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吸血鬼室友-02-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02


  在幾段毫無意義又沒營養的場面對白過後,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王雨茵,天雨欲來的雨,綠草茵茵的茵,聽起來是個滿美、滿有意境的名字。

  在宿舍內等著她拿她所謂的"行李"的時候,我也開始思考在這以後我的日子會發生怎麼樣的變化。
  想到這裡我突然有點後悔,依照她認為男生都是一群齷齪畜牲的程度來說,剛剛就算帶種點對她說"請妳當我的女朋友吧!"這句話,她肯定是心懷感激地一口答應。

  姑且先不論未來才會更瞭解的個性,但現在看來她不管是外表還是有些清脆、有些讓人酥麻的嗓音都絕對是我見過的女孩子裡面前頭數來的幾個,而身材的話也是標準的目測B罩杯,目前比較擔心的是她掀起衣服來肚子上會不會是比我還緊實的六塊肌。
  勉強是瞭解了她存在的特殊性,但她那超乎常人的體能還是令我感覺有些遙遠。

  「喂?打給我又不說話裝死嗎?」

  當我正望著天花板發著呆的時候,耳邊突然傳出帶著輕微機械雜訊的聲音,被著實地嚇了一跳的我驚嚇之餘順便大罵了一聲幹。
  看著手裡握著的手機,我開始擔心我是不是在剛剛驚嚇過度後人格分裂,然後另外一個人格因為實在太過驚恐不安就順手拿起手機來打電話了。

  電話對面的,是我從國小認識到現在、我最棒的死黨梅宇紀。
  雖然因為名字鬧了不少笑話,但是他也的確是我活了十六、七年生涯裡面最好的哥們。

  「靠夭喔!不講話就算了還一開始就罵髒話?你是沒室友孤單寂寞太久躁鬱症要我去陪你睡了是不是?」
  重新將電話放在耳邊時對面的罵聲瞬間灌進我的耳裡,一時間我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切的一切都來的太快太急,不管是我的室友是個大正妹亦或是她貌似吸血鬼的嗜血癖,這兩件事都太不可思議了。

  「呃……好像也沒事,抱歉……」
  吞吐了半天後我也想不到該說什麼,最後決定乾脆的道歉就算了。
  接著對面就了無音訊,只是依依稀稀的聽到了用鑰匙開門的沉悶聲響。

  「……你怎麼了嗎?是不是發燒了?你先在床上躺好休息休息,我馬上去宿舍找你。」
  略帶暖意的話語過後,是清脆的手機掛斷聲和一連串的嘟嘟聲。

  幹…事情怎麼好像越來越複雜了……我道歉是一件那麼稀奇的事嗎?

  「叩!叩!叩!」

  錯愕地望向宿舍的房門,這動作不會太神速了一點嗎?非住校的他要到這裡應該不是ㄧ二十秒就能辦到的事吧?

  聽見了鑰匙轉動門把的聲音後,我才意識到進來的不是宇紀而是雨茵。

  「你…在幹什麼……?」

  看著雨茵一臉狐疑的看著我,我才發現了我是呈跪坐姿勢而且正對著房門,活像三百年前日日夜夜等著夫君百里征戰返家的軍人遺孀。
  從容不迫的站起後,我優雅地拍了拍膝蓋坐回床上,開始鄭重考慮改天找家中部精神科的權威去掛號。

  「話說回來妳是只有來……弄過我嗎?」

  雖然嘗試打破這樣的僵局,但雨茵臉上的狐疑還沒消失又瞬間染上了一層紅霞。
  雖然這不是一個紳士該說的話,但是這樣的她,很迷人。
  下一秒,是預料之中,不遺餘力甩過來的一巴掌。

  美麗的玫瑰總是帶刺。
  總是刺的我流出鼻血來。

  「我真的可以信任妳會保全我的生命安全嗎?我怎麼覺得第一天我就要死於失血過多了?」
  看著她慌忙的將衛生紙塞進了我鼻孔裡,我忍不住搔了搔鼻子以後說道。

  「誰叫你那什麼奇怪的說法……活該活該啦!」
  雨茵原本弱弱的語氣說到一半突然轉強,最後講得好像全程都是我的錯,受暴的是她不是我一樣。

  「話說你的問題的話……我不只找過你,連你的話我大概找了八個人左右。」

  「哇靠!這麼多啊?」
  聽見了她說的話後我不禁微微張大了嘴巴。

  「當然啊!不然你以為隨便找一個路人就可以輕輕鬆鬆地解決嗎?如果是那樣的話我也不用那麼辛苦了。」

  「不然咧?」
  有些疑惑的挑起了一邊眉頭,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這是不是要跑個什麼樣的流程來著。

  聽見了我說的話後她的眉頭微微蹙起,隨即開口說道:「恩……反正你都是我的契約人了,知道一些事情對你來說也是必需的。」

  在輕輕地清了清喉嚨以後雨茵才一臉正經的開口說道:「基本上我們在挑選契約人的時候也不是隨機的……但是你們或許不是很懂那種感覺……你就想成是看哪幾個人比較順眼吧,通常看越順眼的人能提供的質量也會越好,你就想成這樣就行了。」

