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 【H】某夜:利威爾兵長×艾倫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某夜

  又一個難眠的夜晚。
  月色高掛天階,隱隱約約透著亮恍恍的色澤,無雲無星,更顯得月亮的孤寂。四周十分安靜,傳來的聲響只有值夜班巡邏的士兵踏韃行進的聲響。
  艾倫輕聲喘息著,滿臉的冷汗。
  多少次了?在無邊無際的黑夜中因為夢魘而掙扎著清醒過來,彷彿無法忍受夢境中刺鼻的血腥味道般,夢中的他總是強迫自己睜開眼睛,努力逃離混沌而絕望的空間,經過漫長的掙扎才得以清醒。
  而每次清醒時候,他就如此刻一般,汗濕了身體、心悸得不受控制,胸口強烈的震動在在提醒多年前地獄般的畫面,人群的尖叫、痛苦的斯嚎,人類像屠宰場的豬隻般被趕殺,然後什麼都沒有剩下。
  「可惡……」暗啞著,左手揪緊胸口的背心。
  每次、每次因為夢境而驚醒,那種絕望的恐懼總讓艾倫感覺自己竟是如此的懦弱,無法面對自己內心深處的害怕,更遑論將巨人全部殺光的目標,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軟弱。

=====

  「……做惡夢?」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艾倫瞪大雙眼往聲音的方向看去,朦朧夜色中靠在窗邊的利威爾兵長蹙著眉瞪視著自己。
  「利…利威爾兵長!」
  看著眼前立刻慌張的從被窩中爬起,正座面對自己的艾倫,利威爾心情十分複雜,本來只是巡邏經過不經意的繞過來看了兩眼,沒想到竟然會看見這個魯莽的新人痛苦呻吟的模樣。
  身為調查兵團的兵長,利威爾看過很多生離死別,有人因為承受不住這個瘋狂的世界而發瘋,夜夜難眠的成員更是多不可數,惡夢對於調查兵團,已經畫上了等於符號。
  只是這份痛苦被加諸於眼前這個莫名背負了人類一線希望的新人身上,利威爾怎麼也無法如同過往一般逕自離開:   「多久了?」
  「什麼?」艾倫疑惑的抬頭,似乎還沒從震驚中脫離。他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利威爾兵長會突然出現在他臥舖旁,正如利威爾無法理解自己怎麼會走進這個房間一般。
  「惡夢,已經多久了?」利威爾重複了問句,並起身坐至艾倫床邊,看著艾倫的雙眼,彷彿喝醉了般有點暈眩。
  艾倫低頭,露出了一小節脖頸,「從來沒有停過……」他淡淡的說著,樸實的描述卻讓人打從心底泛起了酸水。
利威爾沒有猶豫的吻上了艾倫的後頸,囓咬了起來。
  「兵……兵長?!」
  「噓……」利威爾伸出舌,沿著艾倫的脊椎而下,越過肩胛骨順勢往腰間而去,他輕鬆的捲起艾倫僅著的背心,細細舔吻著艾倫彈性的肌膚,最後停留在骶骨的部分。
  「利…利威爾……兵…兵長…」艾倫慌張的手足無措,突然發展的情節有點跳脫出他的思維。
  舌尖在艾倫尾椎輕輕一勾,利威爾抬起頭平視艾倫,對方正用有點訝異的目光,紅著臉看著自己,利威爾依舊蹙眉,卻放軟了聲音道:「閉上眼睛。」話落不顧艾倫還沒闔上雙眼,狩獵者姿態的嘴,一股作氣地吻上艾倫微啟的唇。
  接觸的部位火熱且令人迷醉,兵長熨貼在艾倫頰上的呼吸一波波打在眼瞼上,這讓艾倫無可奈何的閉上了眼,失去了視覺,口中被舔噬的感覺越發強烈且清晰,口腔內的薄膜從未如此敏感,一經舌尖掠過便陣陣顫抖。
  「呣……」艾倫小小聲的發出抗議,抗議的原因卻不是被人盡情探索的口腔,而是他的背心被人狠力一拉,伴隨著些許破裂的聲響被褪至腰部,到此,整個胸膛盡露了出來。
  利威爾一手抵著艾倫後腦,力求更進一步探索艾倫口中這未知的領域,一手主動出擊,以手掌摸索艾倫胸前,那略帶彈性的地方、經過長期訓練而產生的肌理、因為刺激而逐漸挺起的敏感,利威爾不假思索地用指腹銜起、輕擰。
  利威爾沒有想過事情會演變至此,幾乎無法抑止,正如逐漸勃發的下腹般,一發不可收拾。
結束了親吻,利威爾舔了舔濕潤的嘴角,發現艾倫的雙手不知何時拉扯開自己的衣襟,雙手已經探了進去。
