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空鬥技場解毒,蘋果稍稍減毒 25.真的不是有意要毒你兩次+蜘蛛小劇場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妳確定只有兩次?」

      「啊?」    


      我怔愣的看著他,難不成我們見了不只兩次?不會吧?一點印象也沒有?

      但俠客的語調那麼從容堅定,雖然是個問句媕Y卻帶著不容質疑的些微認真態度,這感覺不像在騙人。

      腦袋空白幾秒,我忽然想起之前在雷歐力醫學書上看到的專有名詞.....


      「.....失智症不是老人才會有麼?」


      就在我特別認真糾結的思考著自己是不是記憶哪裡出了問題,卻聽到俠客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這笑聲足以讓我知道他在開我玩笑,和我剛才呆滯的反應一定很蠢。

      「亂講的~別當真啊。」他態度一鬆的攤開雙手,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


      我盡量在最短時間內板起臉瞪著俠客,假裝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但他好像笑得更開心了。      

      莫名的好不爽怎麼回事。


      「啊勒,生氣了?好嘛,不開妳玩笑了,笑一個看看?」

      「我就瞪死你全家!」


      最後這種狀況在他又花錢請了我兩球冰淇淋後才好一點。

      我現在對於花他錢已經不會內疚了。
      
      
      我第一次吃冰淇淋這種東西。

      在舔了一口後,心裡不免小小驚嘆了一下。

      真好吃!我忽然尊敬起奇犽"吃光全世界的巧克力球"這個志向了。之前笑你我真的知錯了,讓我們一起組隊征服全世界的甜點吧.......好吧我想多了。

      奇犽才不會鳥我。除非我把小傑也拖下水。不過看在小傑還要找爸爸的份上還是算了吧,要是把他帶太歪,到時候他爸不認這兒子可就糟糕了。

      
      猶豫了一下,我從口袋裡掏出零錢又買了一球冰淇淋。

      「吶,這個給你。」我把冰淇淋遞給在滑手機的某金毛。

      俠客愣了愣,當他接下這球冰淇淋時臉上的表情,就像我在媕Y偷塞了什麼高容量手機硬碟那樣驚喜意外。

      「給我的?」俠客露出光燦微笑,不可思議的說,「真不像妳的作風,該不會這像第一次見面那樣在裡面加了魔獸的安眠粉?」

      「不吃拉倒,還我。」

      「我吃~」

      
      見他往冰淇淋上頭舔了幾口,又有一點心不在焉的往手機輸入了什麼訊息。我看了看時間,茜色黃昏在天際蔓延散發,夕陽餘暉染上有些散漫的慵懶。

      「你在給同事發訊息?」我隨便問問。

      「算是吧,讓他們幫我打卡下班啊。」俠客笑著臉說。一聽就知道是個很隨便的謊話。


      我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我看著一群在公園玩耍的小孩子,一旁的俠客則是對著手機螢幕難得微微蹙起眉頭,有一刻上揚好燦爛的嘴角弧度貌似面臨暴走邊緣。

      恩,看起來讓同事打卡的事情辦得不順利啊。


      「獵人考試通過了?」他忽然開口問說。

      「恩。雖然考題很奇怪,但都挺和我胃口的,玩得很開心。」

      「也就只有妳會把考試當旅遊玩吧,不過還是恭喜啊,我算是妳的前輩喔,有沒有興趣認師傅?」

      「你也考過?」我饒趣的撇了俠客一眼,感覺沒有特別意外,「你真的向老闆吞了很多假啊,他都沒扣你薪水?還有前輩也就算了,我都通過考試了還認什麼師傅?」

      「哈哈說不定有隱藏考題什麼的啊~另外我家老闆很隨興的,扣員工薪水那種喪心事他做不來的。」

      「行了吧,這又不是什麼奇怪的少年熱血漫畫。」我想了想,最後還是沒把"你老闆人真好"這句話說出來。


      不遠處在玩耍的小孩跌了個跤,當我的注意力被那群又哭又笑的小孩們吸引住時,心臟猛然跳了一下。

      一絲不對勁,我轉過頭盯俠客,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早就放下了他的手機,一雙碧綠色的深翠眸子直直勾著我,裡頭的懶散帶著一點不易察覺的危險。

      他舉起的左手在半空中微微一滯,有點牽強的改為拍掉落在自己肩上的落葉。


      「俠客。」我平靜開口。

      「我從小就沒有父母,長大的地方到處都是危險,而且隨便亂認的乾哥是個說謊專家。」

      我停頓了一下。

      「幫你打卡的同事知道這裡的地址嗎?」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他一點也沒笑意的笑彎起他的眼睛。

