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完) 第八章  再會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著作權所有,禁止轉載!首發於冒險者天堂www.ezla.com.tw

    「嗯……」我無意識的呻吟了一會,慢慢的睜開眼,好累……我總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大夢,這裡是?

    我才想轉頭看看,卻突然被抱了個滿懷!

    「逸、逸……」伏在我身上的人不斷的喚著我的名字,然後收緊懷抱,「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星……?」被這麼一抱,我赧紅著臉,沒想到剛睡醒,就受到他這麼熱情的對待。 

    「……該不會醒了,我去看看。」外頭隱約傳來一道聲音,然後我很快的聽到一個開門聲,下一秒──

    「喂!你在幹什麼!」一道熟悉且又驚又怒的嗓音出現!

    是哥的聲音!我嚇了一跳,趕緊推開星,掙扎的爬起來,才發現我正在叔叔家。

    「你這小子,不准你對我妹毛手毛腳!她以後可是還要嫁人的呢!」哥說完,不知道為什麼一呆。

    「哥,你怎麼了?」我反射的問,為什麼他的表情突然變得那麼奇怪。

    「沒、沒什麼事。」哥只是僵硬的一笑。

    雖然很疑惑,我還是暫時壓下那股異樣的感覺,因為我還有重要的事要問。

    「哥,為什麼我會在叔叔家?還有星,為什麼你也在這裡?」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轉移了一個陣地,害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這說來話長,」哥來到另一邊床頭,摸了摸我的頭,關心的說:「你身體現在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只覺得睡起來有點累,全身酸痛。」我搖了搖頭:「不過不要緊。」

    哥這才放心的把我會到這裡的大概情況說了一遍。

    總之,我在保健室昏倒以後,雷叔叔跟星帶我來這裡,然後我喝下叔叔做的抑制劑,終於阻止了性別繼續轉換。

    「對了!那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是?」我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目前我變回男的。

    「關於這個……實驗狂他說,目前你身體又回到最初的情況。」提起叔叔,哥的臉又有點不悅了。

    「喔,也就是,我又必須等叔叔做出解藥,才恢復成女的囉?」大概是習慣了,所以我聽到哥的話,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嘎……是、是啊!」哥笑了一笑,又習慣的揉揉我的頭,安慰道:「我會逼他趕快做出解藥的。」

    為什麼我會覺得哥的笑容有些勉強?我總覺得他好像還瞞了什麼事沒說,而且……

    我不由皺眉,說話的時候,哥從頭到尾好像不太想理星,難道是我們兩個剛剛的舉動,讓他生氣了?

    哥應該不知道我跟星的關係吧?

    如果被他知道,而他不接受星,那……一想到在自己生命中兩個重要男性的關係不太合,我就覺得煩惱。

    這兩天被哥強制留在床上休息,雷叔叔來看我時,還告訴我,他查到了有關謠言的事,聽說已經知道散播謠言的兇手是誰,好像是校外人士指使學校某個學生做的。

    其實,我也隱約猜得出那位校外人士的身分,只不過我已經不想追究了。

    雷叔叔只留下來半天,為了處理月洛的校務,他只好先行離開,不過,星卻留了下來。

    只是,就像被我猜中一樣,哥不太喜歡星,他好像想讓星知難而退,常常使喚他做東做西,不過,為了我,星並沒有生氣,反而全部承受下來。

    今天,睡了一整個下午,我醒來,發現星跟哥都不在房裡,看了看窗戶外的景色,已經黃昏了。

    星不在這裡,大概又被哥使喚去買晚餐了吧?

    也不知道哥跑到哪去,不過趁著兩人都不在,我偷溜下床,打算出房間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鮮空氣,這兩天一直被限制在裡面,好痛苦!

    走出房間,我發現哥並沒有在客廳,鬆了一口氣。

    慢慢的經過實驗室門口,我這才發現,自從醒來後,我好像還沒看到叔叔,想起自己被他害得這麼慘,這兩天又被關在房裡,害我心情有點差,所以我決定去找他『聊聊』。

    我輕轉實驗室的門把,卻驚訝的發現被上了鎖!

