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向同人文 利艾-補償((R18甚入!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此為有R18向,心靈單純者請勿進入!
然後總共九千多字,請慢慢欣賞...((表示我打的好累...
然後,第一次打H文,或許技巧有些生澀還請見諒...((土下座
以下開始...

------------------------

利艾-補償

艾倫簌地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湛藍的天空,隨著晃動,他發覺自己正躺在馬車上。

「喔~!起來了啊!」,旁邊一名騎著馬的士兵看著艾倫如此說著。

「啥…?」,艾倫疑惑。

「艾倫!!」,熟悉的聲音響起,艾倫往旁邊一看發現是三笠。

「三笠!?」

「你現在還不能起來!先好好休息!」

「女巨人呢!?」

「…逃掉了…」,三笠看向旁邊。

「什麼!?那…那麼大家呢!?作戰呢!?」

「失敗了…你先好好休息吧…」

「這是…?」,艾倫發現自己身上蓋了一件調查兵團的披風。

「我…又被妳救了嗎…?」,艾倫輕輕捏著披風。

「……………」,三笠不發一語的緊緊抓著圍巾,過了許久才開口。

「很快…就到城牆了…」,三笠轉過頭去看著前方。

「啥…?」,艾倫愣愣的看著三笠。

---------------------------------------

到達城鎮後,大門關上,周圍圍觀的人群開始議論紛紛。

「調查兵團回來了!!」

「喂…你不覺得…人數比早上還要少很多嗎…?」

「早上的時候還一邊囂張的叫著一邊出去了。」

「沒想到中午就滾回來了啊!到底是去幹什麼去了!?」

「哈…看他們的臉各個都這麼陰沉,反正又把我們的稅金按斤燒掉了吧!」,之類不好聽的話語從人群傳出。艾倫激動的起身想要反駁。

「艾倫!」,三笠回頭,正當他想阻止艾倫時,兩人都發現在旁觀看的視線。那是一對孩子,正用著敬佩的眼神看著調查兵團。不知為何,艾倫迅速的撇開了視線。

「啊~!那就是調查兵團嗎!?好酷喔!!就算變的那麼破爛不堪也依舊努力不懈的在奮鬥著啊!!」,小男孩敬佩的說著。此話讓艾倫聯想到小時候的回憶。

快啊!!三笠!英雄們凱旋歸來了!我們快去看!!小時候的他總是在調查兵團回來時急忙的拉著三笠去看。

聽著男孩的語氣,是多麼充滿著敬佩的話語,然而,聽在所有調查兵團的成員耳裡,卻是如此沉重的話語。所有人都面色凝重的繼續走著,沒有人因為小男孩的話而露出一點開心之情。

「里維兵長!!」,正當艾倫緩緩起身時,他聽見前面傳來聲音,他往前一看,發現是一名中年男子正興奮的走向里維,手上還拿著一封信。

「里維兵長您好,麻煩您照顧我女兒了。我是佩托拉的父親~!在找到我女兒之前我想先跟您說幾句話。」,男子滿臉微笑的說著。

「我收到女兒的信了,說什麼因為能力不錯所以被派遣去里維兵長的小隊了,說什麼準備把一切都奉獻給您之類的,真是不懂父母心的大談自己的戀愛啊~~哈哈哈~~~」,男子搖了搖手中的信高興的說著,而里維則不發一語。

