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人文 × 【雙赤】共生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一直以來,我們都是兩個人。
  我們都是赤司征十郎,是近似於孿生的存在。
  我們有著相同的容貌、聲音、名字。
  但同時,我們的個性卻有著嚴重的對比。

  我們像操作著同一具人偶的駕駛,兩人的差別只在於「位置」。
  你是正駕駛的話,我就是副駕駛。
  我是正駕駛的話,你就是副駕駛。
  但無論位置如何分配,我們皆相依相助。
  我們用同一雙眼看世界,卻用不同的心感受世界。
  我們會互相陪伴,直到軀殼死亡的那一天到來──…

× × ×

  ”早安,征十郎。”
  ”早上好,征。”

  每天早上睜眼,我們總是可以在第一眼看到對方,然後成為彼此第一個道早的人。

  為了能和彼此對話,我們在稱呼上做了區別。
  我總是叫他征十郎。
  而他總是只稱呼我「征」這個單名。
  喜歡那種我們說話時,絕不會被第三者發覺、聽見的那種感覺。
  彷彿在說悄悄話般,卻可以不用顧忌音量。

  一直以來我只有在必須狠下心做些判斷的時候才會搶下主導權,平時我總是將正駕駛的位置讓給征十郎,只因我喜歡看著他。
  我喜歡看著那個和我相同面容卻有著我所沒有的溫柔的、他。
  我很明白有些事只有我做得來,征十郎太過溫柔,總狠不下心。
  但沒關係,他還有我。
  
  ”征十郎,那個淺藍色頭髮的男生,有辦法成為你在找的第六人。”
  征十郎找尋了些許時日的第六人、一直找不到符合條件的第六人,在某次為了尋找青峰大輝而恰巧碰見了適合的人選。
  ”我知道了,我去和他談談。”

  然後,那個第六人的確發揮了作用。

× × ×

  餐桌上,父親和我們坐得很遠,遙遙相望。

  「無論在任何方面都出類拔萃,才算是赤司家的人。」
  「是,父親。」

  ”征十郎,累了嗎?換我來幫你完成赤司征十郎的義務吧?”
  ”謝謝你,征。但現在還太快…再讓我努力看看,好嗎?”

  赤司征十郎必須是完美的,不能輸給任人是第一信條。
  征十郎總是很努力的在做到這一點。
  而我總只是靜靜的看,直到他說要交棒為止。

× × ×

  「我很討厭聽比自己弱的人說話耶……」一日,紫原敦這麼說道。
  而征十郎很罕見的、動怒了,「你說什麼?」

  他們決定比試,以是否可以不用參加練習來當賭注。
  只要征十郎贏,那麼紫原敦就必須繼續乖乖參加社團練習。
  反之,紫原敦要是贏了,那麼就隨便要來不來都可以。

  ”征十郎,讓我來比如何?”
  ”不,讓我試試。”


  然而──

  四比零。
  接近慘敗。

  赤司征十郎要輸了……?
  他愣住了。

  不可以…失敗的人會被否定一切,唯有勝利才會受到肯定,赤司征十郎這個身分、絕對不容許失敗!

  ”征十郎,剩下的交給我吧,一直以來、辛苦你了。”
  ”征…對不起,我沒能繼續守住這個身分──”
  ”說什麼呢…你、我們、赤司征十郎……還沒有輸啊。”

  然後,我們交換了位置。

  「勝過一切的我,永遠是對的。」我說道。
  然後、搶斷了紫原敦的球。

  「你有些太過火了啊,敦。」
  ──竟敢傷害他。

  「不要惹我生氣。」
  ──不能原諒。
  ──我要把你毀掉、毀掉!

  ”住手!征!”
  ”征十郎?……”
  ”不要對大家做殘忍的事…拜託你……”

  …你就是這樣,溫柔過頭了啊…征十郎。

  但沒關係,往後、就由我來守護你。
  絕對不再讓你受到傷害、絕對。

× × ×

  ”吶、征十郎,下次…變成兩個人吧。”





── END ──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