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賊鳥鳳凰 第四章  破空而去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氣力逐漸恢復,我拉伸了一下僵硬酸疼的身體,舒服的呻吟出來。我抓著兩人的小手,起身望著無盡的虛空,此時星羅密布,閃爍著深邃的星光,煞是美麗。

      我心情出奇的好,等我完全恢復了,我就可以破開虛空,回到未來我的時空中了,經歷了這麼多,我有些累了,但亦對這個時空充滿了感情,再沒走之前,讓我好好欣賞這里的美麗夜空吧。

      兩女亦學著我,善睞美眸朦朧的望著浩瀚的星空,我輕嘆一聲,淡淡的道︰“告訴我吧,誰才是真正的月夜?”

      我立刻感覺到兩對火辣辣的目光落在我臉上,以我的老練仍是大感吃不消,兩女含笑不語,我一陣的頭疼不得不重復道︰“你們倆誰才是真正的月夜,你們放心,我不會傷害另一個人的。”

      兩女仍是不語,只是專注的凝視著我,無可奈何,我清咳道︰“好吧,我承認分辨不出你們誰才是那個白虎武士,你們既然不說話,一定是有什麼條件吧。”

      左邊的月夜面帶喜色,張口欲說,卻忽然被右邊的月夜給攔住了。

      我驚喜的指著左邊的月夜道︰“你才是真正的月夜。”

      兩女拉著手站在我面前,兩張比花還嬌的美靨雙雙出現在視線中,兩人異口同聲的道︰“真的嗎?”看著她們篤定的表情,我一下又很難確定究竟誰才是真的了。

      我苦笑一聲,拍著腦袋唉聲嘆了口氣,我寧願再跟惡魔再斗一場,也不想來分辨兩人究竟誰才是真。兩人不論神情、容貌連動作也一模一樣,我真的懷疑這是不是什麼魔法制造出的幻象。

      兩女望著我那堪比苦瓜的臉,眼眸中露出一絲善意的笑意。

      我無力的望著兩女,道︰“我在這里的任務已經結束,在我恢復了功力後,我就會破開時空隧道回到真正屬于我自己的地方,我已經答應了月夜帶她一塊離開這兒,拜托你們告訴我誰才是真正的月夜!”

      說完,我仔細的看著兩人,奈何兩人除了露出笑吟吟的神色,便再無其他表情,我哀嘆道︰“你們不是想我把你們兩人都帶走吧!這很困難哩,我的能力……”

      剛說到這,兩人同時伸出一只嬌嫩如蔥玉的手掌輕拂上我的臉頰,輕而細膩的動作令我興起享受的念頭,從她們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極盡溫柔的深情,那種濃濃的愛意,就是我和藍薇之間的愛意也只能到這種程度,我深刻的認識到兩女已對我愛根深種!

      我長嘆一聲徹底認輸了!就算我說我能力不夠一塊帶走兩人又能怎麼樣,以我之前戰斗中施展出的可以排山倒海的實力,聰慧的兩女又怎麼會相信我的借口呢!兩女一直緘默不發一言,很明顯是想讓我帶著另一個白虎戰士一塊離開此地。

      我雖然不知道兩個仇人之間怎麼會變的親如姐妹,但是我卻可以肯定的是那種關系是我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的。

      和我朝夕相處這麼多的日日夜夜,冰雪聰明的月夜知道,善良如我,是萬萬不可能丟下她,獨自上路的,所以她們兩人都保持沉默,使我難以分辨誰才是真正的月夜。

      我嘆了口氣,難道我真的要帶兩個人回去,帶一個人回去,也許藍薇還能原諒我,帶著兩個沉魚落雁般美麗的女孩回去,誰還會相信我在異時空經歷了這麼多苦難,恐怕到時誰都以為我在這里享盡艷福呢!

