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區【冰x漾】 心語初萌-27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副標:沒有你的明天(下)】

伸手輕推門板,我首先看見的是一個小型客廳。

小巧可愛的客廳。

不要懷疑,就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客廳,大約三人大小的沙發中間圍繞著一個玻璃茶几,地面上鋪了一大塊在高級酒店才會看到的那種奢華地毯,四周還擺放著書櫃及液晶電視......

......學長,你是住醫院還是住飯店呢?

你身體不好都是躺在病床上的啊,等到你身體好了就要出院了,設置一個客廳幹什麼!
給訪客們泡茶聊天用的嗎!

「誰?」
我還沒在心中吐槽完,一個清冷的嗓音就從更裡面的房間傳了出來。

老實講我並不意外學長會發現有人靠近,剛剛進房間的時候根本沒有遮掩聲音,更何況黑袍的敏銳觀察力豈是我這種市井小民能夠了解的呢?

想了想,我直接走向更裡面的房間。
穿過一個短短的小通道後踏進一個比剛才更寬敞的明亮空間裡,這次一眼就看見了坐在豪華大床上的學長,同樣讓人搞不清楚作用的精密儀器插在學長手腕處,雖然臉色有點疲倦、但整體而言似乎復原的不錯。

醫療班真的很厲害啊......
學長現在好好的坐在這裡.......

「學...」想起昏睡之前躺在懷中的冰冷軀體,胸中一哽差點就有了落淚衝動。

舉步、慢慢走向病床。

在這種感覺有點像是破鏡重圓、不是,是所謂吵架過後準備要大和解的感動情景下,打破我鼻酸衝動的、是一句有點冰冷的話語:「站住,誰准你進來的?」

「...欸?」
根據相識一段時間的經驗,我知道學長現在很怒,難不成是因為我前陣子太蠢蠢到需要他來救我、所以他現在在對我發脾氣?

看著眼前的學長,我傻愣在房間中央進退兩難。

「學長,我之前......」
讓你操心了,對不起。

回想起小時候老爸常教導我:當別人在生氣的時候,先道歉就是了。
我在學長四周時總是常常實踐這一句教條呢......

「喂,誰是你學長?隔壁房的才是席雷.阿斯利安,你找錯人了。」打斷我的神遊、順便插話,眼前的人不耐煩的靠在枕頭上,「自己學長病房是哪間都不清楚?」

「呃,是...是喔?」
可是,我的學長就是你啊。

眼前的學長表情看起來很認真,學長也不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
注意到狀況似乎不對勁後、我有點心神慌亂的試圖在學長不耐煩的臉上搜尋蛛絲馬跡。

這種狀況下通常有三種可能:

狀況一、學長在耍我玩,但學長並不是這種人。
狀況二、眼前的人其實不是學長,但是我想千冬歲應該沒那麼無聊帶我找假學長,又不是愚人節!
狀況三、他就是學長本人,只是——

重新打量了一遍眼前的人、這一次我注意到了,冷冷回看我的眸子裡寫滿了陌生與隔閡。

「這次算你運氣好,門邊陷阱剛好故障沒啟動......喂,你還愣在那裡幹嘛?」並沒有注意到我腦中亂七八糟的推理,我明顯感受到了學長話語中的逐客之意。

「呃、是!對、對不起!」
四周的一切瞬間天旋地轉起來,一邊道歉我一邊往後奔逃出病房,我的胃部升起一陣惡寒。
說不清是怎樣的情感驅使我全力逃離眼前的空間,當下我滿腦子只想逃離學長越遠越好。



「漾漾?你怎麼了?」
或許是被我慌亂的腳步聲吸引了注意力,我轉過頭剛好看見阿斯利安從隔壁病房走出來,身上披著一件寬鬆的外衣。

「阿利學長,哈哈,怎麼辦?」
可能是因為阿利學長本身讓人放鬆的氛圍,也或許是因為我的情緒非常不穩的緣故,看著阿利學長,我直接落淚了。

其實,這並不是一個很難想到的結論.......
狀況三、他就是學長本人,只是——失憶了。

「學長他好像忘記我了欸。」雖然試圖以輕鬆的語調遮掩悲傷,但我帶著鼻音的腔調卻出賣了我。

而見我突然間就哭了,這次換成阿利學長的神色變得很慌亂,「學弟他...你確定嗎?」
手足無措的阿利學長緊張的拍著我的肩膀想幫助我穩定情緒,殊不知這個舉動卻讓我的眼淚掉得更兇了。

「是的。」

天知道這一刻我有多希望是我會錯意,可是剛剛學長的眼神完全沒有絲毫哄騙成分,就事論事陳述事實的表情既疏離又陌生,那,並不是平常看著我的表情。

# # #

阿利學長將我拖進他的病房裡了解來龍去脈以後,皺著眉頭陪著我沈默了一小段時間。

他告訴我,學長失憶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可大可小,既然身為黑袍、便隨時攜帶著許多旁人無法得知的極機密資訊,那些事情需要黑袍去守護且無人能夠替代,若是被遺忘了,他們將會永遠消失在世界軌跡中。

