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 三十一、熟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二主人公出來,還有人記得他嗎?www
和主角之間的認識可以看看「段中篇」...

----------------------------------


三十一、熟人

  這人有著純黑色的碎髮,如鮮血般豔紅的雙眸,笑容有些放浪不羈的感覺,身上穿著一襲黑色的鎧甲。若不是認識,凱特雷娜差點以為是來討債的……雖然她沒欠錢過。

  她立刻伸手指著對方,而對方看來似乎相當期待她接下來會說的話,但一等到她開口,差點沒摔個狗吃屎。

  「……我記得你是誰,但我忘記你叫什麼名字了。」

  「喂!稍微記一下別人的名字啊混帳!」雖然這麼說,不過他很快又消氣了:「……算了,反正又不是熟到哪裡去的人……」

  「羅德萊特.喬亞!」他用姆指指著自己,笑得相當張揚。

  「至少妳這神職還會記得『喬亞』這姓氏吧?」

  凱特雷娜點點頭:「『喬亞』,是你待的那個教會信奉的主神的名字。我記得你說過……是照顧你長大的主教幫你取的姓氏?」

  羅德萊特抱著胸隨意地靠在門口的柱子旁,說:「幸虧妳還記得這姓氏的來歷,或者該說……妳這傢伙對於宗教的事特別敏銳吧?」

  「還好,只是身為祭司有點職業病而已。」凱特雷娜一如既往的淡然:「但我至少還記得你的小稱是『奈特』。」

  他一笑:「哈啊……原來妳都還記得啊?不過都過了這麼久了,想不到妳還是和往常一樣面癱。」

  凱特雷娜看著對方沉默一陣,才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喂不要把原因推給父母!這句話也不是這樣用的!」

  沒有在意對方的吐槽,她注意到某些不同,看了看奈特的身後,問道:「那位英雄,這次沒有跟著你?」

  對方似乎有些疑惑她的問題,挑眉反問:「啊?妳說佩特?他沒事幹嘛跟著我?」

  「……說的也是。」

  他不耐地搔搔頭繼續說:「那位『偉大的小偷』似乎有別的事情要做,所以那之後就離開很久了,到現在連半個鬼影都沒看過。」

  「……說話還是跟往常一樣失禮啊……全世界只有你敢這麼囂張的諷刺英雄吧?」凱特雷娜看了他一眼。

  「哈啊?老子又沒被他們拯救過。雖然不太清楚,不過他們現在都過得挺忙碌的嘛。反正……拯救世界和我沒有關係就是了,我可沒那種能耐承擔這種責任。」

  她看著旁邊又沉默一陣,說:「……怎麼說也是把以前的楓葉世界救回來了,要不是他們……你可能現在也不會在這裡。」

  奈特聳聳肩,毫不在意:「那我現在也不會站在這裡跟妳說這種話。」

  了解對方的意思,凱特雷娜勾了勾嘴角:「真囂張啊……你會就此囂張到最後嗎?」

  「哼,」他笑著哼了一聲:「死了也會繼續囂張。」

  沒有繼續說下去,凱特雷娜望了周圍一眼,看向奈特問:「這裡是海底嗎?」

  對方睨了她一眼,回答道:「妳這不是廢話?」

  「但是,為什麼在這裡也能呼吸?」

  聽了她的疑惑,奈特的表情有些訝異:「看來妳不知道?妳沒來過這裡?」

  她搖搖頭,奈特便將房門打開讓外頭的光照射進來,他解釋道:「這裡是『水之都』,是水世界的城市,這座城市被結界包圍,所以在水世界中只有待在這座城市裡才能像平常一樣呼吸;毫無準備就離開這座城市的話就只有等死了。」

  聽過對方的解釋,凱特雷娜才想起有什麼忘了:「我記得我原本在外面,差點就要溺水了,是你救了我?」

  奈特笑了起來,反問:「哈哈,現在才想起來要報恩?」

  「不,我沒有要報恩。」

  「靠!妳想欠我人情嗎?」他立馬怒罵。

  「來日方長。」

  他的左眼痙攣了一下,問:「…….妳打算幹啥啊?」

  「不,沒什麼。」

  凱特雷娜說著緩緩起身,將放在一旁的魔法帽戴回頭上,越過奈特走到房間外看了一下,外頭是海底美麗的景色,到處都有色彩斑斕的小魚悠游,抬頭望去,看不見海面,看來這個地方距離地平線相當遙遠。

