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Smiling face with smiling eyes...? 93   晚餐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程父最近感到很失望。

    自己兒子死了一個,雖然平常沒怎麼關注,但說不難過是騙人的,派人調查以後發現程雷生前和許沉雪牽扯不清,死後許沉雪的反應也很可疑……但礙於此次作案的犯人專業性太強,程父直覺可能有不好惹的人物在裡頭,也就沒有深究。

    將注意力徹底放在程嵐身上,鐵了心要好好培養。程父忽然發現自己以前太疏於教育,導致程嵐在交友上不三不四,還為了私生女和自己起了爭執,簡直不可理喻,好在他及時帶出國矯正。然而程嵐雖然在商業上具有天份,卻沒有商人必須的狠心與手腕,讓他很是煩惱。

    最近他將手底下一件案子交給程嵐去嘗試,沒想到才剛回國,程嵐又和許家二女兒扯在一起。

    許家完全是靠祖父母那一代撐起來,許父是個沒擔當的,林家又沒落,在程父看來完全沒有相交的必要,在他看來小孩子間的情情愛愛都只是幼年時期不懂事的打鬧,不是非管不可,但他實在討厭許家的女兒,大的心術不正,更不用說私生女了。

    「令公子很優秀啊,小小年紀已經能獨挑大樑了。」

    程父沒有應付下游公司老闆的心情,微微點頭,那老闆也知趣,直接藉口告辭了。

    「父親,已經結束了……我們走吧?」

    程父沒有理會兒子心虛的建言,居高臨下的打量著眼前低著頭的少女,他不懂這種連出生都沒有的東西有什麼好的,程父接著看向站在少女後方的少年。

    刀削斧鑿的臉孔,深邃的混血五官,一雙桃花眼帶的若有似無的柔情,近一百八的高挑的身軀給人一種蘊含力量的感覺──羅格爾靠著牆,雙手插在口袋裡,游刃有餘的氣質,恰到好處的不卑不亢。

    商業聯姻是常見的,程父對關敏待價而沽的時候,就聽到關敏被羅格爾迷得神魂顛倒。他的計畫被這名少年打亂。

    現在看來,是真的有這個本事,不像自己兒子,不成氣候。

    沒有生意可以穩賺不賠,這次,是被人搶先了。

    程父將目光移到一旁,反感無比的看著許如煙,想方設法進入『蘭苑』這種高級場所,就算低著頭也隱瞞不了她妄圖爭權奪利的心

    「不要任何不倫不類的人都往裡面帶,這裡可不是什麼下流會館。」語氣輕蔑無比。這種不安份的私生女著實令人噁心。

    程父轉身便要離開,只要別再來接近自家兒子就好。

    「聽說X國是禮儀之都,我就想來見識一下。果真名不──」羅格爾不疾不徐的側頭微笑:「虛傳。」

    這話說的……

    為了一句話翻臉是不值得的,其中還可能扯進關家。程父停下腳步,但自己可不是能供無知小兒隨意戲耍的人。他回過頭,羅格爾似無所覺,依然維持著得體的微笑,完全抓不出錯處。

    「那就好好玩吧。年輕人心浮氣躁,我總是教我兒子,做事要懂得瞻前顧後,才不會發生意想不到的慘烈後果。」

    羅格爾依然微笑著,面對其中波濤洶湧的深意,他用感激的語氣回答:「您人真好,我媽都不會和我說這些。」










    我忍不住抬頭,程父沒有再用看螻蟻般的眼神注視我,他的目光對著羅格爾,實質的冷度彷彿能殺死人。

    程父什麼也沒再說,大步遠去。準備好接受數落,卻發生這些變故,我的大腦一時間還想不通期間曲折。

    程嵐欲言又止,停了三秒鐘,追隨程父的背影要走。

    我叫住他,他回過了頭。

    「對不起。」

    程父那樣生氣,想必程嵐回去後絕不會好過。

    以前他身上總散發著一股樂天的氣質,動不動就笑,笑容像金色的,耀眼又溫暖。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是程雷死後嗎?不,在和許沉雪交往的時候也是,還是更早以前?當我把他算進我的計畫後,他的笑容開始逐漸減少,今天竟還有一股抑鬱的感覺。

