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蝣之心 第一章   開始計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一章  



『開始計時』




『擺盪的鐘擺啊、輪迴的時間啊,誰該歸于何處?

是誰躲藏在時間裡面、卻不敢言語自己的痛苦。』



凌亂的腳步聲回響在純白的走道中,一群身穿特種部隊衣服的人正有紀律的指揮著身後的同伴們。

「快、找出入侵者!」

咖的一聲,每個人手裡的槍枝從一般的麻醉藥劑換成了真槍實彈,聽著令人發毛的聲音,頓時蔓延而開的是一種濃厚的不安。

黑暗中有人注視著他們,沉著的等待著那群人離去,雖然那人有絕對的信心和實力可以讓那群特種部隊躺在地上,可是這樣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想想還是算了好。

看著走遠的人群,那人翻身從撬開的天花板上輕盈的翻身跳了下來,正當他提起自己特有的冷兵器要行動時,背上的寒毛一顫,迅速地跳開原本站立的位置。

冷風掃過,原本的位置上飄落了一絲的銀色以及一抹紅。

「呦!我還以為是哪個小蟲子混進來了,沒想到是大名鼎鼎的冰炎殿下啊!」

沒安好心眼!冰炎冷漠的甩起手中的長槍,不帶感情的指著眼前的人。

「嘿!別這麼戒備我,我又不會吃了你。」那人梳理著藍色長髮,藍金色眼珠中閃過一絲別有意味的流光。

「原來你在為政府賣命,鬼族那邊混膩了是嗎?」

「話別這樣說。」那人不怕死的用著手指將銳利的長槍從自己的鼻尖挪了開來,接著朝著冰炎微微一笑:「畢竟這是工作啊!」

當話一落下,那人甩出了黑針與冰炎悄悄拉開了距離。

「我老早就想和你打打看了,但沒想到殿下還是太年輕了點,還沒有對上就先受傷了。」那人失望的看著冰炎腰間泛出的鮮血,那顯然已經受傷了許久。

冰炎眉頭都沒動,一個弓箭步展開了某烈的攻擊,每一次都無一不是刺向要害,只不過對方卻更輕鬆的閃躲著來自於冰炎的攻擊,很明顯的對方能力也是相當強大。

一直到兩端的走廊湧進了政府的人馬,快速的逼近於冰炎,令他不得不洩漏一絲煩躁,內心更是評估現在的情勢,要全身而退就必須除掉眼前的人,但是這顯然不是輕易就能達成的。

「我可是不讓令我稍微有那麼一點興趣的玩具死掉喔!」那人不知道吃了什麼東西似的,速度快到令人眨眼都來不及,冰炎便被他牽制住了,另一隻手更是被握上了。

該死!

一陣電流傳遞,冰炎手腕上的時間被那人快速的抽走,只是最令他不解的還是那人接下來的舉動,他握起了冰炎的長槍,自動地往自己身上招呼了起來,避開要害的插進了自己的腹部,然後虛弱的半坐在地面上。

「你!」

「趁著我興致正好的時候快走吧!」那人俏皮地眨眼,指著上面的通風管說著。

「我不會感謝你的。」冰炎翻上了通風管,頭也不回地離開。

「我也不需要你的感謝。」那人愉悅的哼了一聲,但又抱怨了幾下:「就不能和自己的父親一樣坦率一些嗎?真不可愛。」他站起了身,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圍繞在自己身邊的特種部隊們。

「嘿,隊長!我已經解決掉了入侵者。」言下之意就是不用在搜尋了。

「安地爾先生,上級要我們必須連同屍體帶到。」

「不用那麼麻煩,那傢伙被我吸走了時間,過不了多久就會死了。」安地爾無趣的望著眼前明顯不信任的人,「看來隊長沒見識過我是如何殺人的呢!」

誰沒聽說過?

隊長的臉色整個蒼白,明顯已經撤去了眼中不信任的問題。

真不好玩。安地爾失望的離開了這裡。




雖然從內部的通風管中出來了,但中央政府當初為了防範所有會入侵的人,將機構建立在一片廣大的湖泊上頭,而湖泊內飼養了經過基因特殊改造的食人魚類,這令冰炎有些頭痛。

就算他有的是辦法可以渡河,但是腰部的傷口可就難說了,如此之深的傷口,碰上了水後,傷勢會加劇這點不說,但血腥味只會將更多的魚群引到這裡來。

嘖!

