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變 跨年賀文 番外  (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跨年賀文】神魔變番外(下)

    耐達依自然不是個好打發的主兒,只見他右手一攀,勾住垂掛的藤蔓,一下子往旁邊一盪,少年推出的勁氣就這麼險險擦過。

    「哈哈!你要出師,還久得哩!」耐達依得意地哈哈大笑,順著回盪的勢子,伸腿一踢!

    少年似乎也不認為可以偷襲成功,勁氣推出後,人竟也跟著躍下,留下耐達依盪在半空。

    「師父不認輸,就別怪尼爾不幫您了。」跳落地面的尼爾自然不會在耐達依氣頭上時停留,一邊說話一邊人已跑得不見蹤影。

    耐達依氣得險些吐血,本想追去,卻聽得風聲響起,心裡立刻暗自叫苦,往樹幹一蹬,橫向盪開,鬆手飛落。

    正待再跑,一雙套著黑靴子的腳出現在眼前。

    順著看上去,耐達依終於臉現喜色。

    「你在幹麻?」明斯克面無表情的臉,眉頭已經皺起。

    今天他連續見小斑、尼爾、班塔耶都往魔獸森林跑,跟上來看,卻是一場鬧劇。

    這是在演哪齣?

    「冰塊!你來得正好,快幫我擋擋。」耐達依大喜過望,抓過明斯克就往背後推。

    明斯克正自茫然,沒想到小斑迎面撲來,驚得一張冰臉霎時解了凍。

    眼見躲不及,本想乾脆撲倒閃避,轉念卻只是微微一蹲,在小斑掠過頭頂之際,雙臂交叉網上一格,將小斑頂翻了,這才轉身追上耐達依。

    耐達依見明斯克趕到,倒一點也沒有愧疚的模樣,還嘻嘻一笑:

    「我就知道你最夠意思。」

    「你又惹小斑了?」明斯克冷著臉問。

    「哪有?!」耐達依一臉冤:「是那個小鬼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害我躲了小斑大半天了!」

    「尼爾?」明斯克眉頭突然鬆了:「原來是他。」

    耐達依眼一瞪:

    「你就一點都不驚訝?」

    明斯克沉默了一會,突然問:

    「我該驚訝嗎?」

    這下換耐達依無言以對。

    「去找王吧。」明斯克跟著耐達依上騰下跳的,終於不耐煩了。

    「不要!」耐達依叫:「那多沒面子啊。」

    明斯克轉頭看著耐達依的側臉:

    「難道你想躲上幾天?」

    耐達依一愣,一時說不出話來。

    是了,小斑這野獸可以整天沒事做光追著他屁股後跑,他這個獵物早晚會被累垮。

    見耐達依不說話,明斯克自動認定為同意,一把拉住耐達依,方向一轉,朝村子方向而去。

    不久之後,耐達依四肢大張地躺在地上喘氣,而那個讓他筋疲力竭的兇手,此刻正安安穩穩地趴伏在一名俊美穩重的金髮男子腳下,只不時用嗜血的眸光盯著耐達依。

    至於方才拉著耐達依來的明斯克,這會也坐在一角。

    耐達依完全不懷疑,他只要離開這棟房子,那現在看起來溫馴的野獸就會立刻張牙舞爪地追上。

    金髮男子自然也發現這現象,只見他飛揚的劍眉微微一擰:

    「耐達依,你真沒捉弄小斑嗎?」

    「我只招惹你那個假兒子。」耐達依沒好氣地道。

    這金髮男子自然就是薩摩了。小村的生活非常安穩平靜,這段時間以來,這個往昔曾以隻字片語變動搖各族諸國的男人,除了添了更多成熟穩重的風采外,俊朗耀眼的容貌竟無絲毫褪色。

    「別胡說。」薩摩聲音沉了沉。

    「我可沒胡說。誰知道那小鬼做了什麼手腳,今天一早起來,這頭應該六親不任的野獸突然認我當仇人,把我追得可累了。」耐達依重重嘆氣。

    聞言,薩摩開始打量著耐達依全身上下。看了一會,又道:

    「翻過身去。」

    耐達依不明究裡,但還是依言翻了過去。

    這一翻,那頭趴在薩摩腳下的小斑突然低吼一聲,嚇得耐達依差點又想拔腿就跑。

    唉~~慘了!真是虧了!才不到一天,竟然給嚇得膽子快沒了。

    薩摩也被小斑突然的反應嚇了一跳,但隨即,他便知道原因了,忍不住笑了起來。

    「怎麼?」聽到笑聲,耐達依半仰起身,轉投看向薩摩。

    「你啊!栽在這事上,也算冤了。」薩摩苦笑搖頭,說完彎身從耐達依腰帶拉出一小片獸皮。

    獸皮一取出,小斑的吼聲簡直就像從鼻孔齒縫蹦出來的,凶狠得嚇人。

    「這是……」耐達依整個傻眼。

    「這是昨天小斑費了好大功夫才捉到的魔豹的皮。」薩摩解釋:「你身上夾著這塊皮,小斑一定以為你偷吃了他的存糧了。」魔獸狩獵完,吃不完的會小心存起,等天冷獵物少了,才取出吃。

    說著,薩摩將獸皮扔給小斑。

    小斑立刻用爪子耙用鼻子嗅,就像在確認似的。

    「冤枉啊!」耐達依差點想哭天喊地了:「我對牠那些還沾著毛的生肉一點意思也沒有。」

    此話一出,薩摩失笑,就連明斯克也跟著嘴角一勾,顯然也覺得耐達依因為這一小片獸皮勞累一天,著實可憐。

    「尼爾看來還有點小腦筋。」薩摩說著,又忍不住笑了。

    「那是當然的囉!」清脆的嗓音響起,下一刻,不久前在魔獸森林裡逃走的少年便端坐在窗框上,雙腿輕巧地晃著:「誰讓耐達依師父老是欺負我呢?」

    耐達依眼一瞪:「是訓練!你當我閒著沒事光捉弄你嗎?」

    少年尼爾抬起秀氣的下巴,不以為然地道:

    「師父說謊都不臉紅的嗎?」

    此話一出,耐達依整個怔住,屋外卻突然爆出一聲狂笑。

    「哈哈哈哈!小鬼這話說得好啊!」班塔耶倚在門邊抱著肚子狂笑。

    斑塔耶這頭狂笑,方才怔愣著耐達依竟也跟著笑了起來:

    「有道理。說得真好!」

    說著,耐達依越笑越歡暢,笑得整屋子的人全都毛骨悚然,然後所有人都知道,有人要倒大楣了……

    「不關我的事!」尼爾首先跳下窗子,拔腿就跑。

    「咦?小鬼緊張什麼呢?」耐達依笑彎著眼,很無辜地說:「你說呢?班~~~啊?」

    耐達依這一聲「班」,直將班塔耶叫得連骨頭都麻起來,連忙擺擺手:

    「冤有頭債有主,我只是看戲的。」

    說完,人也跟著一閃不見。

    耐達依瞪著空盪盪的門窗,哼了一聲,隨即又倒回地上:

    「膽小鬼。要欺負你們也要等我睡醒再說。」

    說完眼一畢,不一會便呼嚕嚕地睡得人事不知。

    薩摩見怪不怪,只微微一笑,知道接下來幾天生活不會太平靜就是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