      兩女看著我苦惱的樣子,露出一絲歉意的笑容。

      算了,不去想了,我放棄了分清楚她們的念頭。死亡後的死神余威盡去,只留下一片不死族和獸族,在他們目睹了如神一般的戰斗後,對我的存在突然感到誠惶誠恐起來。

      我掃了一眼剩下的人們,剛才因為受到我們三人戰斗的波及,已經死了一半以上的人,只留下不到一半的人恐懼的望著我。

      目光掃去,所有人都低眉順眼不敢再望著我。我望著這些受到惡魔利用的可憐的族人們。也許惡魔的死亡會讓他們安分一陣子了吧。就讓那些獸人們離開這里,而另外那些不死族的生物們雖然丑陋而凶惡,不過既然已經存在這個世界上,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吧。

      除了風聲,四周一片靜寂,我吞食了幾粒“血參丸”運用盡剩的內息將它們給融化,迅速在我體內發揮效力,很快身體有了一陣暖意。

      當死神被我的光芒之劍破去的時候,體內強大的龍之力忽然如潮水般退去,又回到我眉間,所以我才會疲憊的連支撐身體的力量也沒有,直接往後躺在雪地中。

      此時由于“血參丸”的作用,體內很快又恢復了一些力氣,我徐徐的向上飛起,半空中,我召喚出靈龜鼎藏在我背後,放出萬道霞光。

      我刻意的掩飾自己的本來聲音,放出低沉而磅礡、渾厚的音線,充滿威嚴的聲音如潮水涌過大地滾過每個人的耳邊。

      “子民們!我將離開這里升到天界,但是我不會放棄你們,這里是我出生的聖地,不死族的將永遠留在這里保護聖地,聖地將賜給你們力量,獸族的孩子們,回到你們的家鄉吧,永世之年不準再和人族、精靈族和矮人族再起爭端。”

      惡魔忠誠的子民們必恭必敬的半空中的我行了禮,慢慢的向後退去。望著死傷無數的獸族,我知道也許幾十年之內他們會听話的不在和其他族類爭斗,當有一天他們人口愈多,且將我淡忘之時,就是這塊大陸再染戰火的時候了。

      強大的不死族,也只剩下很少的一些,沒有了幕後的主使者,他們會安分的留在這里等到死亡降臨在他們身上的一刻。

      片刻後,所有人都散去,只留下皚皚白雪反射著星輝。我轉過身望著兩女。兩女好象也知道我要宣布最後的答案了,眼神既是擔憂又有期盼,等著我宣布她們的命運!

      我嘆了口氣,終狠不下心拋棄她們中的任何一個,我道︰“我不知道,你們中的一個用什麼方法會讓月夜幫你掩飾,但是我決定將你們兩一塊帶回去,慢慢的查明這件事。”

      “啊!”兩女驚喜的表情不加掩飾的出現在言行舉止與眉宇間。從她們滾滾而下的熱淚我讀懂了苦盡甘來的那種辛酸的情感。一瞬間我慶幸自己沒有做出另一個與之相反的決定。

      望著她們,我也被她們的喜悅給感染了,心中充盈著歡樂。世間每多悲哀、淒慘之事,為何我們不能讓世界多添些歡笑呢,希望藍薇也可以理解我的決定吧。

      “好吧!”我再望一眼圓盤似的皓月,我凝望著兩女道︰“這塊大陸在未來的幾十年都會是平靜的,讓我們離開這里吧!”

      兩女雀躍的聚攏在我身邊,我召喚出豬豬寵〞〞球球,當我與它合為一體時,我也同時接受到它傳到我腦海中破開時空之迷的答案。

      本來我心中還在擔憂,當我們三人回到我的時空中的時候,會不會肉體盡毀只剩下能量需要投胎再次化身為人。不過球球傳給我的答案令我心中大慰,疑慮盡去!