  她掃望周圍一眼,感嘆的說:「這個地方真漂亮啊。」

  「因為是海底嘛。」奈特倒是沒什麼興趣,看著她的背影問道:「喂,妳不需要再躺躺嗎?」

  「不,我覺得已經好很多了。」

  聞言,他覺得有些疑惑:「真的假的?我把妳搬來的時候妳看起來跟快死了沒兩樣,但是沒有躺幾個鐘頭妳就完全好了?身體跟鐵打的一樣啊?」

  聽了這番話,凱特雷娜有點驚訝,她還以為她已經躺了幾天了,轉頭問:「我躺了幾個小時?」

  奈特回想了一下,回答道:「不到五個鐘頭。」

  她愣了一下,想到自己沒多久前臨死的痛苦感受,和現在感覺的反差,就像作了一場夢一樣。

  夢……猛然想起自己剛剛似乎的確作了夢,夢中的那個人對自己伸出手拉了一把,沒多久就醒來了,而現在一切彷彿完好如初。

  那個人究竟是誰呢?她還記得那人穿著紅色的長袍,好像在哪裡見過,但又有些不同……

  「在恍神啊?」

  正陷入沉思之際,奈特突然伸手在她眼前晃一晃,將她帶回現實。

  她慢慢轉頭看著對方:「……不,沒有。」

  「說起來妳好像毫無準備就栽進水裡的樣子嘛,我怎麼不記得妳是這麼魯莽的人?」奈特帶著一絲嘲諷的口吻問著。

  凱特雷娜一點都不想對此解釋太多,畢竟其實有點丟臉,便漫不經心地回答道:「……是不小心的……你忘了這件事吧。」

  奈特只是挑眉,沒有多說什麼。

  「妳確定妳不用再回床上躺一躺嗎?」

  「不用。」

  聽了她的回答,奈特便不再詢問,心不在焉的點點頭說:「好吧,那我要繼續辦正事了,妳想幹嘛就幹嘛去吧,不伺候了。」

  「你要辦什麼正事?」凱特雷娜疑惑的問。

  「這裡的居民說海底好像有啥問題,我已經在周圍繞過一遍了,實在看不出什麼端倪來,這次要再去更仔細的繞一繞,看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他照實回答道。

  海底有問題?凱特雷娜思索一陣,便提議道:「我跟你去吧。」

  奈特一時沒反應過來:「哈啊?去哪?」

  「跟你去調查海底。」凱特雷娜面無表情地回答。

  「哈哈?妳在開玩笑嗎?妳還記得妳剛從鬼門關走出來吧?」他嗤笑的反問。

  「但我現在一點事都沒有。」

  看出對方的執著,奈特只好聳聳肩答應道:「好吧,隨妳,但妳可別扯老子後腿。」

  「……你知道這句話對女生來說很有歧視的味道嗎?」凱特雷娜睨了他一眼。

  他一臉嗤之以鼻:「哼,我本來就是個重男輕女主義的人。總之,要跟就跟吧。」

  凱特雷娜無奈地小聲低咕道:「……和往常一樣囂張又惹人厭啊……」


***

  「這就是結界?」

  兩人此時正站在離水之都中心有點距離的地方,再過去就沒有任何水中建築物。在凱特雷娜眼前有一道屏障微微散發光芒,屏障延伸成半個球型,將整個水之都籠罩著。

  「啊,說的也是,妳是魔法師所以看的到嘛。」奈特看不到屏障,所以在他眼前沒有什麼不同。他說道:「我是不清楚結界具體設在什麼地方,因為再往前走就沒有任何房子了,所以結界大概在附近吧?」

  凱特雷娜點點頭,接著問:「那麼我們要怎麼做?」

  只見奈特從隨身腰包裡掏出一顆和糖果差不多大小的半透明球型物拿到她的眼前說:「在出去前要先把這東西吞了。」

  她接過球型物,端詳了一下:「這是什麼?」

  「氣泡,水世界的特產。」奈特說著又拿出一顆球型物仰頭吞下,並說明那個東西的用途:「吞下這個在水裡就不怕溺水了,只是維持時間有限,要在時限前再吞下一顆,我包裡有很多那個東西,妳不需擔心。」