    「實驗狂,先跟你說……我要把這件事告訴我爸跟媽。」裡頭忽然傳出哥的聲音。

    哥要告訴爸媽什麼事?我好奇的隔著門偷聽了起來。

    「我可不知道……他們聽到自己的寶貝女兒沒辦法變回女的,會有什麼反應。」哥向叔叔告誡,「你自己最好心理準備。」

    我沒辦法……變回女的?我當場愣住了。

    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大哥跟大嫂要拿刀殺我,我也認了,」叔叔嘆了一口氣,「畢竟是我把憶妍害成這樣的。」

    「呵……你有這種覺悟最好。」哥冷笑了一聲,又用警告的口氣道:「對了,妍妍還不知道自己永遠不沒辦法變回女的,他要是問起,你就說你還在做解藥,其他的別多嘴。」

    我變不回來了?怎麼會?

    聽到的一瞬間,我失神了,我不敢置信的搖了搖頭,這一定是哪裡弄錯了!我不相信!我怎麼可能變不回來!

    腳不由自主的往外移動,然後我快速的跑出叔叔家!

    我腦中一片混亂,心裡就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離開那堙I

    哥一定在騙人!現在的一切肯定是假的!我在作夢!沒錯!我一定是在作夢!我要去找作夢的證據!

    「逸!」我不斷在路上跑著,突然,有人拉住我!

    「星?」我抬頭一看,發現是他。

    「你怎麼會跑出來?」星語氣充滿擔心的說。

    「我……」隨即,我想到剛剛的事,心中不禁湧出一股憤怒的氣,我朝著他大喊:「你放開我!你一定也是假的!」

    我努力的拉回自己的手,想擺脫他。

    「逸!你說什麼?你到底怎麼了?」星皺起眉頭,但他還是緊抓著我不放。

    「你別裝作不知道!你們好壞!竟然瞞著我!你說!要是我一直沒發現自己變不回來,你們是不是要把我蒙在鼓裡一輩子?」掙扎了半天,見自己擺脫不了,我打著他,不斷的發洩著,說到眼眶都紅了。

    內心明明知道哥說的都是真的,我卻忍不住想欺騙自己、想逃避……可是,星卻把我拉回了現實。

    星回答我的是一陣沉默,然後他把我拉進懷裡。

    「放開我!」星以為這樣安撫我,一切就會沒事嗎?我努力的想推開他,他卻不容許我離開。

    星把我的頭按在他的懷堙A他深深的說:「對不起……逸,對不起。」 

    「嗚……為什麼要騙我……」聽到他的道歉,頓時,我整個人痛哭了出來,像洩了氣的皮球,放棄掙扎。

    「因為……」星低沉的開口,慢慢的說著我不知道的部份:「那時的情況緊急,要是你不喝抑制劑,就會死……」

    說到此,星下意識收緊懷抱,在他懷裡的我,發現他身體一陣輕顫,我感受到他的恐懼,心裡突然有一種酸楚的感覺。

    「我差點就失去你了……」星的聲音中有著一絲顫抖,「……對不起,沒辦法讓你選擇。」

    原來,我的狀況那麼糟糕,哥他們會做出那種決定一定很無奈,只能說,我太倒楣了……就連二分之一的機率也把握不住。

    他們會騙我,一定是怕我受到打擊,立刻,我原諒了他們,同時深深感到懊悔,自己不該責怪他們的,還把憤怒發洩在星身上。

    「星,對不起……我太任性了。」我慚愧的低語著。

    「你沒有錯。」星摸了摸我的頭髮,低嘆道:「回去吧……你哥發現你不見,一定會很擔心。」

    星拉起我的手往前走,卻發現我佇立著不動,他轉過頭無聲的詢問。

    「我……現在不想回去。」我搖了搖著頭,想起哥那時候笑著騙我,我卻不知道他內心的痛苦,心裡還不斷怪他,我就覺得自己好過份,現在的我實在沒臉回去見他。

    和星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閒逛,因為我還不想回去,最後我們找了一間旅館住了下來。

    「逸,你先去洗澡,我想打電話跟你哥說一下。」星囑咐道。

    「嗯……」我順從的應了一聲,雖然不想回家,但我也不想讓哥太擔心,還好星幫我想到了。

    我們兩個洗好澡後,氣氛一直很沉默,我一直發呆,想著變成男孩子後的我,今後該怎麼辦?

