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缺 第十七章   重逢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十七章


『重逢』



九十年不算長,公會聯盟對於這得來不易的和平來說,十分的珍惜。

但無奈鬼族聯盟在簽訂契約的剎那,並未打算放過公會聯盟的野心版圖,他們一直在等待,等待能夠開戰的時刻,奪回屬於他們的勝利。

曾參與過上一次大戰的賽塔,望著這不平靜的學院,翠綠的雙眼中充斥著前所未有的陰鬱,他此刻並不選擇加入戰局,這個時代已經有人能夠為他們撐下一片天。

而他,今生只想守護好自己的嚮導。

「你的臉色很糟糕呢。」安因安穩地躺在病床上,氣色明顯比上一次的來得好上許多。

「沒事。」賽塔輕語的朝著安因勾起了安撫的笑容,順道到了溫水給他:「只是,希望那些孩子們能夠平安。」

接過水杯的安因也回笑著,他啜了一口後卻將水杯遞給了賽塔,「他們都有想要保護的事物,為了守護一切,他們不會後悔的。」

聞言,兩人只是相識而笑。






破空的箭羽精準的插入來敵的心臟,動作幾乎沒有間斷繼續迎向來敵,看著不斷從入口處湧出的敵人,根本沒有削減。

戰爭持續很久,身為第一戰線的袍級們已經快要疲憊到不行了,就算強大的哨兵能夠幾天不闔眼的戰鬥,相較於體力上佔了下風的嚮導就不見得如此。

哨兵和嚮導必須相輔相成,哨兵斬殺得來敵越多,他們精神意識隨著時間會跟著凌亂暴怒,過多的資訊哨兵無法乘載,這時候嚮導必須輔助他們梳理精神,以免混亂而死亡。

千冬歲俐落的打下了眼前的人,看準時間正打算到夏碎一旁,準備替他梳理凌亂的精神。

以一名嚮導來說,千冬歲確實是一位數一數二的嚮導,只是長久的戰鬥,卻使他有了一個閃神讓人有機可乘。

「歲!」

時間宛如變慢了一般,只是轉眼間的事情,它卻發生的這麼突如其來,讓誰也躲不開。

夏碎的精神獸快速的鑽過障礙咬住了千冬歲的衣襬,十字狐的力道很大,千冬歲的平衡很快地因為這樣失去了,使他倒向了一旁僥倖地躲過攻擊。

十字狐擺著頭擔憂的看了一眼千冬歲有些蒼白的臉色,接著十字狐卻臥倒在這片染血的草原上,當他回頭發現時夏碎也跟著癱倒在地,只剩下淺淺的呼吸。

接下來千冬歲幾乎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他發了狂的攬起十字狐嬌小的身軀,快速地抱起夏碎的半身,極為心痛的捧著他。