「呃…嘛~作為父親我覺得…她要嫁人是不是還嫌太早了啊~?」,男子看見里維的臉後尷尬的繼續說著,里維的臉則漸漸的變的越來越凝重。

「艾爾文團長!」

「這次的遠征是否獲得了與犧牲人數相應的收穫!?」

「您不覺得對不起死去的士兵們的靈魂嗎!?」

「請您回答!!」,之類的聲音從另一群想起,聲音吵雜著。艾倫躺下馬車不想再聽到或看到任何一件事,他用手捂著嘴巴試圖不讓淚水流出來。

這次的調查所耗費的費用以及損害,已足以讓調查兵團的靠山失勢。隊伍緩緩的前進著。

-------------------------------------

等到身體比較能動了之後,艾倫下了馬車,走向三笠,他把披風遞給三笠。

「?」,三笠表示疑惑。

「怎麼…?是妳救了我吧…?所以這件披風還妳…」,艾倫低著頭不甘心的說著。

「這件披風…不是我的…」

「欸!?」,艾倫抬頭,發現剛剛沒穿上披風的三笠現在正穿著披風。

「那…這件是?」

「…是兵長的…」,三笠低著頭拉了拉圍巾。

「欸?」

「其實…救了你的人…是兵長…而且在救你的途中,兵長為了保護我擋下了女巨人的攻擊…」,三笠眼神複雜的跟艾倫說著發生的情況,艾倫則愣愣的聽著。

怎麼會…?兵長…救了我…還因此受了傷…!?

「兵長現在在哪!?」,艾倫激動的抓著三笠的肩膀。

「!?…應…應該在醫護班吧…」,三笠對此舉表示嚇到,這讓她心情複雜。

「醫護班嗎…我知道了…謝謝…」,艾倫緊緊抓著披風轉身走掉。

「艾倫…不要走…」,三笠難過的看著艾倫的背影喃喃著。

艾倫…不要走…好嗎…?還是…你已經…再也不需要我了…?三笠眼神複雜的拉了拉圍巾,她把鼻子埋入圍巾裡,試圖去尋找那能讓她安心的味道。最後她再度看了一眼艾倫已經走遠的背影後便轉身走掉。

--------------------------------------

艾倫到了醫護班後,他四處張望尋找著里維的身影。

「不好意思,請問兵長在哪裡?我聽說他受傷了。」,艾倫隨機問了一位站在他附近的醫護人員。

「啊啊…里維兵長嗎?他的確是左腳受傷了沒錯,不過幸好沒有大礙,稍微包紮下就好了。只是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不能戰鬥就是了。」,那人如此說著。

「那麼他現在在哪?」

「應該回調查兵團的舊總部了吧。」

「啊啊…謝謝…」,艾倫像那人點頭道謝後便往舊總部而去。

----------------------------------------

「兵長!!」,艾倫推開里維的房門。

「幹麻啊你…吵死了…」,里維坐在床上看書,視線從書本上轉而看向艾倫。

「兵長!你…沒事吧!?」,艾倫走向床並且坐在上面。

「啊啊…死不了…頂多一段時間不能戰鬥罷了…你呢?沒事吧?」,里維放下書本。

「啊啊…多虧了兵長我沒事…」

「那就好。」,里維重新打開書本開始閱讀。

「那個…兵長…」

「嗯?」

「對不起…」,艾倫低下頭。

「為什麼要道歉?」,里維抬起頭。

「因為我的關係…害大家…如果我當時的選擇能更正確點的話…就不會變成這樣…兵長也不會受傷…」,艾倫握緊拳頭,努力克制住激動的情緒。

「……我早就說過了吧…結果是誰都無法預料的。」,里維微微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可是…我…如果…能有挽回的機會的話…我…我…」,艾倫越說越哽咽,他腦海裡一一浮現各位的樣子。

「歐魯雖然嘴巴很壞,但有時能提出經驗給我。佩托拉人很溫柔,還敎我做菜。艾魯多人有時說話很有趣,常常跟我說這個班的趣事。君達人很理智,時常能理智的行動並指揮大家。大家…明明都是那麼好的人…不應該為了我而死…」,艾倫顫抖著身體。

