淨是對潘恩加賽爾的鄙視

「珀琉你不用多嘴」潘恩火辣辣的一嗆

「潘恩你xx給我閉嘴,你沒有資格說我」珀琉不甘示弱的回嗆「我好歹也是終極層級的隊長,我有資格可以講話」

「你說什麼?!終極層級又怎樣,本大爺也是終極層級的」此時在一旁的加賽爾跟古蘭聞到了一股濃濃的火藥味,而且兩人眼中還散發著電流

「有種來比一場啊!看誰才是最強的」只能說…潘恩你GG了,跟珀琉提出挑戰是找死的行為啊。古蘭回想起之前驗收測驗的時候,蓋亞慘輸滅世傳說的時候

「哼,要比的話我求之不得」珀琉冷笑

「那5分鐘後中央練習場集合」潘恩說完就去叫自己的隊員了。不過珀琉遲遲沒有動靜

「呃…珀琉你不用回去叫自己的隊員嗎?」古蘭問,記得滅世傳說的練習場是離中央練習場最遠的,雖然是可以直接用多功能足球傳送過去啦

「不用,」珀琉抬起左手,用右手輕輕按下左手護腕上的一顆按鈕

「珀琉怎麼了嗎?」回應的人是瑪琪朵。原來,那個護腕裡裝有通訊裝置,讓珀琉可以在遠處跟瑪琪朵聯絡,因為瑪琪朵左耳上的耳墜除了可以竊聽他人的想法外,還可以跟珀琉的護腕連接通話

「幫我跟其他人說準備一下,5分後中央練習場集合」珀琉的表情異常冷淡,完全無視古蘭跟加賽爾看到珀琉用護腕通訊的驚訝表情。沒辦法,珀琉很會改造東西,多功能足球不也被珀琉改造?還有滅世傳說的練習場也是「你們好了就直接過去,我等一下會跟古蘭加賽爾他們過去」

「我知道了」瑪琪朵回應完後兩人便結束通話


「可以別用那麼奇怪的目光看我嗎你們兩個…」

「只是覺得你的能力有點…」加賽爾說到一半就停下來

「有點怎樣?」

「不,沒什麼,你等一下不是要比賽嗎,我們趕快過去吧」加賽爾快步走到門前


--只能說,外星學園真的是一堆怪胎


5分鐘到了,由於潘恩那鬱金香跟太陽火焰還沒來,所以滅世傳說就開始閒聊起來

「吶吶好麻煩喔,沒事幹嘛說要比賽啊。才剛去玩完回來的說」音恩雙手撐在後腦勺慵懶的說

「既然覺得麻煩就趕快解決他們我們就可以回去啦,嘻嘻。」四雅又開始腹黑了

「所以我又得無聊的站在球門前了嗎?」米白色短髮,隨意抓著一隻小馬尾的小正太斯瑞毬說「珀琉我可以跟著進攻嗎?」

「如果狀況OK的話,當然是可以啊」珀琉閉眼淡笑。上次驗收測驗的時候完全沒讓斯瑞毬碰到球想必他一定很無聊


這個時候潘恩他們才出現

「鬱金香你遲、到、了」珀琉睜開右眼,藐視潘恩跟太陽火焰

「廢話少說要比就快點!」潘恩喊著

我們又要再看鬱金香被KO了。古蘭跟加賽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出爆米花跟可樂坐在VIP席準備觀賞“鬱金香毀滅史”

嗶-長哨聲響起。尼帕將球側踢給潘恩

「這場比賽說什麼也不能輸」潘恩在瞬息之間穿過三前鋒。應該說是三前鋒都沒有動,只是潘恩神經太大條沒發現


轉眼間,潘恩來到球門前

「“原子爆彈”」有如岩漿般猛烈強勁的射門,包覆著熔岩的球往球門衝去
「哈~這就是最強的射門嗎…」斯瑞毬打了個哈欠,伸出一隻手指輕輕碰球,球就開始減速最後在球門前停下「珀琉我要上囉!」斯瑞毬將球長傳給珀琉,球的速度在經過的地方形成一陣灰黑色風壓,滅世傳說的眾人就像是無視這陣風壓一樣無動於衷。而在滅世傳說陣地內,被這陣風壓襲擊的席特跟貝拉感覺有一陣宛如死亡的感覺緊迫胸口,兩人相繼看見自己小時候痛苦的回憶



『媽媽…不、不要丟下園華一個人--』 在陰冷黑暗的巷子,紫髮女孩蜷縮在角落。在不久前媽媽說過會回來找自己,要自己乖乖不要亂跑。但是為什麼媽媽不回來?


