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x雷歐力受x 餘韻(西雷)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他們之間究竟是只有「性」的關係,還是有「愛」的關係,雷歐力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就像他總是可以上一秒裂開嘴角的笑,用一個慵懶的語調說「雷歐力,我愛你哦」卻又在下一秒會沮喪下臉來,翻開被子轉身就走,讓人捉摸不定。


  事實上,如何走到這樣的關係的,雷歐力也記不清楚了。只記得第一次的時候,西索是硬來。
  面對亢奮中的西索,他根本毫無能力反抗。原本以為西索是要把他殺掉的,但就在下手的一刻壓制在他上方的人卻忽然失去殺人興致一樣。
  「雖然是顆熟透的果實,還是有留下來的價值。」
  雷歐力當時手被西索反剪在身後,一隻手的胳膊也被他擰斷痛得他幾乎要暈過去,這回聽見他說的這句話還以為他的生命至少還是露出了一道曙光──但卻在下一秒卻又被對方強勢撥下褲子。
  進入另一種侵犯。
  
  痛得要命。
  沒有前戲強硬的進入,就像身體活活被劈成兩半,這比胳膊被擰斷還要再他媽的痛!

  但也因為如此開啟了跟西索的第一次之後就有陸續的「好幾次」。雷歐力甚至都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從最開始的「抵死不從」到後來變成「算了算了隨便你吧」的心態。覺得自己是不是哪裡生病了……
  也問過西索當時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
  西索高興的時候就會回答:「想看看你的反應,好像會很有趣。」
  不想回答的時候只會看著他,抖起肩膀露出詭異的怪笑聲……

  問他現在跟他究竟算是什麼狗屁關係的時候,西索也總會答非所問,道:「雷歐力,你可別讓我覺得太無聊啊,我可是很反覆無常的哦。」
  往上揚的語調總讓雷歐力分辨不出西索真正的喜怒,如同一個真正的小丑一樣,魅惑卻又無法讓人看得清。

  這也是西索的魅力。這雷歐力承認,除去他太過變態這點,西索真的很有魅力。所以明知道他的危險,卻還是忍不住靠近。雷歐力想這大概也是他除了打不過他之外、也沒有真的拒絕他的原因。然而等到這種關係發生次數之多、時間一長的時候,才驚覺一切都已經都來不及了──






  伊爾迷前來收屍的時候,看見的是西索失望頹廢的模樣。對一個小丑來說,嘴角往下彎實在是有些違和。
  「你來了啊。」西索看向進門的伊爾迷,踢了踢腳邊只剩下裸身的身體。
  「嗯。」伊爾迷點點頭,後來覺得只回個字跟他交情來講似乎也太冷漠,想了想,才再問一句:「……你還好嗎?」
  西索聳了聳肩,看著自己手中捧著的、雷歐力的頭顱,有些茫然的說:「為什麼總是有人破壞遊戲規則?不是說愛上我,就是說想要離開我呢……」
  伊爾迷沉默一下後,接著問:「所以他是說愛你,還是說想離開你?」
  西索在這一刻才笑了開來,又是那種小幅度抖起肩膀發出的怪異笑聲。最後在雷歐力的嘴唇上親了一下,隨後就將雷歐力的頭往後一摔,起身,帶著淺淺的微笑,優雅的步離這個曾經跟雷歐力似有過什麼溫存的小屋。
  





Fin.

寫了個悲劇(?
不過其實這次回來寫這個主題是因為玩了一下噗浪骰↓


(沒有選項的時候 骰出紅色或綠色是YES;黑色跟藍色是No)

其實偶爾用噗浪骰骰也不錯啦ww
有點像是逼迫自己一定要更文吧XD

2017/12/7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