「艾倫…」,里維放下書本看著他

「如果…如果我那時…能夠更正確的行動就好了…可惡…可惡…可惡啊啊啊─!!」,艾倫激動的抱頭大喊。

「艾倫你冷靜一點!」,里維抓住艾倫的手。

「嗚…嗚…嗚哇啊啊啊…」,艾倫止不住淚水的開始哭泣,看著這樣的艾倫,里維有些心疼,他把艾倫抓進懷裡,吻去了艾倫的淚水。

「欸…欸欸欸欸欸──!!!???」,艾倫嚇的從床上跳起,滿臉通紅的看著里維。

「兵…兵…兵…兵長你…你…你…」,艾倫慌亂的語無倫次。

「艾倫。」

「啊是!!」,艾倫立刻恢復正常的立正站好。

「晚上到我房間來,我們再好好討論這件事,我現在想先休息,你也去休息一下好好冷靜一點吧!」,里維說完便躺了下去,不再理會艾倫。

「啊!是!我知道了!謝謝兵長!」,艾倫鞠躬後便走出房間,剛剛的吻依舊讓他腦袋亂糟糟的。

剛剛…兵長為什麼要吻我…?雖然淚水是止住了…可是…艾倫摸了摸心臟的位置。

這股…異樣的感覺…是什麼…總覺得…難以平復下來…艾倫甩了甩頭。

算了…先去休息冷靜一點好了…竟然在兵長面前哭了…好丟臉啊啊啊!!艾倫轉身往地下室走去。

----------------------------------------

到了晚上,艾倫緊張的站在里維的房門前,他緊張的伸出手敲了敲門。

「叩!叩!叩!」

「進來。」,裡面傳出里維的聲音,艾倫打開門走了進去。

「沒想到你還真的來了。」,里維坐在床上,看起來似乎是看完書了,他雙手抱胸看著艾倫。

「呃…對…我…我來了…」,艾倫微微的發抖。

「那個…兵長…」,艾倫坐上床。

「嗯?」

「我剛剛冷靜過後想的是啊…我可以做什麼來補償你嗎…?」

「你說…你想補償我…?」

「是!我希望在兵長行動不方便的這段時間能幫上兵長!」,艾倫認張的說著,里維摸了摸下巴。

「喔…是嗎?可不要後悔啊…」,里維對著艾倫伸出手,艾倫緊張的閉上雙眼。

唔…要被揍了…可是,沒關係…只要兵長滿意就好…這樣他也甘願…

然而事情卻不如艾倫所想的那樣,里維伸出手把艾倫抱進懷裡後吻了他。

一開始只是普通的吻,後來里維收緊了抱著艾倫的手臂,用手按住艾倫的後腦,加深了這個吻,舌頭在艾倫的口腔堨|處舔弄,貪婪的吮吸著對方口中的香甜。曖昧的銀絲從嘴堿y出。艾倫受不了如此激烈的吻,微微嬌喘。口中的氧氣全被對方奪走,艾倫皺眉,慌亂推開里維,碧綠色的大眼堨R滿了害羞和不解。