      如果憑借自身的能力穿透時空除非有足夠大的實力保護自己的肉體不會被毀去,否則都需要如死神說的那般再找一個“裝能量的容器”,而我和球球合體後,破開時空後,它獨特的能量會形成一道與眾不同的護罩保護我們不需要再找另外一副“容器”!

      當然前提時,我有足夠的能量供應給球球,使它可以保護我們。

      一團紫色火焰球憑空出現在半空中,空氣仿佛燃燒起來般,一個黑色的洞口逐漸出現慢慢的擴大!

      我抓著兩女的小手,望了一眼黑暗無邊,令人心中發 的洞口,這個洞口是通向幸福之門,在洞口的另一邊就是我的家鄉!

      突然間,一個黃色幾近透明的影子倏地從洞中飛出,直沖兩女飛去,速度快若閃電。事發突然,我仍然勉強出手,剛好擋在黃影面前,帶著火焰的力量卻出乎意料的從它的身體穿過,而沒有攫住它!

      一陣寒冷徹骨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

      陰冷、森寒!我心中興起不祥的念頭。

      我迅速轉頭望去,左手邊的月夜露出痛苦的神色,抓著我的手因為太用力而顯得蒼白。

      臉頰沒有一點血色,右手邊的月夜茫然的望著突然發生的事。

      突發情況也令我倉皇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左手邊的月夜嬌美的臉頰突然變的猙獰起來,眼神中隱隱流露出凶狠的神色,一把陌生的聲音從她的朱唇中傳出︰“我看你怎麼辦!”

      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卻令我臉上血色盡褪,這把聲音赫然是屬于死神的,他竟然沒有死!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親眼目睹他的死亡!那種自內向外的爆炸威力,即便是強大的神也難逃此劫,他竟然仍強悍的活下來。

      我大力的吸了一口氣,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心疼的望著月夜的表情由猙獰和痛苦兩種神情不斷替換著。

      “不用徒勞了!你的能量太弱,你是爭不過我的,這具能量容器將會永遠屬于我!哈哈!”狂笑聲中盡顯死神的張狂。

      這是月夜體內的死神在對月夜說話。

      我雖然心疼卻不知該怎麼制止死神。忽然月夜不斷變換的表情在屬于她自己的表情上停了下來,她痛苦不甘的深深望著我,隨即下定決心的,艱難道︰“她是真正的月夜,趕快帶她離開這里,尋找你們的幸福吧,他的力量太強,我逐漸感到身體已經不在屬于我了!”

      “快!”月夜聲嘶力竭的道!

      右邊的月夜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抓著她,噙著大滴的淚珠,只是執著的搖著頭。左邊的月夜神態像是病危中的長輩在囑托晚輩好好的活下去︰“好孩子,你該追求你的幸福,放開我,忘記這里的一切!”

      即便是鐵石心腸也會被這一幕感動,我悲愴憤怒的吼道︰“死神你這個混蛋給我滾出來!我要讓你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

      得意的聲音從月夜的口中傳出︰“是啊,我真的差點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在我感到死亡降臨的一刻,我迅速破開時空帶著所有能量進入了時空,躲開了那可怕的爆炸,那一刻是我最接近毀滅的時候。

      我嚇的顫栗發抖,我發誓如果僥幸不死,無論如何也要你痛嘗得罪我的苦酒!

      沒想到這一刻這麼快就降臨了,當你破開時空隧道的時空,你知道我有多麼興奮嗎!那是報仇的喜悅!”

