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去討債的獵人試驗 這叫瀕臨死亡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在終於把這該死的面試搞定之後,我將手上亂七八糟...對,我的字就是這麼潦草的紙張收拾好,毫不猶豫的離開房間,走到了船上角落的某個考關休息室...

踹開門,裡面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小房間,木製的地板散發著淡淡的木頭香味,壁紙是令人溫暖的鵝黃色,房間的正中間擺了一張茶几和兩張坐墊,給人一股很祥和放鬆的氛圍,而我要找的人此時正十分悠閒的坐在茶几前喝茶...

我大步大步的走到會長面前,隨手把紙扔到茶几上,自己則是重重的坐到了他面前,盤著腿,臉上的表情...應該挺累的...

「霍霍霍,你做完了啊?怎麼一副精疲力盡的樣子?」

會長若無其事的瞇著眼笑笑,看起來就像普通的老人一樣和藹...

我白了他一眼

「我這叫瀕臨死亡...媽的不是神經病就是變態不然就是瘋子...啊靠夭為什麼這三個形容詞都可以用在同一個人身上,啊算了管他喔。」

會長翻了翻我帶來的面試結果,眉毛微乎其微的抽了抽...

「真是非常...精闢的解釋。」

呵呵,是吧?每個敘述都在五個字以內,花了我多大的功夫啊...不要問我有時間把它濃縮為什麼不好好寫,我爽!沒看到這渾蛋把麻煩事都丟給我自己在那邊喝茶嗎?!

會長大致翻閱過了後,點點頭

「謝謝你,辛苦了辛苦了...為了感謝你的幫忙,來,收下這個吧。」

會長從寬大的袖子裡掏出一個墨綠色的盒子,他伸手將它打開,裡面躺著一張紅色的方形卡片,上面還有大大的兩個叉叉...

「這啥?」怎麼感覺有點眼熟...

會長抽了抽嘴角...

「執照啊執照!你來考獵人試驗的意義!」

「喔...那能幹啥?」

「...你到底為什麼來考試啊...」

我隨意的往後一躺,反正地板很乾淨嘛

「不知道啊...被團裡的小鬼逼著來的,剛好也沒事幹。」

會長呵呵一笑

「看來你很疼你口中的那群小鬼啊。」

我隨意的搧了搧手

「疼個毛線,還不就是一群實力好了點的傻子...」

會長富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你為了他們跟西索吵起來呢~真的不在意嗎?」

我沉默了下...

「你都聽到了?」

「嗯哼~那麼銳利的念壓很難不察覺呢,團長先生。」

我嘆了一口氣,坐起身

「那你現在要幹嘛?殺了我?還是叫人來抓我?」

會長雲淡風輕的笑了幾聲

「我才不會做那種事~如果你不踰矩,那麼你對我來說就是普通考生,僅此而已,所以,收下吧。」

我望著眼前依舊笑得和藹的老人,以及他所遞出來的獵人執照,我皺了皺眉,沉聲問

「我...不值得你付出信任,如果我拿執照去做些非法的事...甚至是亂殺人呢?」

說到底,我也不過就只是個陌生人,更別提我是旅團的團長,憑什麼...你這麼相信我?

會長同樣認真的回望著我,看著對方蒼老的雙眼,不知為何我有一種想要逃開的衝動...彷彿與他對視心裡什麼事都會被看穿一樣

結果會長忽然大笑出聲

「是啊,你不值得我信任,你的確有那個可能去殺人,但所有事發生都會有個原因,你殺人的原因在於,你的夥伴。」

我挑高了眉不說話,靜待他的下文

會長悠哉的喝了一口茶,繼續說了下去

「只要不對你的夥伴動手,基本上你都不會殺人...不過你知道你重視同伴的理由嗎?」

我愣了下

「啥?那種東西還需要理由?」

會長撇了我一眼

「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逃避現實?」

我渾身一震,低著頭,久久不發一語...

良久,我才僵硬的抬起頭,殺氣卻毫不保留的外放,體內的魔力也因為我的情緒起伏而滾燙的沸騰著,魔息肆無忌憚的朝著對面的人散去...

『想要撕裂』、『殺了他』、『這是你的秘密吧』、『他要知道了嗎』...

我睜著漆黑的雙眼,一字一句的問...



『你、想、說、什、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