「…………」,里維沉默的看著艾倫。

「呼…呼…哈…啊…哈啊…兵…兵長…?」,艾倫大口喘著氣。

「哼,小鬼就是小鬼,連這種程度的吻都接受不了的話還敢說什麼補償。」,里維冷哼了聲,艾倫則不知為何愧疚的低著頭。

天啊…我到底是怎麼了…雖然說想要補償兵長…可是這跟我想的不一樣…可是…這股讓我想繼續下去的心情究竟是什麼…?艾倫慌亂著。

就在此時,里維低沉的嗓音拉回了沉浸在自我思維中的艾倫。

「現在,由你來取悅我,這就是你對我的補償。」,里維脫下上衣,帶著戲謔的神情,視線直勾著艾倫。

嘖…這個長不大的小鬼…真想直接推倒啊…

「補償這種事…?」,艾倫吞了吞口水,緊張的望著里維的身材。

「不然…你所謂的補償,只有照顧我而已?」,里維雙手抱胸。

「可是…這種事…我們…都是男人吧…?」,艾倫流著汗。

「你是想說因為是男人所以沒辦法?」,里維挑了挑眉。

「不,我的意思是…這種事…不是叫妓女來比較好嗎…?」,艾倫低著頭視線向上望著里維羞澀的說著。

「嘖…還不懂嗎臭小鬼?」

「欸…?」

「我想抱你,就這麼簡單。」,里維扯住艾倫的上衣往前拉,兩人的臉距離非常近,近到艾倫漲紅了雙頰。

「欸…抱…抱…抱…抱我…!?」,艾倫明白里維的抱他的意思,不禁還是漲紅了臉。

「怎麼…不願意?不願意就算了,你可以出去了。」,里維鬆開抓著艾倫上衣的手,正當他穿好上衣拉開被子準備睡覺時,艾倫抱住了他。

「幹麻…?」

「我…我做…我…我想讓…想讓兵長…抱…抱我…」,艾倫羞澀的說出這些話,里維聽到後嘴角上揚。

「喏,讓我看看小鬼的技術如何吧。」,里維脫掉上衣,身體露出了完美的線條曲線。艾倫緊張的上前,有些粗糙的掌心放上的里維胸膛上突起的兩點。

「唔…這樣…行嗎…?」,艾倫抬頭。

「……………」,里維不語,只是臉上似乎表達著:你說呢?該取悅我的人應該心知肚明。明瞭了里維臉上要傳達的訊息後,艾倫一頓,嫣紅再度爬上兩頰。

艾倫低下頭,溫熱的唇舌覆上了凸起的一點,另一隻手則輕而緩慢的揉捏粉色尖端。

雖然技法拙劣,但里維卻因為他的生澀舉動而漸漸起了反應。儘管如此,他依然忍著,有些好奇艾倫會再給他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溼熱的唇舌攪動、旋轉,以齒輕咬著,之後慢慢往下移。艾倫有些生澀的摸索著,輕撫著里維完美的肌肉線條。

不愧是兵長,真的是很完美的腹肌呢…他有如未經世事的孩兒,迫不及待的想要探索更多,更不一樣的……

艾倫視線往下,往下直到停在那已經被撐的緊致不堪的褲頭,他詫異的睜大雙眼,那不是…?

雖然同樣身為男人,心裡也明白那是怎麼回事,但原本在褲子上方的手還是不自覺的收了回來。

「嘖…想取悅我的話動作就別慢吞吞的。」,里維不耐的抓住艾倫的手,直直撫向自己的硬挺之處。

「唔…那個…兵長…這樣…果然…還是…有…有點…」,艾倫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就這樣放在那突起之處,他下意識的想收回手,但卻被更緊的握住。