      月夜吃力的將另一個月夜推到我身邊,呼呼喘著氣道︰“快離開這里。”

      “想離開這里!沒那麼容易,我要讓你們也嘗嘗我剛才的恐懼!”死神無比囂張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緊張的望著他!不知道他又要耍什麼詭計。突然月夜身體猛的向前一顫,兩團淡淡黃色的影子倏地從月夜的身體中透出。

      瞬間我感覺到一股陰森的能量穿過我的皮膚妄圖進入我的體內,丹田中的內息發覺侵襲而來的異能,倏地群涌而出,全力的抵擋著那異能的侵犯。即便這只是死神三分之一的力量,我依然感到對方的強大,這恐怕才是死神真正的實力啊。

      與他相比,我宛如一個湖泊他卻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另一個月夜也受到死神的侵襲,面現痛苦之色。我匆忙調動全身能量竭力的驅逐死神,豆大的汗粒不斷從額角落下。

      關鍵時刻,三道不屬于我的能量也加入了爭奪身體控制權的戰斗中。

      那分別是龍之力、狼之力和植物之力,有它們的加入,我頓時壓力大減,我一左一右抓著兩女的手,大聲喝道︰“放松!”

      同時龐大的力量化作兩部分分別涌入兩女體內,我希望可以幫助她們將她們體內的死神也給驅逐出去。

      死神洞悉我的意思,陰森的聲音同時在我們三人心中響起︰“妄圖聯合起來驅逐我嗎,你們太看重自己了!我會讓你們知道人類在我面前是多麼渺小!請求我的原諒吧!可憐的家伙們!”

      我頓時感到兩女顫顫發抖,我冷喝道︰“穩住你們的心境,冷靜下來,他的力量再強大也只有一人,我們合力一定可以趕走他!”

      兩女急促的呼吸漸漸的慢下來,其實我心中很清楚,雖然死神只是一個人,但是就算我們三人的力量加在一塊也不大可能是他的對手,但是除了和他拼一拼,我實在沒有其它辦法。

      我的力量一進入兩個月夜的體內馬上分辨出左邊的月夜才是真正的月夜,而右邊的卻是白虎武士!因為月夜的力量是我們三人中最弱的,所以我的能量一進入她們身體中,立刻感受出她們的強弱。

      我分出一部分心神,召喚出七小與我合體,我體內的力量迅速激升,勉強擋住了死神的攻擊。

      三股外援力量在死神的壓力下勉強融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抵擋著死神,我心中響起死神驚訝的聲音。

      我辛苦的幫著月夜和白虎戰士阻擋著死神的攻擊,然而她們體內很多地方已經被死神的力量牢牢控制了。倏地死神的力量如退潮般迅速退去,我還沒來得及驚訝,死神的力量聚集在一起狠狠的反攻而來。

      仿佛是洪水沖垮堤壩,我連反抗的力氣還未興起,就被徹底沖垮了,死神帶著席卷一切的氣勢向我的體內涌來。

      警覺到極大的危險。三股擰成一股的力量和我退回來的力量奮力的抵抗著瘋狂沖擊而來的死神的龐大能量,這種強大幾乎連我的意識都給淹沒了,我艱辛之極的極力抵擋著。

      我的身上燦起各種絢爛的光芒,但是美麗的光芒卻難以遮掩我鐵青的雙唇,我已經到了臨界點,死神就快徹底攻佔我的身體。

      由于死神絕大部分力量都涌到我體內,月夜和白虎武士只留下少量用來聯系的死神能量,兩女暫時恢復了意識,只是身體卻仍然不听控制。

      兩對原本十分美麗的雙眸中,此時盡是悲傷,淚光中,兩女悲愴莫名的仔細審視著我痛苦的表情,心中興起生不如死的念頭。

      要不是我意志堅強,仍勉強的抵擋著死神的力量,我早已倫為他的傀儡,身軀由他控制。

      白虎武士突然神色平靜了下來,悲愴的眼神堅定的望著月夜道︰“答應姐姐,一定要活下去。”

      月夜紅腫的雙眸驚疑不定的望著白虎武士,道︰“姐姐,你要做什麼?不要做傻事,你答應過我和我們一起到幸福的彼岸的!”

      白虎武士露出一個無奈的蒼白笑容,道︰“看來姐姐要違約了。”

      一連串咒語熟練的從白虎武士的嘴中傳出,月夜好象听懂了咒語的內容,惶恐的道︰“姐姐,不要啊!”

