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疑惑的終結 第一百三十九章:視線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一百三十九章:視線

    兔子太孤單的話……會死掉的,但不要說兔子了,就連人太寂寞的話………也會死掉的。

    能夠……把妳的視線看向我嗎?

    「喝、喝……」大口喘著氣,貪婪地將新鮮的空氣吸入胸腔,許久沒有做出如此激烈的奔跑,對於這二位孱弱人類的代表而言就像是找死的行為,但也別無他法,畢竟他們可是被人追著跑,只差沒有喊打叫罵。

    在奔跑的過程中,梁夢藜一路上都是被杜月瀾拖著跑,她望著杜月瀾的身影,有股陌生的感覺,以往在無零的時期,鮮少會有人在蒼天的身前,對大家來說早已習慣蒼天領頭,不知不覺他們也隨著蒼天的腳步行動,但現在卻是由杜月瀾領著梁夢藜,從手部傳來的溫度,既溫熱又不切實際,梁夢藜從未想過會有這一天的到來,以真實的身份與無神隊的大家相會,輕扯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想藉由疼痛來確認她是否在做夢,即使這幾天杜月瀾的死纏爛打與遊戲中一模一樣,可是時而梁夢藜的腦海不禁認為現在的生活彷彿泡沫般虛幻,美好地令人害怕。

    瀾月的背影…原來是這麼寬闊,梁夢藜在心底說道,蒼天的視角與梁夢藜的視角所見到的高度並不相同,莫約二十公分的差距,顯現的卻是無比巨大的變化。

    「來這裡!」穿梭在街巷中,一個拐彎杜月瀾拉著梁夢藜躲入暗巷中的雜物堆後方,將梁夢藜拉入自己的懷中,無意間用一手摟著她的腰,另一手撫著肩膀,企圖把人藏在自身中,但是杜月瀾的雙眼仍緊盯著外頭,怕稍有不注意就會被發現他們藏匿的地點。

    觀察了幾分鐘過去,眼看似乎沒有追兵之後,杜月瀾才鬆了一口氣,雖然被粉絲追著跑是家常便飯,身為公眾人物即使是被媒體炒作,他仍有自己應變的方法,不過現在在他身旁的可是梁夢藜,即使造成蒼天這個名號眾所皆知是他本人的傑作,但杜月瀾卻不想讓其他人發現梁夢藜是蒼天,如果可以的話,他想一人獨占梁夢藜。

    頓時,杜月瀾發現自己與梁夢藜身子緊貼在一起,而且大半都是自己綁著人家不放,一名纖弱細緻的少女映入眼簾,不同當初的白髮男子擁有健壯的身軀,纖細的軀幹、白皙的皮膚不時透出些許紅暈,全然與記憶中的身影相反。

    「果然……還是不一樣啊。」不經意嘴角上揚了幾度,杜月瀾深情款款凝視著在懷中的女孩。

    「什麼?」聽到聲音,梁夢藜反射性地抬頭望向音源,由於視力意外的恢復,雖然仍有一點近視,但比起二年前的自己,根本是好上太多了,近期梁夢藜便減少戴眼鏡的次數,除非是在閱讀書籍或瀏覽網頁,不然她都盡量不戴眼鏡,與杜月瀾的距離十分地貼近,移除了眼鏡的防護,她的臉孔赤裸裸的呈現在杜月瀾面前。

    突如其來的攻勢,發動攻擊的當事人並未發覺,可是杜月瀾明顯受到強烈的衝擊,他的血量正快速地下滑,簡直是可愛地令人犯罪……杜月瀾努力克制內心的慾望,畢竟男女授受不親,如果他太踰矩就怕梁夢藜會逃開,猛然他想到夏颯之前居然搶先他一步觸碰到梁夢藜,一回想起來他就氣得牙癢癢的,要是其他人也覬覦他心愛之人的話該怎麼辦?!此刻的杜某內心戲份多到溢出。

    「沒沒、沒事…雖然暫時安全了,但我們的衣裝應該也被對方記下了,如果繼續大搖大擺地走出去,恐怕也會再一次被發現到身分。」杜月瀾依然維持的環抱梁夢藜的姿勢,既然本人尚未查覺到,他趁現在多吃點豆腐也不為過吧?

    「找夏颯的話…應該會有辦法的。」不知道是跑步產生的疲累,梁夢藜居然一點也沒有發現到自己正被某人吃豆腐,她思索了一下想到的便是聯絡夏颯,畢竟近期內多虧了某人的胡鬧,讓她三不五時都向夏颯求救支援,導致在第一時間腦海浮現的救星就是夏颯。

    即使同為朋友,不過當自己喜歡的女孩口中提到另一個男人的名字,不免內心有些不悅,不行……自己不能夠這麼沒氣度,記得前陣子看到某談話性節目說到,小心眼的男人可是會女孩子被討厭的,杜月瀾重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緒,雖然內心不是滋味,可是梁夢藜說得也沒有錯,以現況來說找夏颯求助恐怕是最好的方法,但他卻私心地想與梁夢藜倆人單獨相處久一點。

    「我傳訊息給他吧,不過短時間內我們也無法從這裡出去了,感覺越來越多奇怪的人在找我們。」即便不情願,杜月瀾也只好先放開梁夢藜,他快速地從外套口袋抽出手機,像是洩恨般敲打著銀幕案件,將訊息發送給夏颯,夏颯你這傢伙最好不要太早過來……杜月瀾在心底默默地喊著,然而另一頭正悠哉逛大街的夏颯依然忘我,似乎沒有查覺到手機傳來新訊息。

    叮!