「你不是說想讓我抱?想取悅我?事情都發展到這種地步了你還想給我退縮?」,里維眼神犀利的看著艾倫。

「唔…我…我做…」,艾倫有些結巴的回答,雖然這種事有點…但他還是決定豁出去了。

艾倫閉上眼,拉開了里維的褲頭,那硬挺的物體便撐了出來,粗糙的掌心撫上,抓住了那粗長的巨物,然後開始上下套弄著。

這樣套弄著…總覺得有些奇怪啊…艾倫緊張的操作著。

借助從前端溢出的液體滑動,艾倫的手漸漸的變的濕潤。

「唔…」,里維閉上了眼睛,嘴邊微微吐出喘息聲,艾倫抬頭注視著。

阿咧…我讓兵長…稍微有感覺了…?好像…有點高興…艾倫加快套弄的速度以及力道。

「唔…哈…呃…啊…」,里維的臉微紅嬌喘著。

「等、不…不行了…要…要出來了…」,里維身體顫抖著。

白色的液體射出,滴落在艾倫手上。

「啊…」,艾倫愣愣的看著自己手上的液體。

「呼…哈…以…以一個小鬼來說…還…算合格…」,里維微微睜眼看著艾倫。

「哈啊…今天…就到這吧,以15歲的小鬼來說這技術算不錯了…抱你什麼的…下次再說好了。」,里維拿出面紙擦掉艾倫手上的液體,之後便準備拉上褲子。

突然,艾倫腦海中靈光一閃。

啊…如果要繼續讓兵長高潮…好像還有別的辦法…他抓住里維的手。

「幹麻…?」

「我…可以繼續下去嗎…?」

「嘖…欲求不滿啊你…臭小鬼…」,里維咋舌,但似乎也沒有要拒絕的打算。

「那麼今天就進行到最後吧,之後的事…不要後悔啊…」

「嗯!謝謝兵長!」

「這種事有什麼好謝的…來吧,要繼續就快點,趁我還有感覺。」,里維雙手抱胸靠著床頭。

「嗯…」,艾倫點頭,他趴下身到里維腳邊,伸手抓住里維的分身。

「兵…兵長…請…請不要亂…亂動喔…!」,艾倫臉微紅緊張的抬頭看著里維。

「才不會。」,里維鎮定的回答。

唔…這種事還是第一次做啊…不過…都做到這地步了…還是繼續下去吧…艾倫用手支著里維的分身放到嘴邊,先是輕輕舔舐前端,隨後張開唇慢慢含住,因為興奮而脹大的分身撐滿了艾倫的口腔。

「呃……」

……喔!艾倫豎起耳朵,聽見里維的喘息聲。

難道說…?艾倫慢慢的挪動頭部,用口腔中的黏膜去摩擦里維的分身。

「嗯……唔…」

「嗯…哈…恩…」

「哈…嗯…」,聽見喘息聲,艾倫抬頭,發現里維已經閉上了眼睛,臉上還帶著微微的紅暈。

老實說…那表情…好令人心動啊…兵長,正在享受我對著他做的事…艾倫如此想著,不知為何他有些興奮。

更多…想看更多兵長的表情…想看更多不一樣的兵長…湧出如此慾望的艾倫,更加全神貫注起來。對覺得里維會感到舒服的地方重點用舌頭挑逗,一邊用手去撫摸沒含在嘴裡的分身,一邊用舌頭去舔弄前端的凹陷。

「呼…嗯、哈…」

「哈…嗯、啊…」,里維的呼吸開始變的急促,他伸手用力壓下艾倫的頭,艾倫抬頭,覺得里維似乎有話要說。

「……怎麼了?」

「你…是第一次幹這種事…?」,里維微微睜開眼。

「嗯!是喔!雖然是第一次,但因為同樣都是男人的關係,身體構造都是一樣的,所以基本上該怎麼弄還是知道的!」,艾倫把分身從嘴巴移開認真的說著。

沒救了啊,這傢伙…第一次的經驗竟然是對著我做…里維如此想著。

「兵長,那我繼續囉?」

「唔…隨…便你…」,里維撇開頭。

「好的。」,艾倫微微一笑,張開嘴再度含住里維的分身。

「唔……」

「兵長,舒服嗎?」

「這種事…別問我啊…」

「唔…你不說我不知道阿…」,艾倫一邊吞吐一邊窺視,發現里維再度閉上眼睛,臉上帶著些微的紅暈。

不知怎麼…覺得有些開心…這樣的兵長,好可愛……艾倫情緒莫名的高漲起來,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口中的愛撫上。

「啊、姆…唔、呼……」,艾倫一邊用手套弄分身,一邊為了讓口中的黏膜擦戳刺激前端而上下吞吐。

「……哈、唔……」,里維的呼吸又開始急促起來。

「嗯、唔……」,艾倫吸入前端開始滲出的苦澀體液,一飲而盡。想到兵長因為他的動作而興奮,就不禁開心起來。

「哈,唔……」

「唔!」,里維身體大大的一震,艾倫抬頭本想問發生什麼事,然而,卻出現讓他心動的一幕。

里維的雙眼和雙唇都微微張開,臉頰比剛才更紅了。他反覆輕輕地喘息看著艾倫。

原來是覺得舒服啊……艾倫試著用牙齒輕輕啃咬前端。

「……唔,哈……」,里維腰部用力一震,他用力的閉上眼,嘴裡漏出了努力壓抑卻壓抑不住的聲音。

……果然是有感覺了啊……

里維緩緩睜眼,露出了淫縻的笑容。

「會痛阿,臭小鬼…」

「色鬼…」,那份妖艷的表情不禁讓艾倫低聲嘟噥一句,之後他又開始重新動起口和手。他時而用力、時而輕緩的用著舔舐著分身的前端和里側,突然他感覺有東西摸向他的腹部。原來是里維的手緩慢描畫著艾倫身體的曲線,那感覺讓他焦急難耐。