      白虎武士只是向她露出一個淒美的笑容,堅決的念動著咒語,青色的火焰從她單薄的身上升騰而起,帶著冰冷的氣息直躥向半空。

      死神的力量也仿佛感受到了威脅,陡然放慢了攻擊,我才得以一點喘息的時間,我睜開眼卻正好看到白虎武士身上燃燒著的火焰,火焰中她也正望向我,眼神透出無限的溫柔與不舍。

      那種力量我太熟悉了,這是生命在燃燒著,我急道︰“快停下來,你會死的!生命的力量只是死神的口糧,並不能傷害他!”

      然而她怎麼也不听我說話,聖潔的光輝照耀著她蒼白的臉頰。她平靜的望著我淡淡的道︰“請原諒我所做的事情,這是唯一能彌補我幾百年來不斷愧疚的心靈的方法,他是我所知道的最強大的存在,我燃燒生命並非是要和他同歸于盡。”

      月夜帶著哭腔道︰“那就趕快停下來啊!我們會有辦法對付他的!”

      “唉!”白虎武士嘆了口氣,平靜的語態卻令我感到辛酸,“沒用的,我知道他有多強大,我們三人的力量是沒法消滅他的。”

      一道極強極冷的氣息倏地出現在白虎武士身上,那種極寒的氣息甚至令我感到不安,那並非是人類能擁有的力量啊!燃燒生命也並不能激發出這種力量,那與生命之力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力量。

      一團黑氣驟然出現在白虎武士身邊,黑氣越來越濃,逐漸凝聚成黑色的火焰與青色的火焰激烈對抗著。

      這是死神在對抗她,到底她用生命之力激發了什麼力量可以令死神感到顧忌,不但沒有吸收那些燃燒生命力反而在積極的撲滅它!

      黑氣逐漸佔了上風,白虎武士身上的火焰越來越微弱,眼看就要熄滅,

      突然又一個堅定的聲音出現在我右邊︰“姐姐,我來幫你!”

      我和白虎武士愕然的望著她!一團同樣的青色火焰瞬間在月夜身上升起,迅速燃燒的火焰又將白虎武士身上的火焰點燃。

      黑氣與兩女身上的青色火焰僵持著。

      白虎武士吃驚的道︰“你,你怎麼會?”

      月夜露出淒美笑容,徐徐的道︰“姐姐,你忘了嗎,我和你一樣都是精靈族的大祭祀啊,在精靈族的大預言中曾留下一段咒語,預言中說,當大祭祀舍棄生命啟動冰冷之力的時候,惡魔將被徹底消滅,而神使大人帶著無盡的悲傷破開虛空而去,大地從此恢復了和平!”

      頓了頓,月夜深情的望了我一眼,轉過頭看著白虎武士道︰“我一直被預言深深的困惑,我不甘心,為什麼上天要剝奪我們的幸福,我不想離開自己的愛人,我曾不止一次想過逃跑,我不敢每天對著那本大預言!我想姐姐離開精靈族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白虎武士含著淚水微笑著沉重的點了點頭。為什麼精靈族的好女兒一定要接受這種無奈的結局。

      陡然間,天空大放光芒,無盡的黑夜仿佛被光芒撕破,我朝著光源望去,竟是冰湖中的冰塔發出的!

      月夜的聲音很平淡︰“大預言中說,大祭祀的生命之火揭開冰塔的封印,世界中最寒冷的力量將會幫助精靈們重新封印惡魔,惡魔在聖潔的冰塔之光中不甘的永遠陷入地獄!完成命運的神使帶著無窮無盡的悲傷離開了世間,大地的和平再次降臨,邪惡最終被毀滅!”

      冰塔之光中,兩女的表情是那麼的安詳和平靜,淡淡的笑容,令我心疼難忍的痛苦哀號出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