      「恩....」

      我無語的抬頭盯著天空片刻,非常沒良心的直白道,「剛剛你說的魔獸安眠粉,那東西我還真的加進你的冰淇淋裡頭了。」

      「........」俠客沉默了。相信我,他的笑容也僵掉了。


      「不能怪我啊,我看到那根藏起來的紅色天線了。我在那個撞到我的奇怪大叔脖子上看到一根一模一樣的。」我一點也沒有任何罪惡感的指了指他的左手,露出"怪我囉"的表情聳聳肩。


      空白兩秒。

      「啊真是.......」被戳破的俠客一點也沒歉意的無奈拂額,然後誇張的嘆了口氣,小小沮喪說,「我家老闆對妳有興趣,看來這下綁不走了。太小看妳就會吃虧呢。」

      「謝謝誇獎喔。用冰淇淋誘拐我跟你走說不定還比較容易成功呢,你老闆用錯方式了。」

      「是~是~我回去會跟老闆抱怨的。」

      他露出一抹爽朗的苦笑,之前那股有些壓抑的氣息坦然無存,又變回那個笑容陽光又溫暖的鄰家哥哥模樣。不知道為什麼,他指縫中露出的碧色眸子看著我的感覺很溫暖,就跟今天的夕陽一樣。


      「真的敗給妳了。現在給妳冰淇淋問要不要跟我走還來的及嗎?」

      「你確定要這樣做?你的解藥還在我手裡呢。」

      「開開玩笑而已~」


      ❧


      當我到天空鬥技場時已經是晚上了。

      好不容易找到奇犽和小傑,他們的表情就像活見鬼,正當我疑惑之時,小傑非常直白解釋道:「妳買衣服買那麼久都沒回來,我跟奇犽都一致認為妳在這路上惹出了什麼麻煩,所以打電話去全市醫院確認妳沒把人打進醫院後,才準備打去警察局看看妳是不是被夠留在那堙A然後妳就回來了........」

      他有點尷尬露出笑臉,搔搔臉頰:「真是意外哈哈,不過沒事就好,我跟奇犽只是有點驚訝而已。好險沒出事,不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跟酷拉皮卡交代了.......」

      「.........所以你們只是見我平安沒事的到這裡被嚇一跳?」我試圖消化剛才小傑講的那一大串話,「因為平安無事的到這裡所以被嚇到了?」

      「嗯!」一點也不猶豫的。

      我非常無語的一個手掌啪在臉上........心塞。我們絕交吧。    


      只不過沒時間讓我解釋關於自己的為人處事還沒這麼糟糕,我就想到我還沒打電話給酷拉皮卡報平安。我努力回想酷拉皮卡的電話號碼,中途被奇犽指正兩個數字。

      『....喂?』電話撥通時另一頭沉默好一會兒,正當我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打錯時,酷拉皮卡有些疲倦的聲音才傳了過來。

      「呃...那個,是我。汀格。」我還來不及多說些什麼,酷拉皮卡語調一轉,帶著命令性質的聲音馬上又傳了過來。    

      『妳去了哪裡?小傑跟奇犽聯絡不上妳三天。』

      「那個、那個我.......我先去了天空鬥技場。」我像個被訓斥的小孩乖乖回話,然後撒了點善意的小謊言。「沒事的,這幾天我沒出事,在揍敵客家也是,聯絡不上只是手機掉在基裘的裙子小口袋裡,現在有買隻新的了,而且也跟奇犽他們在一起。」