「嗯、姆唔……」,艾倫把先溢的液體全部飲下,然後放開里維已經相當堅挺的分身。

「唔…哈…哈啊…」,艾倫用手擦拭嘴角,然後解開自己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脫下。因為含著里維分身的關係,他的分身也早已變硬了。里維睜開眼盯著艾倫的下半身,艾倫頓時覺得臉上發燙。

「哇…只是舔舔而已就變成這樣了嗎…?」

「唔…囉唆…」,艾倫臉紅著,跨坐到里維的腰上。

「你要幹嘛?」

「兵長,不是說想抱我…?」

「難道說…你願意騎在我上面…?」

「……」,艾倫臉紅低下頭。

「……其實,我的確是有這打算……」,他低著頭害羞的說著。

「……當真?」,里維眨了眨雙眼,他這種反應讓艾倫更不好意思了。

「兵長腳受傷了,不能勉強嘛……」

「呵…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技術吧。」,里維輕笑,臉上帶著等著拜見本領的表情,朝艾倫咧嘴笑著。艾倫首先把那張嘴睹住。

「唔……」

兩人的雙唇漸漸緊密相貼,里維的舌頭催促般的擦蹭著嘴唇。艾倫張口迎入,立即滑入的舌頭便在黏膜上來回舔舐,探向牙齒內側。

「呼……唔。」

兩人沉浸在舌與舌的交纏中,艾倫伸出雙臂環住里維的頭,不時地緩緩輕撫著他的後背和腦袋。

「哈啊……啊…」

隨著纏綿不斷的深吻中,大腦深處逐漸麻痺,體溫上升。艾倫輕輕地移開唇,熾熱的呼吸在唇間傳遞,纖細的唾液連接著雙唇,他重新調整坐在里維身上的姿勢。

「色小鬼…這裡都溢出來了…」,里維伸手探向艾倫的分身。

「!別…別碰…啊…」

里維用手輕戳艾倫的分身,前端溢出的透明液體被牽連出銀絲。

「哈…都快流下來了啊…」,里維用著略帶戲謔的眼神看著艾倫。

「唔…」,艾倫有些惱火的瞪了一眼里維,然後將自己的食指與中指一起含入口中。聚集唾液潤濕手指後,他把手伸向自己的臀部。

「…自己做嗎…?難不成你有經驗…?」

「沒…沒有…是第一次…唔…」

雖然是第一次,但因為不想帶給里維負擔,也不想未經擴張就做,更不想第一次就留下疼痛的經歷。

先用一根手指…為了緩解先呼出一口氣,艾倫把自己被濕滑水分纏繞的手指一點點探入自己體內。

「啊、唔…啊……」

自己做..感覺好奇怪…艾倫閉上雙眼。

「自己做…是什麼感覺…?」

「不…知道…嗯、唔…」,艾倫繼續探入。

「好像很痛…?」

「唔、哈……嗚……」,艾倫試著把手指增加到兩根。

嗚...雖然很緊...但是不盡量擴張的話...正當艾倫拼命捲著身體的時候,里維突然把艾倫的腰拉了過來。

「欸!?幹麻…?」

「你繼續,別管我。」,里維捲起艾倫的上衣,把臉貼近身體。

「唔…啊…」,里維一邊吸著艾倫的乳頭,一邊開始用手上下套弄艾倫的分身。此舉讓艾倫羞愧的想逃,但也多虧了里維的愛撫,他的後面似乎也沒那麼緊繃了,於是艾倫順勢把手指進到最深處。