由於目前不清楚學長失去記憶的部分是哪些、也不知道是暫時性失憶或是永久性失憶,所以阿利學長當機立斷地決定先送我回病房休息,明天他再請醫療班人員協助檢查看看。

# # #

那一晚,我睡得很不安穩。

斷斷續續的重複醒來再睡下,感覺精神反而更差了。

夢境中一下子是我處在一處峽谷內、看著學長義無反顧的面對死亡,一下子是在大雪夜裡我抱著學長失聲痛哭。

「哎⋯」不知道是第幾次從惡夢裡醒來,我的臉上滿是淚水,而手錶上顯示的時間才剛過午夜而已。

.......還是再試著睡睡看吧、不然醒著也只會胡思亂想。


由於床鋪上都是汗水,我索性扯下被浸失的白色床單、直接睡床墊,重新躺平後幾乎沒過多久就再次進入了夢鄉。

看著眼前的場景再度變換,這次自己身處在學院的風之白園裡。

啊......今天的天氣看起來很好呢。
已經有點自暴自棄想法的我抬頭看了看天空。

大朵大朵的白色雲朵與湛藍的天空,溫暖的陽光讓我全身都暖洋洋的,感受風精靈在四周帶來的微風、久違的覺得身體似乎輕盈了起來。

這麼想來,前陣子和喵喵他們去野餐的時候也是這麼舒服呢,那時候好像也有邀請學長一起來野餐,雖然最後不知為何會變成食物大混戰,但是整體而言非常的快樂。

「褚,怎麼只有你?」
當我在夢境裡陷入回憶之中時,一雙黑皮鞋在眼前站定,我後知後覺的抬頭看見身著黑袍的學長正挑眉看著我。

欸?
學長出現了?但這次看起來滿正常的。

此刻比起學長的登場,有一件讓我更加在意的事情——
風之白園、時間、現在和學長的對話、這些片段都和記憶中一模一樣。

啊、難不成現在這個夢是在重複以前的過往嗎?

「呃、對啊,我先到了!」一邊拼湊著記憶,我憶起野餐當天的確是我和學長先到了集合地點等大家過來。

後來為了打發時間,我向學長問了不少任務狀況來著,「學長,你......」

「恩?」
在我身邊隨意坐下的學長朝我丟來單音,漂亮清澈的紅眸裡映著我的身影,那一瞬間,我突然不想要按照著記憶中的對話與學長攀談,既然是夢境、就不需要顧慮些什麼才對吧?

「你要說什麼?幹嘛不說完?」
等了我幾秒見我都沒有接下去說完,一向沒什麼耐心的學長朝我瞪了一眼。

「學長...你覺得我怎麼樣?」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突然從心中冒出來的問題我就這麼順勢問了出口,聞言,學長先是微微瞪大了眼、接著一臉『你吃錯藥了不成』的表情看著我。

「覺得你怎麼樣?很笨、很呆、還是個半調子的學弟。」學長稍微思索了幾秒後,一串犀利的回話砸向我。

嗚嗚嗚......看來我打從心底認為自己給學長的形象非常差啊,是說我幹嘛這麼自虐?問自己夢裡的學長就跟自言自語差不多啊!

「.......雖然很笨,卻是一個爛好人,懂得體恤他人的心情。」當我抱著膝蓋在旁邊自怨自艾時候,一股溫暖的力道揉亂了我的頭髮,「之前曦與暮的事情,他們很感謝你。」

欸......?

學長笑了。
要知道,平常總是一臉殺人模樣表情的人突然露出笑容的殺傷力真的很強,所以當下我看著學長的笑臉直接傻住了。

「嘖,怎麼呆了?定力未免也太差了吧?」
見我傻住,學長反而笑得更樂了。

不不,我覺得學長你的角色設定好像錯了,學長不是這種模樣的啊!我的自我認知哪裡崩壞了啊!這不是學長還我真正的學長!

「......喔?不然怎樣是真正的?」挑眉,這次一臉興致昂然的學長朝我發問了,「呃、這個...」

怎樣算正常的?呃、大概就是又打又罵的吧,然後恨鐵不成鋼,雖然一直罵我卻總是護在我的面前,這樣子的學長......

當我陷入混亂時,我沒注意到望著我的學長低聲說了什麼,只能說,惡夢之神果然沒有放棄折磨我的意思,只是形式換成了精神折磨,「...既...是夢......」

眼前的學長朝我靠近,然後,淡淡的清香與溫暖紮實的環繞住我。

咦?
晶瑩透亮的細軟髮絲垂落在我的臉頰邊,眼前是一覽無遺的白園風景。

「我說,你的感想真的很讓人掃興。」悶悶的嗓音幾乎貼著我的耳朵響起,我連動也不敢動的維持著僵硬的姿勢。

不是啊,我哪知道被人抱住應該要怎麼做才對啊?書上又沒有教!

「討厭的話推開不就好了。」似笑非笑的嗓音提醒著我。
喔對欸,其實我可以推開學長來著,畢竟剛剛他的速度也沒有很快⋯⋯

「我⋯」



⋯⋯

⋯⋯⋯


猛地睜開眼睛,我看著白色的醫院天花板捂臉。
我到底在做什麼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