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利威爾。」

    「──」他猛然睜開眼睛。那並非少年,而是艾爾文的聲音。

    他惶然一陣,才驚覺自己正要進入睡眠之中卻又不小心出神了。而且是想起稍早與少年發生的事。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在經過少年那樣生嫩卻又更具刺激性與試探性的撩撥,即使事後聲明是開了玩笑,利威爾卻依然無法遏制胸口不覺加速的跳動。

    ──該死。

    「怎麼了……還在想那孩子?」

    「──」

    有如蜷縮在男人懷裡的利威爾,確然第一反應就是欲要辯駁。然而開了口之後,卻什麼話也沒說。

    並非找不到言詞分辨。在這樣的情況下,以自己殘虐慣了的本性早就付諸暴力來表露心中的反感──但此刻沒有那樣的衝動與對象存在。也可能是因為剛才被少年做了那樣的事……他暫時失去了力氣。

    「……利威爾?」

    他只是再次慢慢慵懶地闔上眼睛,享受這一分總是在男人的臂膀裡就能夠得到安心與寧靜。這是以往一直活在殺戮血泊之中的自己,唯一的救贖之地。

    早在兩人相識開始,就一直是這般了。

    一直以來,男人的存在就像是埋著深根的老樹,幾番風雨摧折卻依然堅挺著信念始終屹立不搖。並且更是他最無防備的背後──那道最厚實的一堵牆,為他擋去了多少威脅與危厄。

    ──那並不是指實質上的巨人對自己的威脅。畢竟以人類最強來說的自己,並不害怕任何巨人,也理當獨立於世,不須任何外力的援助。

    然而,利威爾卻總覺得自己,事實上是因為活在此人的羽翼之下,才能益加茁壯起來──

    能夠強大到足以保護他人;保護所有剩下於牆內生存的人類與牆外團裡的士兵們;保護這個國家。都該歸功於此人。這是他唯一最能信任之人,更是共同率領著調查兵團走過了五年的至交夥伴。

    即使男人也曾遠在他還未觸及的過去裡遭遇挫折,卻還是如現今一般撐起了整個兵團,也撐起了他。

    ──那麼自然這也就是他最牽掛的人。

    利威爾這般寧心自適的時候,腦裡不過才在前不久,不斷擾亂他的少年影像便也就漸漸地淡了。

    艾爾文見到利威爾再次恢復了寧祥的睡容,微微地笑著。他並沒有追問利威爾到底為何如此在意,畢竟那並非他於公於私該關心的事。他與利威爾儘管總是以這樣相偎依的模式來相互取暖,並且從中得到生理需求的發洩,但二人都是理智的人,相當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即使做了什麼,媕Y夾雜了多少感情,也都該擺在他們為國家獻出心臟了的後面。懂得排解私慾,並懂得置私慾於正經事的後面──如此冷靜,毫無例外。

    這就是這個國家的調查兵團的團長以及士兵長啊。

    艾爾文並不曉得,自己此時的笑容何其溫柔與寵溺,是絕無法在平日裡身為兵團團長那不苟言笑、冷酷肅然的臉上看見的。

    ──而那也是,只為利威爾一人展現的笑容。

    「……安心睡吧,明天就是驗收的時機了。」自語般的呢喃伴隨著嘴邊的苦笑輕輕扯動,艾爾文也同樣閉上了眼廉。

    ──Sie sind das Essen und wir sind die Jager!
    ──他們是獵物,我們是獵人!






TBC


預告一下
這篇跟上篇有點跳是因為中間有篇隱藏版肉文(還沒碼就是了噗噗www
要跟腐友的H圖交換地~
但剛好我們都在忙畢業考 = ="

所以囉!!可能會到下星期
這幾天也可能會斷更唷~~~~~~~~~~~~~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