「呼、嗚咕……啊……」,兩根手指完全進入,雖然有點難受,但也漸漸的能在裡面轉動了。

「兵…兵長…已經可以了…哈…啊…」,艾倫伴隨著凌亂的呼吸把手指抽出。

「好厲害…都濕透了…」,里維輕撫艾倫溼透的下半身。

「別、別摸!…唔…」,聽著里維戲謔的話語,艾倫有些生氣的抓住里維的分身,抵入自己的後穴。

「……啊……啊、哈…」,艾倫感覺到自己的後穴正被慢慢地擠壓撐開。

……啊...兵長的…進來了……

「嗚、恩,嗯…哈啊……」,艾倫吐出喘息聲。

「唔……」,里維也有些忍耐的慢慢進去。

嗚哇…就算用手指擴張,果然還是很難受…這種狹窄的肉壁被貫穿、被撐開的感覺…總覺得…頭腦有些發熱,雙膝也微微顫抖著。

「哈啊…咳、唔……」,艾倫耐心的一點點接納里維的分身,最後終於把它全部吞入裡內。艾倫的臀部和里維的腰緊緊相貼著,身體深處還能感覺到里維的分身陣陣的抽動著。

「進…進來了…」

「呼…好熱…」,里維不禁驚嘆,艾倫靠在里維肩上,聽著里維在他耳邊的細語,他看向里維的臉,只見後者緊閉雙眼,一副誘人的表情。

「兵…長…舒服嗎…?」

「還…可以…只是…真的好熱啊裡面…」

艾倫覺得這樣的里維很可愛,於是輕吻了他的鼻樑。他想讓兵長再多接觸一點……直接相觸的感覺和溫度。無論是體內還是體外,都想讓他感受到這種熾熱舒服的感覺。想讓兵長知道,透過手指碰觸、肌膚相親所傳達出的感覺。他緊緊的抱著里維的腰,緩緩動起腰。

「啊……哈……唔……」,他雙腿用力,反覆的抬起腰部再慢慢沉下。因為加上了自己體重的關係,即使是微小的動作也讓艾倫覺得能觸到最深處。為了讓自己習慣而緩慢動作的時候,里維抓住了他的腰。

「嗚哇!……唔、唔……」

「呃、唔……」,受到出乎意料的強力頂入,艾倫不禁叫出聲,連忙閉上嘴捂住聲音。這衝擊與自己剛剛一般緩慢的動作完全不是一個程度啊…!他咬緊雙唇抑制住聲音,里維略帶緋紅的臉露出一絲壞笑。

「嘿…還是叫出來了啊…?」

「比、比起這個,你的身體……」

「啊啊…沒事…不過,動起來不方便,所以你也要繼續動。」,里維在艾倫耳邊呢喃的說著,語氣中帶著情熱,煽動著艾倫的欲望。他覺得室內溫度好像上升了許多,他和里維身上都是汗。