    「晚了,睡吧。」星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提醒我道,他把床讓給我,自己走向沙發。

    「星,陪我一起睡好不好?」看到他要離開,我連忙鼓起勇氣要求道。

    聽到我的話,星的臉頰淡淡的紅了起來,他不太好意思的開口:「逸,這……」

    「拜託,我不想一個人睡。」一個人待在這麼大的一張床上,我覺得很孤單。

    星好像看出我的徬徨無助,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

    我睜著一雙大眼,呆呆盯著天花板,今天應該是很累了,在床上躺了許久,我卻一點睡意也沒有。

    難道是因為,心中的不安,讓我睡不著?或者,今天受到劇烈打擊,已經讓我的心都亂了……

    我偷偷轉過頭,看著星的側臉,輕聲問道:「星,你睡了嗎?」

    「沒有。」星睜開眼,轉過頭來看我,「怎麼了?」

    「我睡不著……星,我能不能抱著你?」我眼中帶著希冀的看著他,「我們聊天好不好?」

    才剛說完,我立刻就被圈進一個溫暖的懷抱中,靠在星的胸前,心裡果然感覺到一陣無比的安心。

    「逸,你想聊什麼?」星的聲音淡淡的在我上方響起。

    「星,你為什麼喜歡我?」這是我好奇已久的問題。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剛開始,只是覺得你很不同,在好奇的觀察下,不知不覺受到你的影響,等發現時,已經喜歡上了。」星嘗試回答自己的感覺。

    「星……那你是喜歡男的我?還是女的我?」我狀似無意的問道,心卻正在狂跳,其實我真正知道的是,現在我變成男的,星還會喜歡我嗎?

    「不管你是男是女,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星非常慎重的回道。

    這一刻,他的話讓我很感動,只是……我覺得很不安。

    現在的我們還算男女朋友嗎?

    段星魂一睜開眼就感到一陣不對勁,他發現自己的懷裡是空蕩蕩的!

    逸呢?段星魂爬了起來,四處搜尋,在浴室也沒看到柳逸言的蹤影後,他頓時感到一陣慌張。

    快速的離開房間,跟旅館的櫃檯人員打聽,他驚訝的發現,逸竟然獨自一個人離開了!

    不知道他會去哪裡,段星魂立即匆匆忙忙的趕到柳銘程的住處。

    「逸有回來嗎?」段星魂問著來開門的柳銘程。

    「你果然來啦?逸言他的確回來過,不過現在已經走了。」看到段星魂慌張的樣子,柳銘程一點都不大驚小怪,「對了!這個是他留給你的。」

    柳銘程從口袋裡掏出一封信交給段星魂。

    「好啦,我還有事,就恕不奉陪了」柳銘程廢話也不多說,解決了委託的任務,就把段星魂關在外面,去忙自己的事了。

    段星魂渾然未覺的把信打開一看──

    星:

    當等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大概已經在飛機上了。很對不起,沒有跟你說一聲就離開。

    自從知道自己已經沒辦法變回女的之後,我心裡就很矛盾,雖然我還是一樣喜歡你,但是,我一直在想,現在的我們到底算什麼關係?

    是異性戀,或者同性戀?

    雖然你說你喜歡的是我這個人,但是,我可以接受正常性向的戀愛,卻無法適應現在的改變。

    如果說我們現在的關係是被定義為同性戀的話,那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繼續下……

    所以,請給我一點時間,我需要思考一下。

    逸筆

    看完信,段星魂深呼吸了一口氣,既然逸需要時間沉澱思緒,他給!但是,等下次他回來時,他再也不放開他了……

    英國──

    「唉……」我手撐著下巴,呆呆的望著窗外,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星現在在做什麼?大概在月洛上課吧……

    想起兩個月前,因為自己的一時任性,我趁著星睡著時,拋下他,偷跑了回家,然後要求哥帶我離開。

    沒想到哥一帶,就把我帶到英國爸媽調職的地方,來到這哩,我才發現,爸媽竟然買了一棟別墅,而且打算在這邊定居。

    自從爸媽知道我的遭遇以後,非常心疼,同時為了補償我,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想要的東西,他們都有求必應。

    在這裡的生活非常悠閒,每天不需要去學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下班以後爸媽都會回家,哥也常常帶我出去玩。

    照道理說,我應該沒有什麼不滿足了,可是,心裡卻還是覺得很空虛…… 

    我想念雨悠、想念在月洛的阿焰、黑澤跟星他們。

    尤其是星,我覺得自己好對不起他,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很介意現在的自己跟他的關係,或許是因為,我本來就排斥當男人的關係吧。

    雖然我在信上跟星說,需要一點時間思考,不過美其名是思考,其實我根本只是想逃避!

