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這個位置實在太棒啦!四人打從心裡讚道。

    歐陽弈嗑起剛才經過廂房隨手摸來的瓜子,視線隨處逗留,看上去並不太在意台上的動靜。
    其他四人的面上好不精彩,表情一個比一個還要豐富。

    台上的人正是樂亭雙絕之一的虞喜,以紅紗掩住了半張臉,只露出一雙眼睛,那雙眸彷彿會說話般,眼波婉轉,神姿靈動;隨著曲子越奏越快,她四肢且張且折,毫無所藏的展露令人嘆服的柔軟身段。
    闕起最左,姜尹次之,蔣朋則是和王禹將歐陽弈夾在中間,坐到了右側。
    此為距離台上最近的地方;五個人的頭頂上還架高了兩層有餘,上頭正是今夜用來聆聽樂亭公開演奏的高級廂房,再外圍,才是一般民眾看熱鬧的地方。
    這會兒他們待的,竟然是比高級廂房更靠近樂亭雙絕的位置,四人都很雀躍。

    「妙極!妙極!」
    「若非親眼所見,才知道這不是凡人,是仙人!」
    「這位置有錢也買不到啊!」
    「歐陽兄,你什麼人,竟然知道這種地方……」

    「滿意了?」歐陽弈隨口說道:「四個人各欠一個人情。」

    「滿意。」
    「不能再滿意了。」
    「呵呵……」
    「還可以。」

    「……啊?」意識到歐陽弈最後一句有點不對勁,四人才有些神色恍惚的看向他,闕啟和姜尹甚至還有點捨不得把頭轉過來。
    歐陽弈無語了一陣,道:「你們四個,當真沒看過什麼姑娘?」

    「不就那麼回事麼,」歐陽弈道:「你們來柳氏書院讀個書,習些字畫,包你天天看,看到不想看。」

    「那能一樣嗎?!」四人當即花容失色,眼神竟登時宛如明鏡可比澄清。

    這是連四人父母都無法支使的力量,讓有色心沒色膽的花花四小少爺瞬間挺胸站正。

    柳妹小祖宗,為兄盡力了,誰叫妳威名響亮,全城公子都敬妳怕妳不敢娶妳。歐陽弈只好閉嘴了。

    俄頃,那身紅色紗衣人不知怎地,腳一滑,整個人彷彿瞬間被人化去骨頭般,軟綿綿地直接倒下去。

    樂坊班也不奏曲了,所有人都安靜了。

    「怎麼?」不知是因為吵雜聲不再,此時的王禹收斂起平素的傲慢,似是有點不安的壓著聲音問。

    歐陽弈心下一冷。

    頭頂上方忽然一聲極其慘烈的嚎叫聲驚得眾人都是直冒疙瘩,而後架上去的廂房竟然搖晃起來,晃得五人快站不住。

    「闕啟、姜尹,撤!」歐陽弈左手拉了王禹右手抓著蔣朋就要跑,左右盡是一片漆黑,又該往哪裡跑呢?

    此時,有個聲音朝他們快速靠近。
    「啊!它咬我!它咬我!救命!救——」

    「啊!」王禹突然大叫一聲,一對血紅色的眼珠正骨碌碌地盯著他們。

    那是個人。
    嚴格來說曾經是人。
    只是如今已不成人樣了。

    「它」發現了五人,當即張口便要撲上距離最近的王禹。

    歐陽弈左手立刻朝另一側收去,硬生生將王禹推到了蔣朋身邊。

    「喀咯!」四人皆是不敢睜眼去瞧,只聽見一聲狀似骨節脫離的脆響,才冒出歐陽弈的聲音:「沒事,快走吧,再不走就怕數量多了不好脫身。」

    四人不敢說話,只聞歐陽弈續道:「怕是這裡,被什麼邪祟佔去了。」
  
    「都張開眼睛,有點出息你們。」歐陽弈見四人仍然緊閉雙眼,哭笑不得:「不睜眼,難道撞上去被咬會比看著噁心更好嗎?」

    頭頂上又是傳來一聲長嚎,那叫聲太駭人,四人皆是一嚇,齊齊張開眼睛,身體不住地發著抖。

    「嘖。」顧不了上頭的其他人,歐陽弈有些不忍;但是得先將他們四人平安帶出去才行。

    彷彿不想如他所願,五人左方又是一個可怕的吼叫聲,一聽之下,這次朝他們撲來的竟然有三個。

    就在此時,王禹似乎是被嚇得有些過了,竟然暈了過去。

    歐陽弈趕忙扶住王禹,對著另外三人叫道:「闕啟姜尹,你們帶著蔣朋先從右邊走!」說完他扔給闕啟一塊玉橫:「拿著它!至少可以擋一擋那些鬼東西。我隨後就來。」

    闕啟握住玉橫,二話不說就和姜尹兩人拉著蔣朋就朝右跑去。

    他們三人前腳走,那三隻怪物就來;一隻不算什麼,三隻也尚可,來個五六隻可能就要吃不消了。歐陽弈雖然拜師玄門,尚且還是師徒身分,至今還未通過最終三道的師門考驗,所納靈力自然無法與正統道士相比;所幸他力大,以氣輔力,所催之效也是不容小覷。

    在扭了三隻怪物的脖子後,他背起王禹,也朝右跑去。


※   ※    ※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