「嗚、恩…哈…啊……」

里維的熾熱深入艾倫的體內,一遍遍摩擦著內壁。每次抽插的時候,仍有異物感的體內慢慢滲出了甜膩的麻痺感。

「啊、唔……呼…啊…」

「……哈、啊……」,兩人都吐著喘息聲。艾倫的分身碰到里維的腹部,讓他覺得有些害羞,但隨後便丟開這想法繼續挪動著腰部。

「啊、唔,哈…啊……嗯嗯、啊…唔……」

「哈…啊……」

艾倫吻住里維的肩膀,忍耐著就要衝口而出的呻吟。

「……唔,好、舒服……」

「欸……?」,艾倫聽到里維沙啞的聲音後背一顫,他望向里維,後者一臉被逼到極限的表情,緊閉著雙眼,似乎真的很享受。

想讓他有更多感覺……艾倫看著里維的臉,繼續動起腰部。他配合著里維的挺入落下腰,里維的分身進入了更深處,隨著這種感覺,甜膩的呻吟不受控制的從艾倫口中漏出。

「嗚、咕……唔啊……恩、啊……」

「啊、唔……哈啊…」,兩人身體相接處漏出的水聲在房間迴響著。

雖然最優先考慮的事是讓里維有感覺,然而不知不覺間艾倫漸漸的讓里維的分身去碰觸讓他感覺舒服的地方。從他的前端溢出了濕潤的液體,沾濕了里維的腹部。

「哈……好淫蕩…」,里維輕笑。

「囉唆……唔!」

里維呼出熾熱的呼吸笑了笑,堵住了艾倫的嘴。

「唔…恩、呼……」

「哈啊……唔…」

彷彿想要發洩彼此容納不住了的情熱,雙舌交纏,腰上的動作也開始加快。

「……唔啊!?」,艾倫身體一震。

或許是發現艾倫反應的微妙變化,里維之後就一昧激烈的碰撞著他有感覺的地方。

「喔…?那裡,有感覺…?」

「唔、啊……那裡…嗯、啊啊……」

里維的分身激烈的衝撞內壁,每一次都帶給艾倫電流急馳般的快感。

「……唔…!」

正當艾倫陶醉的抱著里維的時候,他聽到了呼氣聲,他抬起頭,發現自己原來不小心碰到了里維受傷的左腳。

「啊…抱歉!你的傷……」

「唔…那種事…沒關係…」

「可是…唔……!等、哈啊......」

艾倫本想離開,里維就像要阻止似的強勢持續插入。忍耐著強勢湧入的激烈情感,他把手從左腳上移開。

「哈、啊…唔…恩阿、啊……」

「……呼……恩…」

「啊、已經…兵長…嗚、恩啊…」

「……唔……」

達到高潮前那苦悶的快感讓艾倫吐出抽泣般的呻吟,他把臉埋入里維的肩窩。床被激烈的動作壓的吱吱作響,里維抱緊艾倫用力深深頂入。

「嗚……唔……」

「嗚、啊、不行了、兵長……已經、啊、啊啊……嗯唔!!」,慾望勢衝頭頂,快感爆發,終於讓艾倫迎來了高潮。液體前端噴湧而出,潤濕了他和里維的身體。

「啊……唔、哈……哈啊……」

「嗯……唔……嗯唔……」

高潮後的餘韻間,艾倫的身體漸漸吸緊里維的分身,里維幾次挺腰深入,隨後停住動作。

「……唔!……哈啊、哈……」,里維隨著凌亂的氣息,身體一顫。

艾倫靠著里維的肩膀,恍惚間感覺到了一股溫熱注入體內。

「哈啊……哈啊……」

「熱死了……」,里維用手擦掉汗。

「都是汗…沒事吧…艾倫…?」,他用手輕輕擦拭掉艾倫頭上的汗。

「兵長才是…身體…還好吧…?」,考慮到里維的傷,艾倫覺得兩人似乎有點太亂來了。他看著里維的臉,發現里維也看著他,一臉恍惚的眼神。

「嗯……沒事……」

「…是嗎…」

「話說……」,里維微微垂下眼簾,輕啄般的吻了艾倫。

「技術…還不錯…以你的第一次來說。」,里維壞笑,艾倫頓時臉上發燙,不禁移開了視線。

唔哇…兵長…好直接…

「那麼你呢?」,里維輕撫艾倫的臉。

「欸…?」

「感覺如何,脫離處男的感覺?」,里維露出一絲微笑。

「唔!兵長你…!」,艾倫腦羞的看著里維。

兵長…就是喜歡看我的反應啊!根本樂在其中吧!可是…感覺…很幸福…艾倫伸出一隻手胡亂的搔了搔里維的頭髮,以前一直不知道里維在想什麼的他,如今卻看到里維在他面前露出各種豐富的表情。他從心裡感到高興,兩人細細品嘗著這微小的幸福。

「兵長,我突然覺得我好幸福…」,艾倫微笑輕碰里維的頟頭。

「哼…臭小鬼…」,里維也輕笑的輕撫艾倫的頭。

-----------------------------------------

隔天,艾倫從床上爬起身,他精神恍惚的看向睡在旁邊的里維,腦袋裡回憶起了昨天發生的事。他頓時臉發燙了起來,但隨後又露出幸福的微笑。

「唔…早上了…?」,里維緩緩睜開眼。

「嗯,早上了。早安,兵長。」,艾倫微笑俯下身輕吻了里維。

「呵…早安…」,里維也閉起眼睛接受。

兩人就這樣迎接這樣一個早晨。

(完)

--------------------

啊啊好害羞...第一次打H文>///<((捂臉逃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