  聽見了她說的話後我理解地點點頭,大概就想成哪顆水果看起來比較好吃的意思吧。

  「那我是最順眼的那個嗎?不然怎麼會三番兩次跑來……晚上跑來宿舍?」
  看見了她略帶陰毒的眼神我硬生生地把弄我兩個字堵在了喉嚨,深怕一個不小心我的整張臉就要打掉重做了。

  「你想理解成這樣也是可以,不過或許我該說你是第二順位的。」

  聽見了她說的話後我不禁感到有些受傷,畢竟誰都想成為正妹心裡的第一個人,不管是什麼層面上的。

  「其實一開始我是對自己的室友不抱有什麼期待,畢竟這種感覺就像是大海撈針一樣,一兩百千、甚至萬人裡面說不定也就那一兩個,與其傻待在房間裡守株待兔,不如自己到校園或是其他地方去找……但是這次是真的讓我撞到了很棒的機會……也真的很謝謝你願意提供協助和配合……」
  說到了最後雨茵微微低下了頭,然後又輕輕抬頭綻放出了一個笑容。

  如果說我看見那笑容一時之間沒有傻住那肯定是騙人的。

  雖然有一瞬間的不甘心,但是我為了掩飾難為情又隨口說道:「那妳說的第一順位呢?」

  「這個嘛……說實在我到現在還是不確定那是不是人類……」
  遲疑了短短一瞬後,雨茵才有些吞吐的將話說了出口。
  「或許不該這麼說,因為我絕對能分辨我們和人類的區別,那個人是百分之百的人類沒錯……但是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看著她手掌輕輕靠在下巴上面一副困擾的樣子,我也不禁萌生起幾絲好奇心。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嗯……以人類來說他的身體素質和反應能力強得不像話,幾乎是我踏入房間的當下他就已經察覺到了我的存在,而且當我想逃跑的時候還幾乎要被他追上了……如果他存心要追我的話我還真沒有那個把握可以順利離開。」
  說到了這裡雨茵用力的甩了甩頭,微微蹙起的眉頭帶著點疲倦,低聲的呢喃道:「真是莫名其妙。」

  當然聽了這席話的我也沒辦法保持淡定,先不說她進房間的時候我還睡得像死豬一樣,重點是看著她逃跑的時候我只能揉揉眼睛把那當做幻覺啊!這人他媽的絕對不正常啊!

  「叩叩叩叩!」

  突然一串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而我也知道大概是那個以為我發燒腦袋燒壞的傢伙來了。

  「該死!怎麼會是他!?」
  在我要起身開門的時候卻有一股更大的力量將我往床上壓下,伴隨而來的是雨茵急切的低語。

  在還不明所以的情況下我只聽到了雨茵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了一聲抱歉,接著伴隨而來的,是右腕上傷口一瞬間的刺痛。

  顫抖著手看向了將犬齒抵在我右手腕傷口上的雨茵,我還是不由得想要掙脫,但右手是被她的怪力老老實實的釘在了床上。
  說是一回事,但做又是一回事了。

  察覺到了她眼神中的抱歉,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勾起嘴角說了聲:「要繳違約金喔。」

  而她的眼中除了抱歉,還有逐漸從墨黑被染成鮮紅的妖異雙瞳。

  儘管不明所以,但是她眼中的警覺還是讓我乖乖閉上了嘴巴,順便閉上眼睛等待這過程的結束。
  是外星人入侵?還是她的吸血鬼爸爸要來把她接回去了?

  答案在下一秒揭曉。

  她的腳尖在床腳邊輕輕點了兩下,然後下一秒用比初次見面的踢腿還要凌厲幾倍的飛踢踹爆了木製的房門。

  從此可以看出雨茵對我的手下留情,要是剛剛來這麼一下保守估計我已經去見只有看過掛在阿嬤家牆壁上照片的阿祖了。

  一方面痛心宿舍的房門,一方面我也震驚於在外面的那個人的身分。

  戴著腳踏車安全帽的宇紀一腳踢開了朝他飛去的一塊木塊碎片,漂亮的用右手在空中接殺了雨茵那踢碎木門的右腳。

  可能是由於太過震驚,導致我只能呆滯地張著嘴巴望著殺氣騰騰的兩人而沒有開口說話阻止他們。

  腳被箝制住的雨茵毫無懼色,在空中腰身一轉又是一記漂亮的迴旋踢。
  宇紀接住了雨茵右腳的右手瞬間抽出收回,猛地向右格擋住了這帥氣度滿分的空迴旋。

  一段我和宇紀在山上巧遇一群混混的回憶湧入了心頭,那天我們達成了二打八的成就。
  還記得那天的結局是我倒在地上死抓著其中一個混混的大腿不放,然後宇紀花了一分多鐘解決掉了其他七個人才來拯救被打得跟豬頭一樣的我。
  他媽的我怎麼沒有想過雨茵說的不正常人類就是這王八蛋……

  一個是早上莫名其妙出現在我房間的吸血鬼正妹,一個是我認識了好幾年、強到逆天的死黨,一時間我卻不知道該幫哪邊讚聲。

  雖然腦袋不太靈光,但我的身體很誠實地做了動作。
  當我驚覺的時候,我就像當年當天我巴著那個混混的大腿的時候一樣巴著雨茵的大腿。

  而羞紅了臉的雨茵和一臉不明所以的宇紀,是我在被雨茵一腳踹昏前的最後畫面。


—02End—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