『茂人要好好…活…下去』 米色短髮的小男孩看見自己的媽媽被穿著一襲黑衣服,就像是電視在演的殺手,用手上的長刀往媽媽身上刺去

鮮豔的紅色,將純白色的牆壁、鵝黃色的地毯染紅,也噴濺到小男孩的臉上,鮮血溫熱的感覺讓小男孩意識到媽媽,已經被人所害了


「「啊啊啊啊啊----」」貝拉跟席特兩人瞬間抱頭跪地。痛苦的感覺,懼怕的回憶充斥在兩人的腦中揮之不去

「這就是“懼苦風暴”,會讓進入我們陣地對手陷入自己最害怕的,痛苦的經歷」斯瑞毬淡淡的說出這句話,將球踢到場外


嗶-嗶-上半場結束,0:0兩隊平手


「貝拉,貝拉你還好嗎?」橙色短髮的蕾安輕拍著貝拉的背

「蕾安…不要、不要,你們不要離開我…」貝拉緊抱著蕾安,細細的啜泣聲從蕾安的懷中傳出

「席特!你沒事吧」尼帕搖著雙眼只剩恐懼的席特

大概過了一分鐘,懼苦風暴的效果消失,兩人才恢復原本的樣子

「蕾安謝謝你,抱歉剛剛失態了…」貝拉站起來拍拍褲子上沾染的塵土,露出燦爛的笑容

「那麼就繼續比賽吧」潘恩說

「斯瑞毬,不要再用剛剛那招了,不然就不讓你跟大家一起進攻了知道嗎」珀琉站在斯瑞毬面前

「對不起…」其實斯瑞毬自己也沒想到這招竟然會讓席特跟貝拉兩人陷入那麼大的恐懼中


下半場開始後,原本不動的滅世傳說開始行動,不過因為斯瑞毬覺得自己剛剛真的有點過分,所以就乖乖的回去站球門前

「"晴 夜 雨"」瑪琪朵跳到空中,瞬息之間天空出現三道自然景象,分別是日、夜、雨。耀眼的日光使人睜不開眼睛、無盡的暗使人害怕、狂暴的雨使人無法站穩

「換我了,"闇之審判"」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禁區的珀琉接到球。一道一道的黑色光束聚集在一起,讓守門員產生奇怪的錯覺


1:0,滅世傳說在開球不到2分鐘後就進了一球。這件事告訴我們…


--有如變態般的滅世傳說要開大絕了!!!


由於晴牙我懶了,所以我們直接跳到比賽結束吧

總歸一句,99:0滅世傳說再次大勝太陽火焰

「看到了吧?就憑目前的你,是無法贏過我們的」珀琉面無表情的臉蛋突然出現一抹戲謔的笑,隨即頭一轉「各位我們走」

「那個珀琉」斯瑞毬突然停下腳步「我還有點事,等等再回去」

「知道了」斯瑞毬是要去跟貝拉還有席特道歉吧,剛剛的確嚇到他們兩個了


「那個…貝拉、席特,可以耽誤你們一點時間嗎」

「有什麼事嗎?」跟自家隊長報備會晚些回去後,兩人跟斯瑞毬坐在休息區的椅子上

「就…剛剛的事,很抱歉,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以前有過什麼樣的痛苦回憶,不過想必應該是我無法想像的吧」斯瑞毬看著藍色的天空

「其實…沒關係啦,而且斯瑞毬你還是第一個會主動找我們說話的人呢!對吧席特?」貝拉輕輕晃著雙腳,燦爛的笑著

這是什麼意思?

「對啊,雖然大家是同一支隊伍,但是除了練習或是比賽大家都不會有所交談」就像是看出斯瑞毬的疑問,席特說著「而且為了“創世紀”這個名稱,我們也沒有多餘的心力去跟其他人交朋友」

「為什麼,你們每個人都會那麼執著於創世紀這個名稱呢?」那不過只是一個名號,為了這個名號這些人寧願捨棄過往的交情自相殘殺?

「我想…大概是為了得到父親大人的肯定吧」貝拉停止晃動雙腳,低下頭直盯著地板看


為了得到肯定,毀了自己的身體也在所不惜嗎…

對於在陽光育幼院長大的孩子們來說,也許捨棄一切為全心全意的照顧自己的父親大人完成野心,奪得“創世紀”的名號成為最強戰士,就是父親大人對自己的肯定吧…

(待續)

----------------

唉呀呀,後面稍微以悲的形式收場

不過貝拉席特跟斯瑞毬三人因為這樣成為了朋友,不也挺不錯的嗎?

在之後滅世傳說被解散的時候,貝拉也會再出場喔!席特就不一定了

希望大家可以繼續支持背叛與仇恨的盡頭www

「你好吵,我可以回家睡覺了嗎?」語出我那不乖的兒珀琉

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我開始你爸兼你媽欸!(因為晴牙性別及身分不明

2015-03-09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