    我以為程雷消失,是對他最大的幫助。我從沒想過要害他。

    「我不該出現在這裡。」我說。

    「這根本不是妳的錯。」

    「也不是你的。」

    程嵐苦笑了聲。

    「過來。」羅格爾喚我,從後頭傳來的聲音不像剛才和程父對話時溫和,兩個字是不容商量的命令。

    我的腳尖轉圈,程嵐忽然貼近我,悄聲道:「他給我的感覺很危險,你要小心他。」

    我點頭。我當然知道他很危險。

    「妳要好好的。」

    忍不住莞爾的笑了,我說:「好。」

    程嵐是那樣天真、善良,又溫暖的好人,和我完全不同,兩個人的人生本就該是兩條平線。我好不好,他以前不知道,未來也不會知道了。

    不要再遇見我,不要和羅格爾扯上關係,就是對程嵐最好的幫助。

    我朝羅格爾走去,他第一次用這麼露骨的、彷彿看傻子的眼光看我:「妳的眼光真差。」

    「嗯,我知道。」我過去怎麼會喜歡你這個人渣呢。

    「生活安逸的乏善可陳,亞洲人真是枯燥無趣。」羅格爾一面用嘲笑的口吻評斷,一面走出了餐廳,我沉默地尾隨在後,沒想到外頭是一間枝葉蓬勃的迴廊,盡頭是一座人工的湖,湖面飄盪著小花燈,靜靜地倒映著流瀉的月光,他忽然轉身對我微笑:「而且他們還很無知,妳覺得他們想的到隨時會降臨的死亡嗎?」

    「你有這麼閒嗎?」我冷淡地回答,是想嚇我嗎?我知道羅格爾不會隨意的濫殺無辜,在學校就有許多和他看不對眼的男生,然而他從未放在眼中,就像獅子不會去在意螞蟻,那種殺了也沒有利益的東西。

    就在剛剛我才想明白羅格爾和程父之間的對話,最後那句也太……「你該不會真的要和程嵐的父親交手吧,不是要維持無害的王子樣嗎?」

    「交手?勢均力敵才叫做交手。小的什麼也不是,大的就覺得自己大臉,閉著眼隨手都能槍殺。」

    我皺了皺眉,怎麼忽然開口閉口都是死不死的,指著前方設置的露天餐桌:「你是不是火氣太大,喝口水吧。」

    「怎麼,怕了?」他拉開椅子,優雅的端著高腳杯,示意我坐下:「妳剛剛沒有警告舊情人嗎?說我有多麼危險?」

    服務生很快將餐點送了上來後退了下去,彷彿耳塞目瞎什麼也聽不見的樣子。

    事實上好像不用我警告,大家都感覺得出來呢。我不想將程嵐扯進來,只說:「程嵐不是我的舊情人。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我就是生氣啊……」羅格爾忽然又笑了,桃花眼微微瞇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帶著幾分邪氣:「我最忍受不了別人質疑我的眼光了,眼光就等於智商,我挑的寵物這麼可愛,對不對?」

    「……」一面說我智障一面說我可愛,真厲害。

    「吃啊,怎麼不吃,不喜歡嗎?」

    餐桌上擺放著各式各樣精緻的高級餐點,似乎都是義大利風味的,許多我都叫不出名字不知道是什麼,同時也沒什麼食慾。

    「你的家鄉菜看起來好像都很貴。」挑了一盤看起來最普通、佐青醬的淡黃色義大利麵條配蟹肉及蛤蜊。

    他狀似十分驚訝的挑眉,看著我憐憫的說:「難怪妳瘦成這樣,以後晚餐我會好好餵妳的。」

    無論這是什麼神展開,都請恕我拒絕。「………………」可是我絞盡腦汁都想不到合理的藉口,老天,怎麼辦,老天……

    「呵。」羅格爾輕笑起來,接著雙手托住下巴,直直看著我:「這麼呆,難怪會被那種老頭子蹭鼻子上臉,我的寵物誰都可以欺負嗎?」

    ……真的把我當寵物了?我吃驚,還以為他像之前一樣想看我搖尾乞憐,沒想到會幫我。

    「所以你今天是替我說話嗎?」

    「我說過,我會對妳好啊。」

    我當然不信,但不影響我立刻用期盼的語氣說:「那我可以不要每餐都──」不要和你一起吃飯──「不要每餐都吃這麼豐盛嗎?」

    「妳先吃完那盤再說。」

    我很聽話的拿起叉子開始邁力的捲著吃。

    「……親愛的,義大利麵不是這樣吃的。」

    「亞洲人都是這樣吃的。」

    我又加深了羅格爾的刻板印象。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