  凱特雷娜聽了眼睛立刻一亮:「帶到別處去可以賣?」

  「這種東西在別的地方賣不掉,死心吧!」奈特迅速吐槽,接著便抬腳往結界外游去,邊補充道:「……因為我試過。」

  「……」

  因為這東西在其他地方並沒有任何用途,又毫無新奇之處,只是顆半透明的球,就算想拿來當紀念品,感覺也特寒酸,毫無價值可言。

  她沉默地看著對方越游越遠,看向手中的氣泡喃喃道:「……真可惜……」

  吞下氣泡,喉嚨頓時一陣冰涼,讓她激靈了一下,肺部脹滿了空氣,即使閉氣也不會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稍微確認了身體情況沒問題,凱特雷娜也跟著抬腳游到奈特的後方。


  兩人從岩塊的裂縫往深處游去,往下是海底最深的地方,陽光幾乎完全照射不到這裡,所幸這附近有自體發光的海底生物,所以周圍雖暗,但他們還是可以辨認這裡的物體。

  海底深處相當冰冷,有別於冰原雪域,這裡的冷更加刺骨,終年照不到陽光的冰水包覆在身體周圍,就像被鑲在冰塊中一樣。

  附近有骸骨魚游動,這些魔物就和勇士之村那些骸骨士兵差不多,同樣害怕擁有神性的攻擊,但體型有點大,相較之下並不好對付。

  『咕嚕……』

  一隻骸骨魚張開血盆大口猛然往奈特的方向襲來,他迅速抽起長槍擋住滿布獠牙的大嘴,用力推開。

  「咕……」奈特張張嘴,想說些什麼,但在水中實在不容易說話,只能斷斷續續地對一旁的凱特雷娜發號施令:「完全不……想把體力花在這上……妳……想點辦法……這些傢伙不怕我的力量……」

  她點頭表示明白,單手舉起長杖凝聚魔力,魔力蔓延出金色的羽翼,她張開金色的弓弦,將箭射出,一發將纏繞在奈特身邊的骨骸魚消滅掉,衝擊力順帶將周圍幾隻魔物彈飛。

  周圍的魔物散開,奈特轉頭對她說道:「我們……游快一點……不然跟在屁股後的魔物……越來越多……浪費時間……」

  凱特雷娜點點頭,兩人便加速往海底深處游去,邊游邊掃望著周圍,觀察有沒有不對勁的地方。

  不知游了多久,兩人實在看不出周圍的異樣,凱特雷娜便忍不住出聲道:「奈特……那個居民……有告訴你問題發生……的具體地點嗎?」

  「噗嚕……海底……最底層……」奈特看著前方,吐了吐氣泡回答。

  「那麼……直接到最底層……」

  說罷,兩人往深處游去。


  凱特雷娜將雙腳踩上海底硬實的地面,往前方眺望了一陣,這裡是海底的最深處,地殼之上,周圍有許多水中生物悠游,這裡光線有限,兩人只能勉強辨識周圍,而遠方則漆黑一片。

  奈特在四周晃了一下,只見他不耐的抓抓頭說:「咕……嘖,還是什麼也沒有啊……到底哪裡有問題……」

  「咕嚕……」凱特雷娜吐了幾口氣泡,對奈特問道:「水世界的居民……有具體說出海底有什麼問題嗎?」

  「……魔物異常增植……」

  奈特還沒說完,立刻眼神一凜,眨眼間凱特雷娜只看見紫光一閃,轉頭時就看到眼前一片血紅,鮮血隨著水流蔓延開來,而始作俑者只是一臉不耐的看著自己。

  「妳是不是該警覺點啊?明明也是冒險家……」

  原來剛剛有一隻鯊魚張開大口要往凱特雷娜襲擊過去,不過現在已經被奈特劈成三塊大肉了。

  「……抱歉……我對於殺氣的感覺……沒有你們戰士靈敏。」

  「哼……」奈特帶著一絲囂張的表情哼了一聲,許多氣泡冒出,他笑著說:「小心點吧!欠修練的法師!」



To Be Continued…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