冰炎從腰包中翻出了小型吸氧氣帶上,接著又從腰包中拿出了一袋粉末,粉末具有強烈的安眠作用,很快的這片湖泊的所有生物都會睡著,但他自己也有可以死在這片湖泊裡。

藥物透過傷口鑽進他的體內,不用多久的時間,他會也失去意識,但他只能夠賭一把了。冰炎二話不說的跳進了水中,手中的裝有粉末的袋子隨時準備釋放。

只是這片湖泊去異於以往,沒有任何生物遊走在冰炎的身邊,這是怎麼一回事?但冰炎沒有時間多想,他還有三分之一的距離才能夠上岸,他加快了動作。

只是這樣的問題很快地映證在冰炎的身上,魚群正猛烈的朝著冰炎游過的路線前進著,當冰炎意識到身後那群不好惹的魚群時候,手中的粉末用力的往後一丟,撒了開來。

當下他的動作更快上了許多,完全不顧傷口裂的更開,此時此刻他只能想著在藥物還沒入侵身體之前上岸,不出多久的時間,他十分幸運卻又十分狼狽的爬上了岸邊。

脫去嘴上咬著的氧氣機,他忽然覺得有些頭暈目眩,內心的不安才緩緩擴大,岸邊也有特種部隊的人會巡視,他還是需要繼續腳步。

用著意志力撐著,冰炎來到了湖泊附近的高中,打量了下四周確定這裡很隱蔽後,才坐了下來休息,當他閉上雙眼的剎那,半糊的視野中出現了一雙穿著凡布鞋的腳。

該死!

來不及撐開雙眼,藥效已經完全發作了,冰炎死死的昏迷過去。

當冰炎昏昏沉沉的從深眠之中轉醒時,便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都被換成了乾淨衣物,就連腹部的傷口也被人好好的包紮起來。

環顧了四周,他很快地發現這裡的環境並不是他所熟悉的,頓時冰炎警戒了起來。

「你醒了啊!」不大的房間出現了第二人,那人開著門,另一隻手端著一碗熱熱的粥,「這個我剛煮的,趁喝吃吧。」

冰炎狐疑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他沒有說話也沒有接過碗粥。

看穿了冰炎眼中的防備,少年並沒有一絲氣惱,只是溫和的將粥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自己也跟著坐上了一旁的小板凳。

「你是誰?」

「原來如此,我還沒有自我介紹!」少年用著拳頭敲向了掌心,突然了然的回應了對方的問題:「你好,我的名字叫褚冥漾。」

看著褚冥漾伸出帶著護腕的右手,似乎是要和冰炎握手。

冰炎一臉看到神經病的模樣說著:「你知道和陌生人握手很危險嗎?」那樣極為容易被竊取時間的。

頓時想起重要的事情後,褚冥漾才恍然大悟的收回了自己失禮的手勢。

只是想到這裡,冰炎才意識到自己計時器上的時間顯示,上頭顯示並不是剩下幾個小時,而是三個月的時間。

儘管他身上計時器的殘餘時間的問題,令人感到萬分不解,但先撇去這個顯然現在並不是大問題的事情後,冰炎才開始詢問眼前的褚冥漾。

「你怎麼發現的我?」他可是勘查了地形才安心的休息,眼前的人到底是如何發現他的?

「喔,你昏到在我家門口,我怎麼叫你都醒不來,無奈之下我也只好把你帶進來了,幸好房東人很好,願意讓他暫時在這休息,還借了比較大的衣物讓你換。」

他所處的這棟合租式透天,嚴格來說是不可以有外人進入的,畢竟有些合租者脾氣都怪怪的。

加上外頭的治安雖然有一定的保障,但難說有什麼有心之人。

「你家門口?」

「是啊,看到你的傷口我差點沒被嚇死,幸好家裡有醫療包。」

「……謝了。」冰炎沉默的看著計時器的時間幾秒後,緩緩站了起身,似乎把算準備走了。

只是沒想到,褚冥漾站起了身阻止冰炎離開。

他是什麼意思?冰炎挑起眉不悅的瞪著對方,原本逐漸退去的警戒又悄悄回來。

「你要去哪我沒有意見,不過我建議你現在別隨意出門才好。」褚冥漾並沒有惡意,只是出自於幫助的心理攔截了冰炎。

「你什麼意思?」

「我也不好解釋,不如看看這些就會知道了。」褚冥漾從書桌上拿了今天的早報以及遙控器按下了電視的開關說著。

那斗大的標題就這麼直白的寫著被扭曲的事實。

代號冰炎的特工三日前在戰場光榮退役,死亡原因政府進行了特殊保密。

原本臉色不好的冰炎,頓時更差了許多,原本鮮紅的眼眸轉化成了深色。

「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你應該不是壞人吧?」褚冥漾尷尬的看著新聞上丟出的照片問著。

紅眸一掃,冰炎終於開始正視了眼前的人。

「你不怕我殺了你嗎?」

「......怕。」褚冥漾退後了一小步回應。

冰炎撞見了眼前的人如此的反應,頓時有些疲憊的揉起太陽穴。

「我需要你的幫忙......褚。」


(305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月更為主,有機率雙周更(#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