    因為,我很介意我們兩個的性別,要是談情說愛時,一想到我們兩個都是男的,我會很尷尬。

    只是,該死的!在這裡雖然過的很快樂,但,看不到星的日子好痛苦。

    「星,要是你可以追過來就好了……」我喃喃的說著,不過想也知道他不可能做這種事,一是,我沒有給他連絡方式,二是,他一定會尊重我的決定。

    為什麼他要那麼尊重我啊!這時候我突然有點恨起他的個性來了。

    「小笨蛋,誰叫你自己要離開他,現在後悔了厚!」突然,我背後出現哥調侃的聲音。

    「喝!」我嚇了一跳,馬上轉過頭,抱怨道:「哥!你別嚇人好不好!」

    「我才沒有,我可是站在這裡站很久了,是你自己顧著發呆,沒注意罷了。」哥無奈的搖搖頭。

    「是這樣嗎?」我有點懷疑的看著他。

    「喂,不准你懷疑我!」哥哥看到我質疑的目光,他用手指敲了敲我的額頭,嘆了一口氣道:「你啊,明明就喜歡的要死,還裝什麼瀟灑留告別信,要我帶你離開,現在見不到他可好了,搞得每天唉聲歎氣的,妳自己不煩,我聽到都快煩死了。」 

    「哥,你不是不喜歡星嗎?怎麼現在反而幫他說話了?」我瞇起眼睛,哥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有正義感,還會為人打抱不平?

    「才沒有,我只不過是不懂你為什麼要折磨自己,還有,看他小子被你這麼無情的拋下,還蠻可憐的。」

    「所以哥,你是贊成我搞同性戀囉?」我突發異想道。

    哥的臉上頓時冒出了三條黑線,「我可沒這麼說……啊!對了,這個送你,生日快樂!」

    哥拿出了一個小禮物給我。

    「咦?」我驚訝的接過禮物,哥不說,我還差點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還有,今天早上有人寄了一個航空包裹來,應該也是給你的生日禮物,我放在你房裡。」

    航空包裹?會是誰寄的啊?我好奇的回房去看,果然在書桌上看到一個航空包裹。

    發現寄件人竟然是雷叔叔,我好奇之下,立刻把包裝拆開,打開盒子,看到裡面躺著三封標有順序的信,還有一個小絨布袋。

    為什麼雷叔叔會寄東西給我?我疑惑的打開第一封信一看,沒想到竟然是叔叔的筆跡!

    憶妍,看到是我寫的,可別急著把信丟掉啊!我會透過老雷寄信也是迫不得已的,你哥或你爸媽要是知道包裹是我寄的,肯定就會直接拿去丟了。

    對於妳的事,叔叔一直感到非常的抱歉,我知道再多的道歉都無法彌補對妳的傷害,妳恨我、怨我也是應該的。

    沒想到叔叔還有自知之明。

    小絨布袋裡裝得是叔叔最新發明的作品,送給妳當的生日……我這輩子還沒送過任何人生日禮物呢,就當是叔叔對妳的補償,如果妳能接受,我的心裡會好過一點。

    看到又是他的發明,當下我有股想把它丟進垃圾桶的衝動,不過,看在他信上寫得還算真誠,我暫時忍了下來。

    打開袋子,我拿起裡面的小瓶子舉高,發現是個很漂亮的玻璃瓶,裡面還裝著半透明的粉紫色液體。

    這個小瓶子頓時讓我很喜歡,只不過到底是叔叔的什麼發明呢?我繼續接下去看── 

    如果你喝了,還願意聽我這個老男人囉唆,就繼續接著看第二封信吧;如果你不想喝,也請捧場一下,看看我寫得很辛苦的第三封信。  

    叔叔竟然沒說!該不該喝呢?我呆呆看著那瓶液體許久。

    或許,我真的是著了魔,不然就是,被喜歡的紫色給迷惑……我竟然把那瓶藥喝了!

    喝完,我才剛拿出第二封信要看,沒想到,腦袋突然傳了一陣暈眩感,接著我眼一黑,意識消失前,我腦中迅速閃過一個念頭,那就是──

    該死!我又被騙了!

    「唔……痛。」我醒過來時,頭上立即傳來一陣微痛,按著頭,我緩緩從地毯上坐起身,剛剛昏倒時,頭好撞到了地板,幸好地上有鋪地毯,不然我不撞個頭破血流才怪。

    一想到自己又被叔叔騙,我心裡不禁怒火中燒,眼睛觸及身邊的那封信,我忍不住就拿起來撕!