  「…………」
  「對…對不起!」從迷茫中清醒的艾倫,立刻抽出雙手,臉頰難以掩飾的發紅。
  怎麼回事?!剛剛幾乎沒有思考就扯開了利威爾兵長的上衣,還大膽的伸手摸了一通,那可是利威爾兵長阿!
  艾倫懊惱的陷入混亂狀態,不過一回想剛剛經手的觸感,卻又一陣心猿意馬,從未觸及過的地方,如此柔嫩卻又韌性十足,毫不膩手。
  相較於艾倫的退縮,利威爾倒是十分主動的貼了上去,再次啃吮上艾倫的頸部。
  「把你砍了吧?」利威爾喃喃道,忽然用力咬了一口艾倫,趁著艾倫痛呼出聲的剎那,推倒了艾倫並騎了上去,俐落的解開腰帶脫下內褲,腿間鼓漲的事物立馬彈了出來。
  艾倫看著微微發紅的柱狀體,正在自己的注視下一抖一抖的抽動著,這讓艾倫無意識的嚥下一口口沫。
  「摩蹭什麼?還不快握住!」利威爾輕吼著,艾倫果然緊張的一口氣彈起用雙手包覆住利威爾勃起的陰莖。
手掌中心火熱的東西受到刺激的再度跳了跳,艾倫羞恥的不敢抬頭看利威爾,卻不敢放開雙手所握著的事物。
  「發什麼呆!」利威爾不悅的罵著,抓起艾倫的手引領著艾倫反覆動作著。
  感覺自己的掌心一下一下蹭過兵長炙熱的所在,看見那濕潤的頂端隨著自己的動作逐漸漲大,並隨著體積的改變而露出皮層下方鮮紅色的頭部,以及頂端的小孔。艾倫不自覺的吞嚥著口中滋生的津液。
  終於,艾倫悄悄的抬頭看相利威爾兵長,只見原本肅穆而嚴謹的面孔,被染上了情慾的色彩,殺人般的視線正半瞇著,總是揪起的眉頭不再是煩躁的表徵,而是動人心弦的性感。
  看到如此情況,艾倫感覺自己差點不爭氣的下半身差點在沒人碰觸的情況下薄發而出。
  艾倫報復性的用指腹頂住利威爾正泊泊泛出液體的洞口,不意外看見利威爾投來的殺人視線,大著膽子用力摩擦起洞口來,並同時用單手捧住利威爾根部囊袋中的小球,輕巧的給予刺激,果然不用多久便看見利威爾難以堅持地對著他的手  指抽動兩下腰身,雙腿一緊繃,整個袋子裡面的腥黏一體全數噴灑在艾倫的手中、髮上及臉上。
  相較於利威爾淺淺的喘息,艾倫看起來反而更像剛剛高潮過,雙頰陀紅眼神迷亂,他看了一眼利威爾,毫不猶豫的張口將利威爾剛軟下來的東西含入口中,一下一下的舔弄著。
  「唔……」利威爾顫抖了下,低頭看著艾倫奮力服侍自己的模樣,立刻感覺小腹重新燃起了火苗。
  他掉轉了身軀,讓自己的雙腿跨置於艾倫頭顱兩側,而自己則埋首於艾倫的跨下。
  利威爾輕鬆地從艾倫的四腳褲內掏出十分有精神的小東西,拉開包裹著頭部的皺摺,果不期然看見濕溽得一踏糊塗的開口。
  伸出舌頭舔了幾下,底下的那人就抽動了幾下,利威爾幾乎可以說是愉悅的一口含住艾倫的性器,口腔努力收縮著好擠壓艾倫抖動個不停的陽具。
  「恩恩……恩……」艾倫發出了舒爽的單音,但嘴中被塞了東西的情況下也只能哼哼唧唧地發出糯糯的音節。鼻腔和  口腔內盡是利威爾兵長的味道,那股淡淡的腥羶味道帶著兵長特有的清爽和性感,再加上下半身溫熱的緊緻的感受,每每幾乎讓艾倫把持不住。
  利威爾吞吐了好一陣子,突然用雙手圈住艾倫根部的囊帶,用手指頂開袋內的小球往中間擠壓,讓小球往兩邊垂落,指腹就頂在中間,激烈的震動起來,同時,雙唇含住艾倫陰莖的頭部,用舌頭褪開頂端的皮膚,接著用力一吸──艾倫難以克制的射了出來,並因為突如其來的快感而身體反射性的吞嚥,正含至深處的艾倫,喉頭收縮的吞嚥動作一下一下刺激著利威爾敏感的前端,一個激靈,利威爾也忍受不住的在艾倫口中盡洩而出……

=====

  艾倫是被機動裝置碰撞的聲音吵醒的,一睜開眼便看見利威爾兵長拿起自己的配備正準備離開的畫面。
  「利威爾兵長?」艾倫有點心虛的看著利威爾,他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發生在兩人身上的事情。

  「……沒有了吧?」利威爾輕輕的道。
  「什麼?」

  「惡夢。」話斷,利威爾果斷的離開了房間,如一陣風般的消失在這空間內。
  艾倫愣了愣,看著窗外已經逐漸落下的月亮,以及淺淺露出臉的魚肚白。

  莫名靦腆的,笑了。

END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