    倏然,梁夢藜的手機響起通知的聲音,她將手探入自己的包中,取出手機的瞬間,銀幕上也顯示著傳送者的名字,果不其然也是另外一位近期常騷擾她的兇手宇少雅,不同於杜月瀾無恥地直接跑到梁家大門外,宇少雅則是三不五時就在傳簡訊,不論是照三餐加宵夜的慰問話語,無聊時更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圖像,例如路上的風景、咖啡廳的糕點,舉凡任何當代女孩子都會做的事情,宇少雅一個也沒有少,全都錄像傳給了梁夢藜。

    今天的照片是與程謙雪、洛在醫院的合照,看來他們二人都去了醫院探望,難怪出門前沒見到洛,原來他是去照顧程謙雪,正想著該如何回應宇少雅,杜月瀾緩慢地湊近身旁,也將視線盯向她手中的手機銀幕。

    「什麼嘛,狄洛去找千雷了,怪不得夏颯那傢伙會突然想跑出來亂晃。」杜月瀾沒好氣地說道。

    「嗯……」心思還放在手機上,梁夢藜僅回應一個單音。

    突然間,杜月瀾伸手奪過梁夢藜的手機,如同小學生欺負心儀的女孩子,如此幼稚的惡作劇在二人面前上演著,面對梁夢藜只關注著手機另一頭的宇少雅,頓時他的醋意大發,自己不論發了多少訊息,沒見過梁夢藜回應半次,但宇少雅和其他人,她都會細心地回復,這不是偏心的話哪個才是偏心?

    「你在做什麼?」對於杜月瀾的舉動,梁夢藜覺得很莫名其妙,她不過是想回宇少雅的訊息,但手機卻搶走了。

    「哼!羽紗的訊息回得這麼勤勞,但卻從來不讀我的。」

    因為你是跟蹤狂啊……在心底吐槽道,瞬間梁夢藜有股想翻白眼的衝動,自從被杜月瀾發現到自己的手機號碼後,這傢伙根本是不分日夜都在傳些垃圾訊息過來,至少對梁夢藜來說是垃圾。

    說實話羽紗的訊息內容也不相上下,盡是些無聊事,但畢竟答應過程謙雪,在還無法正視宇少雅之前,先以簡訊的方式保持聯繫,讓宇少雅內心安定一些,同時也是給予自己的練習,至少在決定是否見面之前,能夠先建立自身的勇氣。

    梁夢藜知道程謙雪不斷地想說服自己能夠見上宇少雅一面,不過總是被她回絕,她認為自己還沒有那個資格去見羽紗,她們是最早在無零中結識,卻也是最晚在現實中相見,就算周圍的人們不斷地為她打氣,希望梁夢藜能夠踏出新的一步,可是每當她準備向前進時,顫抖的身子令她卻步。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消逝,梁夢藜依舊無法跨越這座高牆,對於和宇少雅見面這件事,至今仍然沒辦法實踐,雖然對不起程謙雪的苦心,但她就是無法……還不是時候,她還沒全然準備好。

    「妳在想些什麼呢?」見到梁夢藜若有所思的模樣,杜月瀾開口問說。

    「沒事……」思緒游移了幾秒,梁夢藜隨口塘塞過去。

    一瞬間眼前的人臉突然放大好幾倍,梁夢藜尚未回過神來,杜月瀾便搶先一步出手,他單手扣住梁夢藜的雙手,將人壓制在牆上,若是在無零時,蒼天老早就給瀾月好幾個拳頭,讓他與冰冷的地板相親相愛,但前提必須是在無零空間當中,身為男性的杜月瀾力氣自然大過梁夢藜,一位成年男子將女孩子制伏可說是輕而易舉,更何況僅有的救星夏颯也不在場,梁夢藜只能任人宰割。

    「雖然不知道剛才妳在想些什麼,但……此刻在妳眼前的人是我,我希望……妳能夠多注意我一點……」他的忍耐也是有極限的,心愛的女孩時不時在自己眼前與自己以外的男人露出親暱的樣子,不……就算是女生他也不容許,杜月瀾以前萬萬沒想過自己居然是這麼沒肚量的男人,明明妳就在我眼前,但視線總是看著他處而不是我……

    「啊?」突如其來的襲擊,梁夢藜臉上滿是疑惑,她仍搞不清楚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一如往常出門,然後被某二個跟屁蟲纏上,緊接著跟屁蟲一號自己跑去嫌晃,剩下她與跟屁蟲二號被人追著跑,之後的發展已經超出她的常理,在不知不覺中雙手就這麼被束縛,以及某人自顧自地說了一堆聽不懂的話。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