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雜文集結地 土方十四郎 《輕如鴻毛》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倘若人生如夢,何苦?

  土方認為自己是個不幸的人。

  是,他土方十四郎,是個不幸之人。

  他是私生子,父母並不待見他,所幸擁有一個願意愛他的兄長。

  只可惜就連這微小的幸福也被老天掐滅。

  當土方往後碰見能夠稱為幸福的事,他都認為那些事實和那些讓他感到幸福的人都只是場夢。

  泡沫之夢。

  脆弱美麗,卻讓人無法不覬覦。

  他以為只有他是這樣的。

  土方看著昏過去的皇雀,把她從藍色的氣墊上抱起來。

  那張有些蒼白的臉龐,看上去還比實際年齡更小一點,如絲綢般的長髮從他的手臂上滑下。

  肌膚的刺癢感令人無法忽視,更讓人難受的是懷中人彷彿快死去般的微弱呼吸。

  為什麼?

  注意到她與山本武交談時,眼裡的那股無奈,土方什麼也沒能問出口。

  那是寵溺的眼神。

  是土方曾在自己兄長眼裡看過的神情。

  是如此不顧一切又溫柔的眼神。

  笨蛋嗎?把這句話揉進嘴裡。

  實在不用多久,土方就知道她的確是個笨蛋,濫好人也要有個限度!

  她身為班長的資質無可挑剔,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對銀時和同學的百般縱容。

  會擔心他們,邊罵邊問有沒有哪裡受傷,妳是老媽啊?但看見她泛紅的眼睛,誰都問不出口。

  這個世界上會這麼關心他們的也只有她了吧。

  記得他們的喜好,和每個人都平等相處,至少土方沒看過第二個被折原臨也騙過後還能和他聊天的人。

  就這點來說,土方其實不討厭這樣的雀。

  那樣的溫柔,並不是濫情,總有天會磨光的耐性,磨的不光是她,還有他們。

  在不知不覺間,這個人已經做到能讓土方如此動搖的地步。

  在她身邊感受到的微小確幸感,是土方現在最不想放的事物。

  土方明白自己是個不幸之人,但他不想永遠做個不幸之人。

  皇雀也一樣,身為不幸之人,心否定了自身的不幸。

  人的靈魂輕如鴻毛,背負不幸的靈魂並不會更重。

  只是比別人更明白,腳踏實地的感覺罷了。
END
---我是分隔線之對不起這麼久才更新---

我越來越沒東西能放了(汗

抱歉因為最近比較忙,所以拖了這麼久(鞠躬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