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程之鑰 • 革命【聖光之路篇】 章二十八,傾心(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無從得知
為何他們之間

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









(副標:另類承諾)
-   -   -   -   -

「真的是有點不好意思呢。」在她思考到今天是自己要換藥的日子同時,小葵在練習結束以後,邀請她一同去今天與經理們一起討論在商店街新開的一家甜點店,本來是有點心動,但是自從她之前也隨著自己的心任意地想去不去醫院複診,就被醫生用弧度極高的『危』笑建議要乖乖來準時看醫生以後,她即將心中那慫恿自己的小惡魔所說的話給抹滅,畢竟她還是想要好好康復,而不是變成長久的醫院定期顧客啊!


『可是我今天要回醫院複診呢...。』她是帶著婉轉的語氣回拒小葵,雖然她內心是真的很想要去吃甜點沒有錯啦...。

  只見對方明亮的天藍色眼珠看似是在思考,並看著小葵將食指輕輕的抵在下巴一陣子。

『不然我們先去買蛋糕外帶,我在陪雪安學姊一起去醫院複診吧!』

『...噫?!真的可以嗎?』

  尤其對方還是她的後輩呢,想到這個才是讓雪安最不好意思的,明明她才是學姊呀,怎麼有種她被後輩給照顧的感覺呢?

「才不會呢,我自己也很想去啊!而且隊長他們這樣也比較放心呢!」說到這個她也覺得很無奈,自從上次傷口裂開以後,神童與霧野對她就是保護加倍到她有些不適應,雖然整體來說大家都很關心她的復原狀況,可是就是拓人跟蘭丸一個像老媽子,一個像老父親一樣每天在叮囑她,那個呀…我跟你們同年啊…,可以不要再像唸一個小孩一樣照料她的耳朵呀。

「呵…拓人跟蘭丸啊…。」光是用想的就很恐怖呀。


「嗯?學姊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啊、沒事沒事…。」又差點說溜嘴了,自己似乎是真的因為太久沒有運動,腦袋都會差點把明明要收好的話不小心沒守好,都把自己嚇個一身冷汗的。

「咦?」只見都已經快要到醫院門口時,小葵的手機傳來了訊息的震動,便看著拿出手機看了一下訊息:「哎呀,糟糕了!」

「怎麼了嗎?」看著對方好像有些有點著急的模樣,她停下腳步走近到小葵身邊。

「有一些社辦需要的東息需要今天採購,我到剛剛才想起來…。」看見對方有些猶豫與抱歉的神奇,她緩緩地揚起嘴角,溫柔地拍拍對方的頭。

「去吧,反正都已經到醫院了,接下來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反正自己是已經行慣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如果真的覺得無聊的話還可以找某兩人閒聊呢。

「那我先離開了,雪安學姊一個人要注意安全喔!」
「好好好,我知道了。」

  最後在橙色斜陽下,她也向對方揮揮手道別,便轉身走向醫院入口。
  不過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轉身進到醫院的同時,剛剛才與她道別的少女就在轉角處停了下來,然後再次翻出手機,從聯絡人的目錄找到『天馬』的選項。

「好,要開始了喔!」



     X



「囈?」這時候手機傳來了震動,少年翻開了手機看了看訊息,只見少年瞪大了灰藍色的雙眼,看起來有這麼一點點的慌張。

「信助!信助!」刻意壓低自己的聲量,松風天馬像是怕自己被發現似的,以微乎其微的音量呼喚著在他前方的信助。

「嗯?怎麼了?天馬?」真不曉得是聽力太強還是因為堅定的友情,西園信助回頭看見松風天馬以一種他無法理解的模樣在向他招手,然後在他走到天馬的身旁時,才看到對方有些著急地將手機拿給他看,上面的內容則是:

『雪安學姊已經到門口了。By小葵。』

  可是他們也才跟劍城京介一起進醫院而已,現在就等於叫他們立即要掰一個理由脫身還不能被劍城發覺,也太……。

  不行!努力了這麼多都是為了要讓劍城跟雪安學姊和好,怎麼能就這樣退縮了呢?

「啊啊啊啊啊那個……。」聽見自己身後傳來了松風天馬帶著不協調的語氣,劍城京介疑惑的轉過身看著松風天馬與西園信助兩個人,只見眼前的兩人也不知道在做什麼,讓他有點搞不清初頭緒。

「就是我和天馬突然想起來……。」
「就其實秋姊有請我們跑腿啦,剛剛忘記了這樣啊哈哈!那我們先走了!」

  他有些錯愕的看著兩個人落跑的身影,今天幾乎可以說是從早到晚,松風天馬跟西園信助一直在他身邊嚷嚷說要跟他一起來醫院探望自家兄長的,然後卻在跟他剛到醫院根本沒有多久,才突然想起來本來要跑腿這種事,也有種讓他說不出來的牽強感了吧……。

  然而,就在兩人急忙著要離開醫院時,卻在自動門打開的瞬間,與水藍色的大眼對上了。

「咦?天嗎?信助?」她眨了眨眼,看著天馬與信助一臉被嚇傻的臉,卻也同時吸引了在不遠處的劍城京介的目光。

「啊、那個那個……。」冷汗不斷的從兩個人的頭上冒出,這也讓藤秋雪安困惑不已。

「學、學姊再見了!」「欸、欸?等一下!」

  頭也不回的逃離醫院的兩人,留下了愣愣地站在原地的雪安。
  唉,他們兩個人真的不擅長這樣的任務呢。

  為什麼要一副看到她像看到鬼的感覺啊……,心裡有些小小的納悶,雖然她也很好奇怎麼這兩人會出現在醫院,無奈他們兩個就這樣一溜煙的跑走了,她還來不及一問,就已經不見他們兩人的蹤影。

「學姊?」在聲音傳入她腦海中的瞬間,她只覺得自己的呼吸好像瞬間停止了一樣,怔怔的回頭看著也同樣帶著驚訝神色的黃銅色狼眸,映入眼簾的劍城京介也一同被斜陽照射而融入了醫院的場景中,當下她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好像產生了很平緩的漣漪,有一種她說不出的悸動。

『如果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他,就好好面對吧。』

  那個時候,佩婷姊姊是這樣跟她說的。
  唯有好好面對問題,才能解決所有的困難。

  同時,黃銅色狼瞳的少年神色也有些複雜的看著藤秋雪安,然後微微的垂下眼簾。

  『如果能不好好把話說清楚的話,就會錯失機會。』

  當哥哥對自己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真正要讓對方明瞭自己的心意,才不會越陷入誤會中,漸行漸遠。

「其實我……。」「吶、劍城君,」

  在對方也同時發聲,甚至叫出他的名字時,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現在的天色屬於黃昏,所以產生了雪安的臉似乎有些嬌紅的錯覺,但他卻清清楚楚地看見雪安的手有些不安的扭著衣襬。

「我們…談一下,好嗎?」




-   -   -   -   -

by夜菱昕於18.05.17in00:19A.M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