      安靜片刻,我好像能聽見酷拉皮卡輕微的嘆氣聲。

      幾天沒見,他的聲音就比平常還乏累的樣子。

      不知道是不是工作找的不順又或者是工作內容很辛苦,總覺得他又快變回第一次見面時那樣的冰冷難以接近。我不希望他變回那樣。


      想了想,我率先開口說:「恩,我想你不用擔心我。我過得很好,在天空鬥技場沒人打得過我,才三天我就已經打到兩百層了,銀行帳戶裡多出了七億多......」

      謊話街的太順口,我差點講出"酷拉皮卡你把工作辭了吧我養你"之類的奇怪冷笑話。

      刻意忽視了奇犽滿到快爆炸的鄙視眼神,我繼續厚臉皮道。

      「而且這裡的觀眾很愛我,在網路上還成立了我的後援會,還販賣周邊呢,更重要的是我可以跟他們抽取九十%的版權稅,我現在是大富翁,你要多少口香糖我都買給你。」

      『....口香糖?為什麼是口香糖?』酷拉皮卡略為好奇的提高了語調。

      「口香糖除皺潤顏阿。看你每天都在嘆氣的,書上不是寫嘆氣容易長皺紋老得快嗎?每天口香糖嚼個十幾分鐘能促進面部肌肉運動,改變面部血液循環.....」

      『汀格。』還沒講完酷拉皮卡就打斷我。只不過這次聲音生動多了。

      我忍不住露出成功笑臉,越說越起勁,把西索交給我的扯淡天賦全用上了,「這都是真的阿,順便跟你說小傑和奇犽都是我的粉絲團會員,我還........」

      小傑苦笑的一把攔住要跳上來跟我幹架的奇犽,但讓我停下嘴不再繼續刷小夥伴仇恨值的是電話那頭不明顯的"噗哧"笑聲。

      『好了汀格,別鬧了,奇犽在妳身邊一定很火。』酷拉皮卡語氣變的輕鬆許多,『我知道妳想表達的意思。謝了。』

      「恩。記得太常煩惱會長皺紋,操心也是。」

      原本以為酷拉皮卡會無奈的張開嘴又閉上,不知道怎麼反駁我的話,但他這次卻輕輕應了聲,聲音裡帶了點笑意。

      『我會注意的。』



-----------
(小劇場——俠客皺眉時的蜘蛛群組)
(※警告:有崩慎入)


俠客:團長~我遇到了上次跟你說過的那個小女孩喔。
信長:幫你解毒又把你弄昏的那個?
窩金:哈哈哈哈哈!
俠客:行了別笑了,發生那種事我也很苦悶好嗎。團長你怎麼看?
庫洛洛:下次集合的時候帶過來吧。我很好奇她是怎麼解開你身上的古代毒藥。
俠客:知道了~
(微笑OK貼圖已傳送)

芬克斯:喔喔喔!那小ㄚ頭可愛嗎?有沒有照片?
俠客:........= =芬克斯我怎麼都不知道你對小女孩有興趣?
芬克斯:給飛坦挑對象啊,他最近脾氣挺火爆的,一定是太寂寞的關係[無辜聳肩jpg.]
信長:這年齡差太多會有代溝啊,合不來的。
窩金:哈哈哈哈哈!
芬克斯:身高差太多也會有代溝,還是年齡差比較好一點,蘿莉撫慰人心啊!!![握拳jpg.]
小滴:這就是所謂的『兒童狂熱癥者』?
派克:那是什麼?
瑪奇:就是所謂的.......戀童癖吧。
小滴:就是對小孩子會產生"萌"的一種精神物質。這是一種爆發且不夾雜任何雜質的美好感情,就像全身的血液在那一刻都燃燒至沸騰而產生共鳴....恩,就跟現在團長好奇那女孩能力所爆發出來的情感是一樣的。團長他"萌"了。
派克:.......這意思是...?
芬克斯:小滴想表示團長也是戀童癖哈哈哈哈哈(←直白的強化系)
瑪奇:不,我想小滴會錯意了...
(庫洛洛頭痛,不想回群組)

富蘭克林:小滴,不要亂學那些奇怪的東西。還有團長沒戀童,是俠客和飛坦。
小滴:哦好。
俠客:乾我屁事!!!!(╯°⑸°)╯ ┻━┻
飛坦:靠我只是出門一下,你·們·他·媽·都·活·膩·了?
剝落裂夫:[分享影音:千本幼女]
庫嗶:啊,這個影片。俠客跟飛坦都有按讚。
信長:芬克斯也按了。
窩金:哈哈哈哈哈哈哈(←刷存在感的)
小滴:這個,團長也有按欸?
芬克斯:噓!不能說出來啊,這樣團長的面子往哪裡擺![爆jpg.]
俠客:.........
(庫洛洛面無表情靜音群組,關手機)
(真是一群令人心塞的團員們)

俠客:飛坦這麼久沒回大概氣到砸手機了吧......
西索:我也很好奇那個小女孩長什麼模樣呢~♥
信長:西索?!這傢伙怎麼會在群組裡?!!!
西索:真過分~人家也是有繳團費的♠
俠客:呃,團費?
芬克斯:[黑人問號jpg.]
小滴:那是什麼?
西索:嗯哼?你們都沒繳過嗎~?♣
(5人已讀)
西索:庫洛洛~?♡
(10人已讀)

西索瞬間包子臉。    


-------------------
之前的文章有BUG阿阿QQQ
前幾天重讀了一次發現我忘了她早有手機了ORZ我金魚腦
之後會把文章修成之前那隻手機在跟席巴對打的時候被他一拳打爆這樣子(跪地

好啦由於這次更得比較慢所以不易外的就是我暴文了XDD
這篇寫的過程充滿了卡文+這個好想寫那個好想寫阿這個忘了寫.......等等之類的突發狀況(喂!!!!
希望各位看的都開心阿:D然後我要去睡覺了........(熬夜更文已陣亡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