精神連結傳遞的痛,是椎心之痛,沒有人能夠體會。

夏碎為了救自己的嚮導,失去了原有的專注,讓自己成為破綻百出的標靶。

他顫抖的撫摸千冬歲的臉頰,紫金色的雙眸溫柔的望著千冬歲:「......不要哭,沒事的。」

「歲,清醒點,夏碎學長沒有死!」

頓時,萊恩的怒吼在千冬歲的耳際中響起,看著不為所動的朋友,萊恩提起了他的衣領朝著千冬歲的面前吼著,想為此打醒他。

脫下眼鏡的千冬歲和夏碎十分的相像,只見他悲傷的抬起頭瞪著萊恩,更是拍掉了抓著他衣領的手。

「我知道、我知道!」千冬歲的精神幾乎面臨此生最崩潰時刻,憤怒佔滿了內心,並不是一件好事情,尤其在這個無情的戰場。

「你們先離開,這裡交給我。」阿斯利安快速的來到這支援,「伊多他們會幫助你的,身為他的嚮導,你也快去吧。」三位藍髮的青年此刻嚴肅的將夏碎移動至安全的後方。

看著千冬歲和夏碎有實力的袍級退後至後方,阿斯利安不禁哭笑著。

四大園的戰線,原以為這裡能夠保持優勢,沒想到千冬歲他們會失利,而阿斯利安會來到這,也是因為他們守的地方被打破了,他們不得不轉移陣地。

戰爭到了現在已經持續了三天,也才僅僅三天的時間,公會聯盟鎮守的四大結界中已經失守了石園,鬼族到底成長到了什麼地步。

突然猛烈的火勢,從遠方傳來。

「啊......真是讓人吃不消。」阿斯利安邊揮舞著軍刀邊看著遠處漫天的塵埃,「沒想到,就連休狄那邊也失守了。」

雖然只是輕鬆的口吻,但阿斯利安的眉宇間透露著無比的嚴肅,更使得他加重了揮舞的動作。

事實上,公會聯盟的戰況並沒有好到哪去,這明顯的事實是每個人不想不去面對的,只要公會聯盟援軍還沒有到達,他們就不敢輕舉妄動。

但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援軍卻沒有到來,這讓許多人內心矇上了一層猜忌。

「看起來,這幾年公會一直處於腐敗之下。」邪魅的聲音從鬼族大軍的中央傳來,安地爾就像是在逛街似的緩緩走在到來。

阿斯利安內心氾濫起某種強烈不安的直覺,當恐懼還未凌駕於理智之上時,他想要一鼓作氣的握著軍刀繼續面對來敵,卻被身後出現的人給握住了手臂。

他皺眉的望著狼狽的對方,「休狄?焰園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居然會搞成這樣?」

了解休狄的他,知道對方是多麼的高傲絕不會容許自己的樣貌成了現在這樣如此狼狽的樣子,更何況論實力來說,休狄是個強大的哨兵。

「焰園,直接被安地爾毀了。」休狄伸手拍去黑色大衣上的塵埃,表面上雖然是冷靜,但那銀色雙眼中正濃厚的透露緊戒:「單憑一己之力。」

「雖然沒有正面的和他對上,但是他確實有上那實力。」

「蘭德爾,你怎麼來到這?」阿斯利安看著從天上安穩降落的人,頓時內心百般的複雜。

「白園也差不多了,公會方面決定讓所有的人都前往清園備戰。」蘭德爾有些嘲諷的說道:「如果那些前來支援前線的人還沒到,我們或許就這邊交代了也不一定。」

公會聯盟的戰況雖然說不上最糟糕,但也沒有說不糟糕,這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支援者們無法順利地來到這裡,恐怕是因為路上碰上了問題,而也才短短幾天的時間,他們將近失去了大半的兵力,四道防線中,已經折去了三個。

能有逆轉的機會,給他們嗎?

倏地,所有的哨兵和嚮導都感受到了一股排山倒海而來的氣息,是強大的令人難以忽視。

─「公會聯盟投降吧,弱者沒有資格掌控這片大地。」

「就這麼該死的,鬼王到現在才出來。」阿斯利安撇去以往的好形象,難得爆粗口的說道:「這場戰爭到底是要奪走多少人性命才甘願。」

休狄難得拍起了阿斯利安的肩膀安撫著對方異常暴怒的心情,就連在他一邊的蘭德爾都害怕受到波及的跳開到了自己管家尼羅的身後。

「話也不是這麼說。」輕巧的聲音,宛如鈴鐺般的在他們的耳中響起。

接著清秀的少年稍喘的走到了休狄等人的面前,就好像是他會為了他們擋去了一切,並不用擔心,事情不會那麼糟糕的。

「褚學弟?」唯一認得褚冥漾的只有阿斯利安,只見他張著嘴有些難會意過來:「你怎麼會在這裡?」戰場上是不允許非袍級者或是普通人來的。

褚冥漾只是微微一笑不語,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高塔頂端,高塔上豎著一面屬於公會聯盟的旗幟,飄揚的旗幟旁穩穩地佇立著兩個人。

而冰炎無聲息地攬著褚冥漾的肩膀,雙眼也順著凝滯高塔上的兩人。

當高塔的兩人出現在這時,來自各路的支援者也紛紛抵達了四方戰線,而臉色和心境變化最為難看的還是鬼族。

前來支援的人,並不是公會聯盟所發出請求的支援者。

此時站在白園上的黑髮青年、踏入焰園的長髮女子,最後石園上的一名溫柔的女人,同一時間緩緩地開口宣示著。

『為護我們一族,妖師一族決定參戰。』

隱世長久的妖師,並不是不被人熟識,而是他們過於低調,很多屬於他們的故事和背景都紛紛消失在了歷史的洪流當中,要說世人所認識的最後一名妖師,是在百年之戰上的那位。

「為了平息一切的過錯,妖師一族決定再次投入戰爭。」褚冥漾轉身朝著不遠處的安地爾說道,墨眸毫不掩飾的看著他。

「妖師,當初我真該殺了妳。」藍金色的雙眼瞬間憤怒地化為了不祥的赤紅,安地爾弓起身型,修長的腳一蹬衝向了褚冥漾的面前。

安地爾很強,但是當他即將到達褚冥樣眼前的剎那,巨狼狠狠的吐出滾燙的火焰,巨大的身軀也遮掩住了他的視線。

「你的對手是我,安地爾。」

安地爾的身軀幾乎是反射性地抖動了那麼一下,他轉身瞪著眼前他曾以為已經死去的傢伙。

那人沒有以往安地爾記憶中的天真蠢樣,此刻站在他眼前的人,披上了戰袍,手裡握住令人無法忽視的長劍,銀色的髮披撒在背上,那人的眼神有著誰都無法撼動的堅定。

安地爾幾乎陷入了某種亢奮的樣子,他赤紅的雙眼幾乎占滿了雙眼,優雅從容的笑意,在這瞬間顯得格外危險。

「真是好久不見啊,亞那瑟恩•伊沐洛。」



(307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呆言:

讓各位久等了(跪地#
地獄週終於過完了,這幾天我會好好的寫文W


出沒地:

https://www.plurk.com/good22372153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