    只是剛抓起那張信紙,忽然,一串字眼躍入了我的視線中!

    憶妍,恭喜妳變回女的!

    什麼?我的腦袋像被炸開一樣,變得一片空白。

    低頭,我快速的檢查全身,沒想到──是女的!真的是女孩子的身體!

    深怕這只是我的幻覺,我手腳並用,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

    衝到穿衣鏡前面,我發現──雖然頭髮跟眼睛的顏色還是沒變,不過,我真的變回女孩子了!

    我心裡一陣狂喜,不過,隨即想到一個問題。

    我不是變不回來的嗎?怎麼會……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信,馬上又抓了起來,細細的讀。

    憶妍,恭喜妳變回女的!

    我弄這三封信,並不是要故弄什麼玄虛,只不過是怕妳不相信我的話而已。

    如果你看到這封信,變身已經成功,那第三封信妳也不用打開了。

    我知道現在的妳一定會疑惑,為什麼已經沒辦法變回女孩子的妳,最後還是恢復了?

    其實,說來話長。

    因為妳變身的問題,讓對發明很有自信的我,首次受到非常大的挫折。

    我一直在想,既然已經成為定局的結果,是不是沒有改變的餘地?

    我不服氣!對於這樣的結果,我實在難以接受!所以,我不斷的思考,最後終於讓我給想通了!

    原本是女孩子的妳,變成男的後卻無法再改變,這代表妳的本質已經徹底轉換成男性了,既然妳已經是個真正的男性,我何不反向,發明個變女藥讓妳變成女性? 

    看到這裡,我想,妳應該也明白了吧。

    一直以來,我發現自己只重於解,卻沒想過要反向操作,雖然說這種方法像是以毒攻毒,具有一定的風險,而且不一定全部事物都適用,但,也算是一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方法……

    看到這,我完全明白叔叔的意思,總之,我已經可以確認,自己恢復了!雖然不是百分之百以前的我,可是,能變回女性,我已經很滿足了。

    「我要回去。」我對哥說。

    「不准!」哥皺了皺眉,非常嚴肅的拒絕,「才剛變回女孩子,妳就想亂跑?」

    「我只是想去找星,又不是亂跑,為什麼不行!」我跟哥據理力爭道。

    「星星星!妳成天就只會想著他!妳難道忘了嗎?妳還是學生,要上課的!不要跟我說,妳這麼快就想跟他跑了!」哥語氣充滿不耐煩。 

    「哥,你到底再說什麼!」我整個臉都被氣紅了,他怎麼可以這樣說我!

    「不要太任性了!總之,我已經替妳申請好學校,明天妳就乖乖的去上課!」哥完全不給我選擇的餘地,他霸道的宣布:「想找他,等妳放假了再說!」

    隔天,哥親自把我押到學校才離開,經過校門口我只是面無表情的瞄了一眼,蘭什麼女子學院……算了,反正我沒興趣知道。

    慢慢走進校園,我現在只想到,要是我在這裡讀書,那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去找星?

    我低著頭慢慢走著,完全無心於週遭事物,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

    「啊!」突然,我被人撞了一下,踉蹌的退了幾步!

    我摸著發疼的額頭,誰啊!走路不長眼睛!我憤怒的抬起頭,心情惡劣的才想開口發洩,可是剛吐出的話全化為錯愕!

    「呃……你怎麼會在這裡?」我瞪大著眼,看著眼前穿月洛制服的阿焰!

    「我為什麼在這?當然是月洛跟蘭莎併校的關係啊!」阿焰毫不思考的回答,然後他突然發覺不對:「咦?妳……」

    月洛跟蘭莎併校?聽到這個消息我完全不敢置信,這麼說,星也在這裡?

    「阿焰,星呢!他在哪?」我拉著阿焰激動的詢問,一邊四處尋找著星,還沒說完,我忽然注意到他背後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慢慢的放開阿焰,我顫抖的捂住了嘴巴,呆呆的望著眼前思念已久的人!

    「星……」我輕喚了一聲,然後不顧眼裡不斷流出的淚水,飛奔過去……

    「天、天啊!那人真的是阿星嗎?」安澄焰瞠目結舌的緊抓著黑澤灰的手臂,激動的說:「他、他竟然會抱著一個女孩子,當眾熱吻了起來!」 

    「放手……」黑澤灰拉甩了甩被安澄焰捏痛的手,見他一直不放開,終於賞了他一指,「又不是你親,你激動個什麼勁?」

    (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